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公主也爱家丁

更新时间:2020-01-11 06:51:43

公主也爱家丁 连载中

公主也爱家丁

来源:落初 作者:李上 分类:历史 主角:李龙卷风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公主也爱家丁》的小说,是作者李上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企业家李大鱼穿越大唐,霸家产,占主人,爱太平,夺婉儿,改真娘,救宁儿,游大唐,只爱美人,不爱江山!最大的心愿就是三妻四妾第二大的心愿还是三妻四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惠娘也懵了,这后院平时严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别说是男子,就是女丫头,也只有贴身的丫头方可进入。

苏惠娘洗浴时,平时兰儿小丫头都在外面守候着,

一时惊吓,惊慌失措,一声尖叫,霍地站起,苏惠娘用手指着李大鱼说道:“流氓,你怎么进来的,来人,快来人,”

苏惠娘大声地反反复说着这几句,李大鱼如无听见,他不是听不见,而是只顾欣赏这玉人,移不开目光,哪里去管她呼叫,再说他现在脑袋确实是浆糊,脑袋还有点晕。

此时身无衣物,一具水嫩嫩地,肌如羊脂,洁白如雪,丰胸润腰的身子展露无遗,那二座山峰更是夺目,昂首在胸前,没有一点因为大而下垂,太壮观,多好的身材,多好的胸,就这样立在浴桶中。

李大鱼此时看得更完整,更仔细,从上到下。瞪大眼睛,流着口水,像个二哈子,又如饿狼面对着小锦羊,似是要生吞,欲望的眼光越来越浓,像是要捕上来。

苏惠娘见男子傻瓜样,眼睛更是满满欲望!眼光比刚才更具贪婪,像要把自己吃了似的,就似十足淫贼样,吓得心里呯呯直跳。

此时才发现自己身子光秃秃地,什么摭挡物也没有,大窘,满脸通红。

“啊,”的一声,忘了拿毛巾摭挡,双手护住胸部,身子再潜入水中,只露出一个头来,水中双峰,若隐若现,双目泛怒,娇羞,瞪大眼睛看着李大鱼,万千发丝也落入水中。

苏惠娘好呆也是江湖经验丰富,见过大场面,片刻后,心里稍冷静,看着自己救回来的男子,怒道:“好看不,看够了没,看够了就快滚!”

李大鱼这才也回过神来,也有点发愣,不知所措,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只有撕哑的声音!什么也说不出来,指了指嘴巴,打个手势。

“啊,”的一声尖叫,此时青色这衣服的小丫头跑进来了叫道,双眼瞪着李大鱼,想撕了他似的。

李大鱼此时更窘,好像偷人被人抓到一样,想解释,又说不出话来,一激动,气血翻腾,加上最近未进食,身子虚弱,头脑发胀,转不过弯来,双眼一闭,一下子晕到在地上!

小丫头的一声尖叫,吸引了附近房舍的女丫头,都跑过来观看。

苏惠娘换好衣服,披着长发,走了出来,脖子上还留有余红!训散了看事的丫头们,让人把李大鱼抬回原来房间去,又安排人去请郎中过来!

苏惠娘转过头来,对着青色衣服的丫头怒道:“兰儿,今晚的事,不许说出去,要不然,家法伺候,绝不轻饶!”

“奴婢知道,夫人,”兰儿低着头说道,

李大鱼躺在床上,脸色还是一样苍白,无血色,这时白色衣服的丫头带着一位老郎中走进来,

苏惠娘朝着郎中恭敬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请你过来,”

“夫人,太客气了,”郎中说道,

苏惠娘接着把李大鱼刚才醒过来后又晕了过去之事说了一番!

郎中坐在床边胡登上,伸手按在李大鱼手上号脉,一会儿站起来说道:“这阿郎已无大碍,只是身子有点虚弱,我开点药给他补补,另外多喂点水,及粥给他,即可!”

“好的,郎中辛苦了,兰儿帮我送一下郎中,”苏惠娘说道!

