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芳香秘境

更新时间:2020-09-15 09:33:40

芳香秘境 已完结

芳香秘境

来源:落初 作者:珍妮(Janie)梁燕贞 分类:其他 主角:香薰古老 人气:

完结小说《芳香秘境》是珍妮(Janie)梁燕贞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香薰古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香是人类生命中最美好的感动,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也具有极大的意义。想到香,我们的脑海中就会浮现花香、香水、食物、或烧香的香味,又或者是化妆品的香味等,而这种种香味,大多伴随着我们生命中美好的记忆。当人类懂得钻木取火以后,就发现燃烧某些物质会产生芳香的气味,于是从那时起,人类就开始认识到香料的存在。从古老的文明开始,香就伴随人类穿越时空的长廊,香烟袅袅。香薰的历史漫长而丰富,在世界历史中,缺少香料的历史是不可想象的。它不仅与宗教、哲学、历史、医学、社会学有着神秘而不可割裂的渊源,它还直接与战争、贸易线路、美洲的发现、教皇的法令、医学治疗、烹饪艺术、化妆品制作有关。从对它的了解中,我们领略到的不只是身心的舒畅愉悦,更是一种对心灵的浇灌与洗涤。在古老而常新的芳香中陶醉,在香薰的历史中沉思,在回顾历史的每一个瞬间中体会生命的永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墓中的香膏

五千多年来,人类文明伴随着阵阵香气款款走来。从最早的祭祀、清洁、防腐,到后来的疗疾、除臭和美化生活,人们利用天然香料植物的特殊本质,休养生息,保育繁衍,从而创造了灿烂辉煌的人类文明。

古代埃及人在促进香料和人类的关系中立下了不朽的功劳。最早,香料是只为神灵而准备的供品。但是很快,这些香料香膏,被用于尸体的防腐处理上。后来埃及人不仅将香料应用在医学上,还应用在美学上,并且发明了复杂的香精提取方法。古埃及人在调制保存木乃伊的药料时,曾用多种香料调配成一种叫"基啡"的混合香料,这被认为是构建此后香文化的雏型。

从古至今,幽远的芳香经常弥漫于埃及人的各种宗教仪式和神话传说中,并伴随着他们的祈祷、爱情、求医问药和从生到死的每一天。古埃及人对香精的提炼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它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人类几千年如此沉迷?

事实上,隆重的宗教仪式和献祭活动,给香料披上了神秘的面纱。而历史上高昂的香料价格,让香料历来掌握在贵族和祭司手里。香料的用途有三种:宗教仪式、死者的木乃伊、日常生活及医药。埃及早期的香料,为了方便运输,大多以香膏、香脂的方式保存。

早期的香料,其主要用途是用于表达对神祇的崇拜。古埃及人认为,香是凡人与上天的媒介,所以,在古埃及太阳神庙中,每天必须点香三次,再将袅袅香烟,由一组组巨大而长的烟斗送上天空。

打开图坦卡门法老的墓穴,里面存放有许多装满了各种香料的瓶罐,而木乃伊身上也填满了各种香料。当时在制作木乃伊时大量地使用香料。保存完好的图坦卡门法老的金色王座上,精工雕刻着法老放松而坐的画像,色彩艳丽,栩栩如生。法老头戴王冠,身穿宽领和褶皱长裙,沐浴在阳光之下,王后身穿长袍头戴羽毛冠,左手拿着一个香膏钵,右手温柔地把香膏涂抹在国王的肩膀上。很明显,在法老王位上描绘这幅图画,表明涂抹香油膏在国王和王后的生活上和意识形态上都占有很大的比重。

香油膏最早是埃及人作为其宗教仪式的一部分而使用的,后来它延伸了两个方面的主要用途:薰香和药用。而“涂着香料去朝圣”,更是古埃及人把香料从祭神转向生活中的过程。人们崇尚用加了芳香物的油脂,涂布全身去朝圣,以示虔诚。涂抹幸运香膏,据说还可以取悦神灵,得到神的关爱。

下图是图坦卡门法老的墓穴中最有代表性的藏品之一。

狮子油膏盒是供给国王日常生活使用的,刻有国王的名字,盒身造型是一头可爱的雪花石幼狮,狮子抬起左爪向人们致敬,伸出的舌头和牙齿由象牙制作而成,眼睛内镶嵌黄金。狮子头上顶着一个盛开的莲花状盒子,盒子上装满了香油膏,盖上由浸有油膏的亚麻布封存起来。

