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春秋奇侠传

更新时间:2020-06-15 21:03:32

春秋奇侠传 连载中

春秋奇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凝凡小铺 分类:武侠 主角:童峰童岳 人气:

火爆新书《春秋奇侠传》是凝凡小铺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童峰童岳,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个没有一统天下的皇,但人人都想称王的乱世。也是个风云际会,既出英雄,也生霸王的时代。看热血少年如何遇奇缘,建奇功,成为一代盖世奇侠![这故事很不一样,一无套路开掛,二没穿越重生,欢迎勇者试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冯季子道:“大概是四十多年前发生了一些事,使我突生归去之感,想找一合适的之地静修,度过余生,不再插手世事,于是开始寻访天下名山,听闻此山甚有灵性,是林木环绕,鸟兽成群,且常有猛兽出没,使得山下的居民不敢轻易上山,我便想此地或许适合,便前来探看。“

童峰就奇怪了,问道:“林木环绕?可是我们这一路走来,除了在我们洞后的小湖那有看到树丛,其他地方都只见光秃秃的枯木而已,怎么会说是林木环绕呢?“

姚道:“这一路上也没见到其他的人啊?哪有什么居民?还是说这里以前不像现在这样?“

冯季子道:“这里以前确实和现在非常地不同。“

童峰道:“难道是发生过什么天灾吗?不然怎么会变成这样?“

冯季子叹道:“是天灾?还是人祸?或者这二者根本就是一体两面,没人知晓,可以肯定的是那件事彻底改变了此山的面貌。“

姚想赶快知道,便催促道:“冯叔,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吧。“

冯季子道:“首先是干旱,此处两年来没下过一滴雨,水道干涸见底,农田无水可灌溉,便爆发了饥荒,那时山上虽有猛兽出没,但与饥饿相比,猛兽就没那么恐怖了,甚至可视为是走动的食物,于是,有一批人胆大的人冒险上了山,知道山里有食物,可以活命,那些原本还留在山下的人便也想上山。“

可是山里的食物毕竟有限,如果一下涌入太多人,不用多久,大家就又要挨饿,于是最先上山的那群人中便阻止其他人继续入山,或设置陷阱、或用言语恐吓、或以食物欺骗,将那些曾经在同村落生活的人,和同伙中想让他的亲人入山的人一并给害了。

姚道:“这就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突然得到一碗饭,这时有另一个快要饿死的人过来讨要,若分给他吃,那么两个人都吃不饱,最后只能一起饿死,不分,那就是看着那人死,但吃饭的那人却因此得到了更多的体力,或许能找出活路。“

童峰道:“可冯叔人说那些被杀死的人中有些还是自己的亲人,怎么也能狠下心看他饿死?“

姚道:“我听说有些动物在很饿的时候会吃自己的小孩,我想在那种时候,人恐怕会比动物更加恐怖。“

童峰呕了一声,道:“人吃人吗……真是不敢想象。“

冯季子道:“人吃人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相传在古代,会把犯罪的人当众行刑,百姓们会将罪犯的肉削下来带回去食用,那时人们还相信吃心能补心,吃肉能强壮,人与兽之间的区别恐怕也只是一线之隔。“

童峰道:“冯叔再说了,听了害怕。“

姚则继续问道:“那群人赶走了其他想入山的人之后还发生什么事吗?“

冯季子道:“山里有食物的消息终究是藏不住,别的村庄知道了,便也往这来,而且来的人更多,更有组织,更加饥饿,如此,先入山的那群人就抵挡不住了,双方打了一仗,伤亡惨重,这山就被后来的人给占据了。没多久,夜里起了大火,我也在那时候到了山下,见到那一幕着实令我难忘。“

二子同时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冯道:“一个皮肤溃烂,五官也被火烧坏的人,那人的样子只怕比阴间的鬼都还要恐怖。那人喃喃低语说着一些话...…“

姚插口问道:“他说什么了?“

冯季子想了一会,才道:“他说:好,好,你们不让我活,那大家都别想活,都别想活……“

我叫了他几句,他只是不理,口中反复地说着这句话,如行尸走肉般摇摇晃晃的走着。我见火烧的旺,急着救人,便也没空理会他,入山后,我才发现出入的道路都被人堵死,加之火势猛烈,饶我自负练了一身功夫,却什么都无法做,只能听着哀嚎惨叫之声渐渐变小。

