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到放弃

更新时间:2020-09-12 10:27:03

爱到放弃 已完结

爱到放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慕思香 分类:女生 主角:有什耶 人气:

《爱到放弃》是慕思香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爱到放弃》精彩章节节选:我不停辗转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在几段感情交织中,所有人都遍体鳞伤,最终,我们用这样的方式结尾......再见了,曾经的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抢先离开餐厅门口,是浩敏带沙织千绘站在餐厅外。

欧阳浩敏没预期撞见朴恩秀,目光停留在她脸上而整个人僵直站在原地。

这边的朴恩秀,脸色挣拧地瞪视欧阳浩敏。

我站在他们两队人马的中间。

欧阳浩敏将眼光收回对我表示:好好照顾沙织千绘!我还必需回公司处理点事情。谢谢你,让你老板为我背书,我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恩惠。

“不要这麽说!我只是觉得你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老天爷给你的考验太艰难了!相信没有多少人承受得了。可是要相信自己!老天爷是觉得你有能力处理才给你这些难题。”

“兄弟!那你应该是老天爷给我的天使。”

“嗯!天使也有男的吗?”我满足地笑。

欧阳浩敏拍我的臂膀,将沙织千绘推进我的身边,转身离开。

“站住!你给我站住!你就没有话跟我说!”朴恩秀以英文对欧阳浩敏说。

欧阳浩敏停住脚步。

朴恩秀又叫了一会,这次用韩文。

欧阳浩敏没有理会她的话,快步进入跑车内,扬长而去。

“这算什麽?他怎麽可以这样对我呢?”朴恩秀怒吼。

我拍拍她的肩头。

“要不要今天再去迷路呢?”我问。

朴恩秀歪头瞪着我。

“又来同一个表情,一点新意都没有。”我用日文说。

沙织千绘不敢看朴恩秀偷偷笑着。

“你说什麽?让她那样笑我!”朴恩秀指着沙织千绘骂我。

“不要动粗,女孩子不该这样的!你这样连台湾女孩都比你强哦!跟你说!台湾女孩不像你懂得药材,也没有日本女孩子温柔,可是她们该装可爱的时候,还是会用这招讨好别人!”我说。

“我不仅懂药材,才很会煮菜。”朴恩秀骄傲瞪着沙织千绘。

“ㄟ!是蛮厉害的!比台湾女孩强多了!台湾女孩子会煮菜没几个。”我称赞。

“那日本女孩子呢?”朴恩秀意图十分明显,就是逼我说出她强过沙织千绘。

“这个嘛…沙织千绘也蛮会煮菜的耶…”我无法说谎。

朴恩秀叹口气,停下脚步发现自己跟我来到地铁站。

“我想去梨花女大去看看韩国女孩子。这日本女孩和台湾女孩见多了,总不能到韩国来,只见你一个韩国女孩子吧!”我说。

我向沙织千绘解释我下个要去的地方。

“只见我一个韩国女孩子又怎样?”朴恩秀上了地铁车厢后大声问我,似乎仗着自己是说英文。

但说到女孩子呀!这爱比较的心态可都是一样,明明心里面就有个欧阳浩敏,也不见得喜欢我这个神经病,却仍希望自己能吸引到众多男人。

“只见你一个韩国女孩子也不赖呀!不过呀!这个肩头要长得硬点,不然在被狂捶之下,难保它不会被打碎!”我无奈且摸摸肩头。

“我哪有呀!随便啦!那里是有很多漂亮妹妹!”朴恩秀转头回避她老爱打人的罪过。

沙织千绘站在角落独自落泪。

我找不到话安慰她,况且她也不需要我的慰藉,只消欧阳浩敏站在她的面前,一切的苦闷都化做云烟。

这是你要的不平凡的爱情吗?心被拉扯的感觉很难受吧!然而你是甘之如饴,因为你亲眼目睹欧阳浩敏为了继续这段爱恋,不惜与家人翻脸又被揍个半死,更别说为了躲避家人爪牙的耳目,非得东藏西躲得不可。

现在再得知欧阳浩敏还在为着你们的爱情努力,需要尽全力推动这个案子,才能将你们的关系拨云见日,摊在阳光底下享受苦尽甘来的灿烂。

“到了!我还第一次来呢?”朴恩秀说。

怎麽我都跟一群观光客来玩呢?到底谁才是韩国人呀!

