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帆

更新时间:2020-07-30 21:23:46

宋帆 已完结

宋帆

来源:落初 作者:耽文 分类:历史 主角:林灵素赵佶 人气:

完结小说《宋帆》是耽文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灵素赵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巧破梁山,改造明教,收复燕云,戮力抗金,平靖天下……一个来自现代的排爆特警,插手到动荡的北宋末年时局之中,铸就一段铭刻时空的丰功伟绩!宋末朝庭,积腐已久,动荡不安,而新崛起的金国锋芒锐利,这段历程注定凶险万分、难苦异常;此种局面,便如唐诘诃德面前的风车一般,让人绝望。时事维艰,历史的长河奔流向前……且看主角如何剥茧抽丝、步步为营,改变被动的局面;如何运用政治、经济、科技的杠杆,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何发挥枭雄本色、铁血手段,搅动历史、扭转乾坤……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当我的这些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年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堂吉诃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梅执礼的确是个能干的官员,杨帆要什么样的东西,他都能很快地给备好,那天听林灵素说,梅执礼居然跑到神霄宫要炼丹的药物。杨帆暗笑,道士可是化学家,火药就是他们发明的,梅执礼精通各种杂学,找上门也不奇怪。有了强大的后勤保障,杨帆的试验也很顺利。这天下午,杨帆完成了既定的任务,正在同梅执礼一同视察铁匠门的工作,太尉府的管事又来了——高俅有约,速速前去!

这次没去酒楼,杨帆同管事一起来到了禁军的校场。校场很大,正中间石灰粉画出的现代足球场映入杨帆眼帘,球场两边,两队人马正在玩着蹴鞠。

“子航,你那大华足球,我欲在军中先行演练,你且看看他们操演的可象模象样。”高俅见了杨帆兴奋地说。

杨帆躬身应诺。

高俅一声令下,球场两边的运动员列队准备,裁判员将一个足球放在中圈圆点。随着木笛声响起,大宋版的现代足球比赛开始了。

杨帆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起身对高俅道:“太尉,我要上场!”

高俅赶紧叫停,杨帆换好衣服,上场换下了一个队员。

比赛重新开始,对方发球,那球头接球后将球挑起,习惯性地杂耍一番。这时杨帆冲到球头身边,纵身一挤,那球头身体一歪,球便失去控制掉在地上。杨帆将球一踩,用身体护住,对方几个队员这时围了上了。杨帆右脚将球一叩,左脚一趟,一个加速摆脱了围堵球员,然后高速带球冲向对方球门,简单的变向过人,简单的人球分过,直到面对对方守门员,一个射门假动作,趁对方守门员愣神的工夫,轻松将球推入对方球门。

一家人呆住,大概十分不适应这种玩法。再次开球,杨帆几乎又是一条龙地进球。然后再开球……

随着两队球员逐步适应了规则,杨帆那种超级足球明星的感觉也越来越吃力。最后,在杨帆的带动下,大宋版现代足球终于踢得有模有样,除了队员之间配合生疏的很以外。

待其他队员基本明白了现代足球的踢法之后,杨帆下场来到高俅身边。高俅赞道:“子航球技高超,老夫佩服。”

“太尉过奖,场上那些兄弟无论球技还是身体都比我好,只是不太明白规则罢了。”

两人相互吹捧一番,便接着继续看球。

场上两队的队员逐渐被现代足球的竞争原则激发出了血性,场上人仰马翻的情景多了起来,攻防速度在逐步加快,不过进球也越来越难,每当一队进一个球,进球队员和队友们便情不自禁地大声吼叫,击掌、撞胸、拥抱等庆祝动作竟然不学自会。

“哈哈哈,这足球果然有趣,虽然得分不多,可着实有看头,子航以后还得多来指导他们。”

“谨遵太尉吩咐。”

“哈哈,好,今天咱们就看到这儿,走!子航,咱们再去看一下你的新宅子。”

“啊?这个……实在是太麻烦太尉了。”

“哪里哪里,子航休要客气。”

……

新宅子位于东京城区中心地带,这边是一片官宅,住的都是在京的官员。高俅领着杨帆来到一座宅子前,宅子黑漆大门上边挂了一幅牌匾,上书“杨府”。进入大门,首先映入眼睑的是院落中间的一个花池,花池正中是一座小假山,花池西边有个月亮门,门那边是个外院,估计是放杂物、畜牲用的;花池北面和东面各有一排瓦房,北面正屋东部是客厅、餐厅,西部是几间卧房,东厢则全是客房。再向前走,穿过南北相通的通道,里面又是一个院落,院子里是个小花园的布置,花树、亭台、鱼池相映成趣,院子只有北面有一排房间,是杨帆的住处。

看完宅子,杨帆惊地口瞪目呆,这宅子得占地几亩,大小房间十几间,这要是在后世,得值多少钱啊?

