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玉虹曲

更新时间:2020-01-13 07:36:55

玉虹曲 连载中

玉虹曲

来源:落初 作者:若下 分类:武侠 主角:小东西崔 人气:

主角是小东西崔的小说《玉虹曲》此文是若下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楚人卞和得璞玉,献于楚王,王名之和氏璧,后始皇灭楚,遂得之。令匠人王孙寿以和氏璧做传国玺,其时王孙寿又以和氏璧东西两角残玉做燃玦,凝璐两玉,始皇传两玉于扶苏,胡亥二子……时至大明成化十年,杭州府旁寒玉庄遭贼人血洗,庄上孤女江秋潋携凝璐一人逃出,先遇燃玦传人小狐狸,再遇流落苏杭年仅四岁的朱祐樘,江与狐的邂逅,命与缘的擦肩……燃玦耀晴空,凝璐清芙蓉。相逢歌一曲,翩跹彩玉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出了弄钰小楼,仍旧是秋儿带着小狐狸到处乱转,小狐狸竖着耳朵,却是留心听着秋儿说庄上的风情。

哪里是丫鬟们的自己搭建小树屋啦,哪里是梅婶婶和秦伯伯的院子啦,哪里是刘婆婆和吴伯伯练功用的木桩啦,什么麻雀姐姐长得虽然瘦瘦小小的但是练得却是金钟罩这样的横练功夫啦,什么小砚台自从把裘叔叔扔进西湖之后总是担心自己会被庄主指婚给双斧大傻货啦等等等等。

小狐狸一手握着障刀苍炙,一手拉着秋儿,却发现秋儿的手在不自然的颤抖,想来是秋儿也知道她口子这些人,多半已经不再世上了,只是在和自己强颜欢笑罢了。

小狐狸不由心里也狠狠地抽了一下。

不多时两人走入前院,远远的已经可以望见庄上正门内的影背墙,秋儿指给小狐狸说道:“小狐狸你看,那边是庄上的大门口……”

小狐狸突然感到手被秋儿狠狠地紧了一下,看了眼秋儿,只见秋儿嘴唇抿的紧紧地,银牙紧咬,眼睛瞪得圆圆的,黄豆大的泪珠子顺着眼眶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小狐狸心头一颤,顺着秋儿的目光望去,只见那影背墙上被人蘸着鲜血写下了四七二十八个殷红大字:

喜故人无恙踏烂寒玉

忆旧岁情仇添减未知

枭七十二畜恨寻千里

仗三尺青锋倒醉瑶池

知名不具

秋儿挣开小狐狸的手,亦步亦趋的走到那血腥味极重的墙边,缓缓跪倒,虽然早已泪流满面,但腰杆却挺得笔直。

小狐狸有样学样的的也跪在秋儿身边,看着血迹模糊的地板心里一阵发冷。

只听秋儿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边流泪一边对着那二十八个大字淡淡缓缓的说道:“吴伯伯,秦伯伯,刘婆婆,梅婶婶,小砚台,麻雀姐姐……秋儿回来了,爹爹不见了,娘亲也不见了,我不知道贼人是用谁的血写下的这些字,又和大家何仇何怨,但是今天秋儿回来了。秋儿不知道爹娘在哪,但是只要秋儿还活着,咱们寒玉庄就还在。秋儿现在还小,还不能为大家报仇,但秋儿一定不再贪玩,好好练武,只要等爹爹娘亲他们回来,他们定会带着秋儿一起找到真凶的……”

说罢对着那墙壁缓缓的拜了三拜,便一头扎到了一旁小狐狸的怀里。

小狐狸虽是历事极多,胆子极大,但毕竟只有八岁,因为几年前和猪油糖一起跟着猪油糖的母亲纪氏识文断字,影背墙上这二十几个字还是识得的。在他看到那“枭七十二畜”的字样,心里早就一片冰冷,鼻子嗅着泥土和着鲜血的气味,身上感受到秋儿身躯不停地颤抖,不由得紧了紧抱住秋儿的双臂,心里滋生出一种说不出口的难受。

这时,秋儿把埋在小狐狸怀里的小脑袋露了出来,拉着小狐狸的衣袖,面向影背墙又是拜了一拜说道:“小砚台,麻雀姐姐,你们看这是小狐狸,他叫胡岳,他比秋儿大了一岁呢,是秋儿在庄外认识的朋友。你们看秋儿已经能交到朋友了,小狐狸对秋儿很好的,他带着秋儿捉虫卖钱,又拿钱买了好多好多鸡腿,烧鹅,可好吃了,我们还偷喝了一小壶酒,也不知道以后娘要是知道了会不会骂我,还有还有药罐子伯伯总是被骗,可他拿小狐狸没有办法,紫沉姐姐和张小白哥哥还拿了芙蓉饼给秋儿吃……小狐狸可厉害了,又会烧火做饭,又会捉虫卖钱,请大家放心,有小狐狸在秋儿不会饿肚子,也不会受欺负的。”

