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行夜人

更新时间:2020-06-16 23:14:28

行夜人 已完结

行夜人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疯子唐 分类:其他 主角:应龙龙吟 人气:

主角叫应龙龙吟的小说是《行夜人》,它的作者是疯子唐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传说黄帝把蚩尤的尸体葬于天涯海角,封印其魂魄于门内,由一个神秘的人世代看守以保华夏平安。可是拥有不死魔魂的武神蚩尤真的死了么?一场未完的神魔之争,到底会演绎一段什么样的故事,到底有什么样的谜底没有揭晓?主人公是一个出生在湘西辰州的赶尸匠,因为师傅中了一种奇怪的诅咒,依据遗信的线索,开始踏上了艰难的破咒之路。 书中情节精彩纷呈,赶尸放蛊,苗寨尸斗,古墓探险,猛鬼僵尸,土匪强盗,阴阳风水,一个都不会少。夜郎王多筒、湘西民风、鬼国故事,五鬼闹殿,雪峰剿匪,湘西古丈尸王,一切尽在《行夜人》揭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阴阳相隔同道行

“大哥,这雨好像要停了,我们也歇会吧,顺便烧堆火烤烤身上的湿衣服,不然可会着凉的,此地已经是辰洲和麻阳的交界处希望山,翻过这座山就是麻阳了。”

老六走在队伍前面用力的挥动着手里的招魂引路幡,借着从防雨灯笼里照射出来的微弱灯光,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间的泥泞路里摸索着。

“好吧,我们就找个干燥点的地方歇歇脚,喜神们也该换符了。”

见身旁的四弟已是冷的瑟瑟发抖,心里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毕竟现在才刚刚立春,寒气颇重,淋雨之后很容易让人伤风感冒。

老六会意,慢慢的放慢了脚步,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渐渐的便缓了下来。

知道时机已到,我连忙把手里的赶尸鞭使劲的朝天一甩,伴着耳边传来的清脆‘霹啦’声,用力的把胸腔中早已憋足的声音向着前方的喜神们大喊道:“畜生,还不快停下。”

听到我的口令后,喜神们霎时便规矩的站立原地,有如木桩一般再也没有了任何动作。

见喜神已经顺利的停了下来,心里稍安。毕竟这死人不比活人,特别是在这种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加速还好说,如果仓促间停下来,只要有哪一个脚下不稳,可能就会让整个队伍一个接一个的整齐的倒下去。

刚摘掉头上的斗笠,老六已是向我走了过来,把手里的引路幡交给了四弟后,关切的说道:“大哥,你在这里把喜神的符换好,待我去前面找找,看有没有山洞,好让我们歇歇脚。”

还没容我答话,便折身走进了黑夜里。看着消失在黑夜里的那个魁梧高大的身影,此时,我心里只有无声的感激。

自从有了他,使我免去了赶尸途中的很多麻烦,每次都能让我把手里的活完成的漂漂亮亮,这才让我有了现在的好名声。

做我这行的,平日里靠赶尸营生,一旦手里的差使出了什么差错,可能就再也接不到什么大单子了。

“大哥,我该做点什么呢?”四弟看我有在原地忖忖发呆,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转过身,见身体单薄的四弟正用一种很是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连忙对他说:“四弟,你就帮我给喜神们换换辰砂吧,把这些辰砂尽可能的塞进喜神们的口鼻耳内,塞的越满越好,以防止它们走魂。”

说完,便从披风下拿出挂在腰际的牛皮行袋,掏出了一大包辰砂递给四弟。

四弟小心的从我手里接过辰砂,开始仔细的把辰砂塞入喜神的口鼻内,没做多久,突然歉疚的说:“大哥,我没照顾好天羽师傅,您怪我么?”

“这不关你的事,四弟。这次我师傅出事,肯定是有原因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等我回去看过之后方能下定论,那样邪门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我连忙用话打消四弟心中的顾虑,不想让他过于的在心里自责。

见四弟没有应声,只好就着微弱的灯光伸手去行袋里找辰洲符。这辰洲符是赶尸匠在赶尸途中的必备之物,俱是用辰洲特产的朱砂泡制过后晾干,再以雄鸡血画上各种赶尸符令,赶尸的过程中,给尸体发号施令全靠这东西。

喜神们身上所贴的辰洲符,每一张都有着不同的功用,有用来镇尸的,有用来封魂的,也有用来命令尸体们行走跳跃停止的。

各种辰洲符都是用搀合了桃木粉的糯米浆贴在尸体的各个部位,行符贴在大腿处,镇尸符贴在额头,封魂符贴在胸口,跳符贴在膝盖,止符贴在臂膀处。

赶尸匠在赶尸途中如果不注意换符,一旦其中一种符失效,小则无法驱动尸体,大则引发尸变。

如果不小心让驱赶的尸体逃走,遁入山林,吸纳了自然中的阴气,不用数日,就会成为危害一方的僵尸,所以,这辰洲符乃是赶尸成败的关键之物。

拿着手里的符,眼前的喜神们让我有点担心,由于受到那阵大雨的浇洗,一路行来,它们身上已是泥泞不堪,所贴的辰洲符此时多是已经呈现飘飘欲坠之势,心里不免暗自庆幸,刚才由于过于担心师傅,竟然差点忘记了这头等大事,要不是老六喊休息,恐怕今晚就会出现大乱子了。

当下赶紧麻利的把手上的新符换上,做完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喜神们也是饱受到赶路的艰辛,脚上所穿的麻鞋多数已是破裂,有的更是踢破脚趾,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你们也真是可怜,为了生活客死异乡,死后长途跋涉后回到故里,却还要饱受着肉体上的折磨。”

我边叹边给尸体们整理着脸上的遮脸布,看着眼前的死人们,心里竟然颇是感叹。

还没把它们一一的整理好,忽听四弟在前面埋怨道:“你这小子,怎么把手就给搭拉下去了,难道你也走累了?”

听到四弟的话,我连忙上前查看,果然有具尸体把原本平举着的双手放了下去,任四弟怎么往上抬也没有任何效果。

见状,我语重心长的说道:“伙计啊,可不能偷懒呢,还没有回到故乡就泄气了怎么行啊?否则,怎么能见到家乡的父老和亲人呢?等到了家在好好休息休息吧。”说完,便替掉四弟亲自去把它的手拉直。

四弟见这死人的双手被我拉直后,竟然再也没有搭拉下去,颇为好奇的问:“怎么我把它的手拉直后老是要往下掉呢?”

“这你可就不知了,四弟。被封魂的死人其实还是有灵性的,遥远的路途同样会让它们疲惫,所以,赶尸途中要经常给它们打打气。我们中国人信守父母在,不远游,那种落叶归根的思想即使是在死后,也依然还存在它们残存的气息里,古时候就有‘狐死正首丘’的说法。”

生怕四弟听得不明白,当下打住话语,略略的停了一会后,继续说:“因此,赶尸途中要经常鼓励它们,让它们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正是自己思念的故乡,一旦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它们就有信心走完全部路程了。像这种现象,每次赶尸的时候都会出现好几次的”。

“原来是这样。”四弟喃喃的说着,说完,竟是一个人看着无尽的黑暗,再没和我说话。

(如果你觉得本书还能看,就小小的收藏个,支持疯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