“宅子有点小,子航先委屈着在此住着,以后再换大的。”高俅道。

“不小、不小,这……这宅子得多少钱,太尉如此厚的礼,下官可实在受不起啊。”

“哈哈,子航放心,这宅子是官宅,是皇上赐与你的,老夫只是找人收拾了一下,添了几件物什,这管事、仆人等还是你亲自置办,我府上有两个丫鬟,且先送与你,照顾你的起居。”

“呃……这丫鬟就算了,我刚到大宋,手头也不宽裕,省得亏待她们,我一个人就挺好,自己吃饱一家人不饿。”

“哈哈哈哈……”高俅听了乐得哈哈大笑,“子航真会说笑,这当官的家里哪有没丫鬟的,便是侍妾也少不了,听说那王丞相家,单侍妾就有上百呢……”

“可是那王黼王丞相?”杨帆前几日听陈东提起过这人,貌似说他“贪权好色”。

“正是,前天朝堂上,他还撺掇一些人,向陛下进言,说太子失德,以至天魔转世。结果被陛下驳回,说有仙翁弟子到来,天魔不足为虑……呃,这仙翁弟子自然就是子航你了……”

“呵呵……”杨帆干笑几声。

“对了,那两个丫鬟你先收着,家里的用度也可先从军器监支着,等立了功,陛下定会赏赐金银田产,那时再置办些家业,这用度自然就宽松了。”

“那多谢太尉了!”杨帆也不再推辞。

“嗯,子航先看看这宅子,那丫鬟一会叫管事给送过来,老夫先告辞了。”

“那我送送太尉。”杨帆出门把高俅送到马车上,等马车离去了,才又回到自己的宅子。再从头看一遍,前院的房间布置较简陋,应该是下人们住的地方,后院房间布置讲究,分客厅、卧房、书房,显然是为自己准备的——杨帆有点小得意,不管怎么说总算有个家了,而且还不小,要是放在后世,自己干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挣这么个房产。

看完宅子,杨帆便躺在卧室的床上迷糊起来——上场踢了一会球感觉有点累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迷糊中的杨帆听到太尉府的管事在喊“杨大人”,抓紧起身,来到前院,便见那管事领着两个丫鬟站在院内。管事见到杨帆出来,施礼寒暄之后,便要告辞,临走时叫过两个丫鬟吩咐道:“以后便好好服侍杨大人!”两丫鬟躬身应“是”。

待管事走后,杨帆仔细打量这两个丫鬟,看他们也就后世初中生的模样,两人脸蛋均是鹅蛋型,五官端正,但明显稚气未消。两人都穿了淡绿色的长衣,头发也都是梳成左右对称的两个发髻,跟电视里的丫鬟形像一致。

看杨帆在打量自己,两人慌忙向前施礼道:“奴婢见过老爷。”

“嗯!”杨帆随口应道,心里想着:这就成“老爷”了,怎么有种万恶旧社会里地主老财的感觉?

“呃,你们叫什么,多大了?”

“奴婢叫秋霜,今年十五了。”

“嗯,秋霜……名字不错,你不会叫冬雪吧?”

