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诺曼兰战记

更新时间:2020-07-16 18:46:38

诺曼兰战记 连载中

诺曼兰战记

来源:落初 作者:寒桢 分类:奇幻 主角:梅白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寒桢的原创小说《诺曼兰战记》,主角梅白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个失忆少年,被美丽的女医者救下。原本以为自己与这个世界毫不相干,但是一个个谶语和异像却告诉着世人,这个落魄少年将净化这个世界。普通的平民?流浪军首领?公国的将星?骑士团团长?首席大法师?还是诺曼兰帝国皇帝?少年你要选哪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医者,古灵精怪的小白龙,傲娇勇敢的女战神,腹黑女王的公主,性格多变的萝莉,呆萌的小学妹,骚年你又要选择谁?小贴士:可以从第三卷读起~~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呲!”

虽然兰斯下意识的闪躲,但是毕竟距离太近。那闪着寒光的刀锋如同一条恶狗的獠牙,在兰斯的左臂上撕咬出了一条口子。巨大的疼痛再一次侵蚀了兰斯的意识,不过兰斯很快就从疼痛中恢复了清醒。

兰斯咬着牙,毫不犹豫的右手一挥,那断剑带着一道银色的轨迹,直接反攻了过去。凌厉的刀锋直取亡灵学徒的脖子。

看到如此凌厉的攻势,顿时心生恐惧的亡灵学徒急忙慌张地一后撤。兰斯断剑的前部带着兰斯的巨大惋惜擦着亡灵学徒的下巴挥了过去。

随着一股剑风掠过,仿佛死神擦肩而过一般。亡灵学徒顿时下巴一凉,惊叹了一口气:“法克!好险!”

他急忙慌张地往后退。他后退的步伐还未从惊魂未定中逃脱出来,踉踉跄跄,左摇右摆,一股醉汉的架势。这让兰斯看的有点滑稽,之前那盛气凌人的流氓气息完全没有了。

看来亡灵学徒完全没有想到兰斯居然还敢反击,估计这些家伙以前也就是劫掠一下百姓,没有什么大本事了。随着这一击,兰斯也基本心里有底了,他感觉到了一丝胜利之火在自己的内心开始点燃。

而对于兰斯来说,刚才匕首的那一击对于他也基本没影响了。兰斯的左臂从他醒来以后就基本是废的,也就不在乎多中几刀了,而那中刀的痛苦相比于他左肩那个伤口的疼痛,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趁着兰斯的注意力全部在同伴的身上。牙一咬,匕首一横,另外一个亡灵学徒也带着扭曲的面庞冲了上来,朝着兰斯的另一侧攻击而去。

不过这个亡灵学徒的攻击意图实在太明显了。那攻击前下定决心的动作完全就是在告诉兰斯,我要攻击了。兰斯自然也是借坡下驴,反手一挥。

那把断剑划出一道美丽的银色扇面,如同一轮峨眉月。锋利的剑锋一下封锁了兰斯左前方的空域。吓的那个亡灵学徒一个急刹车终止了进攻,好不容易停下来的亡灵学徒握着匕首,小心翼翼地吐着收敛的杀气盯着兰斯,和他对峙了起来。

兰斯这算是看出来了,这俩都是怂货,武力也不怎么样,只知道偷袭。

随后另外一边那个退了十几步的亡灵学徒缓过劲来,也想过来偷袭。不过兰斯急忙一转头,眼神愤怒而又警戒的一瞪,仿佛眼神中射出数支箭矢。当那个亡灵学徒看见兰斯那暗红色的瞳孔中散发出来的巨大杀意时,一股莫名的寒意席卷全身。竟然让他打了个冷颤,腿脚不听使唤。似乎他的腿脚看出来了,只要自己再往前,那就是地狱。

兰斯拿着断剑指着二人,和这两个怂货亡灵学徒对峙在这了,谁都带着谨慎看着对方,仿佛谁进攻谁吃亏一样。

不过那已经痛到麻痹的左肩时刻在提醒着兰斯自己那已经亮起红灯的身体。虽然没有看自己的伤口,但是兰斯还是能清楚感受到有液体如同一条小溪,急促的顺着左臂往下流。

兰斯也明白,这俩货要是一块上,自己这身体状况铁定要输。可是有的时候就是没人愿意做这个带头冲锋的人,谁都想让队友先上,然后自己跟进。

不过这两个亡灵学徒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中似乎闪烁着一丝诡计的火焰。兰斯忽然觉得情况不太对。

而下一刻,只见二人忽然举起自己那如同枯骨干尸的右手,嘴里开始叽里咕噜的带着声调念诵像是咒语的东西:“Sah_kin_Ahrch.Uhr_Hock_Schonkrah.Wahr_droon_Dahtus.Tus_jorge_kin_Sah.Schar_Ku.”

