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起青风

更新时间:2020-01-13 07:37:58

剑起青风 连载中

剑起青风

来源:落初 作者:天青水碧 分类:武侠 主角:叶姚含英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天青水碧的原创小说《剑起青风》,主角叶姚含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青风乍起,江湖波诡云谲。有人欲乘风振翅,有人怕风高浪急。他们说这是天下人的宿命,就连当年天下无敌天下敌的岳之南也没能摆脱,只因没人能杀死“三魂”和“七魄”。叶青衫却摇头——他是他,我是我,因为我有一柄“剑”,代天杀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乔装成寻常旅人藏在人群中的叶青衫也感受到了一丝恐惧。因为他看到那个鱼盼盼的眉间有一朵特别的梅花。

那个不是自己师父的师父曾提过一门据说早已失传的绝学——坐忘神功。对于这门绝学,叶青衫得到的忠告是——遇见修习过它的人,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立刻转身逃跑,然后永远不要再见。

一个人资质再平庸,若是苦练一个甲子,武功也不会太差。如果再多练几个甲子呢?天下无敌或许未必,绝顶高手却是一定的。因为人不可能活的了几个甲子。可是坐忘神功改变了这一点。当死亡不是终点,而是承载着过去一切积累与沉淀的全新落初文学时,这意味着什么?

传说能令修习之人心同赤子灵藏太虚、坐矣忘矣圆融天道的坐忘神功,能让人一次次返老还童脱胎换骨,平白多出数十甚至数百年岁月,尽管每一次蜕变,都会付出失去几乎全部美好的记忆作为代价,但已经融进身体血脉的修为和那些沉淀在心底的痛苦,却不会被抹去。就算再平庸的资质,被一遍遍去芜存菁的淬炼之后,也能变成旷世的武学奇才。

这是何等惊人的神功?!

坐忘神功不难辨认——眉间的梅花,一瓣便是一次轮回。师父说过,过去百年间,全天下只有两个人能让那朵梅花绽出三瓣以上。而鱼盼盼的那朵梅花竟有四瓣!就算鱼盼盼是个不折不扣的蠢姑娘,四个甲子的岁月,也足以让她的修为达到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境界。何况蠢蛋绝对学不会这等绝世的神功。

所以叶青衫知道姚含英完了。如果这个名叫鱼盼盼的美人想要他的命,那么老天爷也救不了他。于是叶青衫决定离开乐陵。一个内心承载着四个甲子的痛苦的高手,鬼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想要悄然远离以免遭池鱼之殃的叶青衫刚刚抬脚,一颗瓜子便从他的鼻尖擦过。

“我这里的事情还没办完,你那么急着走做什么?”鱼盼盼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瓜子不顾形象地磕着,吐了片瓜子壳笑眯眯地对着人群中的叶青衫说道。

冷汗很快湿透了叶青衫的背。与他真正交手过的人中,除了师父之外,速度最快的是穿云指梁方,可梁方也没有快到让他无法接受。而鱼盼盼的快,却已经让他感到恐惧。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从一粒瓜子上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我认识你吗?”叶青衫涩声道。

“我认识你啊”鱼盼盼双手插着诱人的小蛮腰俏皮地笑着,“所以你要娶我!”

人群里爆发出一片哄然,今天实在没有白来,光是这一出出人意料的戏码,就绝对值了!

叶青衫苦恼地摁住额角,“你认识我,我就要娶你?这是什么道理?”

“女人本来就不用讲道理”鱼盼盼撅起小嘴,“再说,我这么漂亮,武功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娶我?怎么能不娶我?”

“姑娘,冒昧问一句,你不觉得这种理由很牵强?”

“好像是挺牵强的”鱼盼盼有些难为情地点点头,“可是人家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了嘛,有理由,哪怕牵强些,也总比没有好,你说对么?”

叶青衫很想跳脚骂人,但他不敢。

“你不觉得这样很随便吗?”

“你是这样觉得么?”鱼盼盼突然变得无比幽怨,表情的转换不仅没有让她的美丽失色,反而一下子让她更加的动人,“可是我真的想你娶我啊……”

鱼盼盼的话让所有的男人不禁感慨叶青衫的好运气。随便看一场热闹,就能有这样的尤物上赶着要嫁给他,这还有天理没有?

其实鱼盼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可在她看见叶青衫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就帮她做出了选择。她努力地思考和回忆,想要给自己找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然后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没错。

他忘了她,但她忘不了他。尽管距离那一次分离已是十多年前,可那一次邂逅已足以让他在她的心里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记,即使海枯石烂也无法忘记。

因为他曾给予她的,是她在过去三个甲子的岁月里所拥有的唯一美好的记忆。

而那所谓的美好,其实仅仅只不过是大半个馒头。

很普通的馒头。甚至还有些冷硬。

可当一个饥肠辘辘的流浪少年努力地用灿烂的微笑掩饰着口水横流的尴尬,却将自己仅剩的半个馒头塞进同样饥肠辘辘孤苦无依的你的手中,还故作豪气地说上一句——“拿去吃!不够还有!”

你会怎样看待这半个馒头?又会怎样看待这个人?

你一定不会觉得那只是半个普通的馒头,也一定不会觉得他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很可笑。

你一定会觉得那半个馒头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也一定会认为他的豪气,是真真正正的豪气。

因为他给你的很可能已经不是一个又冷又硬难以下咽的馒头,而是他所拥有并且能够给予你的全部,更是一条命!