雪花石香水瓶的设计代表着南北埃及的统一,左右两侧的女性代表尼罗河女神,女神手中握着分别代表南北埃及的莲花和纸莎草,莲花和纸莎草缠绕在香水瓶的瓶颈上,瓶子的底座上刻有国王的名字,两旁是张开翅膀的秃鹰神。香水瓶作为国王墓葬中重要的陪葬品,并带有国家统一的政治意义上的设计造型,可见香水于当时的重要社会地位。

由于香料的贵重和奇缺,古埃及许多战争,是为了稳定香料来源而发动的。在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的陵墓壁画上,就刻满了赞美她为取得香料而远征异国的事迹。

在古代的尼罗河谷,不分贫富都看重用加有香味的油膏打扮自己,这不只是虚荣的缘故。芳香油可用于皮肤化妆,又可用于治疗。为防晒、防尘和防风,埃及人用一些植物榨取汁液,伴随着各种香料和油脂做成防护用油膏,润滑软化皮肤,其配方种类繁多。

埃及人在公元前1350年就开始将香油和香膏用于沐浴,认为有益于皮肤。当时用的香料有百里香、牛至、没药、乳香、甘松等,这些混合制成的香料油可帮助掩盖体臭。历史资料记载,这种香油和香膏在当时是那么重要,以致代尔迈迪纳的工匠们甚至因为该运到的香料没到而停工。

新帝国时代,人们已在节日中使用香水。炫耀辫好的辫发和假发,并让假发辫散发馥郁的香气是当时的时尚。假发辫可以掖住带没药香味的牛油脂,牛油脂滴滴融化,芳香的油滴可直渗发梢、面部和衣服上。

埃及人很早就懂得,用没药和洋香杉精浸泡绷带能起消毒作用。经过几千年的演进,公元10世纪左右开始用蒸馏技术提取芳香物。而凤仙、蓝莲、百合,这些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香精则不仅会使空气芬芳,也可以用来治疗疾病,并且广泛用于庆典和祭祀活动中。

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尼罗河两岸的居民已经开始用葱、蒜、莳萝、荷兰芹、百里香、芜荽、墨角兰、茴香子来调成各种气味的香料。古代埃及人也在烹制食品时放入胡椒、桂皮,石竹花、茴香和锦葵籽。几千年来,这份食用香料后来又加入了辣椒、咖喱粉、孜然这些典型的阿拉伯香料。

古埃及人对于香薰疗法也很有心得,根据不同的用途有专门的配方和专门的原料。埃及人用多种植物配方的软膏和防护油,混合一些植物榨取液和牛奶,这些膏脂可润滑软化皮肤,防晒、防尘和防风。他们甚至开始用花果或草混合制成的香精帮助掩盖体臭,驱走带病菌的小虫,这种香油及香膏在埃及人的眼中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物品。

古代埃及人常将最好的香木供奉给天神,制成香膏后也是用于供奉各位神灵。古代埃及人在制作木乃伊的过程中使用的神秘香精和油膏,据说一旦用这些圣油膏处理了尸体,死者也就可以达到永生。这些珍贵的配方早已失传,现代人很难确定它们的成份,那是古代埃及香料文化不朽的秘密。

大量考古资料记载,在古埃及大量运用的香料中,“乳香”?和“没药”占有最重要的地位。“乳香”用橄榄油浸泡后,用于增强人体的抵抗能力,延缓衰老,治疗呼吸系统的疾病;而“没药”则用于制造木乃伊,或祭献给神明、制造香水;没药和芦荟用于制作化妆品和医药;将没药和乳香混合以达到防腐和净化的目的;迷迭香最先为埃及人所喜爱,他们用这种药草来调味食物和酒,治疗胃痛、头晕、呕吐;而麝香草则用于制作可以防腐的油膏。

古时候香料角色之神圣,只有地位尊贵的祭司才有权配制香料,而且配制前还要先有特别的仪式。时至今日,虽然这一种芳香仪式的最初含义已经流逝在时间长河中,但人们今天还是能在埃及找到这种仪式的痕迹。埃及最大的基督教派别——科普特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们,至今仍然亲自调配祝圣使用的圣油。在封斋期第六个主日的夜晚,到复活节前那个星期四,身着传统黑色长袍,留着黑色胡子的科普特神甫们会在修道院中配制圣油。调配圣油膏的地方,是一个需用两把钥匙开启的配药室,里面有各种小锅、滤锅、天平、装着香料的小瓶子。圣油调配完成后,它们先是被储藏在大塑料瓶里,然后被分装在有十字标记的小瓶子里送往世界各地的科普特教堂。

