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绝世铁剑

更新时间:2020-11-10 19:44:08

绝世铁剑 连载中

绝世铁剑

来源:落初 作者:萧烟若虹 分类:武侠 主角:李沙丘 人气:

萧烟若虹新书《绝世铁剑》由萧烟若虹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沙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剑,就真的是正道,剑之外为何就是邪道,既然剑真的是正道,那我就用剑打破你们所谓的正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父亲,小李子这是怎么了。”天离剑宗之中所有人都着急的说道,连钟离都有些着急。

“师父,小师弟有什么样的仇人,这么小就下这么狠的手。”钟离虽然平时也跟李轻狂的关系不是很亲切,但是现在看到李轻狂受了这么重的伤,心中也有了一股怨气,如果他遇见那些人也是杀的一个不留。

“怎么回事?”苏小小诧异了起来,李轻狂身上的伤好处理,但是胸前挨了一掌,将五脏六腑震出了血,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五脏六腑移位,必须用内力归导五脏六腑归位,可是苏小小动用内力归导的时候,李轻狂的体内有一股内力在排斥着他,此时他的脸色一惊,这个李轻狂的内功竟然有了一些造诣,能够排斥他了。

“父亲怎么了?”苏婉茹一脸凝重的说道。

“他体内的内功在排斥着我的内力,看来只有你师祖才能救他。”苏小小凝重的说道,随后抱着李轻狂快速的朝着小院之中走去,同时也呵斥众人不要跟上来,苏小小火急火燎的抱着李轻狂走进了院子,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来这座院子了,没有想到来这里是为了这个小子,院子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他知道李轻狂已经练了江寒的内功,所以才会排斥自己的内力,如果放任李轻狂的伤势蔓延下去,他得死,所以他还是将李轻狂带入了院子之中,毕竟什么都大不过人命。

“他怎么了?”看着苏小小抱着鲜血淋漓的李轻狂进入了院子之中,江寒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焦急,望着已经昏迷在了苏小小怀中的李轻狂,眼眸之中出现了一丝心疼。

“什么人下的手?”江寒的语气有些寒冷,甚至都有一些杀意在里面,这让苏小小有些诧异,看来江寒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

“应该是帝都之中来的人。”苏小小语气之中也有了一丝低沉。

“本以为一年之后才能为他洗髓,现在看来不行了。”江寒一脸凝重的说道。

“你想现在为他洗髓?”苏小小诧异的说道。

“没错。”江寒平静的说道。

“你真的要让他走上那一条路,你不考虑一个人的天赋有多好,如果他的天赋不够,你或许会害了他。”苏小小道。

“他的天赋百年难得一见,他就是为剑而生的人物,相信我,以后他的剑在整个江湖之上,能够位列前茅。”江寒说的非常坚定,似乎是看到了那么一天。

“所以,他必须要握剑,你知道如果有了你这种弃剑的想法,他就会步你的后尘。”苏小小凝重的说道。

“我的后尘,我弃剑了吗,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江寒说的很诧异,随后缓缓伸出了手指,一股内力涌出,无形的内力看不见,可是苏小小感觉到了,江寒的内力很恐怖,看来江寒双腿废了,还是不停的在练功,内功达到了如此修为,恐怕能够跟萧玄空有的一拼了,只见院子之中的一片树叶被他吸了过来,剑指缓缓并拢,树叶悬浮在了指尖之上,显得有些奇异,苏小小也露出了一丝惊奇,他好奇一片树叶能够做什么,只是下一刻,江寒的手指一抖,树叶犹如化作了一朵雪花,不停的旋转着,随即被他射出,树叶化作了一道白色的剑芒,没错就是剑芒,那一种锋锐的感觉苏小小不会感觉错,因为他是用剑的宗师,普天之下最厉害的剑客之一,这种锋锐的感觉只有凌厉的宝剑才能散发出来,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手中的青螭剑,嗤的一声,树叶划过了院子之中的一棵树上,院子之中的树不大,只有手臂粗,但是树叶穿过了树干,射在了树木之后的假山之上,坚硬的岩石之上,绿色的树叶没入了半边,可想而知树叶携带着的恐怖力量,苏小小的眼眸非常的震惊,随后那一棵树咔嚓一声,掉落了下来,只见树干之上的切口,非常的平整,只有锋利的长剑砍过,才能出现这样的切口,他的脸上始终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这是乱雪纷飞,怎么会这样,乱雪纷飞居然能够用一片树叶使出来。”苏小小惊叹的说道。

