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心底桃花

更新时间:2020-01-11 07:13:57

心底桃花 已完结

心底桃花

来源:落初 作者:林斐然 分类:其他 主角:席斯醒夏凤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林斐然原创的其他小说《心底桃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席斯醒夏凤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古灵精怪的蒙浅浅在大学时期与商界新贵席斯醒相遇,毕业后顺利进入席斯醒挚友的公司维斯做起小白领。本以为爱情事业双丰收,却没想到席斯醒的前女友欧阳突然出现,搅乱了两人原本幸福的生活……与此同时,席斯醒在与表哥冯禹凌所代表的冯氏交锋中陷入困境,蒙浅浅毫不犹豫拿出外婆去世前留下的股份相助,却在一切看似归于平静后,发现席斯醒一直以来隐藏的秘密。当所有深情化作一场步步为营的计谋,蒙浅浅的世界开始彻底坍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席斯醒到蒙浅浅这儿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11点。他打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客厅很暗,他将灯打开,一室的明亮。猜想她肯定是等不及睡了,席斯醒轻脚踱步至蒙浅浅的卧室门口,却看见门的缝隙有些橘黄色的余光露出来。他敲门,没有得到回答,于是将又重新回到客厅,这才注意到餐桌上那个生日蛋糕,还有一大桌的菜。噢,错了,应该叫一大桌的菜盘。

原来根据蒙浅浅的预感,席斯醒直到九点也没有回来,所以她彻底愤怒了,她开始拿起筷子自己吃,最后嫌筷子太麻烦,果断的抓起一个鸡翅啃得不亦乐乎,接着再将魔爪伸到其他几盘菜里,持续时间长,战斗力超强,直到真的将这满桌子一个人风卷残云的扫光了。

面对这些残汁剩汤,席斯醒不可能傻到不知道这桌菜原来是为谁准备的。他心里忽然升起了几丝愧疚感,因为就在今天晚上,他和欧阳一起过了生日。虽然是对方主动邀约盛情难却,虽然他根本不直到原来蒙浅浅也是直到自己生日的,并且想要为他庆祝,虽然??有那么那么多原因和理由,但是席斯醒真的愧疚了,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

他感觉到有人在暗处捏着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的收缩进,不觉痛,只是呼吸再没有平常那样顺畅,有什么哽在心口,吞咽不得。在这个时候,某一瞬间,某一秒,席斯醒觉得,有些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其实偶尔在大街上餐厅里看见那些小情侣因为一些琐碎小事争闹吵架,然后男生妥协,再用柔软的言语去哄,他也很想有机会这样试一下。

或许是两人会因为一通电话而争吵。

“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

“怎么每次都要我打给你而你不打给我呢?”

“你打给我不也一样嘛!”

“那是不是我不主动打给你你也不会主动打给我啊!”

????

诸如此类,平凡较真却幸福,这样其实真的挺好。

但那念头仅仅在席斯醒的脑海里持续停留了十秒秒,便被自己迅速打消掉。

爱情,它让人卑微。他不想卑微。

见到客厅的那些东西后,席斯醒再次到回去敲了蒙浅浅的门,却还是没有人来应声。

难道睡着了忘了关灯?

带着疑问,他将手放在门把上,一转开,却看见蒙浅浅捂着肚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左右滚动。席斯醒上去,将她拉至自己身前,皱着眉头问:“怎么了?哪里痛?”

一见来人,蒙浅浅已经忘了她今天为他花了多少心思登了有多久,她只知道肚子很痛,所以一看见席斯醒就像看见救命稻草一般,顺势逮着对方的衣袖不松手。

“我??吃多了。”

席斯醒此刻真的只有四个字来形容他的感想:哭笑不得。

“妳是傻子啊?你果然是傻子。吃不下就别吃干嘛要往死里撑。”

蒙浅浅在此种情况下还不忘辩驳:“啊呸。我怎么知道,我一坐着吃东西好像就感觉不到饱,面前有多少吃多少。而且??我好不容易善心大发一次,特意为你准备的生日宴,你居然不出现!我这不是气嘛,食量就更大了!”

