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侠情缘之月影传

更新时间:2020-06-16 23:10:43

剑侠情缘之月影传 已完结

剑侠情缘之月影传

来源:落初 作者:李兵 分类:武侠 主角:杨夏剑石 人气:

《剑侠情缘之月影传》作者:李兵,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杨夏剑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本作品将把你带入一个武侠世界。爱恨情仇、江湖恩怨、武林纷争、传奇人生、在本作品当中你都能找到,一部《剑侠情缘》将让你赏心悦目,欢迎你进入《剑侠情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藏剑山庄1

无忧教在十年间不断壮大其势力,沐天澜虽身处无忧岛,但野心勃勃的他无时无刻不想进军中原讨伐孟之秋,夺取武林盟主之位,但经书之秘一直未能解开,他也不敢冒然进军中原。

而心怀鬼胎之人,又岂止沐天澜一人。江湖上众人皆知经书已落入沐天澜之手,都想打那经书的主意。

一天深夜,沐天澜正在书房中参读经书。突然,一黑衣人从窗前闪过。沐天澜喝道:“谁!”急忙跑到院外,而那黑衣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沐天澜心道:“嗯,此人的轻功真是了得。江湖上谁会有如此修为?”

第二天清晨,无忧教大殿之上。

夏剑石抱拳道:“教主,十年都已过去了,不知教主是否参透经书之秘?”沐天澜一脸失望的表情,说道:“唉!想不到当年处心积虑得到经书,十年间都未能发现其奥秘,真是头疼。”

沐天澜又道:“夏堂主,昨天夜里,在我书房外有一黑衣人出现,我想那人八成是为了我手中的经书而来。夏堂主,最近有什么陌生人在岛上出现?”夏剑石道:“没……属下未曾见过,属下一定彻查此事。”沐天澜道:“夏堂主,你一定要将此人给我查出来。”夏剑石抱拳道:“是!属下一定将此人生擒,属下告退。”后退几步,转身行去。

当天晚上,沐天澜只身一人进入了书房。他打开经书,看见那一页页白纸,很是懊恼,顺手将其丢在桌上,心道:“今晚一定要引出此人。”

过了一会,沐天澜突然听见房中有几声异样的响动,他不慌不忙,先饮了一口凉茶,将茶杯放在桌上,再道:“朋友,还不快现身?”话音刚落,一名蒙面人从横梁上纵身飞下。

蒙面人笑道:“沐天澜!当年你为了经书,处心积虑,机关算尽,连杨晴天都被你陷害至死。如今你得此经书又有何用?当年,叶星云和杨晴天都未能参透其奥秘之处,就凭你还想称霸武林。哈哈……”

沐天澜脸色一变,喝道:“谁派你来的?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再不说,我一掌劈死你!”说着就一手伸向蒙面人的面颊,想揭去其面纱。但蒙面人轻功了得,纵身飞上了横梁,破瓦而出,跃上了房顶,沐天澜随即纵身即起,追了上去,一直跟踪此人到了小树林,四下里漆黑一片,那蒙面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沐天澜心道:“想不到此人的轻功如此了得,连我都自愧不如,现在也只好作罢。不好!经书……”他匆忙地回到了书房,但那桌上的经书早已不易而飞。如此变故可气坏了沐天澜,他在院中大骂自己的三个徒弟无能,岛上无忧教弟子全被惊动。

沐天澜捶胸顿足,说道:“唉!我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尚进!你赶快封锁无忧岛各个路口,一定要擒获此人,将经书夺回。”尚进抱拳道:“是!”带着几十名无忧教子向院外巡去。

沐天澜问道:“少斌,怎不见夏堂主?”江少斌道:“嗯!我也没注意,夏堂主……”

正在此时,夏剑石匆忙地来到院中,插话道:“参见教主!属下已封锁了无忧岛各路口,此人插翅难逃,教主放心!属下一定生擒此人,将经书夺回。”沐天澜道:“夏堂主,你可曾知晓当今武林谁会有如此轻功?”

夏剑石说道:“当今武林,能有如此绝技之人,恐怕只有一人。”沐天澜问道:“谁?”夏剑石道:“此人叫梁上君,人如其名,江湖上称“梁上君子”,武功平平,但练就一身绝技,就是那身轻如燕的轻功。哦,对了!教主,他可是天山派的人。”

沐天澜怒道:“什么?他是天山派的人?好你个孟之秋!我没去找你,你居然还敢派人来盗经书。哼!一定要抓到此人,我要将他碎尸万断!”