姚道:“难道是那人将路堵死,放的火……“

童担心道:“那怎么办?“

冯道:“就在这时候,天下了雨,这雨下的虽不大,却着实抑制了火势,使我得以入山,就看到处是烧焦的尸体,找了几遍似乎已无人生还,当我正要放弃的时候,依稀听到婴儿的哭声,寻声而去,发现这声音是从一石头下的缝隙传出,那婴孩就是大牛,从那之后,这山就多了另一个名字,无骨山。“

大牛听到冯季子说到他,便傻指着自己道:“是大牛,是大牛。“

姚道:“难怪这山到了晚上这么恐怖,想来是那些被害死的人作祟。“

冯季子道:“我带了大牛继续在山里寻找,没发现其他生人,可却发现了这里。“

冯季子每停下来,大牛就会傻叫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听懂还是没听懂。

童、姚二人原都以为自己不幸,但看看大牛,连个名字都没有,脑子还不清楚,便起了怜悯之心。

冯季子续道:“这孩子有自己的福气,长的甚是健壮,印象中几乎没生过病。“

大牛听出来冯季子在夸奖自己,便昂起头来,用鼻孔哼哼出气。

童峰说道:“如果巨人夸父有后人,那一定就是大牛了,这世上应该不会有比他更强壮的人了。“

说到强壮,姚突然想到一事,便问道:“可是大牛为什么要去搥那个大石盘啊?“

冯季子道:“那是他在学我取水呢!“

姚不解,问道:“那样取水不是很麻烦吗?怎么不直接去湖里装呢?“

冯心想这靠说的可讲不明白,便道:“随我来吧。“

冯季子领着三人到石盘前,说道:“这大石下的水就是你们昨天到的小湖,但这石头甚是奇特,不会沉到水下去。“

姚说道:“所以大牛把石头压下去便会将石头下的水给挤出来,石头一松,那水才又被吸回去,是这样子吗?“

冯道:“你倒是知道这理。“

姚道:“这有什么难的,和我玩过喷水的玩具一样,那石头就是挤压竹管内水的棒子。“

童峰问道:“可是大牛这么有力气都只能把石头压下去一些,难道冯叔你力量能比他还大吗?“

冯季子是笑而不答,一手按于石盘上,没多久,就听石盘下的水声愈来愈大,跟着就见石盘浮起,水噗噗噗的从凹槽流出,可方式与大牛完全相反,冯季子是用内力旋水,从下而上,以水力将石头给抬起,使那凹槽的水满溢而出。

大牛拍手尖叫道:“满了,水满出来了,大牛就说水会满出来吧。“

二子也是惊呼道:“好厉害!这什么功夫?居然能将这么大的石盘给托起。“

冯季子笑道:“这功夫也不希奇,你早就知道了。“

姚惊叫道:“太虚御引术!“

冯季子点点头。

姚道:“师傅,要怎么才能练成像你这样?“

冯季子道:“想学吗?“

二子都道:“想!当然想!“

冯季子道:“武是外在的体现,功是内在的修为,没有扎实的功底就难以练武,你们就先从功练起吧。“

而后冯季子就常与童、姚二人讲经书道理,二子对于经书道文听的是懵懵懂懂,常听的出神,大牛则是直接睡了起来。

但当冯传二子”浑元功”,二子就用上了心。

浑元指的是天地自然之气,浑元功就是将天地之气纳为己用之法,欲练此功,需屏除杂念,凝神调息,一呼一吸皆与自然同步,将精神融于天地之间,感受风的吹拂、土的踏实、水的流动,而后将此天地真气凝聚于丹田。

透过练功,二子才有些理解经书上的一些含义,当二子练功时,大牛也跟在一旁有样学样,莫看大牛平时痴傻,但这浑元功练起来可比两人还要纯熟。

童、姚二人都还年少,心性不定,虽然一开始嚷着要学武,但终日面对相同的景色,一样的动作,很快就觉得腻了,尤其是姚心思敏捷,很快就掌握了诀窍,这时姚就不管童峰进度如何,硬拉着童听他讲些以前在茶楼听到的故事,或是和大牛比抓鱼与摘果的数量、拿树枝于土上画格子,比谁能以最少的石头丢满整个格子等自创的许多游戏以排解无聊,自从姚知道大牛的身世后,就没有再占过他的便宜,但若关系到游戏的输赢,依旧是不会放水。

一日,四人闲聊时,童突然想到姚说的故事中有一段提到高手能透过音乐伤人,有些绝世武功还能从乐谱中学的,当时童就想不透说道:“音乐怎么伤人?音乐是无形的啊,又没有实际的接触,乐谱上记载武功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便问了出来。