“我曾经跟你说过,只要心中有剑,就算是手中无剑,也能使出最绝顶的剑法,可惜你还是甩不开那些执拗的信念,否则你的剑如今不会遇见瓶颈。”江寒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或许会是天离剑宗的未来。”苏小小望着李轻狂一脸重视的说道。

“你们的恩怨强加在一个孩子身上,或许会适得其反。”江寒道。

“他是天离剑宗的弟子。”苏小小凝重的说道,那一种霸气的神情再次挂在了脸上,仿佛不容许被人改变这种事实,江寒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因为苏小小认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改变,而且对他说这话也是不妥,毕竟他们跟魔宗之间的仇恨太多了,魔宗虽然只是被动杀人,但是杀了人总归要结仇了,魔宗跟七宗的仇恨,或许已经算是解不开了,如果不是魔宗的厉害,现在的魔宗恐怕已经烟消云散了,谁都知道,哪一个宗门能够覆灭魔宗,就是天下第一宗门,可惜的是,魔宗的人不该死,当然这是江寒的想法,魔宗的人在江寒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只是跟七宗的理念不同而已,连大唐的皇帝李敖都没有讨伐魔宗,可是七宗却站了出来,因为他们觉得剑才是正道,剑才是一切,只有持剑才是正道,魔宗之人不也都是用其他的兵器,至少用剑的人还是有的,而且还用的非常厉害,萧玄空也是一个厉害的用剑高手,可是萧玄空的眼中剑只是一件兵器,那没有那一种深入骨髓的执念,魔宗其他人的眼中也是如此,剑只是一件兵器而已,他们不知道为何中原人就为了他们不用剑就跟他们不死不休,他们都觉得中原人就是一群不讲理的野蛮之人,只有不停的杀戮,才能将他们震慑,所以魔宗跟七宗的战争便开始了,江寒也参加过,只是江寒在那一战之中留手了,因为他觉得魔宗没有那么坏,而且魔宗也是人,他们只是需要生活而已,他们只想要一个安稳的住的地方,有时候一些非常简单的要求,却是很难实现,有些人会觉得你有野心。

“好了,不说这些了,帝都那边的人这次有些过分了。”江寒说的很平静,但是言下之意非常清楚,天离剑宗的威严不容许任何人挑衅,这次他们敢在天离山山脚之下刺杀天离剑宗的弟子,就是在打天离剑宗的脸,也是在打他苏小小的脸,苏小小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此时他的身上弥漫出了一层寒意。

“我会亲自去一趟帝都。”苏小小道。

“开始吧,严格来说他是你师弟,你要好好护着他。”江寒叮嘱着说道,他从来没有如此啰嗦过,也许是自己老了,所以变得有些唠叨了,苏小小望着他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江寒是要将李轻狂托付给自己了,他知道江寒说出了洗髓两个字的时候,江寒将会面临怎样的处境,所以他凝重的走了出去,关上了屋子里的门,他现在只有等,等着洗髓结束,还有就是为他的师父送行,洗髓需要耗损极其深厚的内力,而江寒的内力磅礴如海,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惜的是江寒已经老了,洗髓足以损耗他所有的生命精元,可以说他是用自己的命来助他洗髓,因为只有洗髓成功,修练江寒创出的那一门内功的时候,他才不会走火入魔,这就是一定要洗髓的原因,那一门无名心法有多厉害无人知道,可是苏小小知道,那是江寒的心血,原本以为他会带入棺材之中,没有想到他居然传给了李轻狂,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想传给李轻狂吧,洗髓经过一天一夜,苏小小消失在了门口,只有苏婉茹跟钟离非常担忧的来到了这里看过,苏婉茹对李轻狂很好,已经将他当作了亲弟弟一般,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是想不到钟离也如此在意李轻狂的伤势。

