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夜幕下的民国

更新时间:2020-08-26 05:46:52

夜幕下的民国 连载中

夜幕下的民国

来源:落初 作者:能东 分类:武侠 主角:王朗王小虎 人气:

《夜幕下的民国》是能东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夜幕下的民国》精彩章节节选:在很多人的眼中,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走狗。可他有时从骨子里更希望自己比走狗更像“走狗”,因为那样他就能更好的维护自己最珍惜的“财富”。当一张残缺的《狗行拳谱》首次出现在他手中之时,一条别样的国术之路就此在民国展开……。且看他-王朗,也就是本书的主角,一个穿越者,如何在各方特工、江湖异士等高手中周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短短人生三万天,命运飘渺最难测’。

人生因未知而害怕,又因梦想而美好。

王朗不知等待自己的命运将会是什么,但他坚信自己的命运会像风筝的那根细小的线一样,始终被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中。

控制命运和控制高空翱翔的风筝一样,它还需要一根坚韧的线。

王朗掌控命运的这根“线”就是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当然,强大的武力只是一根主线,各种手段的提升也将是他计划的重要一环。

这就好比配药治病,需要“君臣佐使”完美的配伍,才能完整的控制病情和祛除病邪,从而把握好整个身体的健康状态。

换好一身干净的衣服,王朗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一米八还不到的身高,放在他的前世社会之中,只能算是一般的个儿,但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高个儿了。

因练武的关系,他的身才显得无比协调,五官搭配适中,俊郎谈不上,耐看、顺眼、潇洒不羁倒是真的。

眼中放射出坚毅的光芒,王朗嘴角很是满意的一翘,这才施施然地走出家门。

72号特工队的公署楼离王朗的住处倒是不远,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不一会,王朗姗姗而来,默然地打量着这座让人别扭的大楼。

公署大门前有两位穿着黑西装的大汉站着岗,在他们的左右两边,是两蹲张牙舞爪、约有半人高的工雕石狮。两人在那一站,还真有些狗假狮威之势!

王朗加入这里已经快有一个月,站岗的两人自是认识他的。见他到来,虽没有狗血的刁难剧情,却是两眼一翻,故作认真执勤之样,显然很瞧不起王朗这样的小人物。

没理会两个狗眼看人低的小门位,王朗慢悠悠地走进大门。

只见公署楼的很多外围结构,都是用些奇形怪状的工雕石头造成,就连正面造的一座假山,都是以奇形怪状的工雕石为其主要结构。

假山的一面栽有杨、柳、松等树木,一棵据说是从日本上野移来的樱花树,被栽在它们的中间,异常的显眼。

设计者估计是想要表达所谓的“中日友善”。

日本技师的设计,固然是匠心独运,然,那些石雕却是“华人”的手笔,更显示了巧夺天工的艺才。

王朗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一边满悠悠地走着,不一会就穿过几处走廊,来到一个宽大的练功场。

这会儿早有十几人开始了自己的功课,有练形意拳的,有练红拳的……

整个练功场地都响起了此起彼落的吐气开声之声,显的杀气腾腾。

其中个二十八九岁的高瘦青年正练着螳螂拳的“偷漏手”,此拳要旨在于一个“快”字。这青年显然已得个中精髓,只见他脚踏螳螂步,双手极为快速的上下左右探出,一时间满是拳影翻飞。

王朗眯着眼观察这十几人的练功,心中对这群人的武艺修为已然有数。

这些人都是些明劲后期以内武者,修为不高,但都是些至少得到一门以上偏门武艺真传的高手。

一般人与之交手,一个不小心,那就是个或死或残结局。更何况这群人没一个是善类,尽是些作奸犯科、经验老道江湖败类,寻常武者怎会是其对手!

“哈哈!王朗,你小子的伤这么快就好了?不会是怕死,那天装的吧?怎么,在这偷看了半天,是想偷学哥几个的绝招吗?”

说话的正是那个练螳螂拳“偷漏手”的青年,见到王朗到来,竟是一番的讥笑讽刺。

王朗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青年。

就是这家伙当初忽悠他加入特工队的,若是以前的王朗,还真不知他是出于何种目的,但现在王朗稍稍回忆一下,就知了个大概。

这人是个惯偷,名叫李飞,曾和王朗的二哥王洪飞是好友。

当初王洪飞不知其底细,在对方有目的的结交下,二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知交。不想却是引狼入室,此人利用和王洪飞的关系,竟然潜入爷爷的屋中,偷看了螳螂拳谱。

由于做贼心虚,短时间内只抄录了“偷漏手”的偏门绝招便匆匆逃走。王朗的爷爷发现后,王洪飞为此挨了一顿烧火棍,更是责其交友不慎。

之后,王洪飞吞不下这口气,便对这位害的自己被责罚的罪魁祸首,一番明察暗访。

最后才知其竟是个惯偷。

和自己的结识,一切都是预谋好的。

他心中明白,爷爷的螳螂拳很是有名,这是被有心人谋算了!