木乃伊,即干尸,在《圣经》中也叫薰尸。古代埃及人用香料防腐和殓藏尸体,年久干瘪,即形成木乃伊。

古埃及人不论贫富贵贱,死后都要被制成木乃伊。这是因为古埃及人相信,人是由躯体和灵魂构成的,即使人死后到了阴间的世界里,死者仍需要自己的躯体,只要躯体一直保存完好,就可以一直用下去。相反,灵魂会随着躯体的点滴破坏而逐渐丧失,而肉体的彻底毁灭则意味着灵魂的全部消亡。只要保存住躯体,让灵魂有栖身之处,死者就能转世并达到永生。

在埃及,被发现的木乃伊的数量最多,时间最早,技术也最复杂。古老的木乃伊制作方法以及它的香料配方现已失传,文字记录下来的制作方法只是现代人根据一些零碎的考古资料分析所得。

人死去后尸体首先被送到一个被称为“衣部”的地方:专门净化尸体。然后再送到一个叫“诖拜特”的地方完成香料的填充。

首先从死尸的鼻孔中用金属钩掏出脑髓并把预先调配好的药料填到脑腔里,脑浆一般不保存。然后用锋利的刀在侧腹切开一个口,把内脏全部取出,用棕榈酒和一种由各种香料泡制的溶液洗净脑盖和腹腔内部,再把捣碎的香料填到里面去,照原来的样子缝好,取出的内脏洗净后分装在有盖的小罐里,这些罐子被称为天篷罐。

面部要用融化的松脂涂抹,以保护面部形象,防止它干燥得太快。盛放内脏的小罐从古王国到新王国越来越复杂,开始是些简单的罐盖,后来出现有人头形的罐盖。第十八王朝早期,罐盖由神“荷拉斯的儿子”们守卫着神圣的内脏四器官。但古埃及有忌讳取出心,他们把心看成是智慧的象征,想方设法将其留存在体内。

这一步做完了之后,便把这个尸体在碱液中浸泡40-70天,再把尸体洗干净。先把用布包的泡碱和其他临时填充物填进肚里,然后把它置于干燥的泡碱粉里约40天,待吸干了水分后,取出里面的填充物,改放用碾碎的没药、桂皮、泡碱、锯末等填充的布包,最后细心地缝上切口,贴上一块画有荷拉斯眼睛的皮。

为了保持木乃伊皮肤的柔软性,于是选择性地涂上牛奶、葡萄酒、香料、蜂蜡、松脂和柏油混合物,给皮肤美容。木乃伊的眼睛则用亚麻和石头填上,非常生动。干尸上最后涂一层松脂防潮,化妆师还在木乃伊的面颊上扑上一层胭脂红,头上戴好编辫的假发套,穿好衣服,配上最好的珠宝。

包扎尸体用的是浸透亚拉伯树胶的亚麻布。埃及人认为包扎尸体是充满险恶的,于是就以祷告伴随整个包裹过程。包扎尸体的手每动一下,就伴有一次庄严的祈祷或神奇的符咒,同时把护身条符放在亚麻绷带间。他们很重视将其放在心脏位置处,而护身符一般都用绿色石头做成甲虫或人心的形状,上面刻着“保持死者的心,使它不产生危害主人的东西”之类的词句。其他的护身符则紧贴放在木乃伊身体上,或裹进亚麻布里。外面再涂上通常在埃及可用来代替胶水用的树胶,最后绘上已故者的相貌特征。

之后,安努比斯神灵就秘密地把木乃伊送还给死者亲属,亲属将它放到用无花果木特制的人形棺里,又将棺材放在石椁子,或是竖立在坟墓里,尸体可以存留三四千年而不朽。

这种处理尸体的办法费用非常昂贵,一般只适用于法老、达官贵人和富翁。穷人制作木乃伊的办法则简单多了。将腹部剖开清洗一下,然后把尸体放到碱液里浸泡70天,取出后让风吹干,葬于干燥的沙丘中即可。

在著名的埃及金字塔内,就是埃及法老存放木乃伊的坟墓,今日的开罗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中,都存有二千多年前的木乃伊。

在《圣经》中,也记述了约瑟在埃及为他死去的父亲薰尸,并描述了古埃及人用香料薰尸的方法。约瑟不是埃及人,本不需为父亲制作木乃伊,但由于他父亲死在埃及,于是就按照埃及的礼仪举行薰尸葬礼,然后再运回迦南,而约瑟自己,留在埃及,活了一百一十岁,死时人们也用为他作了香料薰尸。