席斯醒气极,怒极,最后无语到极点,这些情绪全都转化为了两个字,送给蒙浅浅:“吃货。”情绪里带着无可奈何,和因为她嘴里那句“特意为你准备”而升起的几丝不明所以的喜悦。

蒙浅浅对一种蔬菜过敏到不行,稍微吃一点就不停咳嗽抽搐,小时候因为误食,还曾被送到医院里去洗胃。那种管子通到胃部的痛苦感觉,蒙浅浅再也不想再尝试。所以席斯醒提出要去医院,便被蒙浅浅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你拉我去医院,我真的死给你看,我会证明给你看我的决心,绝对的,必须的。”

席斯醒没有停止拉扯她的动作,对于她的威胁也只有四个字:“死给我看。”

蒙浅浅见威胁不奏效,又是急又是痛,眼泪都快要下来,席斯醒终于不忍心,只得软下态度来安慰她。

“你就放好心吧,你这情况一声最多就给你挂一点滴开点消化止痛药。洗胃?那不是浪费人家资源么?”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蒙浅浅半信半疑的被席斯醒硬拖去了医院,一路上顶着痛还在扬言着只要医生一开口说做要做手术洗胃,那就立马走人。席斯醒根本就不理她的抽风,只是偶尔回过头来瞥几眼,看她怎么样,死了没有。

红灯,红灯,很多红灯。席斯醒从来没有这样的讨厌过红灯,他甚至在想等几天XS正好有个项目是和政府合作,说不定可以提下建议说其实一个城市这么多红灯也对车辆和人群通行岂不了什么大作用,相反,如果增加地下通道的数量和长度,将路段分出几条岔路,行人走地面车辆由地下通道过,这样反而还能减少车祸发生的人员事故伤亡。

蒙浅浅根本不知道席斯醒此刻在想什么,她要是知道,铁定会俯下来五体投地的膜拜:我的神啊。

到达医院已经是20分钟的事情,蒙浅浅就差在地上打几个滚儿,根本无心去注意听周围人说了些什么,此刻哪怕是直接拉着她去手术室洗胃,她都是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席斯醒和主治医生沟通,说可能的话就尽量不要洗胃,一声检查完毕后回答:“席先生放心,病人病情没有那样严重,开些消化不良的药,吃了,打个点滴第二天就好了。”

于是席斯醒的心才彻底松下来。

是的,是松,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到,这一路上其实自己是紧张的。原本蒙浅浅这丫头就一直嚷着要减肥,再加上这次暴饮暴食,万一胃被她折磨得发炎,那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问题。什么时候开始,蒙浅浅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已在关心范围内。

席斯醒亲自去给路仁请了假,连着蒙浅浅逃班的那天一起请了,于是蒙浅浅的全勤奖金还能稳稳的揣在她怀里,她别提有多欢快,整个人病了一通精神头儿却显得更好。席斯醒说她是大不死的小强,蒙浅浅说他是原地复活的蟑螂。

见她又能与自己不要命的斗嘴,席斯醒心情也突然好转起来。他下楼准备去给蒙浅浅买早餐,对方嘴里那块含着的苹果却忽地掉落下来,伴随着一声“诶。”席斯醒问头,眼神询问她有什么事,蒙浅浅眼睛眯了眯。

“别以为昨天的事就算过了,你还没老实交代,究竟和谁鬼混去了!”

他泯唇,半刻开口。

“临时有客户打电话说合约有问题要求修改,于是我忙完已经11点了,打你电话提示停机。”

蒙浅浅将信将疑,“最好不要被我逮到什么把柄。”语毕,再度将苹果塞到嘴里,像个女王般的命令。

“退下吧,给我买早餐去。”

席斯醒瞪眼,蒙浅浅则回瞪,“别以为你眼睛大!我现在是病人,经不起刺激。”

有持无恐的态度,席斯醒最后在心里叹气,算了。

自从医院事件以后,蒙浅浅在家修身养性了一个星期,她也觉得自己挺不要脸的,仗着席斯醒这张王牌在家休息着还拿着人家路仁的工资和全勤奖金。可是路仁这个当家的不知道,管他呢,自己先逍遥快活再说呗。而之后,当蒙浅浅从路仁与席斯醒的谈话中无意间发现,原来席斯醒也是维斯的大股东之一后,她简直气急败坏的想要掀桌。

“你他妈倒是早说呀!你早说了我就可以天天不去上班,就坐在家里他也得给我发工资了!”

席斯醒很淡定,“我从来也没有否认过我不是股东,我也没有说维斯与我没有半点沾染,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去工作,是我叫路仁该怎么操劳你就怎么操劳你,不要手下留情。”

蒙浅浅差点被活生生气死,她说:“席斯醒你个贱人,不要让我发达,千万不要让我发达!我要是发达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踩在脚下给我做牛做马,你要是露出一点不情愿的模样我就一脚踹你在外太空!”

