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星变

更新时间:2020-01-04 08:03:30

星变 已完结

星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同行一路 分类:其他 主角:布鲁姚烈 人气:

新书《星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同行一路,主角布鲁姚烈,是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或许,短暂的和平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更为激烈的战斗,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和宁静,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鲁斯科兰德和夏奇已经到了陈幸的家中。那两个侦探也在半个小时后,赶了过来。两人虽然一前一后来的,但布鲁斯科兰德还是等他们都到齐了,才开始说‘希望之光’的事情。这时,陈幸到卧室里去睡觉了。布鲁斯科兰德道:“既然两位都来了,我就把话说了。很高兴的是,我们找到了‘希望之光’。不过,我想问两位同样一个问题。”赵毅忍不住的窃喜着,说:“有什么问题就问吧?”蔡煌也说:“请问。”布鲁斯科兰德便道:“你们凭什么就断定张牧‘希望之光’就是张牧偷的?居然还能追查到和他有过接触的人的家里来?”赵毅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犹豫,道:“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他是一个惯犯,留有案底,我们只要认真查,自然就能查到……”布鲁斯科兰德不屑的说:“恐怕未必。听我这位朋友怎么说吧。”他看了看夏奇。示意夏奇说些什么。夏奇铁青着脸,近乎吼道:“放你女马的屁。老子最了解他了,他从未失手过,怎么会留有案底?你分明是在撒谎。”这句话就像一支利箭,射中了赵毅的心。赵毅的脸色惨变。布鲁斯科兰德察言观色,已经确定他在说谎了,便又说:“赵先生,你还记得昨天,我跟你提过你的戒指吗?”赵毅脸色更加难看,吞吞吐吐的说:“是……是又怎么样?”“别人也许不知道,我却知道,这种红色的骷髅戒指,却是一个帮会的象征。”夏奇也吃了一惊,道:“什么帮会?”布鲁斯科兰德眼中射出犀利的光芒,投射在赵毅身上。赵毅顿感浑身不自在。布鲁斯科兰德终于道:“骷髅会!”夏奇不解:“骷髅会?”“它是一个盗窃组织,通过替人行盗换取高额报酬,同时还走私文物……我曾经和这个组织打过交道,而且……”布鲁斯科兰德刚说到这里,赵毅忽然勃然而起,嘶声道:“你究竟是谁?为何知道这么多?”他人好像气得在颤抖,又好像害怕得颤抖。一个人刻意隐藏的身份忽然被人揭穿,谁都无法冷静的。除非很有城府的人,而赵毅很显然城府不深。蔡煌一直冷眼旁观着。但布鲁斯科兰德已经把‘战火’引到了他身上。布鲁斯科兰德对他的态度还算可以,缓缓道:“蔡兄,你也该说出你的来历了吧。”蔡煌笑道:“我早知道骗不了你,昨天你送我走的时候,我就想说了。”布鲁斯科兰德也笑了笑,道:“现在说也无妨。”“我是张牧的表亲。‘希望之光’被盗走的时候,我看了新闻,也通过警方的朋友,打听过一些事,发现,这个盗贼很有手段,居然半点线索没有留下。我当时猜想,有这个能力的人,非他莫属,所以就过来找他,哪里知道,他却不见了,于是,我只好从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着手……”这个解释还不错。布鲁斯科兰德却道:“你既然是他表亲,就应该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吧。你要‘希望之光’的话,就打电话给他吧。”蔡煌勃然色变,吃吃道:“我……我们虽然是表亲,却没有来往过,我也只是从我妈那里听说过他的事迹,这次来找他,我也是通过我妈才找到的……我这里有他家的地址,还有一张陈小姐的照片,我正是靠这张照片,才找来这里的……”他一边说,一边往口袋里摸索。脸色唰的一下又变了。布鲁斯科兰德笑着说:“不会又忘带了吧?”蔡煌苦笑道:“还真忘带了。”布鲁斯科兰德的脸色沉了下来,居然不再理会他,转而对赵毅说:“赵先生,你很想知道我为何会知道你们组织的秘密,是吗?”赵毅胀红着脸,用沉默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布鲁斯科兰德便道:“诸葛烽火,你应该认识吧?”