古埃及人最早对香料的提炼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繁茂的植被,优越的气候条件和古埃及社会高度的文明程度,孕育和繁荣了当时的香料文化。无论在宗教活动还是世俗生活中,香料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散布在尼罗河两岸那些庞大神庙的遗址中,至今还保留着古代的香精实验室。那些神庙遗址,是一座座名副其实的露天博物馆,墙上布满了叙事绘画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在某些神庙多柱式的大厅之间,隐藏着一间狭小的房间,既没有窗户也没有通风设备,这就是古代的香精实验室。乍一看,这里更像一间储藏室。密封的石室里,墙上刻满美丽的象形文字和浅浮雕绘画,记载了许多有史以来的香精和香脂配方。这些配置香精的过程如同配制魔药般秘密而神秘,也就是为什么一间香精实验室建造得如同一间密室。香精和香脂的制作是十分严格的,比如使用产自哪个地区的原料,每种原料加入多少以及加入的顺序,是否需要加热以及加热的时间,浸泡的方法和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器皿,最终成果应该呈现什么样的色彩与重量等等都有规定。

这些配方常常被现代科学验证出其实用性。比如某个古代牙膏的制作配方:百分之一盎司的岩盐和鸢尾干花,五分之一盎司的薄荷,二十粒胡椒。鸢尾、薄荷对牙齿的效果已经被科学家们所证明,而胡椒更显其贵重。

如今,尽管很多香精的制作和珍贵的配方已经失传,现代人很难确定它们的成份,甚至有些物种已经绝迹或已经发生变异。但这些澄澈如水,凝重如油,珍贵如黄金的天然香料,微妙的色彩以及微妙的香味,它既属于古之法老的埃及,也属于今天伊斯兰的埃及。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古今如是。化妆艺术的历史与人类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在距今四、五千年的古埃及王朝,化妆艺术已十分丰富,它不仅用来装点人们的日常生活,还被赋予宗教信仰上的神圣含义——作为古埃及人向往的来世再生的象征。正因如此,大量化妆品被死者带入坟墓并保存至今,才使我们有幸目睹这个辉煌灿烂的古文明的化妆艺术珍品。

从存留至今的古埃及化妆用品来看,主要为装载香油和香膏的容器、装载眼线膏的容器以及镜子。根据这些化妆用品,结合古埃及象形文字的记载,当时人们的化妆主要是涂抹香油、香膏及眼线膏,并用镜子来察看化妆效果,其中又以涂抹香油或香膏为主。当时尚未发明蒸馏法来提取酒精,因而不存在现代意义上以酒精溶液为基础的香水,但人们将花的香味混合在动植物的油脂中制成的香油和香膏,可谓香水的前身。

古埃及人不仅将香油或香膏涂在脸上,还涂遍全身,以此来表现明显的性感魅力。此外,人们还将香膏制成香料堆戴在头上,油膏逐渐融化并滴落在假发和上衣,在现存的古埃及假发和上衣图画中可见这种橙黄色的油脂痕迹。眼线膏的原料为方铅矿或孔雀石,磨成糊状后与油脂混合而成。人们将其涂在眼圈及睫毛处,使眼睛显得又大又明亮,既可减低烈日的强光,又能增强性吸引力。古埃及人起初直接用指头涂画眼线,发展至稍后阶段,末端呈球状的化妆墨涂棒应运而生。

女王、王后和她们的芳香传说

她们的名字富有传奇色彩:哈特谢普苏特、奈菲尔蒂蒂、妮菲塔丽、克里奥佩特拉。她们是绝伦美艳和至高无上权力的象征。事实上,那个时代离我们太远太远了,从一些零碎的考古资料和民间传说中,我们可以推断她们那个时代的芳香故事。

哈特谢普苏特法老是埃及历史上唯一的女法老,她对埃及历史的贡献是杰出的。她统治的时期,当时香料奇缺,祭司们的香炉里空空如也,哈特谢普苏特于是派出海军前往神话传说中的香料之岛——庞特,并传圣旨:“那里有的是上好的香木,你们务必满载而归。”果真,舰队带回来31棵香木,并成功地把它们培植在了埃及的土地上。她还在皇宫附近建造了一个大花园,网罗各地的奇花异草,以保证日常用香的来源。这件事被绘制成彩色浅浮雕,保存在哈特谢普苏特神庙的柱廊上。