我拉着沙织千绘袖子跟上朴恩秀的脚步。

“Jimmy哥!快过来呀!这里有好多可爱的饰品呢?”朴恩秀唤着。

我拖着一具行屍走肉,怎麽可能走得快吗?只是要你迷路一下下,你怎麽迷得那麽开心,玩得那麽入味呀!

沿途都是吸引年轻女孩的化妆品,服饰店,玩偶吊饰,可爱小精品…果然吸引这个20出头的小女孩。

我担心地探头朴恩秀进去的商店,另一头还要注意坐在一旁闷闷不乐的沙织千绘。

倒是朴恩秀这个小丫头,明明该是天真活泼的年纪,干嘛学着金色摩天轮的老女人们耍狠呀!像这样,找到一个漂亮的手机吊饰放在手机上仔细端详的模样,不是可爱极了吗?

“Jimmy!浩敏真的没事吗?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遇上他父亲派来监视我们的人,他们差一点打起来耶。”

我握起她的手给她勇气。

“要不要去看看呀!很多漂亮的玩意呢!”我提议。

沙织千绘站起身,往前走一会,尚未离开我的视线。我偷一点时间探头望着朴恩秀。

“Jimmy哥!你去逛吧!我还要再选几个!”朴恩秀对我喊。

“好!那你不要离开这家店哦!我等一下就回来。”我交待完后,追上沙织千绘的脚步。

我这又是招谁惹谁了,要帮欧阳浩敏的事业,还得帮他照顾他两个女人,那谁给我好处呀!连路上的韩国女孩都没欣赏到!

“哇~这是韩国的新娘服吗?”沙织千绘指着橱窗问。

她的眼神满是为之向往。

沙织千绘想当韩国新娘呢!也好!不然台湾新娘的礼服跟外国人的礼服没差别。不像韩国,日本有他们特制的传统新娘服呢!当台湾新娘一点都没有新意。

我简直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嘛!

