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参天无路

更新时间:2020-10-15 18:43:55

参天无路 连载中

参天无路

来源:落初 作者:我是猫尾巴 分类:仙侠 主角:老夫灵石 人气:

经典小说《参天无路》由我是猫尾巴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夫灵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胸无大志,每天除了盘算着如何赚更多的灵石,就是修炼的时候怎么偷懒才不会被师父发现。反正师父是金丹期的强者,有师父在,我怕什么?少年无知无畏的想着。可是有一天,师父他不在了,少年苏浅默被迫卷入了一系列麻烦中……想占小爷的便宜?门都没有!小爷我可是连死人的钱都能赚的人!这就是苏浅默的壮志豪情。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浅默一心只想摆脱身后陈雄的追击,因此则是闷着头一直向前冲。但奈何两人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所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被拉开,反而在逐渐缩短,这让苏浅默感觉到巨大的威胁。

就在苏浅默思量对策的时候,忽然感觉到飞舟之上自动升起了一层淡蓝色的防护罩,但防护罩也就只出现了一瞬间,因为下一刻,防护罩就被不知名的东西给刺穿了。

苏浅默吓的真魂都要跳出来了,他来不及细想,身子往下一蹲,顺势扑倒在了飞舟之中。他记得清楚,师父孔乙己给自己这件法器的时候,经曾交代过他,这飞舟之上,镌刻了一个防御Xing的阵法,这个阵法甚至可以抵挡一次筑基巅峰的全力一击。但是现在怎么突然无缘无故就破了呢?苏浅默可以肯定,他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攻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雄看到苏浅默飞舟之上出现的那个防护罩,就知道这次偷袭恐怕要失败了。他那件东西胜在出其不意,而且动用一次就要积攒好久的能量,否则根本没有什么威力可言。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苏浅默飞舟上的防护罩,居然如此的坚固,浪费掉了那东西第一次的攻击。“说不定这小子身上还有什么防御型的宝物,那件东西经过一次消耗威力大减,还是收回来吧。”陈雄心中暗自思量道。

陈雄一伸手,将那东西招了回来,然后再次放回储物袋中。“不过既然连防护罩都被我打破了,小子,我看你这次拿什么抵挡!”陈雄手诀变换,用手一摸自己的天灵盖,一柄赤红色的飞剑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之上。

陈雄催动法力,朝着苏浅默一指,那柄飞剑便向苏浅默斩去。苏浅默自从受到不知名的攻击以后,便将整个身体都蜷缩在飞舟之中。好在他身材瘦小,刚好可以藏身在飞舟的凹槽之内。他小心翼翼的不时回头张望,当他看到陈雄召唤出那柄飞剑之时,心中暗自叫苦。“师父,你老人家在哪里呢?徒儿我这都快死无全尸了,您老要是再不出现,我可就真的没命了!”

可是奇迹不会出现。出现在苏浅默头顶的是一柄越来越大的赤色飞剑,然后向着他所在的飞舟斩了下来。苏浅默急忙Cao纵飞舟躲闪,可是他的动作毕竟赶不上飞剑的速度,躲过了两次攻击以后,第三次,飞剑就站在了舟身之上。

当时孔乙己考虑到苏浅默的修为低下,怕灵器对他消耗太大,所以只是将飞舟做成了一件法器。所以飞舟虽然速度极快,并且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但是限于材料的原因,本身的硬度却是不及飞剑的。因此两者相交,飞舟咔嚓一声,便被斩成了两段。

飞舟既然损坏了,飞舟之上的苏浅默也就从空中掉了下来,好在他及时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浮空术,急急忙忙向着地面落了下去。

陈雄见到苏浅默的法器被毁,心中冷笑,就将飞剑收了回来。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杀了这小子,猫捉老鼠,当然要先戏耍一番才行。况且他也不相信这么一个炼气六层的小子能在自己的手心里翻出什么浪花来。因此陈雄不急不缓的收了法器,也从空中落到了地面之上。

苏浅默拼命地向前跑。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跑不掉了,但人的求生的本能和欲望,还是催动着他不断向前。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小老鼠,你准备跑到哪里呢?哈哈哈……如果你现在停下来,再跪到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大爷,我说不定一时心软,就放过你,哈哈哈……”

苏浅默哪里是个肯吃亏的主儿,既然明白自己逃不掉了也就停了下来,此刻绝对不能示弱,反正吃什么也不能吃亏。纵然要死,也不能丢了面子。所以苏浅默双手掐腰,转身开骂。“我*你十八代……”喝骂之词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于耳。直接问候了陈雄十八代以内的直系血亲还有八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最后,又再次着重问候了一下陈雄的双亲以及兄弟姐妹,顺便又赠与了陈雄各种殊荣,比如天下第一乌龟儿子王八蛋之类的。

陈雄气的眉脚直跳,原本是想戏耍这小子一番,但是没想到这小子嘴这么臭。“小子,既然是你自己找死,可别怪大爷我心狠手辣了!待会将你扒皮抽筋,剜骨剔肉,看看你的嘴还硬不硬!”

苏浅默骂完之后,心里也开始发虚了。“你……你这么做,就不怕我师父将来替我报仇?我告诉你,我身上可有我师父专门留下来的印记,我师父可是随时都能找到我的,到时他老人家来到这里,我看你还如何嚣张?而且我如果死了,身上的印记就会转移到杀我的那人身上,哼哼,到时候你就等着被我师父追杀吧!”