所以鱼盼盼真的不怨叶青衫忘了她是谁。

她还记得在他豪气干云地说出那句“拿去吃,不够还有!”之后,他就饿得昏了过去,而她也被人带走,甚至还来不及向他介绍自己。

“我曾发过誓,一定要嫁给你”鱼盼盼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论你还记不记得我。从你倒下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找到你,然后嫁给你。”

叶青衫沉默。他看的出来鱼盼盼不是开玩笑,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开这种玩笑。更何况,也没有哪种玩笑能有着如此炽烈的情感。

可突如其来的情感越是炽烈往往就越令人难以接受。尤其当这份炽烈源自一个陌生人时更是如此。

鱼盼盼不知道叶青衫在想什么,所以她只是单纯地认为对方的反应仅仅只是出于陌生与突然而已。这不是问题。鱼盼盼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了信心,只要她愿意,这世上还没有她不能俘获的男人的心。

“你看,光顾着和你说话,我差点把他给忘了。”鱼盼盼用话题的转换,自然地化解了叶青衫用沉默来回答自己的尴尬,“听人说惊雷刀势如惊雷,我想见识一下,出刀吧。”

姚含英没有料到鱼盼盼会突然搦战,而高手的本能让他的手在第一时间便握住了自己的刀。只是刹那之后,他便有了悔意。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探手握刀,就代表应战。这样的态度,已经将所有可能的转圜余地都粉碎。

可是本能已经替自己做了决定,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松开手中的刀。这是一位刀客的尊严与觉悟。

“我让你三十三刀。”鱼盼盼再次语出惊人。惊雷刀,刀如其名出必惊雷,这是天下人都早已熟知的说法。姚含英自创的惊雷刀法,恰恰是三十三刀。鱼盼盼居然要让姚含英完整地使出他的全套刀法!

这一次,人群再没能发出惊呼声。因为姚含英出刀了!

一声轰鸣响彻云端,刀出鞘,必惊雷。

鱼盼盼只是笑了笑。

白光闪过,人群还来不及反应,只知道自己的眼前还留有雷电的残影,已是第一刀。然而鱼盼盼似乎根本就不曾做出任何的动作。她只是笑了笑,那惊雷一刀贯穿天地的狂烈刀气便悄然消弭于无形。

雷霆再起,如万马狂奔;漫天刀影,如惊雷裂空,如果不是亲见,谁会相信以凡人手使刀,竟也能显出几分天地之威?姚含英与鱼盼盼之间的一切,在雷霆声响起时便被刀光撕成粉碎,十丈之内尽为齑粉。

鱼盼盼仍旧只是笑了笑,刀气再次化作虚无。这一次,就连叶青衫也笑了。

姚含英终究只是惊雷刀,不是南溟刀王。人与人不同,刀与刀,亦不同。同样的刀,别人觉得重量刚好,或许对你而言却太沉。于是想要成为真正的高手,终究只能靠自己去体会,去领悟。但一个好的老师,却能给予你最有价值的参考,让你的修行事半功倍。当姚含英努力地想要摆脱乃父的阴影急于闯下自己的名号创出自己的刀法时,他也同时放弃了世间最出色刀手的毕生所悟所得。姚含英的选择不一定错,至少刀王在姚含英这个年纪,成就远不如他的儿子。只是姚含英终究差了火候。他没有父亲那经过无数次交手对敌才拥有的阅历与沉淀,他的刀法还不够狂烈,不够悍猛,没有那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霸气。

刀,乃百兵之王,失了王者霸气的刀,杀不了人。

或许假以时日,惊雷刀未必不能青出于蓝,但鱼盼盼却不一定会给姚含英这个机会。不论姚含英今日是生是死,这一次落败都注定会在他心里钉下一枚楔子,让他的未来出现偏斜,除非他终有一日能以战胜鱼盼盼的方式亲手拔出这枚楔子,否则他不可能再取得原本该取得的成就。

当第二刀再次被鱼盼盼轻描淡写的化解,姚含英第一次发现手中的刀竟沉重如斯。如同一场酝酿多时的风暴仅仅只是响了几声旱雷便戛然而止,姚含英出不了刀,也不愿再出刀了。

对方只用了两次微笑便化解了自己含恨而发的两刀,彼此实力有如云泥之别,何必再自找耻辱?

姚含英的颓丧令鱼盼盼感到有些意兴阑珊。她原本还以为能好好地过上几招,解一解技痒。她实在想不起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碰到像样的对手了。只知道这个时间一定很长很长。

“无趣!”鱼盼盼重新磕起了瓜子,莲步轻移朝叶青衫走来。于是叶青衫以同样的频率同样的步幅迈步后退。

“我能不能不娶你?”叶青衫开始后退,“我真的不记得自己见过你。”

“我知道你记不起来,这没关系,你总会记起当初的,所以我不能再让你离开,我不愿再和你分离”叶青衫一再的拒绝让鱼盼盼多少有些难过,“我一定要嫁给你。”

叶青衫知道凭自己的本事和眼下的伤势很难摆脱对方。一个可以在完全不曾出手的情况下,仅凭强大气场的绝对压制便击败姚含英的高手,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应对的。所以他只能继续后退。

不知不觉间,一进一退的两人已经离开了乐陵。

这场怪异的追逐甚至一直持续到夜幕的降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