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故兮

更新时间:2021-01-03 16:42:51

故兮 连载中

故兮

来源:落初 作者:刘沙刘沙 分类:武侠 主角:老翁玉佩 人气:

《故兮》由网络作家刘沙刘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翁玉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江湖,心中的江湖。受人恩惠,以命亦相还;伤身之仇,拼死必相报。剑术无双,大开杀戒的老者。努力练剑,初涉江湖的孩童。身世成迷,未来难料的少女。身负深仇,以仇为担的杀手。江湖之大,又有多少故事?故事太多,又将怎样走下去……希望,我有我所表达,你有你所欣赏。故事展开的有些慢,没有网文的套路,却想认真的讲一个好故事。希望朋友们可以耐心多看几章,我相信你会喜欢这个故事的。也希望喜欢的朋友们可加群交流。QQ群号码:136815917。欢迎朋友们的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镖头的人冲进屋子来。

沈三慢慢凝下神,缓缓道:“马镖头!你何以要行这不义之举呢?”

马镖头笑道:“好个翻云覆雨的沈帮主!明明是你多行不义,我今天不过是为江湖除害罢了!”

沈三看着马镖头道:“我沈三行走江湖几十年,扪心自问,很多事情做得并不周全,也得罪过很多人,可是对你马镖头,我可对不起半分么?便是有,你可说出来,我俩对质么?”

马镖头拔出刀来,道:“你所行之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明白,我可没冤枉你什么,要对质,你跟阎王老爷去对质吧!”

说罢,举刀便砍。

“等下!”

马镖头手下里,跑出不久前迎接沈三,为他牵马的少年,拦下刀来。

马镖头一怒,道:“王丑,你要造反吗?”

王丑当即跪下,道:“王丑不敢,只是何不跟沈帮主把事情说说明白,也让他死也瞑目。”

马镖头道:“你懂什么?迟则生变,你以为沈帮主的名号是白叫的吗?快快起来。”

王丑看看沈三,义愤填膺道:“沈帮主的名号,我自小便知道。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若误杀了沈帮主,以后镖局如何立足于江湖呢?”

沈三听得王丑言语,看看王镖头眼睛,又看看王丑眼睛,道:“马镖头,我听这位小兄弟说话,我一定是做了什么大错特错,千恶万恶之事了,说说明白了又何妨呢?何必让沈三含恨黄泉呢?”

马镖头道:“丑儿!你起来。沈帮主,你我相识多年,我跟你说说也无妨。只是你的武功,我是明白的,我下的毒你也是知道的,不过是一点无色无味的散气散。酥筋麻骨的小玩意,对付你沈老弟,一时半会儿还行,再过一会儿,怕是没用了。要想我给你说明白,你需让我捆上你。并且每隔一炷香便要服下一枚散气散。”

“好!捆吧!”

沈三把手背到后背。

王丑随即用绳子绑了沈三。

马镖头取出一枚散气散,让沈三服下。

沈三道:“马镖头说吧!”

马镖头微微一笑,道:“好!事情还要从你沈帮主要我保的这趟镖说起。话说那日……”

“慢些!”

门外一声吼,打断了马镖头的话。

“谁?”

众人看向门外。

闯进来一个四十多岁中年人。

马镖头道:“阁下何人?”

“终南山何古是也。”

王丑喝道:“你终南山人,来我这里做什么?”

何古哈哈一笑,道:“无妨,无妨,我是来帮马镖头的。马镖头,他在害你们啊!”

何古手指王丑。

“你胡说什么?”

何古又是哈哈一笑,道:“马镖头不知道沈三的为人吗?他心胸狭窄,气量极小,你今日已然如此对他,他若不死,今后你等必然亡命矣!不如快快杀之。”

马镖头道:“我与终南山素无瓜葛,更无恩惠,与阁下亦是初次谋面,你何以要如此帮我呢?”

何古道:“马镖头,难不成你还能放了沈三?今日你不杀他,他他日必除你!”

马镖头道:“我今日杀他,明日就能在江湖立足吗?沈帮主手下有多少豪侠,莫非先生不知吗?”

何古道:“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人知道?”

王丑插话道:“谁知道你的居心,难道你就不是来害我们的吗?”

何古哈哈大笑,道:“没想到马镖头是这等畏首畏尾的人,人都给你绑了,却不敢下手。岂不知,天予不取,反受其害。不如我来帮你。”

他最后这句“我来帮你”,声音极低,还未说完,已经剑刺沈三了。

然而,马镖头等人,自始自终防着何古,岂容他成功?

王丑见他出手,拔刀挡开长剑,道:“卑劣小人,何以如此?”

何古道:“你小娃娃懂什么?快快让来,不要妄做替死之鬼!”

王丑怒道:“那你又是什么人,敢如此插手我镖局的事,看不起我等太甚!”

说罢,王丑举刀砍向何古,围着沈三的几个人,见王丑动手,又出来几个帮他。

保镖,从来也不是什么江湖斗凶。单打独斗不是马镖头的风格,也不是他手下人的风格。

他们几个人自打到院子里去。

马镖头不管他们,看着他们几个人打到院子里去。唤来一个手下,道:“去看看外面的兄弟怎么样了?”

回头又对沈三道:“沈帮主认识这个人吗?”

“不知!没见过!”

“不识之人,都要取沈帮主性命,沈帮主真也是威名远扬啊!哈哈哈!”

沈三道:“不要寒人,马镖头倒是为何要杀我,何不快快说来?”

