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古井沉尸

更新时间:2020-10-27 17:49:59

古井沉尸 连载中

古井沉尸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遥望奈何桥 分类:其他 主角:刘叶乌云 人气:

《古井沉尸》是遥望奈何桥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古井沉尸》精彩章节节选:他们意外发现忘川河、奈何桥、彼岸花等等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这里就是冥界吗?如果不是,那这又是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 背后有谁

棺材中那具男尸面容消瘦,脸上有许许多多的斑点,仿佛抹了一层泥巴,他是奶奶村的二麻子。而后,他连续推开了数个棺材盖子,棺材中展现在面前的都是曾经的好友熟人。

“啊……!”刘叶发狂了,仰天就是一声大吼。

“为什么!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大吼着冲到蓝心身边,蹲在她面前大喝到:“谁干的!到底谁干的!告诉我!”

蓝心依然面如寒冰,就好像一个死不瞑目的死人一般,没有任何生气。刘叶哀哀欲绝,现在只想在第一时间赶到奶奶村子了解情况,这发生的一切太邪乎了!

“走!穿上衣服,跟我回去。”刘叶捡起丢在一边的衣服扔在蓝心身上,可她依旧呆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会是惊吓过度了吧?刘叶现在非常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即使背也要把她背回去,决不能在呆在这里了。

“快点跟我走!回村子里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回去!”说完,便伸出一只手去拉她胳膊。

手还未碰到她胳膊时,刘叶突然感觉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蓝心空洞的眼睛为什么一直在看他背后!这让刘叶不寒而栗,背后,背后,对没错,她的眼睛就是死死盯着自己的背后!表情中还带有恐惧!

背后……背后有什么……

刘叶神情惶恐,又是在这样一个满是棺材的屋子里,怀着万分不安的心情猛然转身向后看去。电光照在血红色房屋里说不出的诡异,光亮只能透过门和窗户传进来。这阴暗的场景,满满的棺材,不能看清每个角落,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藏在阴暗的角落里?

“蓝心,你怎么了?醒醒啊!”刘叶不敢多想,一分一秒也不想多呆在这里。

呼唤了她很长时间,可蓝心并没有任何反应,刘叶觉得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伸出一只手向她鼻子探去,这不探不要紧,试探了下以后,刘叶心中突然掀起怒海狂涛!

她死了,竟然死了!刘叶内心无法平静,像一个在巨浪滔天中飘荡的一叶小舟,想平静,却身不由己。她死后表情依然保持恐惧地盯着自己的背后,她生前看到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在背后?

刘叶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不敢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迅疾如风冲向了门外。刘叶踏着草地,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房屋,来到了那条地上满是矮矮杂草的山路上,一口作气向着山路前方跑去。

漫天雨滴铺天盖地滴落而下,山路两旁的树木都在狂舞着枝叶,似乎想要用尽全力抖掉落在身上的雨点。

刘叶在这条劈开了山林两边树木的山路上没命疾驰,速度当真快到了极点,似乎在和疾风赛跑,在和恐惧赛跑。他的心麻木了,奶奶的离去,村民、儿时伙伴的死亡,都给他内心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刘叶此刻心乱如麻,宛如在狂风的带动下,这漫天毫无规律,散乱的雨点一样乱!狂奔的时候,他的心中依然难以平静,仍然在不断想着刚刚蓝心在自己背后看到了些什么。背后……人在一个单独环境中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背后,因为未知,所以恐怖。

背后……

突然!一股凉气袭遍了全身,他清晰的感觉到,背后有什么在跟着自己!惊吓中他猛然转身向后看去。忽明忽暗的电光中,在转身的一刹那,他看到有一道黑影迅速从山林小路上闪进旁边的树林中。那道黑影速度确实快如一道黑色闪电,并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

“是谁!是什么东西,我XXX出来!老子不怕你。”

只有未知,才是恐惧的根本,刘叶现在迫切想知道刚刚那个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 “靠!别给老子藏头露尾的!滚出来!”刘叶一边大声咒骂给自己壮胆,一边向着刚刚黑影消失的地方跑去。

来到黑影消失的地方,刘叶借助闪电光看到丛林中有一双发光的眼睛盯着自己,究竟会是什么东西如此诡异? 容不得他多想,那双眼睛突然动了,从树林中只扑过来一只狼!

在深夜的大雨中碰到狼,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那只狼奔跑的狼一瘸一拐,很明显是受了伤的。即便是受了伤的狼,刘叶也不敢小瞧,狼的凶名可是众所周知,自己能不能对付的了它还不一定,幸好发现的及时,不然它要是在背后偷袭的话,肯定一脚就踹开了阎王老家大门。

受伤的狼双目如炬,射出两道厉光,张开的巨口露出两排森寒的牙齿,冲到刘叶近前,高高跃起,张口就是狠狠咬过来。面对着像是锯齿般的尖牙和狼那拼命也要干掉自己的气势,刘叶冷静异常,右拳紧握,向着飞扑而来的狼头一侧就是一拳轰出。

“碰”地一声低沉的撞击声响发出,受伤的狼瞬间被拳头砸倒在地上。

不是这只狼多么没用,也不是刘叶力气有多大,只因为它毕竟是一只受伤的狼,要是在它颠峰状态的话,这倒地的还不一定是谁。强烈的一击发出,刘叶只觉得自己拳头几乎要碎掉了,那毕竟是平生用的最大力气。可是,容不得他埋怨疼痛的拳头,间不容发之际,狼只是刚刚被轰倒在地,便又猛然起身向刘叶咬来。