“回老爷,奴婢不叫冬雪叫樱桃,十四了。”

……

大体问了两个小丫头的基本情况后,杨帆便让她们两个自己安排住处,看天色不早,又给她们留下一两银子,以便买菜买饭,自己今晚还得去神霄宫,跟林老道道个别,同时也收拾下东西,以便明早搬过来。

提了一坛酒来到神霄宫,找到林灵素,顺便赠了顿饭。饭间听杨帆说有了新宅子,林灵素自然免不了恭贺一番,杨帆也一再感谢这些天来林灵素的照顾,待说到明天便搬走,林灵素也未挽留,只是告诉杨帆随时来神霄宫做客。两人喝了一会酒又聊了些其他事情,见时候不早,杨帆便起身告辞。

来到自己的房间,随便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是几件衣物,外加自己的拆弹服。收拾好了这些东西之后,杨帆便躺在床上,脑海中翻滚着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二十多天,今天总算有了个家,以后还要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自己的命运会如何?北宋还会不会被金国所灭?皇帝、奸臣、忠臣该怎么相处……杨帆想着这些,眼皮逐渐沉重,最后竟分不清是自己在思考还是在做梦。

梦里出现的人很多,自己的父母、自己的战友、现在的皇帝、电视中的金兵……自己一会呆在家中,家中竟有自己的父母和皇帝;一会又回到自己的部队,部队好像在打仗,敌人竟是端着冲锋枪的金兵;一会又回到家,家里有两个漂亮的丫鬟,伺候自己吃饭、睡觉,不知怎的,梦开始变的旖旎起来,后世一些日本动作片的场景出现在脑海里,身体禁不住有了反应,身下也不知是哪个丫鬟。胡天胡地中,忽然,大腿间一凉,杨帆醒了过来。

“邪恶了!”杨帆嘟囔一句,看看外面,依然黑漆漆的,也不知什么时辰了。

赶紧起身点起灯,换了衣服,再听听外面,没有鸡叫声,只有偶尔的几声蛙叫,看来离天明还早得很,杨帆只好熄了灯,又躺回了床上。

经过这么一折腾,杨帆睡意已消,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迟迟进入不了梦乡。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在胡思乱想间,门口似乎有轻微的声响传到杨帆耳朵里。杨帆侧耳倾听,好像是门上插销活动的声音,侧头一看,模糊中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声音是从那传来已经无疑。

“有贼!”杨帆心道。小心的起身,蹑手蹑脚地摸到包拆弹服的包裹旁,那里有一根抬包裹用的棍子,杨帆握紧棍子,蹲在地上,静静地观察着事态进展。的确是有人!不一会,门轻轻地开了,一个身影悄悄地摸向了床边。杨帆不禁冷汗涟涟,因为他看到,那身影手中握着一把尖刀——这不但是谋财,还要害命!杨帆起身,轻轻地向床边挪动。身影来到床前,举起尖刀,猛地向床上刺去。杨帆大恨——这恶贼太没人性,不问钱财,直接就取人性命,于是抡起棍子,一个快步,便向身影袭去。

这时身影也正在发愣,一刀下去,床上无人。待听到身后风声响起,便下意识地拿刀格挡。“啪!当啷!”先是杨帆的棍子从中断折,接着身影手中的刀也不知掉在了哪儿。这一棍子正打在身影拿刀的手臂上。杨帆没想到的是,这身影勇悍异常,手臂挨了一棍后,似无大碍,反而一脚踹向杨帆。这一脚势大力沉,黑暗中杨帆来不及反应,被踹飞了出去,咣当一声砸在房间的桌子上。杨帆赶紧就势一滚,落到地上,桌子也被带倒,摔得只剰两只腿。

杨帆拿起一条桌腿,起身戒备,连声喊道:“抓贼、抓贼啊……”

那身影微微一愣,不但没有逃跑,反而循声向杨帆慢慢逼来。杨帆也不再呼喊,凝神聚力,准备格斗。当靠近杨帆约五步时,身影忽然加速,一拳向杨帆打来,杨帆也抡起桌腿向身影砸去。却不想身影这招只是虚招,待桌腿近身,他忽然收招,躲过一击,然后变拳为爪,一个近身,抓住了杨帆的脖子。可还未等他手上发力,杨帆却抬脚就踢。“哎呦!”身影中招,捂着裆部大叫一声。杨帆趁机逃出门口,身后传来身影的叫骂声:“你这鸟人,敢阴老子,今天定要扒了你这斯的皮。”

杨帆不管叫骂,这人功夫在自己之上,不能碰硬,找道士帮忙才是上策。跑出小院,杨帆一路向神霄宫正殿逃去,“抓贼”的叫声再次喊起。身后那贼看来也发起了狠,非要置杨帆于死地,竟一路追了过来。这时神霄宫内的灯火渐次亮了起来,杨帆前面也出现了一个身影,速度很快,几个起落,便到了杨帆跟前。杨帆一看,此人手拿拂尘,是个道士,才放下心来,停身看后面的情况。就在这一停身的工夫,后面的身影也已追了上来。

“无量天尊!”等身影站定,道士率开口,杨帆一听声音,是林灵素,“施主夜入我神霄宫意欲何为?”