可是不能让沙织千绘待在这里幻想呀!不然她的头发可要被朴恩秀拔光。我拉着沙织千绘来到一家家的小吃摊前,点几样小零嘴塞进沙织千绘的怀里。

转身回去找朴恩秀。

朴恩秀一见到我,大秀她的纪念品。

“哇!这个好漂亮哦!送我好不好!给我带回去送给我的同事。”我抢来她的一个小饰品。

“好哇~你有很多女的朋友哦!”朴恩秀问得真奇怪。

“女的同事有几个。因为我跟沙织千绘在一起,不太可能有值得送礼物的女的朋友。”我诚实以对。

“那我当你女的朋友好不好?那你也要买东西送我!”朴恩秀说。

“好呀!那有什麽问题。我们到前面吃东西吧!”我回答。

朴恩秀蹦蹦跳跳跟在我身边。

“唉呀!你点的东西都不好吃啦!”朴恩秀远望沙织千绘的食物说。

我在她们两个之间撑开我的两臂,我得不时防范这两个女人凑在一块,难保又出什麽事来。

“我又不知道,那你买呀!买得不好吃,换我打你。”我坐在一旁说。

“好!你等着,一定买好吃的东西。”朴恩秀信心十足。

“真的不好吃吗?”我问着沙织千绘。

“不会呀!还不错吃呀!”沙织千绘给我中性的答案。

是呀!做人就该这样才对呀!哪有朴恩秀那样直接。

我翘起两郎腿,磨拳擦掌准备让这个韩国泼辣小女生知道台湾男人也有很man的一面。

“喏!给你!吃吃看。”朴恩秀递给我两包食物。

我接过手,将其中一包给沙织千绘。

“我是买给你吃,不是买给她吃的。”朴恩秀计较着。

我叹口气再把那包接回来,随手拿起里头的食物往嘴巴塞。

“怎样?好吃吧!”朴恩秀等待我回答。

我的手正想往她的肩头砍去,却因为这东西很爽口,手也忍不住停了下来。

“对吧!好吃吧!”朴恩秀这才坐在我的身边。

我没有回答她,仅一口接一口把食物往嘴巴送。当然这个举动足以告知朴恩秀,她选的零嘴很符合我的口味。

“像小女孩的样子比较适合你!”我自然地说。

“啊~”朴恩秀回望我。

“不要把那麽沉重的爱情担子往肩头扛!像这样为着找到一个漂亮的小饰品就开心不已的单纯心情,不是觉得世界美丽多了吗?”我心庝这个韩国女孩。

朴恩秀把玩着她手上刚买的腕链。

“你说的一切话,都是要我放弃浩敏。”朴恩秀大叫。

沙织千绘被她吓到,急忙跳离我们同坐的椅子。

“你太阴谋论了,我真的是替你感到心疼呀!想想你才23岁,能知道什麽是爱情吗?甚至连什麽是亲情都体会不到千分之一呢!一昧追求有必要吗?我问着你,也问着我自己?”我示弱。

“我也不愿意见到浩敏那种看到我像看到瘟疫的样子,可是如果我就这样放手,就再也追不回他了。”朴恩秀担心受怕。

“比起看到浩敏那种痛苦的神情,我相信你更享受悠游在这些小饰品店当中。”我不是想要说服她,只是想给她另一种思考模式。

“你讲得都是歪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要回去了。”朴恩秀像是被刺激到而管不住情绪。

我由着她叫计程车回去她想到的地方。

而我该拿这个想当韩国新娘的女孩怎麽办呢?

我打电话给欧阳浩敏,他向我报告他的好消息,那个案子将再近期启动,他被他爸再猛K一顿后,家人暂时答应,等这个案子顺利执行,如果成效如同预期,打进华人市场,他们就同意解除他与朴恩秀的婚约。

“那这个案子就该跟我们公司合作哦!”我说。

“当然!请你要多费点心力了!我的成败就靠你了。”欧阳浩敏诚意地。

“好!那我准备回台湾。沙织千绘,你可要好好照顾哦!”我说。

“嗯~她是我向前的原动力。我晚一点会去接她到一个隐秘的地方,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嗯!”我挂掉电话,向沙织千绘说明这一切的事情,却不包括朴恩秀的婚约。

“你要回台湾了。”沙织千绘透出一丝不舍,总算不枉我们相恋这几年。

“这样才能帮你跟欧阳浩敏呀!你要坚强哦!”我握紧沙织千绘的手。

我把握与沙织千绘的最后一面,无怨无悔放手让你自在的飞,体会刻骨铭心的爱恋是你长久以来的梦想。这段情感无论再辛苦都是值得付出。

等到欧阳浩敏的手下将沙织千绘接走,有一刹那我的脑子浮起朴恩秀的话,为什麽我要放弃,我想要的东西,就该鼓起一切力量去争取它呀!

我宁愿看到你那幸福的笑容。

我和沙织千绘的恋情就消逝韩国陌生街头。

带着一丝遗憾收拾起心情和行李,终于要回到属于我的世界了。

一路回到饭店的路上,想起这段充满惊奇的旅程,但身在韩国的景色与沉溺在异国文化里,却不时忆起在日本的时光及思念家乡。总觉得江南的街道不比涉谷来得迷人。每当靠近小摊贩时,就想念起台湾每道熟悉的小吃。虽然祭基洞的药膳令人叹为观主,却不如台湾迪化街那般摆着叫得出名字的食品。钟阁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使女孩子为之向往,一点也激不起我的兴趣。倒是江边的科技重地给我一点佩服韩国人的感觉。而明洞号称有东京银座的高档层次,在日本人,台湾人游走之下,也就感受不到有那麽一点银座的味道。最使我无法联想其他地方的韩国观光景点应是南大门吧!十足的韩国味…

这麽说来,我似乎没有把灵魂带出来,一昧念及日本和台湾。

是因为不愿承认在这个国度要将相恋已久的沙织千绘拱手让人吧!

然而,我真能忽视沙织千绘那份想当韩国新娘的心情吗?