不理会女生的咆哮,席斯醒拿上车钥匙潇洒走人。

S市大型的商业舞会,席斯醒和路仁都在被邀请的名单。席斯醒破天荒的将蒙浅浅带了去,以女伴的身份。这是席斯醒第一次同蒙浅浅一起出现在这样的公开场合,以前虽然有小报拍到他和蒙浅浅一同出入,但那些报道通通都被他压了下来。这也是蒙浅浅第一次见证到真正的舞会,不同于大学时代的什么不正规的假面舞会,全都是男生借此追女生的把戏。

出发之前席斯醒并没有通知蒙浅浅,他只说晚上有事儿,要她老老实实在家里等着,然后人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白色正装,手里还有一个蕾丝盒子。像所有偶像剧情节理,灰姑娘变公主的情节,蒙浅浅拥有了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洋装。

价格不菲。绝对价格不菲。蒙浅浅在心里咂舌感叹。是银白色抹胸式的长拖地晚礼群,腰身处有细细的一圈光,蒙浅浅当然不会傻到认为席斯醒送她的礼物,上面会是镶的一圈玻璃。她的手突然有些,甚至慎重其事的向席斯醒发问。

“你说,我要是真的穿上了跟你走出去,会不会有强盗直接撕衣服开跑啊?我要不要再带一套一副去以备不时之需啊?”

席斯醒看着换上礼服后的蒙浅浅默,“你把你人带好,不要四处乱窜就谢天谢地。”

人靠衣装马靠鞍,穿上礼服的蒙浅浅,如果不开口说话,还真的有那么一股子气质。原本头发就自然直,快要及腰,自然随性又不失风情。蒙浅浅不会化妆,最后被席斯醒拉着去了一家看起来挺高级的造型化妆店,一番舞弄后,完全大变样。

蒙浅浅的身材穿上高跟鞋后,其实不算差,胳膊和腿都算细,唯一的苦恼就是小肚子上的那么一点赘肉。而席斯醒挑的这件礼服不仅外观过硬,连剪裁也很修身。腰身上面一点的那一圈碎钻,成功的遮住了那些不完美。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蒙浅浅简直想要晕倒。但是估计她晕倒了,席斯醒绝对能狠心将她扔在这里自己赴宴,所以她坚持住了,只是迟迟不肯离开镜子,总觉得她被人催眠了,然后整容了。直到席斯醒下命令说时间到了,她才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上车,一路上忐忑不安。

舞会地点是S市最好的星级酒店,场地分为内外,大厅和椭圆形结构的草坪广场。还有高尔夫球场和专门为男士提供的雪茄吧。

席斯醒一下车,就有大批记者围过来,大多对蒙浅浅的身份感到好奇,席斯醒维持一贯在媒体前的态度,面对不必要的问题时不咸不淡,不停留不回应。

他揽着蒙浅浅的肩膀径直往里走,进去便遇见了路仁,蒙浅浅眼尖,发现了不远处的琳琅,正端着一杯果汁左顾右盼。蒙浅浅私底下和路仁说话要随性许多,她拍拍路仁的肩膀,眼睛是南山发亮。

“诶,你带琳琅来的啊。”

席斯醒在一旁淡淡提醒,“注意形象。”

蒙浅浅才又重新站直了身,看路仁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我可不像斯醒,有个女人在身边随手一拉就成,我还得费心思去找女伴儿。正巧下班的时候碰见她,就顺带叫上了。”

她随性而为,路仁也就不拘束的开她玩笑。他就着红酒杯子泯了一口酒,饶有兴趣对着蒙浅浅挑眉,小声发问。

“听说你前阵子生病?看你这身体也不像轻易生病的主啊。”

“是不是你太??不知节制了?”

路仁语毕,蒙浅浅浑身突然就起了鸡皮疙瘩,小心脏一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和席斯醒发生怎样亲密的关系,原本就是初恋,面对情事还有许多懵懂,就算上过生物健康教育课,那也仅仅是皮面知识,加上席斯醒从未越过矩,连亲吻都是蜻蜓点水,所以蒙浅浅简直无法想象,路仁口中的那个不知节制到底是有多??不知节制。所以她欲盖弥彰的小声反驳。

“你才不知节制,你全家都不知节制。”

闻言,路仁闷笑出声,还要继续调侃,转头却看见入口处一清丽女子缓缓亮了相。蒙浅浅顺着对方的视线过去,一眼便将她认出来。欧阳微韵的大波浪卷很随性的垂在肩头,不刻意。蒙浅浅想要从路仁口里多探知一点对方的身份,对方却已经率先致意离开,同其他人应酬去了。

琳琅恰好到蒙浅浅身边,她便指了指欧阳的方向,半是打量半是不屑的对琳琅说话。

“看见没有,那就是我的潜在情敌。”

琳琅将视线定定的看了欧阳大约一分钟才回过头来,惋惜着对蒙浅浅摇头。

“你输了。”

闻言,蒙浅浅的脸一下便黑了,琳琅急忙又补上后话。

“不得不承认她的外貌气质等等胜你很多筹,可是浅浅你的跳跃思维妙语连珠,她是绝对比不上的。”

虽然这个安慰有些苍白,但好歹让蒙浅浅舒了一些心。再接着,酒会便正式开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