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妖尊复仇记

更新时间:2020-10-17 19:48:15

妖尊复仇记 已完结

妖尊复仇记

来源:落初 作者:清茶如酒 分类:仙侠 主角:玉无裳玲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妖尊复仇记》的小说,是作者清茶如酒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玉无裳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要将所有的仇人都杀个片甲不留!但就在她磨刀霍霍准备手刃了那些败类之时,却总是不能成功。罢罢罢,就让这份持续了百年的仇恨,随着她沉入神寂海的身体,一同烟消云散吧。这是一个认错人的故事,她用了两世百余年的时光,才看清了白西楼的那颗真心。从那以后,恶人自有天收,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话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无裳推门就出去了。

到了门外一看,这应是大户人家鲜有人来的后院,圈中都养满了牲畜。看来这丑丫头就住在这牲口棚中,难怪这味道那样提神醒脑。

走过这后院再往前去,人显然便多了起来,个个都步履匆匆形色仓促的模样。

且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应该都是下人。

有几个人在看见玉无裳之后,便皱着眉头要过来找她。但还没走到她的面前来,便被鬼控术神不知鬼不觉的驱赶开了。

于是她很顺利的便穿过了花厅,直往厢房去了。

从前她还是神寂岛上唯一的住客玉无裳时,所走的修行之路虽说总是顺势而行,但在她离开了神寂岛来到这人世间时,众人皆说她这是专注于噬魂攥心的灵修,也是大多数女子都会选择的一条修行之路。

与此相对的便是这世间大多数男子都会选择的武修,顾名思义,灵修专注于控魂修灵,而武修则更倾向于招术精湛。

这二者虽然相对而立,却也相辅相成,各有涉猎。

神寂岛是个灵气旺盛修行的绝佳之地,是而玉无裳那时虽懵懵懂懂不知世事,这灵修之术却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所以如今就算是时隔多年,她这具新得的身体也才刚刚完全掌控,但控制这些从未修行过的常人,也是毫不费劲。

来到了厢房门前,便只见廊下挂着几盏白纸糊成的纸灯在风中摇摇曳曳,白绫装饰了屋檐,一派丧礼之状。

屋内简单的设下了灵堂,桌案上奉着两盏油灯,有一个身穿孝衣的少女在一旁边打哈欠边守着,仿佛随时都要睡过去了似的。

玉无裳便让她彻底的睡死过去了。

这座宅院显然是大户人家,非富即贵。但这间灵堂设置的竟如此简陋,想来去世的也是无关紧要不受重视之人。

玉无裳曾将通鬼术研制得十分透彻,也正是这只鬼有着莫大的冤屈与怨气,正在吸引着她一步步的前来。

那应是新死之鬼,最早不过昨日的丧期。看他那满身掩盖不住的暴戾之气,本来应该昨夜便要起尸发作的。

但不曾想竟这样巧,因着玉无裳的突然而来,倒是压制着他不得不老实了一夜,也阻止了他自毁阴德,走上那条成为厉鬼的不归路。

此时玉无裳若是贸然离开这座宅院,自行为砍她的那二十一刀寻仇去,这只怨气难平的死魂定然会变成厉鬼,将这阖府上下所有活物全都屠杀殆尽。

生者多是无辜,死魂更是难以自控。

玉无裳倒是没多犹豫,便想先将此事解决,也算是重活一次行善积德了。

走过灵堂进了内室,迎面便只见一张破旧的小床,层层布幔之后隐隐约约好似躺着一个人影,颇为消瘦且死气沉沉。

寻常人即便是胆大不怕,进门来第一眼看的也是床上之人,而不是漂浮在半空中,那只晃晃荡荡的女鬼。

但玉无裳显然不是普通人。

她的双眼直直的望过去,仿佛能将那只女鬼看透一般。

若是将床上的那些布幔全都撩起的话,便能看到,那只面色青白七窍流血的女鬼,与床上仰躺着的那名少女长得一模一样。

不同的只是那已然死去的少女显然被人收拾打扮过,虽然面色惨白双目紧闭,但面色相对平和,不见半分狰狞之色。而且衣饰也很整洁利落,不似女鬼那般,衣裳破损云鬓散乱。

二人遥遥相望了片刻,女鬼终于不再犹疑,只十分肯定的道:“你不是小玉。”

小玉?

应该是这个丑丫头的名字,看来还真是有缘分,玉无裳曾也被人称过为小玉,虽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她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女鬼在消除了疑心之后,显然更加纠结害怕了。但她就死在这间小屋里,死魂受了限制,倒也躲避不得。

她成为鬼也不过才一夜的功夫,于此道还不熟悉,所以不认识玉无裳也属正常。

但也正是只有成了鬼才能如此敏锐的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玉,于她而言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所以她十分畏惧的缓缓飘落了下来,跪伏在地,颤声道:“我、我不过一介孤魂野鬼,还请大人高抬贵手……”

玉无裳只静静的看着她,“你既已然做了鬼,便该知道做鬼的规矩。以鬼之身杀一人为作祟,杀三人则为厉煞。我看你这架势,好似要将这全家几十口人都要杀了。你当真就不想好好投胎,再世为人了?”

女鬼虽然怕她怕得牙齿直打颤,但听她提及自己的心事,还是不禁恨得咬牙切齿,目露凶光,“那是他们欠我的!都是他们欠我的!”

新丧之鬼本就十分不稳定,且只瞧她这副惨状便可得知,她在临死前曾遭受过多么残酷的伤害,方才累积了如此深的恨意。

此时若不能将她安抚下来,恐怕她便要借着这这份冲动,顺势便失去理智了。

女鬼的戾气在骤然迸发大盛之时,门外灵堂上的那两支白色的安魂烛台就在倏然间灯芯一抖,只余两缕青烟了。

玉无裳只轻轻抬手,似有无形的力量从她的指尖直直的压在了女鬼的肩上,不过瞬息之间便将她全身的戾气净化大半,她整只鬼便都安静下来了。

“看你这个样子,应也是受了在此凶杀之地的影响。”玉无裳将女鬼收入自己的袖中,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轻轻安抚着她,“我便先带你出去再说吧。”

女鬼尚且不能踏出这间小屋半步,但就在她的衣袖之中,却被轻轻松松的便带了出去。

披麻戴孝的那个少女还在倚着桌案沉睡,玉无裳在迈出灵堂之后,想了想,便让她睡眼惺忪的醒了过来。

那少女也很奇怪,自己怎会如此无声无息的便睡的如此之沉。但她抬头只见案上的一双白烛依旧在安静的跳跃着微微火光,便也就放心下来了。

“小姐已然是死得透透的了,还非要我守着这两盏烛台,当真是吃饱了撑的!听那什么江湖野道信口开河,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