告别这个古意盎然的民宿,我需要再为着沙织千绘的幸福继续努力。

从那个神奇的国度回来有两个月,不知是工作太忙碌到无法停下喘口气,还是在逃避什麽?故意忽视什麽?

记得小玉在这段时间有打电话来质问我,怎麽可以把沙织千绘留在韩国,我回答她:欧阳浩敏已经安排一个隐密的场所给沙织千绘居住,在这段期间,欧阳浩敏会尽他所能稳定自己的事业,给沙织千绘一个明朗未来。

而为了报答老板的那封感谢信,我牺牲吃饭,睡觉时间投入欧阳浩敏提的那个网路游戏案子。总算这两个月来,老天爷见识到我的拚劲,给了我们一群努力的伙伴很顺利的过程。不论是改变游戏内部的过程,原先设计的那些人并没给我们太大反对声音。还有老板与各个华人地区去谈合作方案的过程,总得到正面的回应。对此,原本不算大方的老板,也招待全体员工到巴黎海鲜狂吃一顿。只是几天过后,老板抱怨着那里的食物不新鲜,价钱也贵了些。

好不容易有个这麽一个空档的上午,我为何坐在电话前面再跟小玉通话呢?

“喂~我在问你话耶…”小玉怒吼。

“是!我有在听。”我回答。

“沙织千绘说她要结婚了!你都无所谓。为什麽是我比你更紧张呢?”小玉说。

这原本就是预期的结局,不是吗?现在那个案子进行这麽顺利,眼看欧阳浩敏的资金也要到位,更没有跟朴恩秀结婚的必要,当然是选择让他心所属的沙织千绘啰!

“即使那个人多金,你都不该那样放弃的呀!”小玉说。

“不是我放不放弃的问题,而是他们两个那样惺惺相惜走到那样的好结果,我们应该祝福的。”我衷心地。

“是!是!这阵子沙织千绘的确受到许多委曲。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哪也不能去,否则怕会被人家发现她。整天只能待在房子里,有时还得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甚至还要三不五时照顾一个满脸是伤的男人。她的确该有一个好结果。”小玉说。

“那很好呀!”我眼神空洞。

“我不愿意说,他们的恋情有多麽辛苦,这样连我都快同情他们了!只是非得爱得这样难分难解才是真正的爱情吗?你也这麽认为吗?”小玉问。

为什麽要拿我问朴恩秀的问题来问我呢?我没有答案。

真想挂电话,拒绝思考那麽无解的问题!

“其实我都快不知道要站在哪一边了?你这样无所谓,那个韩国男人那样非沙织千绘就不能活的行动。我都被搞糊涂了。”小玉哀嚎。

我含糊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把电话挂掉。

这段日子与欧阳浩敏的联络密切,但没有一次提到沙织千绘的事情,是因为害怕吗?我没有答案。

倒是欧阳浩敏跟我提到,朴恩秀常在思索我跟说的话,所以没有对他们紧迫盯人,让他松了口气也较少些罪恶感去追求他们的未来。

这个韩国泼辣小女孩给我一种儒子可教也的感觉。

但我说的话都是值得思考的吗?我又没有答案。

这麽多没有答案的问题,让我决定继续回去盯着电脑萤幕工作。

尾声

“怎麽会被人打成这样呀?”我母亲的声音温柔地在耳边响起。

我躺在急诊室,但带伤的脸无法开口回答母亲的话,不过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什麽事情。

“医生!我儿子怎麽了?”母亲说。

“我们要留院观察有没有脑震荡!”医生回答。

虽然平躺在病床上,眼睛睁不开只能感受天花板的日光灯,却知道平日人缘不差的我,有着家人的关怀和同事朋友的爱充斥我身边。

偶而被人打一顿的滋味还不赖。

啊~不不不!现在我的肚子又隐隐作痛。天啊~漂亮的护士妹妹给我打一记止痛针呀!

“先推他去检查吧!”医生说。

接着我的床就被移动到走道上,眼前的亮光漂移地的速度相当快速,要把我的眼睛给磨伤。我紧紧将上下眼皮缩在一起,免得亮光又射进我的眼珠。

我的身体被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未经过我同意移动着。说是给我做检查。

没办法啰!谁教我的形式不比人强,只能躺在床上任人宰割。

总算经过一番折腾后,我被平静放置在病床内,而身上的伤似乎有漂亮护士的止痛药使我失去痛苦,眼皮也慢慢沉重。

“是呀!我儿子很可爱怎麽可能跟人结怨呢!”母亲说。

可爱才会遭人妒呀!