赵毅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吃吃道:“你竟认识我们会长?”布鲁斯科兰德回忆着说:“我不仅认识他,还跟他交过手。四年前,他要走私一件国宝,不巧碰到了我,我们之间来了一场决斗,很不幸,他败了给我,只能答应送还国宝……后来,他果真送还了,我也就没再找他麻烦……”他没有胡说。他五年前出道,一年后,就已经干了一件惊天的大事,但是没人知道是他干的,当时的人,都以为是警方追回的。夏奇听见他的话,早已怔住。蔡煌也怔住。布鲁斯科兰德悠悠道:“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赵毅忽然道:“你姓李?”夏奇不禁问:“他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布鲁斯科兰德笑道:“他昨天倒是问过我,我却没有说。我昨天就看穿了他的身份,怕说出我的名字,吓走了他。”赵毅低下了头,沮丧之极,道:“原来你就是布鲁斯科兰德!”布鲁斯科兰德道:“诸葛烽火跟你提起过我?”“何止是提起,还规定,会中的人,只要碰到你,就绕道走!”这自然是实话,因为没有人会这样贬低自己。布鲁斯科兰德笑道:“这个倒不用。我只是希望,你们莫要再插手‘希望之光’的事情,同时,我还想知道,张牧跟你们什么关系,你们怎么会知道他的?又怎么会查到这里来的?”赵毅抬起头,脸色已经好看了很多,像是松了一口气。——他听诸葛烽火说起过布鲁斯科兰德的‘死亡之化’,自然怕得要命,听见布鲁斯科兰德说放过他,还不松一口气?他缓缓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张牧也是‘骷髅会’的一员,而且还是骨干。”这句话一出,夏奇和布鲁斯科兰德同时吃了一惊。夏奇道:“我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他戴骷髅戒指?”赵毅道:“那是因为他是骨干,而我们只是小喽啰。”布鲁斯科兰德回忆着说:“好像是的,只有普通成员才要戴戒指的。我看见诸葛烽火的时候,他也没戴,不过他身边的小弟们都戴了。”赵毅接着说:“会长听说星港要展出‘希望之光’后,便找来张牧让他去偷,可是他坚决不干,会长无奈,只好让别人去,没想到,‘希望之光’被人捷足先登了,我们怀疑是张牧私自下的手,就找了来……我们无法联系到他,却知道他最近和一个女孩子走得比较近,所以就找到了这里……”他如此一解释,布鲁斯科兰德就明白了。他还知道,张牧是因为自己要偷‘希望之光’送给陈幸,才拒绝替组织偷的。夏奇忽然道:“那你们最近就没见过张牧?”赵毅回答得很肯定,道:“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夏奇沉默。张牧到底去了哪里?难道真是故意躲着不见人?忽然,响起一阵音乐。谁都知道,这是手机铃声,有人打电话来了。是夏奇的手机。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不禁喜上眉梢,高兴着说:“是张牧打来的,我就说他小子,不会那么小气,故意躲着不见人。”他立刻接了,骂道:“你小子是不是想死呀,故弄玄虚的让我猜字谜,又玩失踪,让人担心……”他忽然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对方说话了,却不是张牧的声音。对方说话字正腔圆,铿锵有力。那人说:“是夏奇先生吗?”夏奇谨慎的说:“是我,怎么了?”“张牧是你的朋友吧?”“你把他怎么样了?”(张牧的电话在这人手里,人自然也在他手里,所以夏奇很紧张的问。)“他很好,只是喝醉了,走不动路呀。如果你能来接他走,那就再好不过了。”夏奇当然知道,这只是对方绑架张牧很含蓄的说法。他立刻道:“好,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你来之前,还得准备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希望之光。”夏奇一听,暗想:“你们抓走张牧,果然就是为了希望之光,只是,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他嘴里恨声道:“好,我带着希望之光去找你,但是,在我们未见面之前,不许你伤害他,不然,我跟你拼命……”“一言为定!!”现今这个社会,办一个假证,很容易,办一个假名片,岂非更容易?赵毅当然不会是真的侦探,他不过是一个伪装成侦探的‘骷髅会’成员,目的是打探‘希望之光’的下落。现在,赵毅虽然打探到了,却只能无功而返,因为,他遇到了布鲁斯科兰德。