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死亡重置

更新时间:2021-04-04 21:56:26

死亡重置 连载中

死亡重置

来源:落初 作者:十分大方 分类:仙侠 主角:吴子健 人气:

《死亡重置》为十分大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三王之道在循环,终而复始。在一次和女友的约会中,吴子健意外身死,身陷离奇死亡重置中循环不止。波澜壮阔的传奇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泉的公交车将吴子健撞的飞起,吴子健也给公交车身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人形凹痕。

爆炸声接连响起,吴子健扒拉掉压在自己身上的残骸和碎片,艰难地从断壁残垣中爬了起来。

“果然没死啊!”

吴子健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朝油罐车走了过去。

经过两名巡警尸体的时候,吴子健习惯使然地将他们的手枪取下别在自己的后腰。

虽然油罐车已经爆炸了,但按老头跟吴子健讲的,还是能排除掉一大部分引发油罐车爆炸的因素。

看来,大爷跟我讲的十一个外部环境不可控因素可以排除掉九个,七个人为因素可以排除掉五个,三个主要因素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看不出来,等这次死亡重置之后,再对未爆炸时的油罐车好好检查一番,应该就可以得出引起爆炸的原因了。

吴子健按着老头所讲的内容,在熊熊燃烧的油罐车上窜来窜去,现学现用,将引发油罐车爆炸的因素排除了十之七八。

“嘭——!!!”

油罐车的二次爆炸猛然爆发。

虽然早有防备,但吴子健还是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摔了个五体投地,屁股对着油罐车,脑门冲着城门方向。

嗯?!

突然,吴子健看着城门方向,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从城门外,朝吴子健走来一位身材矮矮的慈目老人。

老人年过花甲的样子,满头银发都朝脑后梳着,贴在头上,一根根银丝没有一丝凌乱,尖尖的下巴上还蓄着一撮短而硬的胡须。他穿着玫红色印有‘卍’字暗花的唐装和黑色裤子,闲庭信步般迈着黑面白底皂靴,踩在支离破碎面目全非的广场地面上,却气定神闲不见丝毫慌乱。

人还未至,他便先朝趴在地上,抬着脑袋一脸惊奇地盯着自己的吴子健咧嘴笑了笑,一笑,老人稍显黝黑的瘦削脸上,条条皱纹便显现堆叠。

老人近了。

吴子健呼吸加快,心潮澎湃,开口正要同老人说话……

“嘭——!!!”

油罐车第三次爆炸陡然爆发。

吴子健心下一沉,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含恨闭眼。

油罐车第三次爆炸的威力最强!

他,抗不过去。

等死亡重置吧……

“我,怎么没死?!”

吴子健久等‘死亡重置’不到,不耐间便睁开了眼睛。

于是,他看到了一双明亮有神的深褐色眼眸。

这是一双满含着善意的眼睛。

善意的眼睛,还有善意的笑容,让人倍感亲切。

放下阻挡了第三次油罐车爆炸的右手,老人笑着问吴子健说:

“看小友似是怏怏不乐?难道,活着不好吗?”

又一次在生死边缘间徘徊而过,大起大落间,吴子健内心也回复了淡定。

心里估摸着离死亡重置的时间应该所剩无几了,吴子健索性也不起身,只是翻身坐在原地,心中思潮起伏,面上却波澜不惊地问老人:

“你是谁?”

老人面上对吴子健一直保持着和蔼地微笑,但一路施施然走过来,并且简简单单出手就阻止了爆炸,救下了吴子健,心中难免有一丝得意和自傲。

如今,他见这个年轻人在刚刚爆炸之前还略显不够冷静镇定,但须臾间就变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样子。老人心中也不得不对吴子健刮目相看,重新评价了。

老人的笑容更和蔼了:

“我,是救小友脱离此循环之人。”

吴子健闻言不置可否,坐在地上大喇喇地问:

“怎么救?”

老人用右手拇指和食指关节捋着下巴上的那一小撮胡须,对吴子健说:

“时间已然不多,若循环再次开始,你立刻赶来城外环城公园的碧竹亭寻我便可。”

吴子健颇有点跟老人抬杠的意味,说道:

“城门那有结界,只能进不能出的。”

老人闻言,捋着胡子的手指一顿,旋即笑了:

“结界是你给这‘樊笼’起的名字?结界,恩,不错!不过待循环再次开启时,小友不妨再往城门处试那结界一试,便知老夫所言非虚。”

吴子健还待再问老人问题,谁知老人带着笑意的身影当着吴子健的面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道这位大爷他也在经历着死亡重置?

吴子健的时间也不多,没有富裕时间让他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满腹的疑惑只有等死亡重置之后再说。

盘腿坐正了身子,吴子健张开嘴,将枪口抵进上颚。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

吴子健走进‘嘴香’炒货店,看见了正在排着队的袁小茴。

一边牵着袁小茴往外走,一边跟袁小茴报完了菜名:

“……你看,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吧!”

袁小茴重重地朝吴子健点了一下头:“真的哎,大柱子!”

吴子健又跟袁小茴说完了重复了近百次的假话,最后又骗她说:

“……你先去吃着,不用等我,我很快回来。我平时吃饭有多快你不知道?”

“那你小心点,要注意看马路呀。”

吴子健拿开放在袁小茴头顶织着两颗红色樱桃的米色毛线帽上的右手,自信地对袁小茴说:

“放心吧,我的本事大着呢。”

因为吴子健比袁小茴高,袁小茴抻着白皙的脖颈仰视吴子健,崇拜地点头:

“嗯!大柱子有大本事哩!”

像之前近百次一样,吴子健哄好了袁小茴,俩人就各自分开了。

不过这次,吴子健走了几步,心里有些放不下,回过头朝站在马路对面,朝正看向自己的袁小茴喊道:

“记住!要先吃蛋糕和果冻!”

袁小茴本来就站在马路对面看着吴子健的背影,见吴子健突然回过头朝自己叮嘱,她先是一怔,旋即开心地朝吴子健挥舞着左手大声回答道:

“记住了!”

吴子健一直知道,袁小茴虽然有时有点呆萌,但袁小茴并不傻,傻子也做不来工程资料这种精细活。而袁小茴之所以每次都会乖乖地被吴子健骗去‘若初’西餐厅独自吃那‘最后的早餐’,不是因为吴子健的谎话编的有多么精巧,仅仅只是因为袁小茴愿意被吴子健骗罢了。

袁小茴是不愿自己过多的‘担心’,成为吴子健的‘担心’。

一个女人心甘情愿被一个男人欺骗近百次。

这,意味着什么?

吴子健也不傻。

他懂。

而且他,比袁小茴知道的更多。

因为他,经历着这该死的‘死亡重置’!

------------------------

今日三更完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