不愧是梁上君,溜得真快,经书虽未到手,但至少保住一条小命,还未等无忧教弟子反应过来,便划着一条小船向中原方向驶去。

夏剑石四处散布消息,说经书已落入梁上君之手,无忧教弟子一路追杀梁上君。江湖上各路人马一闻此讯,到处寻找梁上君的下落。

杨影枫从凌绝峰下山之后,向西行了数天,此时正经过一片小树林。见有一名三十余岁的侠士正迎面走来,抱拳道:“兄台,在下初到贵地,人生地不熟,附近可有客栈?还望兄台指条道?”侠士抱拳道:“好说,好说,沿着此道一直向南走,前面不远就是惠安镇。”杨影枫道:“多谢兄台。”

侠士说道:“以前这惠安镇很平静的,现在不知怎么回事,来了不少带刀佩剑的武林人士,幸好卓庄主住在附近,没什么人敢闹事,不过看样子迟早会出事。”杨影枫抱拳道:“多谢兄台指路,后会有期,告辞!”

随后,杨影枫向前行了数里。突然听见前面树林中传来打斗之声,快步向前行去,看见几十个拿刀带剑的人正与一个中年汉子针锋相对。他伏下身来,隐藏于一堆杂草之中,见此情景。

尚进喝道:“梁上君!追了你三天三夜,终于把你追到了,今天你还不束手就擒?你轻功再好,我这么多兄弟,难道还敌不了你一人吗?识相的话,交出经书,还可保你不死。”

梁上君既惊讶,又无奈地说道:“经书?何出此言?”尚进笑道:“哼!你还装蒜,那晚你盗走经书,我无忧教弟子何人不知?教主大怒,一定要将你碎死万断。”梁上君说道:“不错!那晚我是与沐天澜交过手,但经书根本不在我手上。”尚进喝道:“少说废话!交还是不交?”梁上君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我……我拿什么交给你?”

杨影枫听到此番对话,心中一愕:“经书?难道是当年沐天澜以我为要挟,从我爹爹那里夺来的经书?这尚进,当年我在无忧岛见过,没错,就是他!”纵身一跃,从树林中飞出,喝道:“几十人对付一手无寸铁之人,也不怕给你们教主丢脸?”

尚进手中的大刀一晃,说道:“不知死活的家伙!敢管我无忧教之事,你不想活了?想活命的话,就快给老子闪开!要不然,别怪大爷我不留情面。”杨影枫喝道:“那就要看我手中宝剑同不同意了?”

梁上君插话道:“少侠,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快些走吧!”杨影枫笑了笑,说道:“这些虾兵蟹将,我还应付得了,此事我管定了。”

尚进一听“虾兵蟹将”四个字,立即恼羞成怒,心想:“好小子,口气不小,居然不把老子这么多人放在眼里。嗯!这小子手中的兵器到是一把宝剑,难不成他有三头六臂?”左手一挥,大声叫道:“兄弟们,一起上!一个都不能放过。”

话音刚落,几十个拿刀带矛的无忧教弟子已把两人团团围住。杨影枫左手一推,那剑鞘直飞尚进胸口,将尚进打倒在地,再运之内力,一剑斩出,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强烈的剑气扩散开来,几十个无忧教弟子死伤过半,兵器散落一地。

尚进用手捂着胸口,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眼前少年,自有几分面熟,但又忆不起在那里见过,心道:“这……这怎么可能?小小年纪,武功竟如此厉害,就算咱们教主在此,也难敌得过他。”

尚进两腿直哆嗦,抱拳道:“少侠,好……好功夫。”杨影枫喝道:“这人我是救定了,你要是不服气,要不咱们在练练?”

尚进双手举在胸前,急忙说道:“岂敢,岂敢……”说话间还悄悄地移动着步伐,眼神瞧着地上的一把大刀。突然,尚进一脚踢在那刀柄上,只听见飕的一声,那把大刀向杨影枫飞了过来,杨影枫顺势一招“斜劈”斩出,砰的一声脆响,眨眼间那把大刀已断成两截。

尚进喊道:“弟兄们,快撤!好汉不吃眼前亏。”又听见尚进一声哨响,十几匹快马从林中窜出,尚进等人纵身飞上了马,向前行去,留下的只有四处飞扬的尘土。

杨影枫本想向前追去,但看见梁上君手捂胸口,受伤不轻,随即收起了手中长剑,上前几步,问道:“前辈,你没事吧?”梁上君抱拳道:“少侠,好功夫,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这内功、这剑法真是了得。敢问少侠大名?”杨影枫抱拳道:“在下杨影枫。”

梁上君听此“杨影枫”三个字后,不由得一愣,仔细打量着眼前少年,一阵疑惑,心道:“杨影枫?难道他是杨晴天之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盟主五年前就曾收到天星道长的一封书信,说杨影枫已经不幸坠崖……不过,他与杨大侠到有几分相似。”

梁上君问道:“少侠今年刚满二十吧?”杨影枫惊讶地说道:“前辈怎会知道?确实如此。”梁上君又道:“你爹叫杨晴天,你师傅应该是天星道长对吗?”