“这样呀!那我留我的联络方式。如果你们有什麽线索再跟我们说!”一个低沉的声音。

“好!谢谢你!警察先生。”父亲说。

脚步声远离我的耳边。

我奋力地睁开双眼,嘴巴尽全力发出呀呀的声音,但家人们仍自顾自谈话。

“他同事说是在公司附近发现他被打成这样!是公事跟人家有不愉快吗?”哥哥推测。

怎麽可能呢?我工作认真又努力,加上我幽默的个性,怎麽可能跟人家有不愉快呢!

原来我是在公司附近被打的呀!

“他的工作又不是什麽不当行业,怎麽可能被打成这样呀!”姐姐的声音。

“他老板怎麽说呀?”姐夫问。

“没有!他没说什麽!”哥哥回答。

“不过!他同事说,他已经连续半年多都没有好好回家休息,几乎是把公司当成家了!”姐姐说。

“会不会太累了,自己掉进水沟里呀!”母亲搞笑着。

妈!你难道没看到我脸上的伤吗?这怎麽可能是摔伤的嘛!而且现在台北哪里找得到水沟去跌倒呀!

透过大家的静默,可以了解家人也对母亲的话嗤之以鼻!

“就说不可能的嘛!”母亲笑着说。

真是会看人的脸色呀!

“对了!有没有通知沙织千绘呀!书玮伤成这样她也应该知道呀!”母亲说。

“ㄟ!妈!其实他们两个已经分手有一段时间了!”姐姐说。

“啊!为什麽?”母亲问。

在场没有一个人回答出来,可能连我都回答不出来。

某人的脚步进入病房。

“你们先回去吧!不用那麽多人守在这里!我跟你妈在这就好了。”父亲说。

接着大家同一时间道再见,脚步声也远离房间。

既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也自讨没趣地趁这段时间补眠。

为了欧阳浩敏那个大案子,我真是倾家荡产在拚命。要不是我还记得我走出办公室,有人从背后捂起我的眼睛,又把一个布袋盖在我身上,不留情地对我拳打脚踢,我还真会相信妈妈的话,我是自己跌进水沟。

到底是谁对我狠下毒手呢?还没想出答案,我就陷入思考杂乱的状态。

啪!

“谁?是谁?又来打我了!谁?我这麽幽默的人,到底惹到哪个心狠手辣的人士呀?”

啪!

“快点报上名来,让我死也死个暝目呀!”

啪!

“够了哦!这样欺负伤残人士,对吗?你公民与道德的课都在睡觉吗?”

啪!

“好好好!算我求你了!别打了!我的眼睛都快张不开,连止痛药都压不住我现在的痛了。”

怎麽我感受的痛那麽有真实感呢!我只能求饶。

“我怎麽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过呢?”是沙织千绘的声音。

无奈我的眼睛仍旧睁不开,只能全神贯注竖起耳朵听着对方。

“为什麽要把我介绍给欧阳浩敏呢?”沙织千绘问。

啊~怎麽成这样呢?是谁告诉她的。

“不是说不愿意跟我分手吗?又为什麽放任我跟欧阳浩敏在一起,还成就他跟我在一起呢?”

这个吗?我想回答你,可是我好像也伤了喉咙。我真的没办法发出声音。

“这样戏弄别人你觉得很好玩吗?你凭什麽这样玩弄别人呢?你以为你是谁?上帝吗?”

也没那麽伟大,不过有当导演的感觉。

“想骂你都找不到比你行为更恶毒的话来问你!”沙织千绘说完这句话,如同有身躯般,使我听到她离开的脚步声。

不过,我不是正在睡觉吗?再怎麽说,那也应该是沙织千绘的灵魂来找我才是。

经过这段插曲,我再度进入一段黑蒙蒙的空间。

不远处,有个女孩的身影出现我的眼里。

“朴恩秀!”我说。

“Jimmy哥!”

