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代夏

更新时间:2020-07-27 20:57:16

代夏 连载中

代夏

来源:落初 作者:骆宗山 分类:历史 主角:吕骆 人气:

骆宗山新书《代夏》由骆宗山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吕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处山洞里被囚禁着的吕骆。捋明白了的他,才知道自己是来到了夏朝。于是就地制作象棋,借此让后羿放出了自己,与后羿麾下贤德之士做朋友,中途在返回吕国的时候,前来投奔吕骆,一起回到了在山西吕梁的吕国,重整旗鼓,兴兵伐猗氏国,鉴于天下氏族、侯伯众多,会盟诸侯,大败寒浞,代而取之建立新天下,四方攻克外域,扩大中原版图。欢迎加入代夏书友群,群聊号码:60580381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羿大声的嚷嚷着,极为自负地说着,眼中充斥着不屑的眼光。

在他的心里,吕骆只不过是一个孺子,怎么懂他的伟岸,如何能与自己相比,今日他要是说不过去,就打算以皋陶的五刑,处置吕骆。

后羿的一生,也颇为精彩,在42岁前,在东夷有穷氏族中,学习射术,后多番狩猎获得食物,东夷有穷国人很敬佩,有穷国人势弱,靠着后羿才没有灭亡,迁徙到了鉏地,繁衍生息。后羿为了避开洪,洪即大水灾;迁徙到了穷石,从此在这里停留了下来。

太康元年,后羿趁着太康领着大臣、亲族远行河洛,亲帅有穷国人西南而来,分为两支,命武罗等人在河水岸边将太康拦截,自己领着四五千人越过河水灭掉了河、洛等国,迫于诸侯不满,又立了仲康为夏后,大权在握,时间漫长到了今日。

后羿想着自己一生的伟业,陷入了沉思,心中想着,

“该以皋陶之五刑,昏,墨,贼,杀,椓之中何为罪!,还是用金作赎刑!治上一治这小子。”

“不知道天高地厚,竟也学那伯益,武观二人,起卒反抗予,不若,倒也无有大害,用金作赎刑,倒也不错,削弱吕氏,日后可另施卒战灭掉。余可不会轻易饶恕伐我的人。”

伯益曾起兵反抗夏后启,失败带着高阳氏,青阳氏,有虞氏等后裔东逃,融入了夷人之中。

武观,启的小儿子,曾在西河起兵夺夏后启的位子,为彭伯平定。

这时,寒浞上前大喝道,“吕国大子,你可知罪,竟敢起族人与诸侯、部落伐我父。”

吕骆心想这又是谁?看上去,身材魁梧,面相不俗,前庭丰满,仔细斟酌,好似还不如自己岁大。

但,他知道,这人年岁不大,竟能在后羿出声之后,首先出声,不用深思,他也知道了,传闻后羿无子,以韩浞为螟蛉义子,也就是后羿的妘夏大子,相当于后世的太子,可不是目下的自己能比的。

吕骆眼睛转了转,略微侧方,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武罗等人没有言语,他们倒是想目睹,后羿亲自来问罪的人,是何人瑞。

在烛灼之下,他们看到地上有些不曾见过的事物,就跟吴贺方才一样,被棋盘棋子吸引住了,但是他们仍然沉默不语。

在这漆黑的山草之地,只有几只烛,照明周遭,哪里足够。

心中顿时有了计较,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一刻他能理解后世那些谄媚的人了,当然不代表他就要成为这样的人。

有些狐媚地道,“吕骆知错,吕骆知错,小子有珍宝献给夏后,还请夏后能饶恕小子与那老丈。如何?”

武罗的心里冷笑道,“此子不错,竟懂得以珍宝换自己与吴贺命数之法,想来不简单了。”

寒浞在心中暗道,“原来不过是与自己一般无异,狐媚于上,亏得之前,还怕此人识破吾的大计。”

旁边的后羿的同族大臣,妘困漠然置之,仿佛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反倒是后面的几人,熊髡,伯因,龙圉因为失去了后羿信任,跃跃欲试,然而还不等他们上阵,后羿已经来了兴趣,对于吕骆说的珍宝。

在后羿的心中,吕国小子既然知道自己是当下天下的共主,那当然也知道自己应当是玉,石,珠等珍宝,从不缺。

竟然能够提到献上珍宝,来求命数,自然也不会是假的,应该是上品之物。

“嚄!竟然有不俗之物,你将他贡上来,让予亲自看看,究竟是何物?或许能知一二。”

周遭众人屏住呼吸,想看看吕骆到底有何珍宝,竟然能让后羿逸闻。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下,吕骆将自己制成的粗糙的棋子,与地上的棋盘指给后羿及他身后众臣看。

众人跟随吕骆引导之下,看着那些粗糙的棋子,躺在了吕骆镌刻好的棋盘,眼神灼热,很想知道这是何物?

吕骆看着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夏后,此物名唤棋盘,其余木子唤做棋子,小子观天上星罗棋布,又念我等世人,有诸戎之伐。又因夏后囚我在此,小子已知错,故作棋,解乏。”

用心带着谄媚的笑,心中却是非常反感,可他觉着没有办法,为了活命才是正途,至于什么争霸天下,等到回到吕国再谈也不迟。

吴贺就有些想法了,心中记着吕骆的好,念叨

“这个犹子,不愧是吕氏兄长的子,倒也会照顾老朽,又聪慧,之前败于迟暮之年的后羿,看来大有问题啊!不过于我何用?”

吕骆要是知道这么一说,就能获得吴贺的诚心赞许,可能他会更加卖力,将这便宜族父,又是神射手救出去了。

后羿在周遭众人提着烛灼明亮眼前的时候,接下了吕骆递来的棋子,仔细把玩了一下,心中有些痴迷。

然后喜上于容,开口问道,“这该如何把玩?”

“夏后,这棋子之中的将帅,乃我新造,象征夏后与外邦,其余棋子乃是臣、属。中间以天穹河汉为界,分敌我双方,执子而行。”

吕骆跟后羿等人说明白,九宫格怎么走,其余卒,炮象征何物,该怎么走都一一说明白了。

后羿恍然大悟,仔细斟酌,心里觉着,这倒是一件上上之品,不习兵戎,倒是不知道这件奇珍的宝贵之处。

一时间后羿大喜,大笑道,“明日你二人就可离开此夏台,予会赐你二人牺牲,以供驱驰。”

接着后羿带着吕骆镌刻的棋子,又让士卒跟着吕骆雕刻棋盘,自个先回去与自己的女妇亲热去了。

只有吴贺,望着后羿的离去,有些依依不舍,他舍不得不是后羿,正是吕骆刚刚镌刻的棋子、棋盘,他有些心疼,也有些不甘,心中自问,

“凭何后羿就能如此取走犹子之物,凭何就把吾困在此地。”

这些都没几乎人看见。只有吕骆眼角之余,扫视到了,当然吕骆也不知道他想的什么?其余只有吴贺独自知道了。

吕骆看到便宜族父那般模样,身受后世爆炸信息时代的他,又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物以稀为贵”,应该是这样的想法,吕骆猜测。

与吴贺并列,指了指自己的头颅,然后出声道,“族父不必心哀,此物,小子在何处都能造,只要能保你我之命数,又有何不舍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