小狐狸听完秋儿的话,心中一片火热,感受着怀里秋儿时不时的颤抖,小狐狸也是动了真性情,当即正了下身形,也有样学样的对着影背墙上的血字拜了三拜,说道:“各位寒玉庄上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哥哥姐姐们,我叫小狐狸,今天来的比较荒唐,也没弄些香火纸钱好让各位走的风光些,但小狐狸请各位安心,在江大侠夫妇没回来找到秋儿之前,我定会将秋儿照料好的,我是个穷苦人出身自幼没爹没娘的,还住在个破庙里,就只有秋儿真心拿我当朋友,也许秋儿以后一段日子跟着我会吃很多苦……哎呀,我也不会说了,反正各位安心上路就是了,去了那边记得也多多保佑秋儿,祝她早日一家团圆,从今以后秋儿的事就包在我小狐狸身上了。”

说完小狐狸抱着秋儿站了起来说道:“想来这里的尸首已经被官府收走了,寒玉庄是江湖名家,只凭这个名声官府定会将庄上各位的尸体妥善安葬的,秋儿你看你家虽然遭了这么大的灾,家里器物好像并没有少吧,该是官府不敢收归府库。我看让你再回这里住下,没两天光景你就会发疯的,不如我们还是先回破庙去吧,你爹爹既然知道密道通向破庙,若是回庄寻不到你也定会去破庙寻你的。”

秋儿这会儿也止了哭泣,拉着小狐狸亦一步一回首的往回走去。突然又道:“那日在茶馆吃汤包的时候听人说,庄上七十二口人的尸首官府已经收去了,我也想回庙里呢,小狐狸啊,你说咱们要不要拿上两席被褥,再拿几身衣衫什么的啊,”

小狐狸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伸手在秋儿脑袋上弹了个暴栗,见秋儿被突如其来的暴栗打的有些莫名其妙,一副深受委屈的样子,便叹了口气说道:“你不光是败家子还是个小蠢蛋,你也不想想你那仇人既然敢来寒玉庄杀人行凶,就一定是对庄上知根知底,定是知道你个小蠢蛋逃走了,那大仇人不把你当回事还好,若是一心想找到你,您老人家还想着穿着往日里的绫罗绸缎锦衣华服去逛东街夜市再去吃两只李老实烧鸡?真想知道你脑袋瓜子想的是什么。反正家里还存有不少银两,明日大不了大出血去城里买上几尺麻布,找纪婶婶给你做上两身衣服便是,庄上的东西除了锅碗瓢盆什么的还是能不拿就别的好。”

秋儿委屈的“哦。”了一声,小狐狸便接着说道:“你这两日脏兮兮的,像足了被人贩子拐走有跑出来的富家小娃娃,想来你那仇家便是看到也是认不出来的,哎,我还想着夸着苍炙去东街威风威风呢,现在想来是不行了,对了,我刚才从你家厨房密道里那个放杂货的暗室里看到有些火腿腊肉黄豆大米什么的,回去的时候不妨带些走。”

秋儿拜完那面影背墙之后似是轻松了一些,见小狐狸还在拿她穿着打趣,又想起早晨小狐狸洗澡的‘飒爽英姿’,脸上一红恨恨的想到:“早晚要在庙里支上个澡缸的,到时候让小狐狸没日没夜的给我烧水便是了。”

不多久两人转回到厨房门口,进了屋子,小狐狸便开始各处翻弄,秋儿轻车熟路的取了火折子,一只小灯笼,又翻出三个小麻布袋子;小狐狸随手取过一只麻袋捡着菜刀,汤勺,锅铲的拿了几样轻巧的厨具扔进麻袋背在背上,用火折子点亮了油灯,便和秋儿入了密道。

两人又在密道仓库中取了些腊肠火腿,大米和着黄豆绿豆也装了小半袋子,这才转到藏酒藏书的密室来。

进了密室,秋儿便让小狐狸找了个酒缸坐下,自己拿搬过来屋里唯一一把椅子踩了上去,打着小灯笼对着柜上满满的书籍翻了起来。

这时小狐狸借着灯光才真真的看清楚了整间密室的样子,这间密室不大,除了那一柜子书籍,一把椅子之外,就是密密麻麻大小各异的酒缸。

小狐狸记得秋儿说过这里是寒玉庄上存放武功心法的地方,荒唐的是那些书籍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只有一只看着像是用来喝酒的木碗油光瓦亮的,便知道至少一两年没人翻动过这些功法秘籍了,看来这里最后已经彻底沦为寒剑流影江大侠偷酒喝的地方。

小狐狸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障刀苍炙,再看看这布满灰尘的功法秘籍,畅想着日后纵横江湖的样子心里就阵阵发烫。

半晌秋儿取了几本功法,跳下椅子,掌着灯走到小狐狸身边说道:“小狐狸啊,你看我帮你挑了几本功法,第一本是《穴气篇》是我四岁的时候爹爹特意写给我的,然后还有内功也是和我一样的《醒道初解》,体术是配合你内性和障刀的《燃玦刀》,最后还有一本火属内性辅修的轻功身法《幻焰流云》,你要先从……”

“停,停,停,怎么这么多,什么内功体术的,怎么这么多?”