我讶异怎麽面对朴恩秀,我的声音恢复了。

“Jimmy哥!你怎麽伤成这样呢?”

一言难尽呀!

朴恩秀抚摸我的五官,从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唇…

怎麽我有种兴奋的感觉。

“很痛吧!”

“对呀!还是你温柔。”我对照着沙织千绘的怒气,忍不住夸赞此时的朴恩秀。

“其实我很崇拜你呢!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人也很风趣,又懂很多东西!”朴恩秀一边说着话,手仍游移在我的脸上。

这下不妙,我的身体竟然热哄哄。

“Jimmy哥,你的身体怎麽变这麽热呀!”

“我~我~我也觉得你很可爱!虽然刚开始真觉得你很野蛮,可是越来越觉得你很可爱。”

“嗯!”

看不见朴恩秀的表情,所以幻想这小女孩害羞的模样。

忽然我的眼前失去光亮,有阵女孩的香味飘进我的鼻习,而嘴唇上也感到一种柔软的玩意在蠕动…

是朴恩秀那小巧的两片嘴唇压在我的上面。

这个小女孩没有就此罢休,竟然大胆将舌头探进我的口腔内,与我缠绵。

身为一个男人不该让小女孩这般做着苦力,我挺身而出狠狠地同她的双唇附着成一体。

“在做什麽春梦呀?”哥哥的声音。

啊~春梦!

“唉呦!要不要叫醒他呀!”大嫂害羞。

我冷静下来,把朴恩秀推开,眼睛一张,果真看到实体的哥哥与大嫂。

“眼睛张得开,还能做春梦,应该恢复得很好啦!”哥哥拍我的手臂。

“还是会痛啦!”我大叫。

“不错嘛!叫得蛮大声。”哥哥像是放心的口吻。

“爸妈呢?”我问。

“他们已经顾你好几天了!所以回去休息了!好险你只有一些皮外伤。那些人可能有手下留情哦!”哥哥说。

我撑起身体想要坐起来,却需靠哥哥的力气才能稍微动一点。

“哥!你说爸妈照顾我好几天!可是…我怎麽觉得我才睡一觉而已。”

“因为你只记得春梦呀!”

吼!我是说正经的。

哥哥应该是看到我不悦的表情,没有再取笑我。于是向我解释我的病情,如果觉得身体没有其他疼痛就可以回家了。至于打我的凶手,因为没有目击者和多一点的线索,警察没有查到什麽,如果我有怀疑是谁做的,就到警察局去做笔录。

我点头。

我抖动身体,感到庝痛的地方的确少得多。既然医生检查没大碍,那也应该没事,更不应该待在医院浪费国家资源。

“你还不能回家!”哥哥说。

“为什麽?我再继续躺着,我可能会在床上虚脱而死。”我回想朴恩秀的吻。

“你这小子!太饥渴!是妈妈要你回外婆家休息!不淮你待在台北,也不淮你再去工作了!”哥哥解释。

“不行啦!我可以不去工作,可是我不要到外婆家!那里深山林内,哪有什麽乐趣呀!”我不会乖乖就范。

“你留在台北要继续被打哦!现在凶手还没有找到耶!”母亲的声音。

“唉呦!我自己会照顾自己啦!”我避开母亲的眼神。

没想到,在场的人都站在与我敌对的位置。孤军奋战的我,唇枪舌战三回下来,节节败退,仅能任由母亲的安排。

珍惜一天半在医院的快活日子,我与这里的护士谈天说笑,甚至还追其中一名护士呢!可惜在想要她电话的当时,我想起朴恩秀的吻,使我无法克制意乱情迷想去见到朴恩秀本人。

“你在想什麽呀?”那名可爱护士问。

我摇头。

就这样,我错失机会。抱着遗憾跟着哥哥去办出院手续。

父亲的大车已经把我台北家的行李载在车上。这令我十分不爽。

“喂!我可以去整理呀!你们这样动我的东西。”我怒吼。

“我只是去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呀!”母亲露出委曲。

我不愿多开口,自己坐在后头生着闷气。

脑子空空不像是我的作风,所以我拿朴恩秀可爱的模样塞满我的脑子,却在此时觉得空虚,总认为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并不是有心想着朴恩秀。

可是那个吻不就是透露我内心的渴望吗?

