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肃乾

更新时间:2020-09-14 08:55:07

肃乾 连载中

肃乾

来源:落初 作者:弃命者 分类:仙侠 主角:太玄吴小言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肃乾》的小说,是作者弃命者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苍穹不正,天道何存?吾愿执天地之法剑,肃清这浩荡乾坤!他,是世上最强的帝者,亦是世上最悲的帝者;他,是世上最重情的人,亦是世上最绝情的人……或许,当他与苍何相遇的那一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清早,云风村落的家家户户响起咯咯蹦蹦的声音,人们总是喜欢雨后清晨荡在空气中的清新味道。太阳也不例外,早早地悬挂在遥遥的东方,散发着独有的金色光芒。

吴清夫妇早已双双入田地,观察护理他们赖以生存的几亩庄稼。

他们本可以尽享富贵荣华,毕竟他们的孩子不是凡人,都是强大的修士,未来的仙人。天青老人所带来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宝贝,有常人无法想象的价值,但除了吞服了几颗强身健体的丹药外再没有接受其他的东西。吴小言兄妹三人不懂,村落里的人不知晓,懂得或许只有来到吴家留下的那每日醉醺醺的老人。

吴清夫妇并不是本身出生在云风村落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何方,村落里的人也只是知道这对男女在十六年前来带着一个半岁的孩子到云风村落,带了一些财务,置办了几亩薄田,于此定居。

吴清夫妇为人都很随和,勤快质朴,似乎本身就是这村落里的居民,很快的融入村落,至此风风雨雨、平平淡淡、安稳欢快的度过了十六载岁月。

吴家小院,吴小言坐在一条长长的凳子上,呆呆的望着一洗无尘的湛蓝天空,穿着、神色一如往日。

他默默运转太玄正天道法决吸收来自手中拇指般大小的内含玄青色乳状小玉块以及弥漫在空中丝丝缕缕的灵气。这玉是他进入灵境后天青老人扔给他的,让他用这个修炼,一共给了他五块,但他至今一块尚未用尽。若是有眼力的修士看见,必会惊呼,极品灵玉。当然吴小言并不属于有眼力的人。

他的修为并未有太大的提高,依旧是灵境初期,但却基本已稳固,在和弟弟吴悔的过招中修为更为凝练,也有了一些对敌经验,当然他也付出了伤筋动骨的代价。

时间缓缓流驶,两个时辰却眨眼而过,东空的高阳已无比的耀眼。他已停止修炼,但依旧呆呆的望着天空,金色的阳光照着他的微黑的脸孔,即使右脸的细长疤痕有些狰狞,但此时他整个人却显尽温和之色。

再有两日他便要离去,将要远离这个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家,这个养了他十六个春秋的土地。此刻的他脑海里浮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来自他点滴生活的片段:有牵着老牛,拉着破车的睿智老人耘四,有爱开他玩笑的农家汉子,有见了妹妹就腿脚发抖的风五叔家的小胖……最终定格在这个温馨的家,家中至亲的人。他知道自己从小就不善于表达内心的的情感,也从未正视,虽然被称最懂事,但也十分的叛逆,或许不经意间无数次的伤害自己的亲人,或许临别前他应该做些什么。他目光终于不在呆滞,充满了果决,他决定去做一件事。

夜已降临,今夜的空有一弯月牙,星星不是很多,却格外的明亮璀璨,夜不寒,也不暖,微风拂过,卷起一丝舒爽的凉意。

吴家院,小茅屋,天青老人依旧醉醺醺的躺在小破床上,散发出阵阵酒气,大概他只在该醒的时候才会醒吧!

吴家院,正屋里,一张床边围着吴小言兄妹三人,吴清坐在一只小凳子上神色无限的温柔,烛光摇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林秀婉坐在床上,对着烛火缝补一件粗糙的麻布衣衫,一脸的恬静,身上闪着母性的光辉,充满了神圣与美丽。她缝补的很快,可奈何衣服的破烂出实在太多。衣服是吴小言的,虽然他可以像弟弟妹妹一般穿更好的衣服,但不知为何,他不愿。

亦不知为何,屋里除了微弱的呼吸声和针线的摩擦音再没有别的一丝声音,唯有火光下几条巨大的影在摇晃。一向顽皮的机灵鬼吴舒雪也默默的伏在床边,似乎不愿打破这温柔;吴悔敛去了些许的锋芒,沉静的像一棵老树;发呆的吴小言早已痴了,娘很美,但他从未发现娘是如此的美,注视着在他麻布衣衫的破口出飞来走去的线和那双微微发黄的起了皱纹却灵巧之极的手,他沉默,不忍打破这美好的画面,他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所见的最美画面,可能以后他也绝对见不到如此美的画面。