狼的速度可真是快到了极点,离刘叶又如此之近,面对它这闪电般的一击,使得刘叶不得不匆忙相对,当它扑咬过来时,刘叶瞬间抓住狼头两侧。虽然狼被抓住头颅,巨口一时间无法前进,可它仍然不曾泄气,用尽排山倒海的力气向刘叶迫近,似乎要和刘叶比比谁的力气大。

刘叶毕竟只是仓促间抓住狼的头颅,在狼不断冲撞的力气下,不得不连连后退,最后竟然没有站稳,“扑通”一声,整个人仰面倒在地上!他倒在地上后,手并没有松开狼口,仍然死死抓住它的头,因为自己只要稍一松懈,那可真的就是一命呜呼了。

狼四肢站在倒地的刘叶肚皮上,力气陡然加大,隐隐有着即将胜利的感觉。生死攸关的时刻最容易激发一个人爆发力的,狭路相逢勇者胜,那种爆发力是无限强的。

见狼的力度不断加大,几乎是快要贴到自己脸上来了,刘叶大喝一声,青筋爬满全身,使出浑身力气把狼反压在身下。

“碰……碰……”

刘叶左手把狼头按在地上,右手拳头宛如雨点一般猛烈出击,仅仅片刻便有血迹从狼口里流出。如果想用拳头把狼活活给砸死的话,刘叶的手估计也就废了,他扫了旁边地上一眼,拣起一块石头猛然朝狼头上砸去。刚砸了两下,刘叶陡然间听到背后有异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急冲过来,慌忙转过身去,立刻看到一只狼正张开大口,向自己扑来,近的几乎就在眼前!

见到一张大口几乎来到近前,刘叶大惊中本能将手中石头用力丢出,正好砸入那只狼的口中。

石头砸进入狼口中后,那只狼不再前进,疼痛得发出低鸣,当情况不是这么千钧一发时,刘叶终于有时间拔出身上携带的匕首,毕竟一个人要走山路,身上携带防身工具只是一种习惯。与其等着狼扑过来,不如先发制人,掌握主动权,刘叶手握匕首猛地像狼扑去!

那只狼刚过来就吃了大亏,见刘叶此刻的样子如此凶狠,只是一溜烟的功夫,迅速躲进草木中不见了踪影。刘叶长长松了口气,刚刚要是发现的稍微晚点的话,脖子肯定要被狼给撕开了。

“啊……”

刘叶突然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左腿蔓延到他全身,刚刚只顾注意突然出现的那只狼,被打倒在地的狼因为放松警惕,一口咬在左腿上。

“我干XXX!”

刘叶咒骂着,想也没想一刀捅向它的头颅,紧接着往脖子上又是一刀,瞬间鲜血喷薄而出,狼哀嚎着松开咬住刘叶的左腿,而后倒在地上浑身抽畜几下后,无了生气。刘叶在衣服上撕开了一块布绑在受伤的左腿上,防止血流不止,然后未做停留继续朝山路前面跑去。

此刻的天渐渐有些快要亮的迹象,天上已经是隐隐有着白蒙蒙的光亮,而雨在此刻也小了起来。刘叶一瘸一拐的在这条满是杂草的山路上奔跑了许久后,因为一夜的劳累和担惊受怕,终于承受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

“唧…勾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忽然公鸡打鸣的声音传入耳中。蒙蒙胧胧中,刘叶感觉眼睛上有强烈的光线在照着,不得不皱起眉头,伸出一只手去挡住光线,然后睁开。

睁开双眼,当即一道斜着的光线射入眼中,使他一时间无法直视。片刻后,他才适应了这种环境,环顾四周看了一下。

他呆了……

熟悉的场景映入眼中,有着不真实的感觉。第一个看到的东西是芦苇做的屋顶,然后屋中简朴的摆设,和自己躺着的床。

这一切那么熟悉啊!

他坐起身子,透过背后的窗户看向窗外……

简朴的农家小院中有几只鸡鸭正在悠然闲逛着,有的则是飞到了院子中唯一一棵高大粗壮的梧桐树上嬉戏。梧桐树下还有一口充满岁月沧桑的古井……

看到这一切,刘叶泪眼模糊了,一切和往昔完全一样,这里是儿时的乐园,这里是最疼他的人住的地方。只是,往昔那个疼爱他的人不在了。他缓缓起身下床,可是刚刚挪动,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左腿传来,让他疼得龇牙咧嘴。他看向那晚被狼咬过的左腿,左腿上包裹伤口的布却是一块干净的白布。

看到干净的白布,刘叶微微一顿,这是谁给我包的伤口,还有是谁把自己送到这里来的?难道奶奶村子还有人活着?想到这,他不再管腿疼,想立刻了解村中发生的事情,直接下了床后,刘叶从里屋向客厅走去。

来到所谓的客厅后,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个身高不高,头发花白,穿着一身朴素黑衣的老者。刘叶看到那个背对着自己,正在忙碌的老者,双眼几乎要爆炸开来,浑身血液翻滚,泪水奔流而下,嘴巴也同时张的大大的,大的绝对能塞下一个大苹果。

目瞪口呆、惊疑不定、不可思议看了那个背影久久,他才努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和激动的心情,忍不住大声喊道: “奶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