如果是这样,那麽先前沙织千绘那几记巴掌,是反应我的害怕吗?沙织千绘指证历历我的罪状,巴掌也令我有强烈的真实感。那是心里作祟啰!

此时的他们,应该在享受美妙的两人生活吧!加上欧阳浩敏能在物质上满足任何胃口大的女人,沙织千绘那麽点的物质感,在他身边应该很幸福吧!

“到了!快点搬东西吧!”母亲喊。

仗着还在生气的心情,我兀自踱步进我未来短暂要住的房间。

房间为我准备电视,使我能够赖在床上,沉浸转电视的快感。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因为没有一个人敢进来惹我。但是肚子饿到咕噜噜地叫,只好起身走到厨房。

爸妈和哥都还没有走,在餐桌边吃饭边聊天。

“吃饭!”哥招呼我。

我走到饭锅前挖了一大碗公,再到餐桌挟几道看来可口的菜,即走出这个矮厝到外面的菜园里去。

这里的风凉爽许多,拿来配饭倒也可口。

就在我埋头扒着饭同时,有人冲到我面前把我的碗公打翻。

“干嘛呀你!”我一秒钟站起身,怒视打翻饭的人。

没听过,狗在吃饭的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

眼前三人没有出声,一阵乱拳压在我的身上,我反应不及只能毫无章法挥舞双手。

我感到我的手和脚的伤并未完全康复,如果继续让他们拳打脚踢,肯定又要进一次医院。

“喂!有话好说!我到底是欠你们钱还是欠人呀!”我试图跟他们讲道理。

这招没用,他们用更犀利的攻势往我的身体又揍又打。

既然这样我也不能不硬起来,我靠着意识力撑起双手双脚,凝聚强烈的力量后,一口气往他们三人脸上,肚子,脚下各发出一拳一脚。

三人吃痛,不免往后退了几步。

乘胜追击的我,只能再往前展开我的拳脚功夫。可是这次我是羊入虎口,被他们三人团团围在中间,拳打脚踢在我身上留下印记。

“等一下~等一下~如果要打死我,也让我死得暝目点。”我大吼。

“好!就让你暝目。”是欧阳浩敏的声音。

不会吧!难道我又在睡觉。

我站起身,用力地揉眼睛盯着出声的方向。

是欧阳浩敏。

“台湾真是有人情味的地方呢!”欧阳浩敏站在我面前,原先的三人已经退到他的身后。

“你来很久了?”我无意识脱口而出。

欧阳浩敏点头。

我指着旧伤给欧阳浩敏看,问他:这是你的杰作?

“是呀!那一顿是为了沙织千绘打的。今天这顿才是我的份。”欧阳浩敏说得理所当然。

我不解。

“台湾人太好了,所以养了个这麽个烂好人和卒仔。”欧阳浩敏说完,迅雷不及掩耳往我脸上挥一拳。

我痛得大骂脏话,马上也要还以颜色。但是全身是伤让我只能虚弱在他脸上划一拳。

“我认输!现在我没办法打赢你!可是你也要跟解释,为什麽要三番两次这样对我。”我举白旗。

“为什麽把自己的女朋友介绍给我?”

啊!我相信我的脸色是大变。

“这算什麽?这样做对你有什麽好处吗?可是你还一直要挽回她!你到底在想什麽?”欧阳浩敏问。

“你以为我把沙织千绘介绍给你,是要她当间碟不成。你想太多了。”我笑着。

欧阳浩敏二话不说,又是一拳。

我捂着脸,半分钟说不出话。

“既然还爱她,为什麽要答应她分手,还把她拱手让给我!”