很美好,很温馨,此时无声,已胜有声。

很快补好了衣服,林秀婉微微一笑,好似寒夜中暖人的焰火。衣衫布料很粗糙,但缝补处很精致,密密麻麻的线条很有规律,无论怎样看,都很美观。

“娘亲好美哦!”一个稚嫩的童音终于打破了宁静,这声音来自吴舒雪,真正的天真无邪。

林秀婉“噗嗤!”一笑,将吴舒雪抱在腿上,捏了捏她嫩白的小脸蛋,笑盈盈的说道:“就你嘴甜!”

“本来就是,娘亲真的好美嘛,而且娘亲的手最灵巧了。”吴舒雪小脑袋腻在母亲的怀里撒娇道。

林秀婉看着怀里撒娇的女儿,唯美的脸颊充满了爱怜,柔声道:“我家雪儿才是最漂亮的,手也是最灵的,人也是最聪明的……”

母女二人一来一去的搭着温情的话语,室内整个空间的温馨之意更浓,没有人愿去打破这温馨,吴小言与吴悔不愿,至于吴清更不愿,或许他本身就是一座山,他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持这美好的画面。

无论如何,时间始终是无情的,它悄无声息的流驶,剥夺世间哪怕最为美好的温情。

烛影摇曳,林秀婉捋了捋额前的几缕秀发。她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恬美,母性的神圣光辉很自然的从她身上淡淡溢出。她眼底深处隐藏着一抹忧虑,忧虑的色泽很浓烈。很柔和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她终于开始了絮絮叨叨的嘱托。

“悔儿,你和妹妹在一起要好好照顾她,也别太娇惯她,也千万不要她受太大的委屈,要让她开开心心的……,你虽天生聪颖,也不可傲娇,与人为善,敛一敛身上的锋芒……”

“雪儿,不在为娘身边时要听二哥和你师尊的话,外面的人都不认识,也没有村落里的人随和,不要随便惹麻烦,知道吗?还有……”

“小言儿,娘知道你的世界在外面,你是一定要离去的,你也应该离去,追寻属于自己的生活,但你心地质朴,一个人在外漂泊一定要长一个心眼,外面的人没有那么好,莫要太过于相信他人,娘也不要求你什么,只想你好好活着,平平安安的……”

她一直在唠叨着,她每一个意思总要重复表达几遍,声音温和,就好像三月里的暖风。

吴清依旧沉默不语,他身体立的很正、很稳似乎从来都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只有眼底的神色是复杂的,有欣慰、有自豪、有怜惜、更多的是深深的担忧,或许没有人能体会这平凡而伟岸的父亲的心情。

吴小言静静地听着娘亲的一遍又一遍唠叨,若是以前他可能早已不耐烦了,但此刻他却对这柔和的声音,温馨的话语充满了无限的希冀。他从未想过娘亲的唠叨是如此的好听,好像寒夜中沐浴的光。

烛泪缓流,他觉得是时候做那件事了,目中又一次露出果决。

他缓缓地走到床沿,粗糙的双手拉起林秀婉泛黄的双手,动作很轻,很慢,放佛拿起的是世界上最珍奇的宝贝。他漆黑的眸子很清澈,闪着亮光,认真的看着浑身散发出神圣光辉的林秀婉,真的前所未有的认真。

分出一只手轻抚娘亲的秀发,他身体微微前倾,一个轻吻印在了娘亲那已有些许风霜的额头。

时间放佛不忍流逝,欲定格此处,世界真的似乎静止了,整个屋子里只能听到“怦怦,怦怦,怦怦!”的心跳声。

“娘,我爱您!”