事实上今天的大多数埃及学专家认为,庞特,也就是这个香料王国,位于红海以西,与苏丹和古阿比西尼亚比邻。

奈菲尔提蒂是阿肯那顿法老的皇后和掌握神权的女祭司,与阿肯那顿共同执政43年。她的思想高深莫测,并总会露出令人羡慕不已的修长脖颈。1912年在发现她的半身肖像后,奈菲尔提蒂皇后一度成为女性美的典范。考古学家把阿顿神殿发现的6万块砖拼凑出近100幅壁画,这些壁画大多是奈菲尔蒂蒂带领人们祭神的情景,详细记录了她当时大量使用的各种香料,还有些图片纪录了皇后保持容颜美丽的过程,例如用沾有香油的纱布敷在脖颈上、戴假发、涂抹香油膏保护皮肤以防太阳灼伤等。

妮菲塔丽是拉美西斯法老的皇后,一位代表着美丽、光芒和诱惑,在古代最令人向往的女性。首先她是凭着独特的魅力和能力在几千名候选嫔妃中脱颖而出成为神妾和皇后,并与法老一起共同执管国家25年,她既是神妾又是法老的皇后、外交官和情人,她的权力上升到空前的高度,甚至与法老平起平坐。法老在世界上最雄伟的神殿上赋予了她特殊的荣耀,并为这位历史上最美丽的王后建造了古埃及最壮观的陵墓。

妮菲塔丽非常善于使用化妆品、假发和衣物来增加她的美貌。古埃及化妆品有许多原料现在还可以在开罗香料市场买到,如尼罗河三角洲出产的指甲花可用于染发或涂在脚上;化妆墨是东部沙漠中的一种矿物磨成粉制成,以细木棒作化妆笔画出各种装饰性的线条和眼线,埃及人认为眼线墨是纯洁的象征,女祭司也画眼线。把孔雀石磨成粉,与橄榄油或牛油混合成膏状,可涂抹在眼皮上作眼影;唇膏与腮红的原料是磨成粉的赭石再和莴苣油混合而成;最后就是香水或香油膏。

事实上今天和古代一样,全球某些最浓郁的芳香春药都产于埃及,这些东西与油或脂肪混合后,涂抹全身或抹在头发上,散发浓郁的香气。

克里奥佩特拉,被后人称为“埃及艳后”的美丽女人。严格来说,克里奥佩特拉并非埃及人,她是亚历山大大帝留在埃及的部下的后代。克里奥佩特拉因为宫廷的权力斗争,幼时即被逐出埃及,罗马的最高权力者恺撒大帝被她的美色迷惑,由于他的鼎力相助,使她重登埃及女王的宝座。恺撒大帝死后,她又接近握有罗马政治实权的统帅安东尼,利用他的政治力量,保住她的王位。使罗马英雄一个接一个臣服的克里奥佩特拉,据说她鼻子太高,并非我们所传说的绝世美女。但是她举止优雅、声音甜美,以及能说数国语言的才华,都展现了她的魅力,掳获了许多人心。而且,她使用香气的奢华,更能凸显她的魅力。

这位借助外界的力量获得王位,以及用香水征服凯撒大帝和安东尼统帅的女人,在许多文艺作品中传为美谈。其中最有名的传说即是她与安东尼统帅的邂逅。

她把自己乘坐的船帆用丁香液浸泡,丁香芬芳的香气在扬起的船帆上随风飘到岸上,她就在芬芳中上岸。她以芬芳的索绕向岸上的人宣示女王的权威和女性的魅力。事实上,丁香散发的异国情调芳香有加速心跳和催情的作用。

据说克里奥佩特拉每次与凯撒见面,身上都涂满了混合了花朵与动物性香的香料,或者说她喜爱使用这些性感的香味。她的皇宫每日无处不香。

安东尼首次到她的房间时,她是以铺了满室的玫瑰花瓣相迎。平时就香气不断,据说她每天一定要在装满香料的浴缸中沐浴,并在身体上涂灵猫香之类的动物性香料。以现代的说法,她全身就是混合了花香与动物性香料,也可以说她喜爱使用性感的香味。据说她一次所使用的香料,换算成现在的币值就高达1000美元。有人说,她用香气征服了恺撒大帝和罗马帝国统帅安东尼,以至身为罗马帝国统帅的安东尼在她的埃及皇宫里一待就是五年不曾回国。

克里奥佩特拉还美肤有术。她喜欢用玫瑰、乳香、没药等植物香料,混合橄榄油使头发丰美、皮肤光滑,用玫瑰、丁香等香料油膏以及驴奶、海盐沐浴和清洁身体,以令她的皮肤细腻、柔嫩、光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