当然,是以自己为突破口的。

王洪飞对此羞愧难当,更是引此为人生一大耻辱。

找到此人后,王洪飞对其一阵拳脚教育,却并未按江湖上的规矩,废其手脚。

不想此人死性不改。

当初见到王朗,发现他竟是王洪飞的弟弟后,又见他正逢患难之际,便摆出一副因过错而愧疚,誓要改错抱恩的姿态,把王朗忽悠到了臭名昭著的72号特殊部门。

“你王洪飞不是牛吗?你不是看不起我吗?现在你弟弟不一样是个汉奸走狗?不一样是个万人唾骂的卖国贼?”这个估计就是李飞的心声了!

此刻王朗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家的伙阴毒想法,却故作不知情。

他看着青年笑道:“瞧飞哥说的,这绝招岂是想学就能学的?我又不是和飞哥一样的练武天才,以后还望飞哥多多指点才是。”

李飞听罢,得意的一阵大笑道:“哈哈哈!哪里哪里。”

心中却是更加得意:“嘿嘿!王洪飞啊王洪飞!你这笨弟弟,估计我就是把他卖了,他还傻傻的给大爷我数钱呢!”

一旁的十几个人这时也不练功了,有趣的看着王朗这个小人物的,有的阴笑、幸灾乐祸。有的眯着两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总之,表情不一。

“咻咻咻!”正当此时,几声响彻整个练功场的口哨声传来。

啪啪啪!脚步声响起。

却见计春强带着两个三十上下的青年男子快步而来。刚刚还在装腔作势的一群江湖人,这会儿已经自动站好队列,一个个表情谦卑,恭敬的连呼吸都悄悄收敛了些。

王朗也站到了后面,此时他像变了个人,脸上坚毅的表情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贱贱的笑容和一种内敛的精明劲儿。

计春强看着站列好的队伍,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表情一变,高声道:“很好,有点儿规矩了,我知道,你们在江湖上都是好手,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技,这一点,也是你们能进入这里的原因。”

一群江湖中人听他如此抬举,无不暗自得意。

嘴角一翘,计春强似乎看穿了这群江湖人的想法。

他冷声道:“但是,你们应该知道,自己曾做过什么事自己清楚,很多人更是在江湖上都已无法立足。若是离开了这里,会是什么后果?你们的仇家会放过你们吗?显然不会,离开了这里,你们将是一群丧家之犬,甚至还比这更惨都有可能。”

这群江湖人一个个顿时脸色大变,先是脸上一阵青红紫白,接着又慢慢变得僵硬起来。

显然,他们接受了这种现实。

这一切都被计春强看着眼里,眼中闪过一丝掌控在握的笑容,呵呵一笑,又道:“当然了,你们中的有些人,并不是因为这些而进入这里的。有人是为了权,有人是为了财,但不管是何愿因,这里……不养废人和闲人!”他最后一句话直接是用吼出来的,很多人听得不禁身上一阵颤抖。

气氛一下像是处于被压缩的空间,让这群江湖人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好了,我也不多废话,上面之所以要成立咱们这支特殊小队,是因为很多江湖上的事情,交给你们去完成,最为适合不过。有能力者,权、财、美人享之不尽!”计春强扫视着所有的队员,“下面我们将进行一次无规则式的比武,分别选出两个副队长和两个一正一副的组长。比武之后,你们就可以回去安排好一切,两天后随我一同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说完,他准备找个位置坐下,等待比武的结果,却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身道:“对了!你们之中,谁要是能挑战我这两个手下中任何一个人,五十招之后仍然不败,那么无需再比试……他……就是这次行动的副队长之一了。行了,时间宝贵,开始吧!”

这群江湖人立时就沸腾了起来,有人舔了舔唇角,来到计春强的面前道“队长,我要挑战他们!”

这人叫王洪,和王朗的二哥只有一字之差,三十上下的年纪,身形较为粗壮,练的是虎形拳,而且是虎形中的“黑门”。

“噢!有点意思,还真有人敢挑战我这两个手下,呵呵!好,江猴子,你去和他过过招,记住了,别太用力了。”计春强指着两个手下其中一人,不以为然的道。

这被唤作江猴子的汉子,同样三十上下的年纪,个儿不高,一米七的样子,身形却是偏瘦。

见有人挑战自己,一脸玩味的走了出来,眼睛微微眯着对王洪道“呵呵!哥们儿,出手吧!”

