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侠梦归处

更新时间:2020-10-16 21:46:23

侠梦归处 连载中

侠梦归处

来源:落初 作者:笔下的春天 分类:武侠 主角:王朝赵 人气:

《侠梦归处》是笔下的春天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侠梦归处》精彩章节节选:江湖本就是打打杀杀、谁主沉浮的一个任凭岁月腐蚀的过程,它吃人从不吐骨头,等你老去,你就会发现因果循环到了。你要做到多么喜欢,才能不忘执剑行侠梦的初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会是灵噬竭呢,这种秘术早已经失传,何人会使用?”

“这个不是重点,太可怕了,南疆岐王在五年前被我们在云梦国所斩杀,难不成他还活着?”

“不知道,如今再见灵噬竭确实太恐怖了,此秘术无人能解。当初出岫中了此招后日日遭受噬心之痛,幸好你从大耳道和尚那里偷来了小菩提经,每日诵读佛经这才让灵噬竭一直处于温和状态,后来大祭司在她体内植入了蛊虫,蛊虫与灵噬竭合二为一方解。现在九皇子体内的灵噬竭就有点棘手了,条件不允许啊。”

鬼三千内心悲凉,倒不是因为九皇子,而是他想起了出岫。

“对了,小菩提经还在吗?”

“没了,早就还给了那老和尚了,现在只有出岫会,而且九皇子昏迷不醒,小菩提经也不管用啊。”

“我感觉此事没有这么简单,这招秘术既不是淫邪的手段,更不是血狱囚徒的作风,定然是某个隐世的江湖中人,看来只能先用老办法压制九皇子体内的灵噬竭了。”

“说得轻巧,天境以上实力的人又不满大街都是,而且必须有深厚的内力维持,要不然......”

鬼三千嘟哝了一句,突然自己被自己噎住了,这句话要是放在云梦国的确如此难以实现,但是别忘记了,这里是天元城,天一门的地盘,找一个天境以上的强者还不是手到擒来。

“古剑仙?”

鬼三千眼前一亮,心道有师门就是牛逼啊。

唐渺弱弱了瞥了他一眼,柔声道:“待明日我去天一峰拜见师尊。”

“噢,门主呐。”

“门主怎么了,还不照样一根手指头捏死你。”

“不...两根手指头。”

一夜无话,唐渺起了个大早床,发现也没啥好带的,就把妙医谷主的回信带在了身上,匆匆赶去了天一峰。

若是从创立门派之初讲起的话,据说天一峰之上原本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道观,后来战火纷飞的年间道观中的道士纷纷逃下山去,此地也就荒废了。所以祖上的天一门弟子都是住在道观中,后来道观年久失修,一代又一代的弟子就在道观原有的基础上盖了几间竹楼,再后来天一门越来越物质了,楚王朝就给起了高大的朱红阁楼,如今却已雏具规模,练功习武的地方,休息的地方,认字读书的地方。

唐渺那个时候没这么复杂,如今却是物是人非。

踏石阶,登天一门,这一晃也有五年未曾回师门了,信件往来却也是少之又少,若不是借着这次寿诞庆典,他估摸着不等到门主的十万火急号召令,想来是怎么也想不起回师门的。

“山门倒是气派。”

来到天一峰顶,也不像以往那样荒凉,有半大的孩童在扫地,一个方阵的少年在打拳,青涩稚嫩的脸庞上写满了朝气,天一门的队伍是越来越年轻化了。

“阁下是谁,来我天一门何干?”

一个年纪稍大的少年匆匆迎了上来,拱手拜道。

回家自然是底气十足,唐渺只回了两个字:“唐渺。”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大师兄,你回来了。”

既然陆星陵代门主收徒,作为门主的关门弟子,这里所有的少年少女尊称一声大师兄这是对他最起码的尊重。

唐渺在外几乎没有什么名声,但是在天一门,尊师重道的礼节并不能忘,门主想必应该有所交代。

“你认识我?”

少年拘谨的笑着摇头,回答道:“师尊交代过,近几日会有贵客到访,若是姓乾单名一个正字那便是你们的大师兄了,直接带去翠竹林即可;若是姓唐单名一个渺字,也可尊一声大师兄,让其自行下山即可,就不必相见了。”

“噢。”

唐渺脸上笑意正浓,一听见大师兄回来了,一个个的都围过来观看,窃窃私语道:“他就是门主的关门弟子,只不过名气没有其他几位师兄响亮。”

他不恼反喜,幸好早有准备,从怀中取出了信封递给了少年:“有劳师弟呈给师尊,一看便知。”

“大师兄客气了,我这就去呈给师尊。”

天一峰,翠竹林。

“呀呀,我道发生这么大事天一门门主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原来是躲在这里避世偷闲来了。”

翠竹林木屋的院子里,一个农夫模样的老汉正在聚精会神的锯着木头,见唐渺走近,也不抬头,淡淡的笑道:“哎呀,这年轻一代的弟子马上也要下山历练去了,我这糟老头正寻思送什么成人礼好,你说客人不远千里送来六柄名剑,怎么就弄丢了呢。现在倒好了,客人家的寿礼不见了,我这糟老头也只能自己做咯。”

老汉佝偻的背一下子挺得笔直,他抬头微眯着眼睛笑着,隔空对着不远处的树木抬手一抓,下一刻只见木屑横飞,少倾射来一柄和他小时候习武时一模一样的木剑。

唐渺接过一看,上面刻着“天枢”二字。

他不明白老爷子的心思,却也不敢立刻打断老爷子继续造剑。

一共是六柄木剑,样式各异,依次刚好分别是天枢、流云、纷乱、霞光、无双、冼渊。天枢最具王者之气,流云窄而又奇长无比,冼渊形似刀具,无双合能成矛,纷乱不论是剑柄还是剑背上满是倒刺,霞光就比较牛逼了,就一个剑柄。

这是什么意思?

