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九丘传

更新时间:2020-07-31 22:49:28

九丘传 连载中

九丘传

来源:落初 作者:寒箐 分类:仙侠 主角:封印灵 人气:

《九丘传》是寒箐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九丘传》精彩章节节选:桐溪在半月湖醒来后,忘了前世也忘了今生,情路坎坷,多番艰难。  如果爱能化解仇恨,如果执着会迎来曙光,如果信念可以改变一切。  那么,她便愿意入主轮回,与天争,与地斗,漫漫仙途,在荆棘丛生的路上书写专属她的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传位并非儿戏,灵清宫位于九丘众派之首,掌管整个九丘山,其意义岂止是换一宫之主?而之前既无弟子大选,也无众派举荐。为何如此匆忙换掌门人?新任掌门未经历练如何掌管好九丘?灵清宫大弟子沈辰资质倒是不错,但毕竟太年轻,现在就接任的话要如何服众?

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本宫座下共弟子三千,大弟子沈辰,天资聪颖,深得人心,吾将传位于他,愿众派掌门齐心辅佐。”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枚绿色玉印。那是灵清宫的宫主信物,可调动九丘的所有力量,以及一支独属宫主一人的军队。

身穿玄色长袍的一名老者上前一步,道:“宫主,传位不是儿戏,如此是不是过于草率了?宫主能否告知我们缘由?”

“本宫也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我们没时间了。自邪蛟出世,我九丘山的天就变天,上古九大神器如今只有我们手里的天琴可用,藜朔必定知道这一点,一直未动怕是对天琴有所忌惮,封印他只有一次机会就是三天后的月圆之夜,我要你们前往封龙潭采集血芝用自身的本命真火炼制培元丹,以备不时之需,月圆之时用七星阵将他困住,剩下的就由我来。这一去凶多吉少,传位也是迫不得已。”

“宫主大义,吾等定会誓死效忠新任宫主。”

再商议好后续事宜之后,浮桦便回到了自己的寝殿,离开时眼角溢出了一滴泪……

接下来的日子里,九丘都是进入了最高备战状态,神界诸神得知消息后便在大厅争论不休,在他们看来,九丘实力虽然尚可,可若想单独一家解决这块烫手山芋怕是难度不小。想起当日神女的态度,对于帮还是不帮,倒是还没争出一个结果,而神女的不向外界求援也让得他们十分费解。

转眼之间,三日已过。封龙山上,一名黑袍散发的男子负手立于青涯石边,将远方的景色尽收眼底,但他最喜欢看的还是对面的山峰上外形奇特的那棵白树。歪歪的样子似极了昏昏欲睡的少女,总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扶。也不知为何,多年时间,那树不见长,也未有要枯的迹象。他试过飞过去想要看得仔细,但那树的周围有着结界,任凭他怎么破也无法撼动丝毫,时间久了也就算了,他也不会为了这些东西去执着。又想起今日是月圆之夜,皱了皱眉,从小就被母后告知月圆之夜功力会大减,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以往他都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而今天,不知为何他不想走,即便他知道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会想对他不利。可是他却不想躲,因为那个人,他实在太过思念。而且他自信这世间无人再能伤到他,他称自己为藜朔,朔是本名,藜是母姓。

“看来夜幕快要降临了,想必那些人应该也要来了吧……还有那个女人……”藜朔喃喃道。

的确,在浮桦的身后除了九丘的众派掌门及弟子,还有一支身穿重铠的军队。浮桦招来身后的一名灵清宫执事,对他吩咐到:“让灵清宫弟子分为七队在七个方位同时设下阵点然后向其注入灵力。”“是,宫主。”

说完,弟子们很快就分好队伍,在各执事的带领下朝着各自的方向离去,沈辰刚刚接任宫主之位,就随着浮桦与其他门派一同向山上走去。

封龙潭,藜朔就斜躺在潭的边缘,双眼微眯,如同睡着一般。以致浮桦再次见到他时的那一瞬,心底又泛起一抹柔软。

“你来了?”藜朔睁开眼睛,轻声道。眼神中的温柔,脸上的笑容,让浮桦心中一痛。

“对不起。”浮桦咬紧了嘴唇,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他知道她会来,却没有离开。可他是这世间的祸害,为了苍生她只能除掉他,尽管她是那么不舍。脑海中又浮现出当初分别的画面。

那一天,正是月圆之夜,他走路时跌跌撞撞,倒在了竹屋外,渐渐在她面前现出原形后,她方才知道,原来相处多日让她暗生情愫的他就是造成那个九丘山下的村子里血流成河让她愤怒下山的罪魁祸首。她又惊又怒,提着剑质问他为什么?那些人究竟是不是他杀的?相处的日子里她见过他的善良,她不想相信那些恶行是他所为。可是他却恢复人形,沙哑道:“是我做的。”是他做的,那时候他刚逃出来,气息不稳,他急切需要吸收血气恢复自身。愤怒的她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拿着自己的剑向他劈去,他的欺骗毁了她所有的冷静。她步步紧逼,而他连招架都很吃力,刹那间,剑锋穿过他的左肩,而那一刻,对他的心疼又甚过了一切,她伏在他的身上,无力地哭着,只是哭着,他安慰她说“别哭了,不疼。”为他疗好了伤,她选择了离开,走时,她说:“我爱你,可是再见我们就是敌人。”她走了,他喃喃道:“真是熟悉啊……”

再次相见,如她所说,已成敌人。她是九丘的主人,她必须给九丘山下的亡灵一个交代。

“你想趁我虚弱,封印我?哦,还来了这么多人?”俊秀的脸上,现出一抹带着玩味的笑容。她以为,他灵力减弱就是她的修为能封印的了的?如今可是和上一次的情况不同了啊。

沈辰望向自己的师父,道:“师父和他有旧?”

“朴朴村出事后,我去查情况,遇到了受伤的他,当时我并未认出他的本身,救了他。”浮桦解释道。

“主军听令!布阵!”浮桦努力收起自己的柔软,冷声道。

“是!”浮桦身后的众人响应着,山下的阵点已经布好,阵法初具规模,而藜朔对她身后的那些人,只是轻轻扫了一眼,而看着她时,却是笑了,她认真的时候还是那么好看。

等到七星阵成,封龙山的七个方位升起七道光柱,在藜朔的上空形成了一张星网。

“所有人向大阵注入灵力。”

此时的藜朔已经明白浮桦是想先困住他,这大阵看起来颇有威力,但却并不具备杀伤力,不过他也终于收起小觑之心,双手结印,一柄黑色长剑出鞘,斩向头顶的星网。斩破一张又形成一张,一时间破网成网的局面让得藜朔略微感到有些尴尬。

“藜朔,你可知错?”浮桦问道,她似乎还抱着一丝希望,她不愿意承认他就是一个祸害。

“错?为什么要知错?就因为我杀了那些人?”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若是不杀他们,死的就会是他,他可以承认自己自私,却不可能认错,因为他相信,无论是谁,在做是自己死还是别人死的选择是都会选择后者的。

“做错了事还不认?你怎么是这样?”

“我没错,如果时间再次回到那时我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浮桦又想起自己刚刚进入朴朴村时的惨烈之景,又是怒火攻心不能平静,取出天琴,准备将他封印。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算了吧。”

“天琴?你还真打算用它来封印我。”到此时他的神情才开始凝重,又带着些悲伤,她比他想象中更伤人心。

“既然如此,我便让你知道我这万载也不是白过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