吴小言声音不大,很缓慢,但每一个人都听得很清楚。说着便在床沿坐下,一只胳膊搂着娘亲的肩头。

吴清依旧坐在小凳子上,但神情呆滞,吴悔也是一动不动,瞳孔扩张的很大,显然心神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机灵鬼吴舒雪此刻更是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嘴儿张的圆圆的,每个人似乎都如见鬼般似得,见证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是的,他们似乎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吴小言会如此。

自从吴小言懂得一些事后,林秀婉也再没有被大儿子亲吻过,是的,她已有近十二年未被大儿子亲吻。她此刻脑海依旧有些空白,身子有些颤抖,仿若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梦幻之中,随即心中涌入一股巨大的喜悦幸福的洪流。

良久,众人才清醒过来。林秀婉眼中雾气隐隐,温柔看向吴清道:“看,我孩子亲我了。”

竟活像一个撒娇的小女孩儿,嗓音有些哽咽。

忽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立刻看向吴小言道:“孩子,娘渴了,你去到厨房给娘倒杯水。”

吴小言一闪而出,身形迅疾如猎豹飞驰。来到厨房,再也抑制不住爆发的情感,眼眶弥漫的雾气瞬间汇聚化液从眼角流下,他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流泪,尤其是亲人,但听到娘亲声音的那一刻,真的好心酸,那酸意来自心的最底,并不是拥有强大的修为就可以抑制的。当他出来时他已知道娘亲真的懂他,无论何时,总会考虑到自己的孩子,他也知道背后的娘亲一定在揩试脸颊温情的热泪,那一刻他满心的感激,满心的幸福!

他周身灵力运转,蒸干了面孔的泪水,倒了一杯开水,转向里屋走去。

通红的蜡烛仅剩拇指般大小,摇曳的火光在这暗夜中格外的明亮。烛火熄灭前,他们一家五口都不会入眠吧!

吴悔始终站立在床边,身体正直若一杆标枪、一柄宝剑,他英俊的面孔平静如无波浪的河水,但一身正气浩荡,有挥不去锋芒。他很震惊:一向呆滞沉默的大哥竟然亲吻了娘亲,他为何会如此。他似乎觉得自己也应该坐一些什么,眸子里的光愈来愈亮,竟璀璨如星辰。如蜻蜓点水,他快速的在林秀婉额头上轻点一下,快到令人根本无法反应。

林秀婉之前并没有准备,但她很快回神,神色怜爱的看着二儿子,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如五月天漫漫田野里五颜六色的康乃馨。

吴悔终于体味到大哥的心,体味到娘亲的心,同时巨大的幸福感和愧疚感充盈在他心头,他终于明白这一吻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他同样不愿在家人面前流泪,认为那是一种软弱的表现。但他此刻却实有泪,默默运转灵力,瞬间蒸腾眼眶尚未成形的汽雾。

吴舒雪毕竟只有九岁,还是一个经常腻在娘亲怀里的孩子。她似乎从未见过哥哥们亲吻过娘亲,并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周围弥漫着一种奇异的气息,但她早已是有灵境巅峰修为的强大修士,七巧心玲珑剔透,念头瞬间百转。她明亮灵动的眼睛一转,娇声道:“不行,哥哥都亲娘了,我也要。”说着胳膊搂着林秀婉的脖子,嘟起小嘴在林秀婉脸上“啪叽!”一下,似乎觉得不够,有“啪叽!啪叽!”多亲了几下。

啪!啪!

吴舒雪拍拍小手,皱着琼鼻道“行了,我比哥哥亲的都多,赚到了。”

随后看着吴小言、吴舒的神色似乎还有些挑衅,像一朵娇小的太阳花,极为可爱。

吴小言、吴悔均露出无奈之色,很多时候对于这个机灵的妹妹他们实在是无话可说。

当然不仅仅是他们,林秀婉也是“噗嗤”的笑出声来,她实在想不到女儿竟会和儿子争吻。吴清依旧没有说话,但身上的慈祥之意愈发的浓郁起来,这沉默的山峰再没有了丝毫的严峻。

最后一滴烛泪终于化作一抹火光消散,房间里两道光华腾然升起,整个屋子都映得亮堂堂。一道光成玄青色,明亮的的光源仅有小圆珠般大小,但可以感受到里面绝对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在吴悔的食指上跳动;另一道仅比烛光稍微亮一些,呈乳白色,从吴小言周身散发而出。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不累,你娘也很累了,早点休息吧!”吴清的声音终于想起,清淡淡的,但其中蕴含的情感究竟有多么丰富却无人知道了。至少现在在吴舒雪不懂,吴悔不懂,吴小言也不懂。

“爹、娘早点休息吧!”说着他和吴悔退出了房间,步子很轻。

吴小言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中滋味百千,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离开,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走,或许正如娘亲所说的,那里才真正有自己的生活。

夜已沉,他闭目,很快入睡,睡得很安稳。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