而随着咒语吟唱的推进,一道像是鬼魂的烟气开始逐渐在他们那干瘪的右手聚集,形成一道恐怖的黑雾香噬和污染着周围的空气。仿佛是一道黑色烟雾组成的汹汹火焰,只不过被放慢了好几倍。

当兰斯听到咒语时,他的眉头微微一皱。熟悉而又恐怖的感觉,此刻自己的内心仿佛忽然进入了冰窖,一股不好的预感从自己的后背缓缓上升。

兰斯好像听懂了他们的咒语,似乎用的不是自己和维罗妮卡交流用的语言,而是自己脑中的另外一种语言。虽然兰斯不记得这种语言的名字,但他却能理解,说的意思是:“我为神使。侍奉创世。为寻永暗,黑炎为我。吟唱生效!”

虽然很惊讶这段自己听来完全是白话的东西居然是什么魔法咒语,不过兰斯现在可没时间想为什么。因为有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俩人的匕首攻击还好说,可这远程的魔法攻击自己要怎么防守?拿着断剑挡吗?这无疑是拿刀劈水。

于是深感不妙的兰斯急忙拉开架势,一个箭步踏上。脚下的地面也因为这一踏的力道,如同敲响了一面战鼓,发出“咚”的一声。兰斯准备在他们吟唱完毕之前先取了一个人的命。但是此时为时已晚。

兰斯刚一步踏前,两个亡灵学徒的吟唱已经完毕。随着他们的手一挥,两发拖着黑色浓烟的黑魔弹直接像是两发炮弹一样冲了过来,黑魔弹产生的巨大气流吹的亡灵学徒们的斗篷在空中剧烈的飘荡,如同飓风中的旗帜。而当黑魔弹射出的那一刻,两个亡灵学徒嘴角都已然露出胜利后的喜悦。他们知道,这小子完了。

一瞬间,“咚”的一声巨响,兰斯仿佛被一发投石车的巨大火球给击中了,滚滚的黑烟直冲云霄,眼前的一切瞬间被这两发黑魔弹淹没在它们爆炸后的浓烟之中,毫无怜悯与迟疑。

“兰斯!”维罗妮卡带着哭腔大喊了出来。

而旁边的两个亡灵学徒笑了出来。其中一个人看了看前方的滚滚黑烟,洋洋自得的对抽泣的维罗妮卡说:“嘿嘿,无论再怎样努力,这小子都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这个可是能打死一头牛的C阶能级的黑爆弹,更何况是两发。就是你们伊狄里斯的军团步兵来了,也照样被炸成碎片。这个红眼小子能比军团步兵厉害?哈哈,这位小美人,你的男人死了,就安心伺候我们吧,哈哈……”

“哦?咳咳,是吗?”忽然从浓浓的黑烟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出乎意料的声音让两个亡灵学徒张大了嘴,他们眼中充满了不相信的颤抖,看向那个本应该是尸体的地方。他们只看见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在滚滚的硝烟中缓缓出现,如同幽暗的恶狼之眼。

“兰斯!”维罗妮卡一下高兴和兴奋的喊了出来:“你没事?”

“就这么个黑烟雾,还能伤得了一头牛?可笑。”兰斯缓缓的走了出来,手里还死死的握着断剑,而断剑依旧寒光闪闪,宣告着自己和主人的毫发无伤。

看到眼角还挂着泪水的维罗妮卡,兰斯微微一笑说:“别哭了,我还答应了要护送你去找纳赫妮魔草,然后安全回家呢。死也要等到护送你安全回到家的时候吧。诺言还没实现,我可不敢轻易死。”

其实实际情况是,兰斯自己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本来兰斯以为自己已经要死了。可是当黑爆弹打到自己身体上时,虽然强大的风力,巨大的声音,颤抖的地面,一切都仿佛是毁灭前的标准配合。但是就在这恐怖的氛围下,自己只是感觉像是被别人狠狠推了一把,并没有什么致命效果。

虽然这反差让兰斯自己也很惊讶,不过看到惊慌失措的维罗妮卡,他也只好装一下自己很厉害。这样一来可以让维罗妮卡惊慌失措的心得到安全感,二来也可以顺带威慑一下这两个怂货亡灵学徒。

看这俩人在这里“深情”对白,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一旁的一个亡灵学徒怒了,他弯着腰暴跳如雷地指着兰斯说:“你小子神气什么?看我不加大魔力,取了你的贱命!图克!一起收拾了这个小子!”

那个叫做图克的亡灵学徒被这么一叫,也从被震惊的发呆中恍然醒来了,赶紧回答说:“好!”

右手再次冲天扬起,随后那熟悉的魔咒再次从二人嘴里吟唱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二人的语气中,更多的是气急败坏与愤怒。

可是兰斯此时也由刚才的大事不妙变成了有恃无恐:我都有了第一次,还会怕第二次吗?