唐渺睁大了眼睛,不敢妄自揣摩老爷子的心思。

“你认为这六柄剑如何?”

“废铜烂铁。”

这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拿古剑仙来说,他老人家名气够响亮吧,但是兵器的名字呢却无人知晓,乾正的也是。

“那毁了吧。”

唐渺不免皱起了眉头,寻思道这算哪门子事,却不敢发问,直接便动手了,两手握住木剑两端,只听得“咔嚓”一声,全都碎成了木渣纷纷掉落。

“你真毁了?”

老汉大吃一惊。

“玩我呢,不是你老人家说的吗。”

唐渺有些哭笑不得。

“我说的是那六柄真正的剑,不是这六柄木剑啊小兄弟,你现在把他们毁掉了,你那帮刚要学耍剑的小师弟们怎么办?”

“那你不早说。”

他看了眼地面,不好意思,一惊碎成渣了。

“咳咳,那没事,想必以你的实力重新在多做几把也不是难事。”

“......”

唐渺无比汗颜,忙问道:“师尊,我就觉得这六柄剑是个祸害,如今一堆废铜烂铁就能困住我们天一门,左右我们的情绪,我们所有人都要跟着它们转,是时候要改变了。”

“嘿嘿,同样的话你秋师叔也说过,你能看出这六柄剑有何不凡之处吗?”

“嗯...剑从问世之初到如今已有千年历史,在如此悠久的岁月中经久不衰自然也有他得天独厚的道理,故此在天机阁设立的兵器谱之外还单独弄出了一个名剑榜单,这个名剑榜单随持有者的实力而排名,仅有三十六柄,已经数十年未曾变化过了。如今这六柄剑的名字虽然不在名剑榜单中,但是据我观察刚才这六名木剑的样式,其中有几柄竟然莫名的熟悉。”

“天枢,与名迹相似,后在乾正师兄独闯赵王宫时被毁。”

“流云,与六尺锋相似,可贴身藏于腰间,我有幸曾在血狱囚徒的刺杀下见识过。”

“冼渊,与暴君相似,现不知所踪。”

“哈哈,不愧是我的徒弟,你去告诉楚王朝,我天一门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企图拿这些幌子来试探天一门的态度,名剑也好废铁也罢,在我天一门面前都不值一提。”

老汉大袖一挥,眼中不时的迸发出精湛的光芒。

“师尊,你老可算想通了,原本是我们天一门的庆典,如今却被这一堆废铜烂铁折腾的要命,别管了,这事还是让楚王朝自己来解决吧,天一门爱莫能助。”

“没错,我天一门江湖第一名门正派,区区几柄剑而已也丢不了这个名头,天下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随他们去吧。”

老汉狠狠的吐出一口浊气,仿佛年轻了不少。

唐渺暗自擦了把冷汗,难怪要避世偷闲,原来一直被这些问题困扰着,一时间无人开导也只能选择自闭了。

“还愣着干什么,干活啊,你今天要是不做出三十柄木剑来不允许离开,快点。”

他吹鼻子瞪眼睛的说道。

“别闹,说正事呢,虽然我们天一门不能被楚王朝束缚,但对事不对人,九皇子必须要救,这是我们天一门的宗旨。”

“他怎么了,不是被慕容救下了吗?”

“此事说来话长,我昨日去城主府查看九皇子的伤势,昏迷不醒的原因肯定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但是在他的颈脖下有一块眼睛般大小的紫斑,仿佛心脏一样在跳动。”

“噢,那肯定是一类恐咒或是秘术所致了。”

师尊的见识确实不凡,一语道破天机。

“找我作甚,我又没那天大的能耐。”

“还没说是什么秘术呢,怎么就怕成这幅样子?”

老汉尴尬的笑了笑,打趣的忙说道:“你说,你接着说。”

“是灵噬竭,着实厉害。”

“哟,南疆岐王的灵噬竭,他不是被你们在云梦国杀了吗,如今还有人会呀?”

师尊也是吃惊不小。

“就怕还没死呢。”

唐渺语重心长的叹道。

“噢,那怎么着,他还打算报仇啊?”

老汉眼睛一瞪,什么时候唐渺也怕成这个样子。

“我其实倒是无所谓,天涯海角都可去,就怕他这老家伙在天元城干出什么邪恶的勾当,那不全完了吗。”

“那把他找出来吧。”

“所以啊,九皇子必须得救,问他出事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汉闻言,陷入了一阵沉默中,果真是多事之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