夏奇在讲电话的时候,赵毅就准备走了。布鲁斯科兰德似乎也不想再看到赵毅,便对他说:“赵毅!张牧的事既然和你无关,我也不与你为难,你这就走吧。但是,你必须帮我转告诸葛烽火,‘希望之光’是我布鲁斯科兰德拿了,他最好不要再打它的主意。”赵毅什么也没有说,带着一脸的沮丧走了。蔡煌一直坐着,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布鲁斯科兰德也无意让他走,这倒是件怪事,莫非他已经相信他了?这个时候,夏奇早已经跟对方约好了交易(用‘希望之光’换张牧)的地方。布鲁斯科兰德不想让陈幸跟着去,就没和她打招呼。他倒是让蔡煌跟着一起走了。三人一起走出房间,来到了电梯门口,电梯还没来,蔡煌忽然道:“你为什么留我下来?”布鲁斯科兰德道:“我认为你还有什么瞒着我,我猜不出,所以要你说清楚。”“你很聪明。我当然不会为了一见‘希望之光’,才找来这里的,它其实有一个大秘密……”夏奇忽然道:“什么秘密?”他刚说完,电梯就已经来了。他们三人便走了进去。电梯中,蔡煌说:“这个秘密说出来,恐怕你们也不相信。”布鲁斯科兰德笑道:“你都还没说,怎么知道我们不相信?”蔡煌也笑了笑,道:“你信我刚才的解释吗?”“你说你是张牧表亲的事?”“嗯。”“我信。”“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信。”蔡煌先是一怔,随后笑了笑,道:“也许你是相信,无论谁,都不会编出那么不可信的谎话来……”话说到这里,已经到了一楼。夏奇当先走了出去,手里紧紧裹着装‘希望之光’的灰色布袋。布鲁斯科兰德随后,蔡煌最后。三人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东临大酒店’。——这正是交易的地方。酒店门口,两只石狮威武的矗立着。狮子旁边,有三个带着墨镜的人,一动不动的望着远处,远处走来三个人。这三个人自然就是布鲁斯科兰德、夏奇、蔡煌。三个戴墨镜的人都穿着西服,他们见到迎面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便上前询问:“哪位是夏奇先生?”夏奇淡淡道:“我就是。”“随我们来。”三人只好跟着。他们来到了一间会议室,很大,很宽敞,的确好做交易的地方。这三个戴墨镜的人,让他们先等着。夏奇不客气的说:“女马的,谁呀,好大的架子。”布鲁斯科兰德道:“他们能捉住张牧,自然不简单。”十五分钟后,他们要见的人来了。一共来了五个人,三男两女。三个男的,布鲁斯科兰德不认识,两个女的,他却认识。他看到那两个女人时的惊异表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你猜这两个女人是谁?没错,她们就是乔云燕和斯万·敏。布鲁斯科兰德是认识她们的,而且还有过一番较量,他却想不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她们,莫非是冤家路窄,今日不相逢,他日便相逢?布鲁斯科兰德已经笑了起来。夏奇深感诧异,道:“你笑什么?”布鲁斯科兰德道:“见了老熟人,用笑容表示一下激动的心情。”他已经走上前,对着斯万·敏:“斯万·小姐,多日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他是故意不和乔云燕说话的,因为他们之间还有点小秘密。他不知道这三个男人的身份,只好先装作不认识她。乔云燕的神色间显出一种难以察觉的欣慰之色。听到布鲁斯科兰德的问候,斯万·敏肺都要气炸了。却还能忍住,强作笑容:“原来是李先生。真是多日不见,更加春风得意了呀!”布鲁斯科兰德笑了笑,不再理她,转而向那个走在中间的中年男人,道:“我叫布鲁斯科兰德,您是?”中年人含笑道:“我姓段。李先生不认识我,我却认识您的。”布鲁斯科兰德的脸色变了,道:“哦?”他自然不知道,这个中年人就是段刚的父亲。段执法自我介绍:“我叫段正峰,段刚是我儿子。”布鲁斯科兰德脸色惨变,连退三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心里五味杂陈,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甚至不知道,段正峰知不知道他儿子已被他杀死的事情,因为段刚的尸体被他扔下了山谷之中……他忽然镇定了下来,坦然道:“有件事,我必须向你说明,段刚已经……”他刚说到这里,段正峰已抢着说:“他已死在你手上,我早就知道了。”布鲁斯科兰德更是一惊,只说了一个字:“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