“钟师兄,你回去吧,我在这里等就可以。”苏婉茹叹了一口说道。

“没事,我挺得住,怎么说他也是天离剑宗最小的师弟了,我这个大师兄怎能不在。”钟离眼眸之中也浮现出了一丝担忧,钟离担忧每一个天离剑宗的弟子,每一个师弟都是他的家人一般,李轻狂也是天离剑宗的小师弟,现在也是他的家人,这样的心性,难怪苏小小已经指定他成为下一任的天离剑宗宗主,咯吱,门缓缓打开了,院子的小屋一览无余,屋中的情形瞬间落入了钟离跟苏婉茹的眼中,白色的长发遮住了江寒的面容,在榻上江寒盘腿而坐,而李轻狂已经躺在了那里,苏婉茹踏入了屋里,看了一眼李轻狂,看着他呼吸均匀,气息沉稳,知道李轻狂已经脱离了危险,所以松了一口气。

“师妹,师祖没有气息了。”钟离发现了江寒的状况,江寒已经死了,可是死了的人还是犹如老态龙钟一般盘腿坐在了榻上。

“什么?”苏婉茹惊诧的说道。

“他死了,不用惊讶。”苏小小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不知什么时候苏小小已经站在了门口。

“师父,你知道师祖会死?”钟离惊讶的说道。

“这是你师祖的选择,叫几个弟子来,将师祖葬了,这件事情不要张扬。”苏小小叮嘱的说道,毕竟江寒的身份特殊,所以钟离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走了出去,屋中只剩下了苏婉茹跟苏小小。

“你照顾一下你师弟,我去一趟帝都。”苏小小对着苏婉茹说道。

“为什么?”苏婉茹道。

“天离剑宗的弟子,不是谁都能刺杀的。”苏小小冷冷的说道,随后踏步走出了院子,腰间的青色长剑似乎散发出了一股寒芒,苏婉茹望着消失在了院子之中的身影,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为小师弟报仇去了,所以心中非常的高兴。

南平郡王,帝都之中除了皇帝李敖,最尊贵的莫过于是这一座王府了,李元在书房之中端坐着,看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书籍,身边恭敬的站着一个侍卫,这个侍卫看似有些轻盈,而且身上也没有那一种血腥之气弥漫,而且站在李元的身后,虽然眼眸之中恭敬,但是站的姿势有些随意,这个人在李元面前的地位肯定很高,因为那些死卫可不敢有一丝不敬,而且这个人腰间的长剑,也不是辰剑,而是一柄普通的精钢长剑。

“前先天天离山山脚之下发生了一桩刺杀案。”男子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了口。

“夜黎,你可不是那一种拐弯抹角之辈?”李元有些疑惑的望着男子说道,手中的书籍被他随意的放在了一边。

“唉,这本就是你的家事,让我提不是有些为难嘛。”夜黎无奈的说道。

“你是说被刺杀的是那一个孩子,他才几岁?”李元有些诧异的说道。

“七岁了吧,被刺杀的是他,而且是四个死卫,不过他们没有回来。”夜黎凝重的说道。

“在天离剑宗的门口刺杀,他们还想回来,那天离剑宗的威严往哪里摆。”李元眼眸之中蕴含着一丝怒火说道。

“是啊,天离剑宗的威严不容许任何践踏。”夜黎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李元皱着眉头说道。

“一天一夜之后,天离剑宗宗主苏小小下山了。”夜黎语气之中有些凝重的说道。

“他去了哪里?”李元脸色一变。

“不知道,苏小小的行踪无人能够知晓,天下能够跟得上他的人不多,而且帝都之中没有这样的人。”夜黎道。

“你是说,他有可能往帝都来了。”李元一脸惊惧的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