然而陈雄并没有如同苏浅默想象之中那般退缩,而是哈哈大笑起来。“小子,做你的Chun秋白日梦吧!我实话告诉你,你师父,恐怕早你一步已经赶到黄泉报道了!不如大爷我做个好心人,送你师徒团聚如何?不过在这之前,我可要送你一份大礼,你想必还不知道抽魂炼魄的滋味吧?等下我就将你的魂魄抽出来,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哈哈哈……”

苏浅默听闻此话,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木在了那里。“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肯定是在骗我,我师父怎么可能死呢?师父他老人家神功盖世,怎么可能会死呢?你这是在骗我……哈哈哈……你一定是在骗我……”

苏浅默毕竟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平常都被孔乙己保护在羽翼之下,没有经历过什么危险。而如今,在死亡的压力,还有师父可能已惨遭不测的噩耗面前,苏浅默整个人都崩溃了。他瘫坐在地上,嘴里只是不停地重复着,“师父没死,师父没死……”

“嘻嘻,我是不是在骗你,等你到了黄泉,自己问你师父吧,小子!”陈雄觉得差不多了,就走了几步来到瘫坐在地上的苏浅默面前,举起了手中的飞剑,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小子,下辈子做头猪也不要做人!”

就在飞剑即将落下的瞬间,原本已经崩溃昏迷的的苏浅默突然仰头看向了陈雄。陈雄不由自主的同苏浅默对视了一眼,却被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只见苏浅默此时的眼珠,不知为何竟然完全变成了纯黑色。漆黑的瞳孔里面好似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要将陈雄的灵魂都卷进去。一种陈雄从未见过的威严,也出现在了眼前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就恍如帝王一般。就在陈雄惊异的时候,巨大的威压从苏浅默的身上爆发了出来,将陈雄逼退了有六七步之远。

阵阵黑色的雾气从苏浅默身上喷涌而出,将他圈圈包裹起来,那黑色的雾气竟然慢慢凝结成了一件陈雄从未见过的衣服,套在了苏浅默的身上。而苏浅默此时早已漂浮在了空中,居高临下用纯黑色的双眼冰冷的盯着陈雄。

少年开口了。声音虽然还是原来的稚嫩嗓音,但却透漏出无尽的沧桑与威严。“卑微的杂种,是谁允许你用肮脏的眼睛来直视本王的?杂种就该有杂种的样子,趴在地上,然后去死就好了!”

“哼,装神弄鬼!”陈雄冷哼了一下,虽然底气略显不足,但心神好歹稳定了下来。“小畜生,别装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敢杀你吗?”陈雄仿佛是因为刚才被苏浅默惊退,而显得有些恼羞成怒,没有了以往的精明。

“杂种就是杂种!那便消失吧!”苏浅默或者说现在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少年,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呱呱”的声音骤然间响起。在苏浅默的肩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乌鸦。就在苏浅默伸出手指的时候,那只乌鸦就拍打着翅膀,发出几声鸣叫,向着陈雄冲了过来。

陈雄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苏浅默只有炼气六层的修为这件事,是不会改变的。“大爷我可是假丹境界的强者,还会怕你这小畜生不成?”陈雄看着飞来的乌鸦,指挥着飞剑朝乌鸦斩了下去。那乌鸦速度并不快,所以飞剑很轻易的便斩在了乌鸦身上。然后很轻易地穿透了过去。那只乌鸦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向着陈雄飞了过来。

陈雄先是一愣,接着又指挥飞剑连斩了几次,但却没有任何效果。苏浅默也不说话,只是用那双漆黑眼睛左右打量四周的环境,好像在判断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完全没把眼前这个假丹境界的陈雄放在眼中。

陈雄被激怒了,更重要的是,在他心中隐隐对眼前的少年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就像一点油星,让他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更旺了。“不过是……不过是区区一个炼气六层的小畜生……你嚣张个屁呀!”陈雄大吼着,各种法术被他一个接一个的使了出来。既然飞剑不行,那我就用法术。火焰,寒冰,土刺……各种低中级的法术一个接一个的打在那只乌鸦身上,却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乌鸦扑打着翅膀,终于飞到了陈雄的面前,然后,穿了过去!

是的,穿了过去。在那一刻,不知是乌鸦,亦或是陈雄,变成了透明的一般,两者相遇,就这样对穿了过去。然后,乌鸦缓缓消失在了空气中。

陈雄回过神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异常。陈雄哈哈大笑起来,“小畜……”刚说出这几个字,陈雄就好像是泥塑的雕像被人用力打碎了一样,整个身体开始崩溃了。

不,比那个还要恐怖。陈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衰老。也就是一瞬间,陈雄的身体好像被吸干了所有的精华,最后化为了飞灰。

“杂种就是杂种。”苏浅默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过这幅躯体倒还不错,看来他也算是费了一番心思,本王就勉强收下了。只是现在还是太弱了一点啊,……否则清理这么一个杂种,哪里需要花这么……多的时间……看来本王还要再等一……”

苏浅默的身体从空中缓缓跌落到了地上,再次昏了过去。身上的黑色衣服重新化为烟雾,被他的身体所吸收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