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唐时江湖行

更新时间:2020-09-12 10:20:32

唐时江湖行 连载中

唐时江湖行

来源:落初 作者:汨城北苍术 分类:武侠 主角:老三忆昔 人气:

《唐时江湖行》作者:汨城北苍术,武侠类型小说,主角:老三忆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庙堂与江湖,权力与争杀。一把鹿卢剑,一批宝藏,皆是拉开江湖动荡序幕的推手。谁能笑到最后,谁又是真正的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运筹侧耳听了许久,面露思索,手中折扇轻敲了地面几下,并未发出声响,估摸着再听下去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站起身来,轻轻转过身准备离开。

摆脱管家后的假仆人匆忙跟了过来,却还是慢了一大步,幸得书房外门在赵枫七人进去后并没上锁,假仆人勘察一会,确认无人后直接推门而入,但他可不像叶运筹一般眼见了怎样打开密室暗门,只是看到前方无路,猜测着此处可能有暗门,只能够靠自己仔细搜寻。

叶运筹转身刚准备离开,便见到好不容易找到密室的假仆人出现在阶梯拐角处。

叶运筹还好,只是有些吃惊,毕竟觉得自己能够进来,别人也有办法能进来,只是没想会在自己准备走的时候撞见。

而那假仆人给吓了一跳,毕竟自己只跟丢了一小会,最后还是凭着自己一丝运气才能进来这,没成想居然有个人已经在这等着了,而自己丝毫没有察觉。

“自己早就暴露了,这是个针对自己的陷阱。”

假仆人看叶运筹的模样和堂堂正正的气质,怎么都不像是个和他一般前来偷摸的人,第一反应便是如此,两柄飞刀从袖间滑出,左右手各一柄捏在手上,眼睛死死盯着叶运筹,脸上表情凝重。

虽不害怕里边人发现,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叶运筹见假仆人拿出飞刀的那一刻,心里一紧,但见他并没立马出手,叶运筹松了口气。

一手抬起,想给他做个噤声的动作。

但在觉得自己陷入了圈套,已经是惊弓之鸟的假仆人眼中,这个简单的动作就不是那么个简单的意思了。

他心中一惊,以为叶运筹要出手了,现在不知门后到底还有多少人隐藏着,心想就算马上掉头逃跑的话,背后的机关大门也不能瞬间打开,自己很难逃脱得了,刚才盯着前方这个俊郎青年的时候发现他身旁铁门上居然有把大锁,心中有个计划产生。

他也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心中所想便立刻做了,手中两柄飞刀瞬间同时脱手,带着致命杀机朝叶运筹射去。

叶运筹有些发懵,但也只是瞬息,心中也有了火气升腾,以折扇做武器,用卸力功夫挽住两柄飞刀,运起内力,一个抖手,两柄飞刀沿着原路射回。

假仆人侧身躲过,径直朝着叶运筹奔来,距离就这么远,假仆人瞬息便攻到,以手做刀朝叶运筹脖颈处砍去,招式狠辣,力求一招毙命。

脾性再好的人也没办法忍受他人这种,一上来不问缘由便下死手,更何况叶运筹脾气并不算太好,更是不会忍着,也便懒得去管会不会惊动门后的人了,折扇展开,抬手向假仆人脖子割去,展开的折扇在他手中比起利刃也不遑多让,被之割到怕是逃不过一个人首分离的结局。

两人争锋相对,叶运筹反正是艺高人胆大,闯荡江湖以来还未曾吃过亏,心里闷着一口火,自认就算两人互换一招,自己最多也就是受伤,而对面这人必死无疑。

眼瞅着二人就要对上,人首分离的血腥场面即将发生。

但,并没有。

原本气势汹汹,好似不论如何都得先杀死敌人的假仆人突然变招,以手臂被扇面割开的代价,成功让自己落身在大铁门门锁前。

俩人交手动静虽小,但叶运筹打出了真火,假仆人又以为早已暴露,二人都未刻意减轻动静,再加之门下缝隙里二人交手产生的光影晃动,自然是没能逃过里面七人的感知。

赵枫耳朵动了一动,心中一沉,按了扶手一下,竟产生了一个深凹掌印。

田尘猛的回头,大喝一声:“谁在外面!”六人瞬间站起,一齐运功,出手隔空向铁门打去。

假仆人还刚在门前站稳,伸手便准备将门上大锁锁上,叶运筹本准备继续出手,但看他这一举动,大概猜出了他的想法,心中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也一点亏没吃,心头火气消了大半。

听到田尘的大喊时,假仆人便明白了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却也只能将错就错。

‘哐’,门锁差一点便可锁上,但还是差了一丝,铁门应声被六人内力撞开,假仆人抓锁的那只手,也就是先前被割伤的手,被这突然的巨力震开,再一次负伤,而他好像并无知觉一般,脸上没半点神色变化,眼睛冷冷的盯着叶运筹,整个人借着力向后倒飞而去,在空中便提气运功,整个人如同一道魅影,朝着出口石门飘了过去。