“臭道士,不管你的事,赶紧给老子让开,否则连你一起做了!”

身影说罢,便向杨帆欺来。杨帆正准备应战,眼前人影一闪,林灵素飘到了自己前面。

“找死!”身影暴喝一声,跳起一脚踹向林灵素。

“道长小心!”杨帆赶紧喊道。话音刚落,却见林灵素单臂擎出,只手抓住了身影的脚踝,身影顿时在空中一滞,林灵素倏地变爪为掌,推向身影的脚底。电光石火间,身影“啊”的一声,摔倒在了一丈之外。

杨帆口瞪目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

摔倒在地上的身影,立即起身,可是踹身林灵素的那条腿似乎不怎么听使唤,身子刚起来一半,便又蹲了下去,变成一个类似单膝跪地行礼的姿势。

这时几个手执火把的道士也陆续赶了上来,那身影也渐渐清晰起来,只见这人全身黑衣,一块黑布遮着半边脸,只露出一双阴鸳的眼睛,典型的刺客装扮。

“施主为何来我神霄宫,又为何要置杨大人于死地?你可知刺杀朝庭命官是死罪?”待周围火光亮起,杨灵素盯着那刺客问道。

“哼!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管他是什么人。”刺客再次起身,勉强站住,只是一条腿还有些发抖。

“道长,先拿下他,再细细审问。”杨帆建议道。

林灵素这时却有些犹豫,对杨帆的建议不置可否。此时,一旁的一个小道士忽然向刺客靠近,想将他擒住。

“小心!”林灵素赶紧喝道,可还是稍晚一步,就在小道士靠近的一瞬,那刺客突然暴起,将小道士朝林灵扔过来,然后朝宫外急速奔去。林灵素将小道士轻接住,放在地上,看到其他几人正要追赶,开口制止道:“穷寇莫追!”

杨帆虽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等确定刺客已经逃走之后,杨帆和林灵素一起来到了杨帆住的小院。

“道长为何要放走那人?”杨帆问道,以林灵素表现出的身手,那刺客不可能逃掉,这点杨帆看得清楚。

“哈哈,不过一贼子罢了,以后定不敢再来。”林灵素应付道。

“我看不对,道长似乎有顾虑啊,请道长如实告诉我,要不以后我就住到道长房间里去。”

“哈哈哈,贫道算是怕了你了,不过那贼子的底细我确实不知,这样吧,明天我上奏皇上,一来让开封府严查此事,二来也请皇上给你找几个可靠的侍卫。”

看林灵素不愿说出原委,杨帆也就不再硬问,转移话题道:“道长原来是武林高手,不知练的什么神功?”

“高手算不上,强身健体而已,哈哈,杨兄如果有兴趣,不妨入我神霄派,我派那《五雷剑法》的秘技定倾囊相授。”

“还是算了,师傅说我尘缘未了,做不得道士。”杨帆赶紧拒绝道,心下却发恨:你有神功,我有科技,改日拿了手枪防身,神马高手都是浮云。他***,古代有风险,穿越须谨慎啊!”

两人闲聊了一会,看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林灵素告辞回去休息。杨帆却不敢再睡,关上门,点着灯,躺在床上梳理着今晚发生的的事情:自己来到这儿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自己对人对事只是认真小心地观察,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人,不可能是为报仇而来。林灵素明显对抓住此人有所顾虑,说明此人背后势力不小,会是谁呢?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同这个时代的某些人做一些你死我活的斗争,可这斗争不会来得这么早。应该是误会吧,也许自己无心地卷入了一些斗争,看林灵素的样子,虽然不愿说,但应该能搞定。现在最重要的是下一步的打算……