“嗯,爹爹的《穴气篇》讲的是身体穴位,和运气方法。这是爹爹当时为我特意写下的一些极为浅显的武功入门知识,不用修炼的,但是一定要牢牢记住。”

小狐狸心想:“江大侠亲笔所写定是不同凡响,我也须得用心记住才好。”

只听秋儿续道:“然后就是内功《醒道初解》了,爹娘说这是他们门派中第一内功心法,也算得上江湖上最著名的一大内功心法了,这本秘籍可不是原本,而是娘亲抄录的,不过小狐狸你放心这个《醒道初解》我也修炼的,所以我一点点教你就是了。”

小狐狸听得什么内功,体术,辅修什么的直教人头晕脑胀,想想时间该是已入亥时了,便一手夺过秋儿手上的几部功法,扔进装菜刀铲子的麻袋里,拉上秋儿说道:“明天再说,明天再说,我现在困得要死掉了,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庙里才是正经。”

秋儿点了点头,又去转了转那小酒缸,墙上通往庄上的暗门悄然关上,便和小狐狸一起离开了密室,进了密道秋儿再将石门关上,突然对小狐狸说道:“哎呀,小狐狸啊,刚才咱们去庄上离开密室时没有关门,是我疏忽了,你记得你若是再要走这密道去庄上的话,一定记得要把暗室的门上啊,关门的机关在厨房里一个大大的酱菜缸里。你拨开咸菜,就能摸到机关了。”

小狐狸“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想到:“那机关竟然不在存储腊肉大米的暗室,竟然藏在了厨房,这般精巧,就算贼人发现了存粮暗室也会只当是个存粮的地方,想来也没谁会拨开厨房里一大堆烂酱菜去找机关。看来功法秘籍定是被庄上藏得很好,只是江大侠去偷酒喝就有点大大的不妙了,任你武功再高,回了房那一身酱菜的味道定是洗不掉的,总不能和秋儿那女侠娘亲说‘最近迷上了酱菜的味道,每天不吃上三斤总是浑身不舒服’吧……”

小狐狸一边想一边又对秋儿说道:“你家真是有趣的很,反正我若再来你肯定也会陪着我,到时候你弄那机关就好,你脏乎乎的也不在乎,不差那一点点酱菜的味道。今天太晚了,咱俩人又个头小,拿不了太多东西,不然多搬挪些放在庙里,岂不是好。”

秋儿神情一黯,说道:“我是不会再回庄上了,总觉得自己家里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心里不舒服,你若去就去,但是千万别乱走,就在厨房里拿些凳子案板就好。庄里是按着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阵法布局建的,我从小走熟了,不会迷路,小狐狸你只要离了厨房不出三百步就会迷路的,就算你极为聪明,但没个两三个时辰是走不回厨房的。”

小狐狸想是秋儿害怕回到庄里触景生情,终归是从小伴着秋儿长大的人们一夜之间便阴阳两隔了,便说道:“如此也好,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反正我现在是又困又饿,咱们还是早些回去把剩下的烧鸡烧鹅烤热了祭一下五脏庙,然后倒头就睡的好。”

来的时候两人没拿火折子,密道里一片黑暗,回程时有了灯笼,密道里一下子明亮起来,地上偶尔有些鼠妇蟑螂之类的虫子见光便走。秋儿见状把手中的小灯笼让小狐狸提着,又从小狐狸后背的麻袋里掏出一双筷子,一边走一边和小狐狸闲聊着一边又将木筷子当成细剑来用,两人走到寺庙枯井下时秋儿手上的两只筷子便串满了各式各样的虫子。

小狐狸见状叹了口气说道:“秋儿啊,你还真是喜欢那两个小家伙,照你这样喂下去,灰灰和灭灭早晚从乌鸦变成肥鸡,到时候被李老实拿去做成烧鸡岂不心疼死你。”

秋儿瞪了一眼小狐狸怒道:“不行的,灰灰和灭灭不能吃的,你上次还说他们是特殊时期的口粮,它们还这么小,我怎么总觉得你是想把他们养肥了好吃肉。”

小狐狸脸上一红说道:“最开始是这样打算的,后来养惯了每天听不到他们呱呱叫唤就很不舒坦。”

秋儿啐了一口小狐狸,轻身一纵便跳上枯井来,再把小狐狸背着的麻袋接住,任由小狐狸自己慢慢的爬上来,至于小狐狸爬上来之后心里总觉得这井里有好大一股尿骚味的事情秋儿却是全然不知。

俩人生了火又进屋取了一只烧鹅烤了,待小狐狸熄了火之后却见秋儿早就偎在草垛上睡得不省人事了。

小狐狸望着寒玉庄的方向遥遥一拜,便也进了房间。

庙里那倾倒的观音大士依旧轻轻的闭着眼睛,像是已经惯了鸡鸭的味道。门外忽得一阵风起,不知又吹落了多少枯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