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末寻真

更新时间:2021-02-28 22:39:34

宋末寻真 连载中

宋末寻真

来源:落初 作者:本自我 分类:历史 主角:夏侯三皇五帝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本自我的原创小说《宋末寻真》,主角夏侯三皇五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南宋末年,蒙古南侵,乱世将至未至,人情冷暖,是非善恶,往往身不由己。然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正所谓大道废,有仁义;国家昏暗,现忠臣。浩土神州锦绣中华,泱泱华夏五千年绵连不绝,纵他风吹雨打,强敌压境,却始终屹立不倒。传承数千年加上不断积累下来的精神信仰,正在此间,大放光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振见得父亲这样,哈哈大笑,随后起身说道:“父亲毕竟还是软弱了,似这等狗官,直接杀了便是,何故以礼相待?我们为劫这些财宝,可是折损了近百名弟兄,这般轻易放了他,如何能服众兄弟的心呐!”

“闭嘴,跪下!”王烈却神色一变,甚是严肃,暴喝一声。

王振大惊失色,见父亲突然发作,不知道父亲所欲何为,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听候发落。

“你这小子,当真不知好歹,如此惹事生非,我岂能轻易饶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王烈怒气冲冲的道。

“哥哥毕竟年少,求寨主从轻发落,哥哥此行,我们也都参与,寨主若是要罚,就连我们一块罚吧!”苏烈和李勇民见状,连忙向王烈求情。

“是啊!寨主,少寨主年少轻狂,做出这等冲动之举,也是情理之中;再者那钦差本不是什么好玩意,给他一点教训也好,让他欺压百姓。寨主还请从轻发落。”一旁的二头领,苏烈的父亲苏廉求情道。

“请寨主从轻发落。”其余大小头领,分寨主也纷纷起身求情。

“哼!好哇!你们倒是这么护着他,难怪这么胆大妄为了。”王烈冷冷的道,“就是给你们惯的。若无这小子命令,苏烈、李勇民,你们这小子敢去劫官船么?我意已决,休再多言,再有相劝者,罪加一等。”

苏烈性子比较刚烈,听了此言还是想再出言相劝,却被王振用胳膊肘撞了撞,使了个眼神示意不要说话。苏烈虽觉得不妥,但还是闭嘴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王振微微笑了笑,朗声道:“孩儿本没做错事,如今这天下,有什么分晓?锄强扶弱,造福一方百姓有什么错?父亲即要罚,那便罚好了,我绝无二话。”

“好!这可是你说的,有血性,这点倒是像我。”王烈笑了笑,接着说道:“事已至此,打你也是没用,不长教训。便罚你明日之前,必须给我滚下山,不得携带任何人一起;三年之内,未得我允许,不得踏入鄱阳湖周边半步,若被手下喽啰撞着,立即驱赶出去!”

“可是,寨主……”苏烈等人听到这么惩罚,都是心中一凛,如今北方蒙古日益强盛,对大宋江山虎视眈眈,天下虽还未乱却已似乱境,这般让王振一人下山,说不定有什么闪失。还想再劝,王烈却已经转入后堂了。一众老头领也跟了过去,只剩一众小头领和分寨寨主在旁,想出言安慰,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各自面面相觑,又看向王振。

王振却是一笑,倒是觉得罚得轻了,暗想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已经二十岁了,身兼武艺,难道还照顾不了自己么?再者,从小到大,每逢佳节,王烈必带一家人下山游玩,北至黄河,南至广东,四川、南海都去过了,见得世面也不少,有何惧哉?想到这里,王振陡然一笑,朗声笑道:“罢了,罢了!”随后拍了拍苏烈和李勇民的肩膀,径直往自己原来房间走去。

……

“哥哥,听苏烈哥他们说你被爹爹罚下山?可是真的?”王振正在自己原来房里收拾行李、衣物,比自己小五岁的妹妹王羽裳却闯了进来,问道。

“这不废话吗?他们都告诉你了,依他们俩的性子,难道还会和我一样开你的玩笑么?”王振将衣物打包,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嘿嘿!叫你胆大妄为,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下长教训了吧!”王羽裳嫣然一笑,打趣道。

王振上前拍了拍王羽裳的额头,无奈的道:“你这丫头啊!你亲哥哥被罚下山,这世道不比太平时,还不知道凶吉呢!你到好,还学着父亲的口吻教训我,反了你了,长兄如父,不知道吗?”

“哈!开玩笑的啦,你打我做什么?再说了,长兄如父,话虽如此,但那也是在爹爹妈妈不在的时候才算数的,你装什么长者?”王羽裳摸了摸额头,笑道。随后就换了神情,正色道:“言归正传……唔”

王羽裳话未出口,便被王振一把捂住,转头拿了包袱,柔声说道:“我没功夫跟你闹,今晚就要连夜下山了,我还得去跟母亲道别,还得准备金银细软,忙着呢!”

“哎呦!你听我说完嘛!”王羽裳扳开王振的手,柔声道:“刚才跟你闹着玩呢!现在言归正传。哥哥你这被罚一下山,八成是父亲恼你年少轻狂,不知道天下深浅,特意让你下山历练呢!你可别闹脾气,咱们兄妹从小玩到大,都是哥哥你照顾我,从未分别过一个月以上,这次你下山,可得好好保重身体,遇到事情别逞强。”话说到这,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

王振与王羽裳兄妹感情极深,王振便是汉子,此次分别,也难免十分不舍,轻轻拂去王羽裳脸上的泪水,微笑着,故作深沉说道:“行了啊!别用母亲的话来嘱托我,我都知道的。”

“噗嗤!”王羽裳听了不免觉得好笑,拍了王振一下,道:“讨厌,什么时候都没个正经。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嗯?什么东西?”