马镖头道:“我马烈自然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说了给你沈帮主说,便不会不说。”

“好!真男人!”

沈三夸赞马镖头。

马镖头伸手入怀内,取出一封信来,信封之上写道:沈帮主亲启。

沈三看了看信封,屋顶上传来瓦片晃动之声,他故作不知,道:“给我的信?我没见过。”

马镖头抬头看了看屋顶,道:“我知道你没见过,你要是看了,身死他方的不就是我马某人了吗?”

“此言何意?信上说些什么?”

马镖头道:“你自看。”

说着便要将信打开。

马镖头刚把手伸进信封,院子中忽然躁乱非常。王丑也不知如何分别了何古,冲进屋子里。

呼道:“镖头!我们让人围了!”

马镖头叹气,把手一拍,道:“我早就告诉你,迟则生变!”

这时,外面有人高呼道:“梅花堂堂主戴斯请马镖头出来说话!”

马镖头,看向沈三,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沈帮主,请吧!”

说罢,两人在前,王丑等人随后,出了屋子。

此时,何古已然不见了去向。院子里两伙人各持刀对立。

马镖头率先开口,道:“戴斯兄弟,别来无恙啊!”

戴斯反问道:“马镖头,你说呢?”

马镖头道:“不知同来还有那个堂口的朋友?”

戴斯道:“对付你,我梅花堂足够了。”

马镖头听后,哈哈大笑,道:“沈帮主,我道是你命该绝于斯。”

沈三道:“马镖头有话明说。”

戴斯剑指马镖头,喝道:“马烈,我劝你不要妄动。”

马镖头一皱眉头,道:“戴斯,你这话何意?”

戴斯喝道:“快快放沈帮主出来!”

马镖头眼睛一瞪,喝问道“戴斯!这事是咱们约好的,你今日要毁约吗?还是你与沈三联手害我?”

沈三道:“马镖头,此话何意?”

戴斯道:“马烈,你胡说什么?谁与你有过什么约定。我劝你快快放了我帮主,不然要你镖局一个不留。”

马镖头一听大怒,道:“背信小人,我手里这封信,不是你交给我的吗?”

戴斯道:“什么信?我同你仅有生意往来,哪写过什么书信?”

马镖头怒道:“真个小人!王丑,你把这信读来!”

王丑接过信去,打开读道:

“梅花堂姜威俯首百拜沈帮主

帮主吩咐之事,已经准备好,只待马烈一来,必让他有来无回,丧命我手,望帮主放心……”

马镖头看向沈三道:“沈帮主,你有何话说?我与你可有恩怨?你为何害我?说说明白!”

沈三道:“马镖头,我们生意往来,一向很好,我为何要害你啊!我绝没安排下这件事。”

马镖头道:“你不要抵赖,我对比过姜威的字体,一点不差。”

沈三道:“能让我看下信吗?”

马镖头道:“王丑。”

王丑把信展开,拿到沈三面前。

沈三看后,哈哈大笑,道:“马镖头,你是怎么对比的字体。这绝对不是姜威的亲笔。”

马镖头惊道:“你说什么?信口雌黄!”

沈三缓缓道:“不知道马镖头哪来的姜威的亲笔书信比对的?”

马镖头道:“戴斯给我的!”

戴斯道:“胡说!马烈,我哪里与过你书信?这封信也不是我给你的。你不要胡说。”

马镖头哈哈笑个不停,道:“戴斯,想不到你是这等小人,你约我除沈三,如今却死不认账。”

戴斯道:“你才是信口雌黄,你说,你到底为何行此不义之举?”

马镖头怒火中烧,真个气的不知说什么好。

此时,却听沈三道:“戴斯,你梅花堂据此几百里,你如何赶来救我?”

戴斯跪下道:“帮主明察,戴斯听闻马烈欲行不义之举,便星夜赶来保护帮主。”

沈三又问:“起来说话。我问你,你又如何得知,马镖头欲害我?”

戴斯起来道:“是马烈手下人,失口漏了风声。我因此得知。”

马镖头突然发问道:“戴斯,我手下那个人漏的风声?你说说明白!”

戴斯道:“我不知他姓名。”

马镖头道:“你不知他姓名,如何知道他是我手下人?你说说明白!”

戴斯道:“马烈!你不要枉费心机,使什么反间计,帮主自然知道我的心。我劝你快快放了我帮主,还可免你灭门之灾!”

马镖头道:“反不反间,又有何妨。我今天反正是栽在你们手里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卑劣小人。”

戴斯正要回话,马镖头忽然抽出刀来,往沈三身上砍。

戴斯喝一声:“休伤我帮主!”

一道飞镖打向马镖头。

马镖头连躲都未躲,刀锋顿都未顿,继续砍向沈三。

马镖头拼了中镖也要伤沈三,能一刀毙命更好。

戴斯看出去了马镖头的意图,几道飞镖又打出去。

王丑一声惊呼,便要上前挡镖。但是已然来不及了,飞镖已经飞到马烈与沈三的身边。

但王丑依然冲了上前去。

然而,令他与在场众人没想到的是。

沈三竟然在这时间,突然挣来开了绳子。

就在马镖头的刀还没落下的时候。

在戴斯的第一道飞镖还没刺进马镖头身体的时候。

在戴斯又发出了几道飞镖之时。

沈三出其不意挣开了绳子。

与此同时,何古又突然现身,一把长剑,刺向沈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