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重重如画

更新时间:2020-11-20 16:09:28

重重如画 已完结

重重如画

来源:落初 作者:斜风戏语 分类:仙侠 主角:徐徐布满 人气:

《重重如画》由网络作家斜风戏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徐徐布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十年前,她因哥哥拜入凌云派,而过起了不问世事的贤士生活,兢兢业业的做一个不为非作歹的蘑菇妖。不求修炼成仙,只求万事安好。  十年后,她溜下凌云山。遮澜、风莱、八大山门,十世轮回,情债累累,叩响仙门。几经辗转,草木之心渐渐放下设防。  万丈红尘,让她恋恋不忘。  且看她捕捉红尘的碎片。  【本文男女主角为主线,分支甚多。小故事串起全书。】  【一株蘑菇百炼成仙,成为仙菇的故事。从山顶野人辗转人间再到云游仙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酒已喝的差不多了,了尘才发现解聆站在窗前看着院中坐着的他们。连忙招了招手,一副师长的模样。解聆不爽,站了老半天敢情才看见我。

解聆一走过来姚珊珊便迎了过来,连忙把解聆硬是迎到了了尘身侧而她自己又站到解语的身侧去了。解聆若有若无的瞥了她一眼,一屁股就坐到了石凳上。霎时三个人坐着一个人站着,怎么都能想象得到那站着的无非是个侍从罢了。姚珊珊登时红了脸,指甲狠狠的抠着酒坛子。

解聆身边的了尘瞧见了也当做没看见,暗自在心中夸奖了一番解聆,深得他心。解语见了解聆哪里还顾得上姚珊珊,愣是一眼都没瞧身后的姚珊珊。

“跑哪儿去了,你个死丫头。皮痒痒是不是?”解语一挑眉,一大串威胁的话语就从那薄唇中吐出。解聆不疼不痒的赔笑道,下次不敢了。若非再有一次就一定是自己皮痒痒了。

自家哥哥解聆自然晓得,解语啊一根手指头都不舍得碰自己。这些年抓到了解语这个弱点没少闯祸,每次都安然度过连根毛都不会少。

“了尘,我这次出门有见到神仙哟。第一次见到神仙,真是赚大了。”解聆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了尘。了尘听了此话心里不舒服立刻就从言语中表现出不爽。

“十年前你就见过神仙了。”了尘说了实话。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儿。”解聆表示不解,挖空了脑袋也没有思绪转头求助解语。

“师父便是一位神仙,自然你十年前就见过了。”解语解释道。解聆无语,这妖孽居然还是个神仙。

“聆儿见的是哪位神仙?小小年纪出门在外许是被人诓骗了。”了尘语气超然,哪里还能看出是那个叫她聆聆聆的妖孽了尘。

“说了你也定是不知道的。”解聆和了尘两人你来我往,谁也占不了谁的甜头。若是解语不在场,解聆就是必定要上手的了。若是解语不在场,了尘也必然不是这样风轻云淡的攻击而是妖孽本Xing全然露出。

“都饿了吧,珊珊这就端饭菜来。”被无视了半天的姚珊珊突然蹦出来一句话打断了了尘和解聆的对决。姚珊珊的身影渐渐远了,解聆扁扁嘴。

“哥,我说你哪儿弄来的闺中小姐?”语气微微不对,解语抬起头来见解聆眼底不加掩饰的一丝厌恶。

“七天前师父命我下山除妖,我违抗师命硬是先寻你去了。半天后回到小镇,她家只剩她一个人满身血迹的躲在柴房的柴火堆后面。“解语眉头一锁,若是自己早去一些时间也许她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躺在柴房里就可以躲过妖的追寻?”解聆起先心已经有些动容,只是自己和哥哥都是修炼Cheng人型的妖,妖有什么能力哥哥不会不知道。而且对方又是剑走偏锋不甘心以正途修炼的妖怪,起码比自己的功力高上一两成。怎么会连个虚弱的人都找不到。