看到这身法,叶运筹心念一动,却也来不及细想什么了。

田尘六人纵身冲了出来,虽速度不及那假仆人,但奈何不过距离短,转眼间便冲上来,一齐朝着叶运筹出手,叶运筹想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了,并无缠斗之心,提气运功,躲开六人攻击,蜻蜓点水般,踩着空气倒退着朝出口飞去。

这些事的发生只不过瞬息之间,假仆人和叶运筹一前一后,一正一反,在前面跑,田尘六人在后追,但速度要逊色一筹,眼看着二人马上便要消失在阶梯拐角,突然一道掌风从六人中间穿过,悍然朝着叶运筹二人打去,赫然是久坐未动的赵枫出手。

这一掌威力惊人,带起六人衣衫扬动,来势汹汹,转瞬见便要打到叶运筹,叶运筹神情诧异,似是没想到赵枫能有如此实力,但也丝毫不惊慌,只是将头往一旁稍稍偏了一些,额前一缕发丝被扬起。

掌势不消,继续朝着假仆人而去,假仆人背对着奔逃,随步法如鬼魅,但奈何不过空间实在有限,又加之有伤在身,落入了避无可避的境地,不得已只得稍侧身子,用肩膀代替后背受下了这一掌。

假仆人强行将腹中泛起的鲜血压下,也未回头看一眼,好似受伤的不是自己,无比冷静的继续朝着出口跑去,叶运筹也未停下,两人前后消失在拐角处。

赵枫纵身飞出密库,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田尘与陆苍站在他左右等他下令,另四大掌门继续追了上去。

假仆人跑到石门处,按动开关,石门缓缓打开,他没想着凭内力直接轰开,不是说办不到,只是凭这石门厚度,需得要他聚精会神全力出手,仓促间出手并无作用,况且现在还有伤在身。

待门堪堪开出一条可让人通过的缝隙,假仆人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叶运筹也赶到了,身后四大掌门穷追不放,石门缝隙又开大了一些,叶运筹纵身也准备冲出去,却见一记杀意凛然的掌刀破开空气直直的朝着他飞来,正是假仆人的蓄势一击,虽不是全力出手,但也是不可忽视的杀招,更为重要的是此招不为杀人,只为阻挡。

很明显,在这种环境下,这个目的可以轻易的达到,叶运筹轻松避开此招,甚至将此招斗转星移还了回去,但前行之势已给阻住,掌刀打到了假仆人身前的书房地面,土石飞溅,他仍是面无表情,撇了叶运筹一眼,径直打开书房门,如鬼魅一般飘飞了出去。

石门完全打开,却也失了跑出去的最好时机,四大掌门悍然朝着叶运筹出手,虽并不能伤到他但也顺利缠住了他,五人从密室阶梯打到书房外边,假仆人早就不见踪影。

赵枫三人也密室走出,赵枫面色阴沉走最后,亲手将密室机关合上,陆苍与田尘脸上布满愤怒。

四大掌门停手撤开一些,分居陆、田二人左右。

陆苍后退走到赵枫身旁,侧首到他耳边,小声说道:“王爷,刚才被您打伤的那人,我在朝廷通缉令上见过他的画像,是最近在江湖上连犯数宗重案的朝廷通缉重犯‘冷面血盗’,心狠手辣,为钱财出手毫无顾忌,身上背了不知多少人命,臭名昭著,说的话无人会信,而且独来独往,估计是早就盯上王爷这,凑巧就赶上今日动手,但眼前这人,看样子来历不简单,肯定不会是为了钱财,不知王爷...”

赵枫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二人前面,田尘与四大掌门以半圆之势慢慢包围这眼前的贼人。

到此局面,叶运筹也是丝毫不慌,气定神闲,一派翩翩公子出行游玩的模样,一点偷听到值得别人杀人灭口的事情的觉悟都没有。

要不是眼见着他在外头偷听,怕是怀疑谁也不会怀疑到他。

五人包围之势未成,哪有不趁机逃跑的道理,叶运筹叶公子虽然对自己的武功无比自信,但刚看赵枫出手的那掌现在也是心有一丝余悸,万万没有为了撑面子而与人缠斗的道理。

叶运筹运功抬手向前拍去,五人下意识躲让,却只是虚晃一招,提脚踏空朝外头跑去。

五人愕然。

田尘回头开口问道:“师父,这两个贼人应该不是一伙的,一前一后逃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请师父下令。”

赵枫面色阴沉,看不出他具体所想,开口道:“先在那贼子中了我寒冥掌,肯定跑不了多远,田尘,你现在调集些人手以府内失窃为名,给我从府内到城外一个个地方仔细搜寻,务必把人给我带回来,小心行事,不要闹出太大动静。”

“弟子遵命。”田尘纵身离开。

赵枫没再说话,紧接着纵身朝叶运筹追去,陆苍领着四大掌门紧紧跟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