杨影枫道:“前辈,你怎么会知道我这么多的事情?”梁上君笑了笑,说道:“真是老天开眼啊!想不到杨大侠之子还没死,我一定要把此消息告知盟主。呵呵……”

随后,梁上君把事情缘由告之了杨影枫。杨影枫也知道了经书之事,当年的救命恩人武林盟主孟之秋一直还惦记着自己,随即扶起了身受重伤的梁上君,两人漫步闲聊。

杨影枫道:“梁前辈,你现在身受重伤,不如先找一间客栈体息一晚?”梁上君点头道:“好,好……”

梁上君心中暗喜:“想不到杨大侠之子,不但未死,还练就如此之高的功夫,就算那沐天澜也不是对手吧,真是苍天开眼啊!”

两人边走走聊,向前行了二三里地,便来到了繁华的“惠安镇”。杨影枫抬眼看时,见那“悦来客栈”人来人往,随即说道:“前辈,咱们今晚就入住这“悦来客栈”吧。”梁上君道:“嗯,好!影枫,咱们只好在此暂住一晚了。不过,万事小心为妙,也不知怎么回事,沐天澜到处散播谣言,说经书已被我盗走,还对我穷追不舍,此事可能另有隐情。”

悦来客栈张胜伟说道:“两位客官,是住店,还是吃饭啊?”梁上君道:“备两间上房,再送些酒菜上来。”张胜伟吆喝道:“小叁子,快准备两间上房!”

梁上君和杨影枫携手上了二楼。梁上君一见到杨影枫就特别的亲切,两人坐在桌边,喝着凉茶,彻夜长谈。梁上君知道了杨影枫的奇遇,而杨影枫也知道了当年凌绝峰的很多事情。

梁上君说道:“影枫,不如和我一起回天山落叶谷吧?盟主以为你五年前已经不幸坠崖,我相信盟主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杨影枫回答道:“好,我也想见见盟主,感谢盟主当年的救命之恩。如今前辈身受重伤,那无忧教一定不会就此罢手,我也好安全送前辈回天山落叶谷。”梁上君点头道:“嗯,不错,年纪虽小,但如此重情义,不愧为杨晴天之子。”

随后,两人都相即睡下。

杨影枫喝道:“什么人?”顺手将身边的霄灵剑拿起,一个跟斗从床上翻了起来,而一群拿着大刀的蒙面人已将他团团围住。杨影枫道:“你们是什么人?深夜到此,所为何事?”黑衣人头目笑道:“嘿嘿……什么人,要你命的人!”杨影枫笑道:“诸位真是好兴致啊!半夜三更还在这里上窜下跳,还想要我的命,那我就陪你们玩玩,不过天这么黑,难免误伤,要是你们运气不好,命丧我手,那可就怪不得我哟!”

黑衣人头目说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受死吧!不过,只要你交出经书,我还可以留你一条小命。”杨影枫怒道:“又是经书?”黑衣人头目喊道:“大家一起上!”

话音刚落,十几个黑衣人拿起手中兵刃就向杨影枫刺去。杨影枫凌空就是一空翻,逍遥剑法“后背式”一剑挥出,只听见几声惨叫,两名黑衣人血洒一地,当场毙命,其它黑衣人见状,尽数向杨影枫扑来。杨影枫又是一掌挥出,三名黑衣人应声倒地,无了气息,其余黑衣人见状,都夺窗而出。

杨影枫急忙赶到隔壁梁上君的房间,只见梁上君已倒在血泊之中。他心中怒气难遏,破窗飞出,一路轻功追到郊外小树林,将那黑衣人挡下,霄灵剑已比在其肩上。

杨影枫怒道:“谁派你来的?老实交待,还可留你一条小命。快说!”黑衣人双膝跪地,大声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说……我说便是。”

正在这紧急关头,飕的一声,从树林中飞出一支飞镖,杨影枫侧身一闪,避过此暗器,而那飞镖却正中黑衣人的眉心,当场毙命。

杨影枫心道:“此人下手真快,功夫一定不差,这些人一定是为那经书而来,可经书确实不在梁前辈之手啊!唉!梁前辈,你死得好冤啊!这无忧教真是歹毒,借刀杀人,还栽赃陷害,这样一来,江湖上众人都以为经书被梁前辈盗走。”拔下了黑衣人眉心的飞刀,仔细一看,见那刀把上面还有一只燕子的图案,心道:“嗯,一定要查出凶手,不能让梁前辈死得不明不白。还是让梁前辈入土为安吧。”转身回了悦来客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