“不管怎么样,等她伤养好了再做打算。”解聆看出解语隐忍下去的怒气,也不再说话。旁边的了尘眼眸渐渐深邃,事情的始末了尘也是第一次听解语说起。解聆刚才所问的指戳命门,一个妖怪找不到个凡人怎么都说不通。

身后哐当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三人皆回过头去,姚珊珊正慌忙的将掉在地上的盘子拾起来放在食盘里。抬起脸来,眼眸里盈盈的都是泪水,脸颊上还有泪水划过的痕迹。

“珊珊这就走,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给大家添麻烦了。“姚珊珊抹了一把眼泪把实盘放在地上就转头跑了,解语毫不迟疑的追了上去跑出老远去,至少不在了尘和解聆的视线之内。

“了尘,你信不信她会说那句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了尘深以为然的点头。两人毫不在意的碰了酒杯,这姑娘解语必然会追回来而那姚珊珊看样子也不大想走,不过是闹一闹让解语更加注意自己一点。

解聆如今更晓得,解语是内疚了。于是变得不想面对那个尖锐的问题,只是毫不迟疑的保护姚珊珊想要弥补点什么。

“说来,这笔账也应该算在我头上。”了尘揉揉解聆的头发,附赠她一个妖孽的眉眼。解聆快速的回他一个白眼。

果然不消一会儿,竹林里出现一前一后的两个身影。正是解语和姚珊珊,姚珊珊眼睛发红肩膀还一下一下的抽动着。解语回头跟了尘和解聆说了句话就送姚珊珊进了屋。

“我说,聆聆聆。这几日的晚上来我屋。”了尘出言勾引。

“不去。老妖怪。”解聆别过脸,了尘迅速将脸追过去。解聆再转,了尘再追。解聆便不动了,眼睛不看他。

“我给你做竹筒饭。”了尘放出杀手锏,解聆马上没有骨气的狂点了脑袋。要知道,以前自己怎么纠缠了尘给自己做竹筒饭都被他语言所攻击,虽然她每次都会动手反击但是了尘依旧风高亮洁就是不做。这回了尘主动,怎有不应之说。

“待到我和语儿回门派夜黑风高之时,你再来。”解聆心里自然明了,这待到晚上了尘和解语必须回到凌云派,山腰的竹屋只剩下解聆和姚珊珊两个人。姚珊珊太奇怪,看样子了尘也未从她身上看出什么破绽来但古怪是很明显的。如果姚珊珊心怀不轨,最危险的莫过于解聆。解语不会让自己上门派去而把姚珊珊一个人丢在竹屋中,了尘才让自己夜黑风高之后再到他房中。

当夜解聆摸入了尘房中,桌上早已备好食盒。榻上了尘正眯着眼睛笑得Chun意盎然,面上没有任何不妥只是青衣下摆沾上了一些黑灰。解聆默默的感动了一番,克制住自己想一人独香的心思伸手友好的召唤榻上躺着的了尘。

“聆聆聆,你…你慢点吃。”桌上对着竹筒饭的两人哪还有任何形象可言,解聆内心忏悔不已,了尘这家伙吃东西的实力根本和自己相差无几好吗。脑袋一定是有坑才会默默感动一番。

吃饱喝足解聆不客气的占据了了尘的半张床,还特别豪气的拍拍自己空出来的那一半示意让给了尘了。这十年里解聆没少和了尘在一榻上睡觉,谁叫了尘手艺太好解聆吃了一次便是赖上他了。时不时就偷偷摸摸上山来和了尘住一阵子,白天在竹屋里欣欣向荣晚上到了尘这里互相耍贱。

“五日后,试炼大会。语儿被掌门指名,我这个做师父的也得跟着走一趟。估摸着没有半个月是回不来了。”了尘苦恼的摸了摸鼻子,向来自己不爱凑热闹。这次为了自家的宝贝徒弟怎敢不去。若是有女弟子勾引徒弟可如何是好。

“早去早回啊!”解聆做惋惜装,内心则乐开了花。这么快,今年第二次出逃的机会就来了。幸福来得真是太突然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