于是拖着自己像是全身绑了沙袋的沉重身体,青筋暴起的双手杀气腾腾的握着那把还残留着之前亡灵学徒头目血液的断剑,已然无所畏惧的兰斯一步一步的踏着自己的怒火逼近那两个亡灵学徒。

望着兰斯那双带着巨大杀气与怒火的暗红色瞳孔,两个吟唱的亡灵学徒根本无法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兰斯每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一步,他们二人的双腿就跟着颤抖了一下,就好像兰斯是地震的制造者一样,也好像兰斯踏出的是死神的步伐。

虽然他们清楚现在他们两个无论在能力还是人数上都是强势的一方。但是面对这个对自己拿手魔法完全无视的兰斯,这两个亡灵学徒的士气显然就如同泄了气的气球,已经快到了崩溃的极点。

随后他们在延长了一个小节的吟唱后。各自再次抛出了两发更加强大的黑暴弹。

不过看着这两发气势汹汹的黑爆弹,兰斯眼神中只是充满了轻蔑的眼神,仿佛是看见了一个巨大的笑话。兰斯停下了脚步,然后前倾身子,朝着黑爆弹来的方向一顶,摆出一副要硬碰硬的架势。

而一切也与兰斯预想的一样,看似两发更加强大的黑爆弹根本没有对兰斯造成更大的伤害。

虽然爆炸的场面更加壮观,更加强大的气流,更加剧烈的震动,更加浓重的黑烟,不过这一切都是表象。实际是这两发黑爆弹并没有比上次的高明多少,只是像是被人推了一把,阻止了兰斯前进。不过三秒钟后,兰斯又开始带着杀气和怒火一步一步的逼近了。

这一下两个亡灵学徒彻底震惊了。他们慌了,士气像是堤坝毁坏的水库,原本高昂的士气瞬间流逝,所有的一切也都崩溃到了极点,只剩干涸的水库地面,空空荡荡。

于是一个亡灵学徒开始奔溃发疯一般的通过无数的短吟唱,连续发射小的黑爆弹,如同不停转动的机关弩炮。而另外那个叫做图克的亡灵学徒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呆呆地望着兰斯。

不过连之前的大黑爆弹都没有能把兰斯如何,跟何况这更小的小黑爆弹。三四发打到兰斯身上,就如同把一捧雪扔到了兰斯的身上,除了绽放出黑色的爆炸花瓣以外,甚至连兰斯前进的步伐都没有阻止。

“这么爱吟唱这句话吗?”兰斯忽然站住了,然后举起自己拿着断剑的右手,把断剑指向了那个已经奔溃的亡灵学徒,带着一丝不屑与轻视的语气说:“那我也试试。”

兰斯觉得,既然他们的魔法只不过是念两句大白话,这有什么难的,自己何不试试?

于是兰斯抬起了拿着断剑的右手指向了那个刚才不停发小魔弹的亡灵学徒,那个亡灵学徒看到后,一下吓得慌张的后撤了一步。而兰斯随后学着他们的语调开始念:“Sah_kin_Ahrch……”

当开始念咒语,忽然兰斯感觉手中的断剑似乎通过自己的右臂,在和自己大脑建立某种联系,好像有一把钥匙,在开启自己的大脑。

突然,一个画面粗暴的闯进了兰斯的大脑之中:

是一个模糊的成年男人的样貌,穿着一件皮甲和粗革皮裤,皮甲上面有精美的金属镶嵌花纹,脚上蹬着一双长皮靴,擦得锃光瓦亮,都可以当一面镜子了。而他最引起兰斯注意的是腰间别了一个很特别的牛角号,牛角号的身上刻有一个徽记,是黑底白色玫瑰的徽章。

成年男人拿着烟斗,指了指兰斯手中的断剑说:“红眼小子,你像宝贝一样抱着这把断剑干什么?”

兰斯充满着感情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说:“这是我的武器,也是我此次来的目的。”

成年男人笑了一声,随后把烟斗放进嘴里,边点边说:“有意思,拿把断剑当武器。不过话说回来,你刚才的剑术虽然很奇怪,但是确实不错,应该至少是A-级了。只怕诺曼兰禁卫军团的重剑士也就这个水平了。你可以跟我的商队走了,我们会路过你说的那个地方,不过那个地方很少有人去,你去那里是为了手中的这把断剑吗?”

望着在吐着烟气的成年男人,兰斯抱着断剑,使劲的点了一下头说:“没错,我母亲让我过来寻找这把断剑的残片,说很重要,关乎这个世界。”

“哈哈,关乎这个世界?”成年男人右手拿着烟斗,开始了爽朗的大笑,仿佛他的整个心扉都是敞开的,毫无遮掩:“哈哈,对我来说钱就是整个世界。红眼小子,我还挺欣赏你的,一看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有机会路上给我讲讲。好了,也不废话了,兄弟们出发了!”

正当兰斯打算继续看下去时,却感到背后忽然像是被什么给粗暴的抓了起来,然后眼前的一切在兰斯面前迅速远去变黑,随后就被拉回了寒冷的现实之中。

而当兰斯回神,发现自己居然又开始念起了剩下的咒语。刚才仿佛时间都被凝固了一般,兰斯像是只是被人按了暂停键,然后出去看了这一段画面,随后又回来解除暂停继续。

不过兰斯现在也顾不得疑惑,毕竟眼前还有敌人要解决。而当回过神的兰斯看到前方的断剑的反应时,兰斯震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