也不见他作何防御之势,很是随意的一站,竟一下如同一只大马猴似的,身形开始让人捉摸不定起来。

王洪微微拱了拱手道:“好,看……”却是话没说完,人已然一个猛虎扑食,虎爪凶猛的向江猴子头部抓去。

黑门中,黑虎拳的很多招式,本就以巧妙阴狠著称,用于偷袭,最是合适不过。

但江猴子练的可是以变化、灵活为特点的猴拳,只见他无比灵活的一个蹲身,右脚快速顶向王洪的下阴,在被王洪侧身躲避过后,脚尖顺势踢到王洪的膝盖处。

这王洪也是个狠角色,见江猴子脚尖踢来却是不躲,反而躬身转体,先是一招猛虎偷心,让江猴子攻其必救,接着又是一招极为阴狠的虎尾脚,踢向江猴子的下阴。

速度快捷,角度更是刁钻,这下子要是真被他踢中,江猴子不废也要残。

其他人在一旁看的直蹬眼,心想:“这王洪今日怕是要走大运了!”

一群人正为自己为什么不先去挑战江猴子,而懊悔呢!

王朗的表情和他们一样,似乎也真的认为王洪是要赢了,心下却是不以为然。别人看不出,王朗却一眼看出两人修为上的差距。

不说自己本身就是个国术高手,单凭后世在网络上了解到的各家拳种,都是不计其数,又岂会看不出王洪也就是个刚突破明劲后期不久的修为?

而那江猴子却是已然突破到了明劲的巅峰,在加上候拳本就以灵活机动,敏捷迅速,足智多谋等著称,岂是那么容易败北的?

果不其然,江猴子在王洪踢到一半时,整个身体却是轻灵的跃出,左手掌更是闪电般探进王洪的面门。紧接着翻掌“曲指成钳”捏住王洪的脖子,顺势一带,竟然就这么老鹰捉小鸡似的把王洪捉到空中,又狠狠的砸倒在地。

王洪立时口喷鲜血,白眼一翻,就此昏迷不醒。

江猴子用的正是猴拳中“一箭三雕”也称“举一反四”绝招。

顶阴、踢膝、探掌擦脸、碎喉,一系列动作其实基本都是同时攻击,若不是最后一招江猴子手下留情的话,王洪此时只怕已是一具被捏碎喉咙的尸体了。

可说王洪在江猴子的手上连一招都没走过,就已败北收场!

江猴子神经质般的扭了扭脖子,翻了翻眼皮,做了个手点左右胸口和脑门,口念“啊门”的动作,才耸耸肩腿回计春强的身边。

在场的江湖高手们都吞了吞口水,庆幸自己不是王洪,否则……想想都觉后怕。

“呵呵!叫人抬下去,再找医生看看吧!还有人要挑战他们的吗”计春强的眼中意味深长,却无人再敢看计春强和他的两个手下一眼。

这群江湖人都是些阴狠狡诈的主,怎会轻易的去和人拼命?要知道,对于他们这些江湖不容,仇家无数的亡命徒来说,受伤,就意味着与死亡拉近距离!

计春强对这些手下很是失望,他要的是一个副手,一个稍微精明点,能干点的副手。

可眼下这群人,做杀手还行,其他的……就别想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四下看了看,本来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他,却见有个小子不像其他人一样的低着头,脸上更无一丝惧怕和躲闪之情,他似乎在想着什么。

计春强顿时对他来了兴趣。

王朗微微皱眉,他很不喜欢江猴子这个人,此人表面上没什么,然而一但见血或者受到刺激时,整个人就会成为一个变态般的疯子,这是比变态还要可怕的疯子!

王朗估计,江猴子的猴拳练的并不得其法,要知道,猴拳练人的心脏,练顺了则心神安静,足智多谋。哪会像江猴子这般,一受刺激就会心神失控?

他在这儿皱眉沉思,没想到被人误会了。

等王朗回过神来时,见包括计春强在内,所有人都望向自己。约微思索后,便知是怎么回事。

于是,在一众江湖好手幸灾乐祸的目光中,大步走了出来。

王朗眼中那种对权利的欲望之色“适时”的一闪而逝,轻快的走到计春强对面,向他身旁的一人指道:“队长,我……要挑战……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