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乱剑春秋

更新时间:2020-06-28 04:27:34

乱剑春秋 连载中

乱剑春秋

来源:落初 作者:书剑凭生 分类:武侠 主角:阎王庄主 人气:

《乱剑春秋》为书剑凭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故事发生在神道崩坏后七百年,那个人回来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衫客没有回答,冷声再问道:“在我拔剑之前,你们可以再回答一次,一文钱买这个姑娘,够吗?”

黑白无常一瞬间冷汗直流,额头的汗冲花了脸上的灰白色脂粉,看上去十分滑稽。

“够,够了……”白无常颤颤巍巍的蹦出了两个字,似乎用光了浑身的力气。

得到答复,仲瑾遗不再咄咄逼人,把剑又横放在了身前。

一直以来装神弄鬼的人,此刻真的算是在鬼门关之前溜达了一圈,黑白无常逃过一场死劫,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虚脱。

“你们早说嘛,吓得我差一点拔剑……”仲瑾遗恢复之前的戏谑。

此刻再听仲瑾遗看似不着调的言辞,黑白无常只觉得冷汗直流,不由的一阵后怕。

仲瑾遗在江湖上被称为玉面剑圣,咋一听上去,似乎像是个三流高手的称号,却几乎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实力。

他手中那把比普通长剑还要长出半尺的剑,一直以来都是个迷,此剑名曰“春秋”。

圣人持笔写春秋,一字断人忠奸,侠客持剑谱春秋,一剑判人生死!

黑无常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世间事往往都很有意思,装神弄鬼的人都不信鬼神报应。自称无常小鬼的,反而出奇的怕死。

“剑圣要保下楼姑娘,在下不好说什么,但是您要明白,接下来您要面对的就不止是我们这样的货色,而是整个森罗宫!”黑无常像是在威胁,又像是在提醒,言语中已经把“十八娘娘”换成了“楼姑娘”,深怕一句话惹恼仲瑾遗。

仲瑾遗耸耸肩,一脸淡然道:“多谢你的提醒,你刚才的话救了你一命。”

黑无常低头抱拳,一时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他能够活到今天,不止是借着森罗宫的名头狐假虎威,最重要的是懂得审时度势,该服软时懂得把姿态放到最低。

此时,一道暴喝打破了捧月山庄诡异的气氛:“没用的东西,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听到这声粗犷的怒斥声,黑白无常瞬间跪下,就连那些从小被剥夺了情感的鬼童子,都跪在地上忍不住的颤抖。

“参见判官大人!”

那道声音的主人瞬间出现在了花轿面前,一脚踹翻了跪着的黑无常,饶有深意的看了眼轿子,没能见到那位传说中的美人,略有些许遗憾,随即转头看向了仲瑾遗。

森罗宫传闻中的判官余坤现身,仲瑾遗不由的坐直了身体,倒并不是忌惮眼前人的实力,只是对方的长相有些出人意料。

很难想象,那么粗犷的一道声音,主人竟然会长得这么美艳。

与仲瑾遗那种男子的俊朗不同,余坤已经偏向于女子的那种阴柔美,刻意装出来的粗犷豪迈,更让他显得有些滑稽。

余坤感受到了仲瑾遗眼神中的异样,瞬间暴怒:“小子,你找死!”

这话自余坤嘴里说出来的违和感,让仲瑾遗忍俊不禁:“那你告我啊!”

余坤右脚踩地,身形瞬间暴起,朝着屋檐上的仲瑾遗猛冲。手中判官夺命笔,勾魂索命判生死!

仲瑾遗小心翼翼的放下酒坛,随手轻拍屋檐,整个人瞬间腾空,手中春秋剑如狂人写草书胡乱挥舞。

顿时,整个别院寒芒阵阵,月光泼洒如暴雨。

黑白无常依旧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观察战局,甚至在仲瑾遗拔剑的瞬间,刻意闭上了眼睛。

战斗瞬间即止,寒芒消失,黑白无常面前跌落一具尸体。余坤的脖子上出现一条细细的红线,血都没流多少,人却已然断绝了生机。

仲瑾遗终于不在屋檐上坐着了,也来到了黑白无常面前,本来给余坤下跪的黑白无常,此刻依旧不敢起身。

仲瑾遗春秋剑已然归鞘,手中正鼓捣着余坤的那根判官夺命笔,“就这么一根破毛笔,也敢称勾魂夺命判生死?这比你们号称森罗宫还要好笑……”

黑白无常一时间不敢搭话,这句话如果答了,他们的结局铁定要比死更加凄惨了。

仲瑾遗手持夺命笔,一头对着自己,一头瞄准了倒地的余坤,似是无意中触动了笔中的机关,一根金针射进了余坤的太阳穴。

本以为假死逃过一劫的余坤,在自己的毒针之下,生机彻底断绝。

不再管跪着的黑白无常,仲瑾遗掀开了花轿的帘子,竟然有些紧张,仿佛自己才是那新郎。

楼心月的心境更是大起大落,在这个男人出现以前,她已经堕入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仲瑾遗的出现让她感受到了些许江湖快意。

她不是江湖人,也从未见识过春秋剑,可是她明显能够感受到,仲瑾遗单凭言语与威慑,就能把这群装神弄鬼的人耍的团团转。

可是余坤的出现又让她再一次绝望,原因很简单,因为黑白无常对陆判的恐惧胜过了仲瑾遗,可到最后还是仲瑾遗赢了。

仲瑾遗看着眼前的女孩,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余坤出现后,她明显是躲在轿子里哭了。

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仲瑾遗竟然开不了口,转头望向黑无常:“哎,那个,借我点钱!”

黑无常狐疑的看着仲瑾遗,拿出了刚才仲瑾遗抛给他的那枚铜钱,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再倒贴一点,可是他这次出来只顾着装神弄鬼了,身上只有死人钱,现在拿出来怕是真的会变成一个死人。

仲瑾遗接过那枚铜钱,比了个手势,告诉黑无常够了,黑无常瞬间一副见了鬼了的神情,一时间又不敢说什么。

手持一文钱,仲瑾遗伸到了楼心月面前:“这个江湖很大,与其在这里哭鼻子,为什么不跟我出去看看呢?”

楼心月一时间哭笑不得,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男子,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一文钱能养活我们两个吗?”楼心月无奈。

仲瑾遗挠挠头:“钱都买酒了,这是我全部家当……”

“没关系,我有钱……大不了我养你!”楼心月破涕为笑,又突然严肃道:“你能教我武功吗?”

仲瑾遗听到这话,顿时两眼放光,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好啊,好啊,女徒弟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一句话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黑白无常甚至有点想偷袭仲瑾遗,眼前这人真的是玉面剑圣?为什么感觉这话有点邪恶?

不知为何,楼心月听到了仲瑾遗竟然如释重负般的呼了口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