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青蛇再起

更新时间:2020-11-21 18:10:10

青蛇再起 已完结

青蛇再起

来源:落初 作者:温酒斩青蛙 分类:仙侠 主角:岑青宝贝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青蛇再起》是温酒斩青蛙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岑青宝贝,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年,倾慕仙道的白蛇还在青城山下修炼,浑然不知自己尚有尘缘未了。那一年,草原上的一代天骄尚在襁褓,懵懂不觉自己已成为死神的猎物。那一年,尽忠报国的英灵沉冤得雪,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那一年,他自异界破空归来,侵略如火,杀气冲霄。本书群号:58049446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之后,斜风细雨,岳阳城。

巴陵血案,震惊州县。

随着逍遥洞被一段段地掘开,立在一旁的巴陵县令不断地抹着额上的汗水,脸色越来越白,他一直都知道丐帮帮主白远山在自己的治下搞些小动作,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搞得那么大,甚至连城墙底部都给挖穿了一截。

然而在城墙脚下挖掘的人们脸色更为苍白,面对着泥泞中那一具具无头的尸体,早已吐得昏天黑地。

城墙之上,身穿黑色劲装的武士持刀排列,一朵朵黑色雨伞遮去了苍天,也遮去了众目。

最大的一柄伞下,岳州知府王芹傲立于书案之前,面沉如水,手中的墨玉狼毫在宣纸之上运笔如飞,没有人能看出他的喜怒。

一道又一道消息接连报到他的案前。

“丐帮帮众死者三十七人,幸存者一人。死者全部身首异处,经仵作查验,手段相似,均为一刀断头,现有找寻出的凶器在此。”

“地道之中藏有密室,救出受害者二十三人,其中男四人、女十六人、孩童三人,大多为此前州中各县报官的失踪人口。”

“另挖掘出受害者白骨残骸十二具,身份未名。”

“城北山坡新起一座坟墓,碑上刻字‘木真子黄四娘合葬之墓’,不知何人所立。”

“据查,黄四娘为丐帮头目,掳掠人口之事大多与她相关,木真子则是黄四娘儿时亲友,来巴陵之前在武夷山修道。”

听到最新的消息,王芹放下手中的笔,忽然开口问道:“先是杀绝洞内丐帮帮众,而后又给人修墓立碑,张提举,你出身提刑司,对这凶手怎么看?”

黑衣武士中走出一人,二十多岁,带着些病容的样子,恭恭敬敬道:“下官虽不知那凶手是怎么想的,但是唯一知道的是:他是一个高手。”

“哦,怎么个高法?”

“大人请看。”那姓张的提举把仵作托起的短刀奉到知府大人的眼前,“这把解腕尖刀材质普通,平日里不过是屠夫剔肉所用,不易劈砍,若是拿来砍骨头,不过十多下便要卷刃,而那凶手连斩三十七人,这刀刃却只有小小的缺口。这只说明一件事,他要么是先天高手,以真气灌注刀刃,使得寻常物品也变成神兵利刃,要么是力气极大出手极快,才能在刀刃未卷之前就已经砍断人的颈骨。”

“以武犯禁,匹夫之勇而已!”王芹冷斥一声,皱眉望向案前的巴陵县捕头,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那个丐帮的幸存者呢,他怎么说?”

“幸存者已经吓疯了。他叫做陈三。因为读过书会写信,是丐帮负责联系苦主家的中人,实际上他另有身份是丐帮的账房。”捕头浑身筛糠地回答,他不止一次地收取这陈三的**,在知府大人威严的目光之下,只觉得浑身上下被看得一清二楚。

不久之后,有人把陈三带了上来,他身上污秽的衣衫已被人换掉,但依然披头散发流着涎水,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一会儿跪地求饶喊着仙子救命,一会儿又惊慌地大呼金人来了。

“带下去延名医诊治,我需要他活着告诉我当天发生的每一个细节。”王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片刻后做出判决,“巴陵县治下不严,以致藏污纳垢酿成毒瘤,相关人等一概撤去官职,送京都查办!巴陵丐帮掳掠人口,谋财害命,虽受严惩,但首恶余党依然逍遥法外,应立刻追缉。至于此案凶手……”

他沉吟片刻,眼角跳了跳:“妄图以一己之力行天谴之事,恣意妄为胆大包天,若不严惩则后患无穷,待查明身份之后一并捉拿。”

“张泉,你所率领缉捕司众人既然在此,此刻起你便负责追缉丐帮帮主及那凶手,此案一日不破,你一日不得跨入岳州。”

“喏!”

