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风雨炼歌

更新时间:2021-04-03 21:32:27

风雨炼歌 连载中

风雨炼歌

来源:落初 作者:执年瑾语 分类:历史 主角:楚湘俊小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风雨炼歌》的小说,是作者执年瑾语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降神雨,地生邪风,鬼婆嫁女,冰冷寒冬。架空玄幻历史,七段故事线展开剧情,看七名主角受尽人间试炼,融入历史篇章。几位主角经过历练与磨难,逐步立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基业,国与国的战争,人与异兽的战争。正义的少年,心计的女子,腹黑的情奴,花心的大少爷,忠贞的萝莉,刚猛的大汉,神秘的邪女。七个人七个故事,受尽风雨试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蓝风,小寒,信鹏三人回到小寒家,看到小寒的家已经被大火香噬。就在蓝风和小寒愣神的时候,信鹏抄起院子角落的铁锹扑上去救火。

房子的火黑红一片,一股刺鼻的火油味弥漫在四周。

小寒情绪激动欲往火里跑,她想挽回一些家里的东西,蓝风死死地拽住小寒,拼命的大声喊:“兄弟~快回来……”小寒嚎啕大哭,她最后的港湾没了,心中的悲愤一下子爆发出来,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此时的大火已经把房子完全香噬掉,周围的街坊都已经停止救火,大家都知道火不可能扑灭了,只能等火燃烧殆尽自行熄灭。身在火海的信鹏已经看不见人了,蓝风眼眶红润的拽着小寒,他以为信鹏活不了了。

就在蓝风绝望之际,信鹏从火海窜了出来,脸上黑乎乎的傻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着蓝风。

信鹏的笑容就像天真无邪的孩童一样,傻里带着一股纯真。蓝风看见信鹏还活着喜极而泣,踹了信鹏一脚,“让你回来没听见吗?”

蓝风此时不敢放开小寒,他怕小寒会做傻事。蓝风拽着小寒和信鹏离开,三人漫无目的走在夜晚的街上。

“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很明显我们被盯上了。”蓝风一边走一边说。

“为什么会这样……究竟是什么人要这样对我。”小寒哀伤的说。

“现在我们去哪儿啊?”信鹏傻里傻气的说。

“你去苏家门口盯着,我把小寒送回寺院,记住,只要苏家有人单独出来就把人劫持住,带到城外柳树林我们一起审问。明天午时一过,不管抓没抓到人都来与我汇合,记住了吗?”蓝风一本正经的对信鹏说。

信鹏坚定的点了点头。

蓝风又对小寒说:“你先在寺院呆着,现在有人针对你,在城里我怕你有危险!你放心,只要我们查到线索会马上告诉你的,好吗?”

小寒的泪水还没干,她也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便答应了。

三人就此分开,蓝风连夜送小寒回寺院,信鹏只身前往苏家。

信鹏来到苏家附近的时候天还没亮,远远望去,苏家灯火通明,院子外面依旧许多家丁把守着,信鹏在苏家大门外找到一个能藏身的角落死死盯着苏家大门。

临近五更天的时候,信鹏发现不远处来了几个人,也在潜伏盯着苏家!这些人正是陈老爷派来的,信鹏没有理会,一直盯着苏家大门。

清晨时分,见苏家有人骑马出来,这个骑马的人正是苏墨派去给大哥送信的人。

信鹏见这骑马的人是自己出门的,便追了上去!马的速度常人是追不上的。

信鹏从小在深山老林长大打猎为生,超乎常人的体质可以在猎豹的追赶下逃生!

信鹏追着马奔跑着,昨夜救火被熏成一脸黑炭的他跑在街上,别人都以为这是个疯子!

信鹏现在只有一个信念,他答应了兄弟要抓住一个苏家的人,他必须要履行诺言。信鹏疯狂的追赶信使,追到城门的时候信鹏被守城门的官兵当成疯子拿住。

在这个朝代里,疯子是要关进大牢的,精神疾病患者毫无**可言。

信鹏眼看着信使已出城,内心焦急万分,为了尽快脱身,信鹏一拳打在官兵的肩膀,信鹏的体质异于常人,被打的官兵哀嚎的叫了一声。

其他官兵见状赶紧关闭城门,一起向信鹏打来。

信鹏见官兵手里拿着长枪刺刀,便与官兵周旋了起来。听到打闹声的巡逻官兵从城里的方向围了过来,信鹏被两面夹击。

信鹏见这个阵势,如果不快点脱身恐怕真的会被捉住!

于是信鹏转头往城门方向跑,城门方向大概八九个守城官兵,信鹏从腰间摸出一个石块,狠狠地砸向打头阵的守城官兵,石块正中胸口,官兵倒在地上。信鹏拿起倒在地上官兵的长枪,疯狂地呼喊着杀向其他守城官兵。

此时信鹏如猛虎脱笼,威慑力十足,其他官兵见这架势吓得都散开了!

信鹏跑向城门,扔了长枪,健步飞起,双脚对着城门一个猛踹!城门立即七零八落。

所有官兵目瞪口呆看着信鹏扬长而去……

此时信使已走远,信鹏追着马蹄印,使出全身力气疯狂地跑着追赶。

信鹏只看马蹄印。城外每天来来回回骑马的多了去了,地上全是马蹄印,他也不知道哪个是自己想要追的!

只是见着马蹄印就顺着跑了!城外的地域十分广阔,四周都是荒地,杂草也不多,一望无际的全是黄土。

说来也巧,追着追着还真看见个骑马的,这个骑马的不是别人,正是陈老爷派出去的信使!

信鹏的智力不高,他也不记得一开始追赶的信使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了,反正就记住是个骑马的!

信鹏看见前面这个骑马的便以为是自己要追赶的人。

信鹏跑的速度比马要快,距离越拉越近。信鹏如同一只猛兽追赶猎物,一边跑一边嚎叫。

他的嚎叫能给他带来力量。

这就是个人的习惯,比如执年瑾语的习惯是写故事的时候一定要听着音乐激发灵感。

距离近了,信鹏又从腰间摸出一个石块,奋力向马屁股砸去,被砸到的马顿时倒地翻滚,信使被倒地的马甩了出去,说也不巧,信使头部着地,由于冲击力太大被摔死了。

信鹏跑过去试了试信使的鼻息,死了!“这可怎么办,蓝风兄弟还要审问他呢!不管了,背着尸体去见兄弟吧!”信鹏自言自语的说着心里所想。

看了看太阳,离午时还有一段时间,信鹏放下尸体倒地休息。昨天一夜没睡加上刚才的剧烈运动已经让他疲惫不堪。本来想着倒地休息一会,可是脑袋刚刚着地信鹏就睡着了!

等到信鹏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他急忙起身背起信使的尸体前往柳树林与蓝风汇合。

此刻的蓝风在柳树林已经等的焦急万分,蓝风久久不见信鹏到来,以为信鹏出了事,便前往城里寻找信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