当众人走后,见床上男子嘴唇干裂,还有点血印,苏惠娘端着一碗水,想用勺子喂水,刚开始时还不适应,见无人时,胆子也大了些,慢慢地也放下心来,但脸上还是一红!一口一口送进李大鱼嘴里,然后拿起一小碗粥,把粥水喂进去,喂的很仔细,像娘子伺候夫君似的,

看着床上的男子,苏惠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上心,宁愿生意也不顾,就为了他!

如今也是情不自禁的想去照顾他,虽然他很像自己的第一任夫君,但也只是有点像而已,

那是自己第一次喜欢的一个男子,想起那个美丽的春天,相识在茶花山上,儒雅的书生,才华横溢,二人一见钟情,原以为一生中可以相伴而老,

可是快乐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夫君离她而去,自己痛不欲生,久久没有从伤痛走出来,谁知道命运多变。

拆腾了大半夜,苏惠娘回到房里,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因郎中说那个阿郎已无危险后,心情大好,也不知道心情为何如此兴奋,难道是因为那个男子,好像自己跟那个阿郎并没有什么关系。

之后又浮现身子被人瞧见的场景,心情又落入无名恼火,还有一点羞涩,想着那人当时那傻样,那幅德行,被自己样貌迷得一塌糊涂时,心情又大好,看来自己还是很美的,那个女人不以自己貌美还开心,那个女人不喜欢把男人迷到在自己石榴裙下,不管自己喜欢与否,到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睡下,睡梦中脸上还挂着一丝娇羞。

翌日,苏惠娘起床后,没有睡好,双眼有点黑,无精打采,昨晚还梦到了前任夫君,可是当夫君转过来头时,又换了一个男子,这梦,梦的好奇怪,都好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梦里没有言语,只是梦见。

一边吃着米粥,一边问着旁边的兰儿丫头,说道:“那个阿郎醒了没,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夫人,还没有,”兰儿道,

苏惠娘接着又说道:“等会,你再煲点汤,好生伺候着,”

兰儿扁着嘴道:“夫人,一个不认识的人,为何如此关心,”

“就你小丫头多嘴,叫你侍候,就侍候,那有这么多的废话,”苏惠娘有点不高兴。

苏府还是如往常一样,各司其职,扫地的扫地,生火的生火,洗衣的洗衣,可丫头的嘴巴却是管不住,谣言四起,可恐怖,

才一早晨,家丁们,丫头们都传开了,一大群丫头围在一起津津有味的议论。

听说:

“夫人救回来的阿郎醒了,还很英俊,”

“夫人救回来的阿郎,听说还是夫人第一任夫君的表弟,”

“夫人救回来的阿郎,我可听说了是以前夫君的弟弟,要不然怎么那么像!”

“夫人救回来的阿郎,我可听说了不但是夫人第一任夫君的弟弟,还是夫人的老相好,你看看夫人对他多好,”

“是呀,”

“我也听说了,”很多人附和道,

“我还听说了,夫人生意也没有做,就是为了救他,”

“我还听说了夫人昨天跟那个阿郎在一起洗浴,”

“是呀,我也看到了,夫人对他可好了,”十足的肯定,

接着好多小丫头肯定地说着,

接着又有人说道:“那不是未来的主人吗,那不成苏府要办喜事了?”

接着又有老家丁说:“哎,如果是真的,苏府又举行丧事了,”

“啊,”有人不解惊道,

兰儿丫头双手叉腰,娇脸怒色,大声怒道:“你们有完没完,是不是不想吃饭了,乱嚼舌根,”

众丫头们见夫人站着身后,吓得脸色大变,接着一轰而散!

苏惠娘正准备出门,听闻后,脸色微变,也没有大怒,这样的事,知道解释也没有意义,有些事情越描越黑,

她本来也不是那种小家碧玉的性格,性格坚强独立,内心强大,放在后世肯定是个女强人,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不重小节,要不然经历过这么多事,还能站起来,还操持这么个大家子。

兰儿丫头,可受不了这样的言语,等夫人出门后,把众人叫过来一顿训斥,完了后,脸色依旧难看,还气喘喘的,嘴里还怒吼吼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