朱红的官印重重地盖在刚刚写就的文书之上,那纸上铁钩银划,字字峥嵘,几欲破开纸面直刺人心。

这便是官方定论。

……

同一时刻,岑青打着哈欠推开舱门,看看外面漫天的雨丝,转头又准备回舱中重新补觉。

“青公子,这艘商船已经到了汉阳,午后就要转头向东南了,我已经帮你问过船夫,去中原的话从汉阳走陆路要更快一些。”

随着声音,岑福佝偻着身子背着个大包袱从外边走进来,浑身湿透,腋下还夹着一把雨伞。

岑青愣了愣,注意到一个细节,惊奇道:“阿福,怎么你的衣服也会被淋湿?”

岑福这次出奇地没有翻白眼,而是直接忽略了岑青的话语,直接打开了包袱:“另外你让我帮你打听哪里有卖枪谱和拳脚武艺秘籍的,我已经在码头上帮你买回来了,十枚铜板一本,这里总共是八十本,每一样都有。”

“干的漂亮。”

岑青翻开包袱里的书,只见大多都是粗糙的雕版印刷,封面写着什么一枪Chun水东流去,双凤戏水云雨枪,什么捧玉探幽掌,雪夜**指等奇奇怪怪名字的书籍,刚刚好奇地打开看了两页,脸上顿时露出古怪的表情来。而后哗地把整堆Yin词艳语插画粗糙的小黄书收进灵镯,顺便严厉叮嘱道:“阿禄阿寿阿喜阿财,你们听好了,谁都不许动本公子的秘籍。”

片刻后,岑禄唉声叹气地在灵镯中抱怨道:“公子啊,咱没人动你的东西,不过小的求求您,以后能不能少往里面扔点儿垃圾,这灵镯里面就屁股大一点儿地方,光那柄又重又粗的破枪和这堆书都占了一半儿地方,再往里堆东西的话,我们几个就只能拍扁糊墙上了。”

“我第一次听说阿禄你的屁股有城门那么大。”岑青对于岑禄的抱怨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这群连人身都没有的鬼东西,根本不懂得精神食粮为何物。

想到人身,岑青才猛然想起方才自己的惊讶何在,重新看向岑福:“阿福,你修Cheng人身了?”

“青公子……”

岑福的反应有些出奇,低着头呐呐许久也没有回答。最后反而是灵镯中噼里啪啦跳出四个赤身luo体的男人来,砰砰砰地跪在地上磕头:“小人未经青公子允许,擅自借白骨化形,还请青公子责罚。”

“我去!”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白日见鬼,岑青的一口口水卡在喉咙,顿时呛咳起来。

原来这五鬼在逍遥洞帮着岑青用鬼打墙阻拦丐帮突围的时候,发现洞中新鲜的骸骨甚多,便挑选了五具品质尚佳的附身上去,重新得了肉身,能够在白天现身。

这就是为什么岑禄会抱怨灵镯的空间狭窄。他们四个原来只是鬼身,叠起来也占不了拳头大的地方,但是现在四个大老爷们挤在厕所大小的灵镯中,的确有些为难他们了。

不过毕竟是御用狗腿,岑青倒没有什么不满意,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岑禄转来转去的眼睛:“你能看见东西了?”

“能看见了,青公子果然是貌赛潘安,颜过宋玉,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岑禄化形的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小个子,眉眼灵动,即便双手捂着下体,嘴巴依旧在一本正经地恭维。

岑青抽了抽嘴角,忍着别扭把面前光溜溜的四鬼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岑寿面容忠厚老实,能够说话了但是依旧沉默寡言;岑喜和岑财一个相貌喜庆一个相貌粗憨,都只有十六七岁年纪的模样,两人对视着挤眉弄眼,一脸互相鄙弃的表情。

“既然化成了人形,那灵镯就暂时不用住了……”岑青刚刚开口,五鬼顿时大惊失色,他们只有在灵镯中才得以快速修炼,哪里愿意被赶出去,一个个叩头作揖连连告饶,七嘴八舌吵得岑青头都大了,最后怒喝了一声住嘴才止住他们的吵闹,“听我说!再吵的话舌头全部割了,又不是不让你们回去,先陪着我去逛逛这汉阳城。”

“青公子,咱们几个光着屁股,这……”

“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们赶紧找一个装进去,再说你们几个鬼做得太久,人情世故荒废太久,从今天起就跟着本公子好好学做人吧。”

“可是青公子你毕竟是女人,咱们几个学你的话不就成了娘娘腔了么?”

“禄啊,你知道死字有几种写法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