姚是说过就算了,没想到童峰居然将此事放在心上,便笑道:“你真笨,那些说书的讲的故事能有一半是真的就很难得了。“

冯季子却说道:“以音乐作武功这事倒不全是假的。“

姚不信,说道:“不会吧,冯叔!你什么时候也跟说书的一样编起故事了。“

冯季子不理会姚,直接说道:“古时候有一乐师叫做师旷,这个人是爱乐成痴,且对音律即有天赋,有些有天赋的人虽然聪明,但也会因此过于自大,认为世上之物没有难得倒他,觉得无趣后便不再精进,殊不知世上之大,道理之深,自己所学、所见只能算是初窥门径,便自满不已。“

说到此冯季子是若有似无的看了看姚,姚也知道冯季子在说自己,便低下了头。

冯季子续道:“但师旷不然,即便在音乐的技艺上当世已无人可与他相比,他始终认为自己未达境界,传说上古有神乐叫做”三清”,便踏访天下,数十年后,终让他找到了”清商”、”清微”与”清角”等三清乐谱,当其学成”清商”时已经可以以气抚弦,隔空弹乐,学成”清微”时,所谈出的音可牵动万物之心,若师旷弹奏曲调是愉悦的,则树上是百鸟齐聚,静声聆听,若师旷弹奏的曲调是凶恶的,则草木皆枯,游鱼丧命,一人能达如此技艺已经不是举世无双可以形容了。

可师旷仍不满足,还想征服”清角”,这清角传言乃轩辕黄帝聚各路鬼神时所创,其中所蕴含之威力非凡人所及,可师旷不放弃,甘愿熏瞎双目,以换得常人无法达到的听。

”清角”此曲因为轩辕皇帝镇喝鬼神所作,故此曲带有无比的狂性与魔性,当师旷弹奏此曲时,内力便无法控制,乱泄而出,且心神亦被音乐牵着走,似乎不是他在弹乐,而是乐在逼他弹奏。

随着其曲起伏,天上是乌云蔽日,周围是沙尘并起,幻化成无数兵戈铁马,此曲还未弹至一半,师旷就知道不可以再弹下去,但其身体却不听他使唤,最后是自断经脉,自废武功,才能作罢。

至此,他明白人的渺小,终有些界线是穷极一生也不能跨越的。

此后师旷便不再强求自身的技艺,改以将其这一路从乐曲中所悟之道理,辅助君主,修贤德,施德政。“

听完后,姚不免心想,这叫师旷的这么厉害尚且如此,我连冯叔的皮毛都没学会就这样子,惭愧惭愧,此后姚就收起了骄傲之心,更用心向学,也开始和童峰分享他所掌握到的诀窍。

日复一日,二子从刚开始爬不上悬崖需大牛帮忙,到自己能手脚并用爬上去,到后来只用脚便可登石而上,摘果原本只会攀树而摘,后来也可一跃至山壁,帮冯季子采些药草。

一年过后,冯季子见二子浑元功基底已足,姚又常缠着冯季子教那”太虚御引术”,冯才肯授之。

可这”太虚御引术”不但与浑元功不同,与世上任何一派的武功也不同,首先是没有招式与固定的动作,使人难以掌握入门之法。

江湖上各门派皆有其独门招式,比方儒家的”势如破竹”、,墨家的”鬼斧神工”、”墨守成规”等等,这些招式都有迹可循,让人一看便知,可这”太虚御引术”不然,冯季子传授此功的第一句便是:“道涵万物,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万物,由虚空乃至无穷尽的变化,无极故而无招,所以根本无招可授“,导致冯季子每次运功的动作也都不相同,二子根本无从记忆。

其次是无形,所谓”上善若水”,水无固定形状,全视盛水的容器而定,如随着地势的起落,水可成为缓缓溪流,也可为百丈瀑布,此功夫修为高低全凭个人悟性,冯季子虽可从旁辅助,教二子感受其自身的内息之流动,但最终仍需靠两子对道的领悟,所以二子会达到什么境界,连冯季子也不知道。

二子这一修练便分出了高低,冯季子果然没有看错,姚剑轩确实是天纵之才,悟性极高,这”太虚御引术”首要练器,如大海要纳百川需先有广大的器量,才可容纳川流,此功亦同,要先将自身化为可存放气之器皿,才可御他人之气为己用。不过数月时间,姚已有小成,当冯季子探姚的器时,就感姚的丹田已有如山谷般的深度。

反观童峰,则始终无法掌握此功的诀窍,尽管姚也和他说了自己所掌握的诀窍,童峰仍是没什么进展。

可冯季子知道,道的变换无穷无尽,凡事皆有两面,没有什么方法一定是对,一定是错,便顺其发展,二子练功是各走其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