“因为她要一个不平凡的爱情,我没办法给她,只有这麽做!”我回答。

“你就自己决定了!完全没有考虑他人的感受。”

“我没有!我当初没有想到信件会那麽巧转到你那边,更没有想到你们会这样联络。这都不是我的本意,也许是天意。那也要怪你,为什麽在跟朴恩秀订婚当天,还要我帮你介绍女朋友。难道你都对,都委曲吗?为什麽你总觉得全天下人欠你一样呢?”说到激动处,我忍不住往他的脸上挥上一拳。

欧阳浩敏撇过脸没再说话。

我的体力已无法负荷,我坐回我原本的位置上喘息,望着那碗美味的晚餐。

“恩秀很崇拜你说的话!所以在你回台湾后,没有再找我们麻烦。可是为什麽我会觉得少了些什麽呢?”欧阳浩敏自问。

我无法知道他们在韩国发生什麽事情,但是他提到朴恩秀,我不禁认为是朴恩秀将所有事情跟他说的。却为何他说,朴恩秀没再找他们麻烦呢?

“你跟恩秀说:不要阻碍我们的恋情,这样只会突显你跟沙织千绘的不同。我的心不在她身上,她怎麽伤害我喜欢的女人,就是会让抱着更大的决心要保护我喜欢的女人呀!是呀~没错!我那股想保护沙织千绘心情,是那般强烈以及无怨无悔。可是少了与恩秀的追逐,没了罪恶感也没有某种感觉。”

我还是听不懂欧阳浩敏话中的真正涵意。

“因为你的帮忙,许多资金纷纷涌进,让我能够顺利保住我父亲在公司的股份,并在公司主持大局按照我的意思做公司的任何决策。这让更有能力给沙织千绘该有的权利,不必跟着我躲躲藏藏,更不需要让她知道有恩秀的存在。这一切让我一度认为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欧阳浩敏说得这般云淡风轻,但当时的他需要承受许多的压力!

“本来想,至少骨头断个五,六根就能跟恩秀解除婚约,可是在我断了第三根,我们的婚约就顺利解除了。”欧阳浩敏哈哈大笑。

沙织千绘应该以泪洗面地照顾他吧!

“沙织千绘很温柔,也很懂得照顾人!是不是她长我几岁,所以总是有着女朋友该有的亲密感,还外加像姐姐一样会保护人的能力。虽然在刚开始,我无法接受这一点,却过不了对她的迷恋而追求她。”

真为你高兴,在背负那麽大的重担,有着沙织千绘这样的女孩与你一起渡过。

“慢慢地我把沙织千绘带回家里。她是个很会与长辈相处的女孩,即使语言不通,却一点一点的努力与我爸妈建立良好关系。一切就在这麽顺利的状况下进行,为什麽我觉得少了什麽东西呢?而这种感觉也传染给沙织千绘。”

哦!发生什麽事了吗?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用再担心受怕,不用跟别人玩躲猫的游戏。时间变多了,为什麽没有好好利用时间在一起,就拿它来吵架呢?我的脾气一来谁都阻止不了,沙织千绘也只能哭,我们无法沟通。”

怎麽会这样呢?

“我也发现到,沙织千绘为了这段感情付出很多,但我就是生气没办法跟她沟通,可是她已经会讲出好几串的韩文了。到底是少了什麽呢?我一直在找答案。”

沙织千绘为爱总是心甘情愿。

“是我们的生活习惯吗?还是太心庝沙织千绘的付出呢?她住在韩国的这段期间,因为长期吃辛辣的食物,吃到胃出血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沙织千绘呀!沙织千绘。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感觉了!不知道是因为沙织千绘忍耐着韩国食物,把身体搞坏,还是这一切都得来太顺利太不真实。我跟沙织千绘提出分手。”

“啊!一个断骨头一个胃出血的爱情,就这样分手?”我质疑。

欧阳浩敏瞪着我。

我低下头,是愧疚这一切的始作俑的人-我本人。

“我们是很和平分手,所以把很多事情讲开,才发现原来这故事的开端都是因为你。”欧阳浩敏愤愤地说。

我仍旧抬不起头。

“我无法说,我经历的这一切都令我厌恶!因为我心存感激这一切,让我成长很多!我生气的是,为什麽你对沙织千绘还有感情,要这样放弃她。”欧阳浩敏说。

我发笑说:这也许是文化冲击!我仍旧喜欢看到沙织千绘洋溢幸福的表情。放手不见得不幸福!但我也该开始学习,照着自己的心意去追寻想要的东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