只见从背后掏出一把精致的短火枪来,还有一个小布袋子,对王御说道:“诺!这个给你。”

“这…这不是父亲收藏的短火枪吗?你怎么敢偷来?你忘了,小时候我们偷拿这火枪玩,可差点没挨打。”王振接过短火枪和那布袋,翻开一看,那布袋中满是钢珠和黑火药。

“我从爹爹那偷来的,你既要下山,说不定会遇到坏的流民强盗,万一不好,你拿这短枪,也好御敌!爹爹自己研制的这短火枪,虽然射程和威力不如那长枪,但便于携带,也不怕风雨,你带下山去,早晚也有用处啊!”王羽裳笑着说道。

“好哇!”王振把玩着这极为精致的短枪,心中很是高兴。王烈自主研制的这柄短枪,长不过一尺,射程也有四五十步远,方便携带,填充弹药的速度也比长枪为快,作为防身用,甚好。“我的妹妹还真是长大了,知道顾及哥哥了,不似从前那样,总闹着要我陪你玩。”说罢轻轻抱了王羽裳一下。

“哈,那……”王羽裳脸微微一红,话未出口,只听“咿呀”一声,门却开了,定睛看时,正是板着脸的王烈。

“啊!爹爹,您怎么来了。”王羽裳大吃一惊,急忙挡在王振面前,打招呼道。

王振也是一惊,急忙把短枪藏到身后,堆笑道:“父亲,父亲放心,孩儿正在收拾行李,今晚便下山去,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决不会耍赖皮。”

王烈眉头一皱,朗声道:“好哇!好哇!你这丫头也这么不省事,学会偷我的东西了!”

王羽裳听言,情知事情暴露,嬉皮笑脸的扑到王烈怀里,撒娇道:“爹,女儿也是为了爹你好嘛!”

王烈哼了一声,道:“为我好?这道理从何而来?你们俩没一个省心的,早晚得把我这老头子给气死。”

“哈。”王羽裳轻笑一声,笑道:“怎么会?爹你英明神武,宽宏大量,又足智多谋,定然长命百岁,怎么会让我们给气到?话说回来,哥哥可是您唯一的儿子,您一向刀子嘴豆腐心,罚哥哥下山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的不是?我偷您的短枪给哥哥防身,本是好事啊!还替你代劳了,如何不是为您好?”

“你这丫头,古灵精怪的,和你娘以前一样。”王烈被王羽裳这么一说,神情趋于柔和,微笑道。

“娘?娘以前性格也似我这般么?看不出来啊!”王羽裳疑惑道。

“性格都是开朗活泼,但你娘可比你明事理多了。”王烈摸了摸王羽裳的头,转头看向王振,说道:“羽裳,我有话和你哥哥说,你先出去。”

“哦!”王羽裳见王烈神情柔和,也就不担心什么,朝王振吐了吐舌头,即便跑了出去。

王烈关上门,缓缓到王振面前坐下。

“父亲,这枪……”王振将短枪放到桌上,不知父亲意欲何为,难免有些自然的紧张。

“没事!坐下。”王烈按着王振的肩膀,一边说道。王振依言坐下,王烈看了看王振,叹了口气,问道:“振儿,我将那钦差放了,又将所得财物尽皆送还,还处罚你下山,心里是不是很不满呐?”

“回父亲的话,孩儿也知父亲是为我好,但听苏廉叔叔他们所说,父亲你当年也是意气风发,曾在江淮一带起义,北抗金国,南御朝廷,兵强马壮,还有许多火器武装,不可一世。为何如今却对你狗官这般客气,孩儿实在不解。”王振顿了顿,出口问道。

王烈叹了口气,道:“往事莫要再提,振儿,你此番下山,须记住,这大宋气数将尽,撑不了几十年了,蒙古日益强盛,十多年前西夏、金尽被蒙古虽灭,南伐大宋不下,双方议和。如今蒙古正在西征,西域数百个国家都被蒙古虽灭,而大宋朝廷却还在享乐,我南朝富裕,蒙古过两年势必要率大军攻伐,你下山去须得小心行事,莫要莽撞。”

“嗯!”王振点了点头,道:“孩儿记住了。”

“还有。”王烈接着说道:“国有道,不变塞焉,强者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者矫。这句话你已经记牢,那便不用再多提,你还须记住这几句话:大丈夫生于世,当重情义,气节,心向自由,追求理想,坚定信仰;这才是响当当的男儿应该有的气质!有朝一日,外敌来犯,残害百姓时,男儿当自强,保家卫国,力御外辱,决不可甘心为奴!你好好记住这些话,即便下山去吧!”说罢,王烈起身看了看王振,叹了口气,转身出去。

王烈这一番话说的诚挚恳切,王振听得耸然动容,肃然起敬,虽然有许多不明之处,但也知道父亲在指蒙古南侵,自己不可甘做犬奴,当自强不息。心中暗自记牢,点了点头,随后便去向母亲和妹妹拜别,随后便前往山上的钱庄,取了一百多两白银,带好短枪,绰了丈八蛇矛,便要下山去。

此时已经至黑夜,春风吹动,其中更添一股草香,清神气爽。王振本来心里有些纠结不明,此时被风一吹,心情大好,超天空长啸一气。山寨里的路灯已经点起,再添上月光,更显光明。王振舒了口气,便往山下渡口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