天终于亮了,杨帆昨晚叮嘱来接自己的马车来到了神霄宫门口。杨帆同林灵素告了别,让两个小道士帮自己将行李搬上车,便向自己的新宅子驶去。

来到自己的家里,秋霜和樱桃迎了出来。看着这两个小丫头,杨帆脸上呈现出古怪的笑容:从某种意义上说,昨晚是她们救了自己。感觉自己有点邪恶,赶紧板起脸,端起老爷的架子,吩咐两人准备早餐,自己则同车夫一起将行李搬了下来。

吃过早饭,杨帆又吩咐两人一会出去买些铃铛,丝线,然后便向军器作坊赶去。到了作坊,杨帆没有和以往一样,检查工匠们的工作质量和进度,而是直接钻进试验室埋头画了一张图纸,然后叫一组铁匠先停下手头的活,按图纸给自己打造一把刀。这个工作可能比杨帆以前布置的任务要容易完成的多,只用了一个多时辰,铁匠们便完成了任务。一把长约一米,宽只有两公分的后世军刀送到了杨帆面前。杨帆拿起刀,掂了掂,又轻轻敲了几下听听声音。这把刀是他指导工匠用炒钢法炼出的精钢打造,虽比不上后世的质量,但杨帆自信在大宋绝对属于先进工艺。

“我左青龙,右白虎,一手执刀,一手持枪,不信干不过这古代的刺客。”杨帆想着。

“好刀!”梅执礼不知什么时候过来,“好漂亮的唐刀!”

“哈哈,昨晚遇上一小贼,想害我性命,以后用它防身。”杨帆将刀抡了几下,答道。

“啊?子航可有受伤?”

“没有,幸好林道长去得及时,那贼子被林道长击伤,便逃走了。”

“可知是什么人所为?”

“唉!我也正纳闷呢?我刚到大宋不久,一来没多少钱,二来也不认识多少人,怎会有人打我的主意?老梅你帮我分析下……”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杨帆觉得梅执不但能力出众,而且人品很好,对官场上的很多作派深恶痛绝,是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嗯,你且说说详细经过。”

杨帆便把昨晚的经历详细地说与了梅执礼听。

听完后,梅执礼低头沉思。过了片刻,抬头问道:“子航真的是神仙弟子?”

“这个,师傅是不是神仙我也不知道,我来自另一个国度却是事实。”杨帆半真半假的答道。

“嗯,这件事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由……夺嫡……而起。”

“夺嫡?”杨帆不是很明白。

“当今太子对蔡太师、王右丞的作派很是反感,将来如果太子即位,他们恐怕……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鼓动皇上另立太子,可皇上是极遵礼制之人,并没有换太子的想法。前段时间,民间传言有天上魔星下凡,朝堂上便有人攻击太子失德,估计也是为那夺嫡造势。子航的到来,倒是替太子解了围,哈哈,那林灵素是个聪明人,两边都不得罪。前几天我听闻,有人上本言及太子失德之事,皇上便以有神仙弟子到来而给予搁置……估计是有人恼羞成怒了。”

“这魔星下凡不过是谣言,更可能是民变的先兆,跟太子失德有什么关系?”杨帆不解。

“哈哈,皇家历来在意天命所归,任何事情一旦扯到这上边来,便说不清道不明,即便明知是假,也不会有人点破,所以那天人感应之说就成了宫内、朝庭常用的一种争斗手段;其实那所谓的失德,不过是些日常起居的小事,给硬扯到孝道、品德上来,然后借助流言,做成攻击的借口。”

“难怪,原来是搅了人家的局,这样的话也不难理解林老道为什么故意放跑那刺客了。”

“正是,不过子航也不必太在意,此事只要让皇上知晓,便会止住,臣子参与皇帝家事,历来是皇家大忌,只要皇上在朝堂上稍一漏口风,就不会有人再冒失宠甚至杀头的危险来对子航不利。”

“林道长今天应该告诉皇上去了。”

“那就好,不过以上只是我们的猜测,小心驶得万年船,子航以后可要注意。”

“嗯!对了这京城哪里可以雇到护院之类的人,我刚置了个宅子,家里只有两个小丫头,实在是放心不下。”

“这个简单,京城里的武馆很多,里面的人大多愿意找个护院之类的活谋生。”

“那老哥陪我走一趟呗!”

“哈哈哈哈,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