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周匡天下

更新时间:2021-01-11 22:19:09

周匡天下 连载中

周匡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大杀四国 分类:历史 主角:李华李筠 人气:

《周匡天下》是大杀四国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周匡天下》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刚刚拿到毕业证的热血青年穿越到了五代十国末期,随着五代第一明君打天下,但是柴荣英年早逝,他该何去何从?随着赵匡胤做个开国功臣,尽享荣华富贵,还是改变历史,让那贫武的受气包大宋王朝胎死腹中?  乱世的风云,英雄的凯歌,江山美色的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平之战以北汉军精锐伤亡殆尽而宣告结束,老将刘词率军清剿残敌,搜捕刘崇,当天夜里,刘词召集的后续部队两万人陆续赶到了高平。

当晚大军就在野外扎营。郎兵躺在营帐中,还沉浸在刚才的大战当中,尤其是那个方面大耳将军那一句“赵匡胤”,这就是宋太祖赵匡胤?唐宗宋祖稍逊风骚的赵匡胤?虽然后世不知道多少次骂过赵匡胤,骂过多少次宋朝,但是当他真真正正地面对这个千古风liu人物的时候,还是有一种悠悠远远、沉沉重重的震撼在心头,积郁千年,经久不散。

李勇精力充沛,过不了多久就恢复过来了,他眨着眼睛,看着郎兵道:“三郎,我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哦,哪里不一样了?”郎兵笑道。

“很多。你以前虽然读了一些书,但是也不算太聪明,居然能想出来这么多奇怪绝妙的主意。还有,你以前胆子很小,如今居然敢杀人了……”

“是啊,是啊。”趴在旁边眯着眼睛的王大山急忙点头道,“李勇说的对,三郎是和以前有很多不一样了。嘿嘿,不过我喜欢,以后跟着三郎,肯定能够天天大鱼大肉了。”

“你呀,就知道吃……”李勇嘴里笑着王大山,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郎兵,等他的回答。

“人总是会变的,从小孩到Cheng人,从幼稚到成熟,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不变能成吗?”郎兵打个哈哈说道,“每个人都在变,不过我变有些突然而已。好了,都累了,睡吧。”

李勇对郎兵的回答并不满意,他觉得郎兵的眼睛里藏着他不知道的秘密。不过郎兵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再问,李勇站了起来,说道:“我出去方便撒泡尿。”

郎兵虽累,却哪里睡得着,翻来覆去尽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回想起来,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让他都不敢相信。忽然帐篷又掀开了,李勇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郎兵笑道:“怎么这么快?”

李勇急忙道:“黄六来了。”

“他来怎么啦?”郎兵越发奇怪了。

“黄六刚从中间御帐出来,肯定是皇上召见他了,你说……他会不会香了我们的功劳呐?”李勇小声道。

五代时期,长官把属下的军功据为己有是司空常见的事情,郎兵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李勇一提醒,他想了想道:“应该不会,黄六虽然滑头,胆子却不大,我们功劳太大,又是在皇上面前,他没有这个胆子,你放心吧。”

李勇还是有点不放心,王大山道:“你就安啦,相信三郎的,没错。”

正说一阵脚步声近了,三人连忙听口,就见黄六掀开了帐篷走了进来,他满面Chun风地道:“大人,大喜啊,皇上要召见你,赶紧准备一下,一会儿传旨的太监就来了。我是专门跑过来提前知会你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李勇斜睇了他一眼,然后看向郎兵,郎兵笑了笑,点头道:“多谢了。”

黄六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没有大人您,我黄六算哪根葱能承蒙圣上召见?”他笑嘻嘻地道:“其实圣上本来就想召见你的,因为我是我们这队兵中官职最高的,就先召见了我。不过,大人您尽管放心,您的功劳,我可是一五一十地向皇上说了,皇上听得很高兴,马上就要召见您了。哎呀,不说了,传旨的太监就要来了,可不能让他看见我在这里……”黄六一边掀开帘子往外面跑,临走还不忘丢下一句:“大人呐,有了好处可别忘了黄六呵……”

黄六走了不久,郎兵帐篷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个中年太监迈着细碎的快步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嚷嚷道:“哪位是郎兵将军?”

郎兵连忙站了起来,行了一个军礼道:“在下就是郎兵,不过可不是什么将军。”他一边说一边偷眼瞄向那个太监,“太监”这词儿慕名已久,网络上电视里已经演化成了各种意思。辫子戏中娘娘腔的太监郎兵看了不少,拿腔作势、比女人还尖尖细细的声音。

如今真实的太监就站在自己面前,郎兵瞧得仔细,其实和普通人倒也没什么区别,白面无须,三十多岁,声音稍微有些尖。和想象中的太监颇为不同,不过郎兵还是看出了一点东西,他的腰是微微弯着的,大概和长期服侍别人有关。郎兵倒不歧视太监,相反他很同情他们,若非为生活所迫,逼不得已,又有谁愿意做太监一辈子伺候别人呢?

那个太监轻轻笑了一声道:“小子有意思,不过咱家相信你会当上将军。走吧,郎将军,陛下召见你。”

“这么晚了陛下召见我?”

“是呀,郎将军,你是多么荣幸。陛下听了黄六夸赞了你一通,忍不住想见见你。陛下就是这样,还是晋王的时候养成的习惯,若是知道了哪个人有非常的才能,陛下一定会放下手里的东西召见他。这不,听说你才能不错,这么晚了都派咱家来叫你呢。”太监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道。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就是周世宗么?郎兵微微一失神,笑道:“哎呀,真是麻烦公公了,还不知道公公贵姓?”

太监道:“你也甭客气,都是给陛下当差的人,咱家窦思俨。”

“哦,窦公公好!”

窦思俨一愣,随即一笑道:“好,快走吧,陛下劳累了几天了,别让他久等。”

周世宗的大帐在中间,距离郎兵的帐篷不过五百多米。望着漆成明黄色象征皇权的御帐,郎兵心里一阵紧张,忍不住问身边的窦思俨道:“窦公公,见了皇上有……有什么规矩没有?”

“规矩?”窦思俨看着郎兵紧张的神色笑道,“初次见皇上有点紧张吧?不要紧,在军营里陛下喜欢别人行军礼,你见了皇上,跪下口称‘吾皇万岁”就行了。”

说着就近了御帐,两个侍卫走上前来,卸了郎兵手里的刀,浑身搜了一遍才让窦思俨带着郎兵进去。

郎兵随窦思俨走进了大帐,这个帐子可不是他们营帐可以比的,有门有帘,占地两亩左右。进了门,郎兵只见宽阔的大帐中,一个身穿明光铠甲的人正在看着硕大的地图,一股威严扑面而来,郎兵急忙跪下道:“小人郎兵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

周世宗朗笑一声,转过头来,单手虚虚一扶道:“快起来,起来说话。你就是郎兵吗?恩,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坐吧。”

“多谢……陛下!”郎兵有些拘谨地道,或许是出于心理压力,他总感觉的这里庄严肃穆,沉甸甸的。他话音未落,窦思俨急忙搬过一个小凳子,郎兵说了一句:“谢谢!”然后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窦思俨一愕,向他使了个眼色,然后退了下去。他对这个懂礼貌的小子挺有好感的,才提醒了他一下,皇帝让臣子坐那是客气,就是宰相也只敢屁股沾了半边,你小子什么身份,一个小卒子,也敢这么大模大样的坐下来?可惜郎兵没有弄明白他什么意思,即使对面是国家主席也不会让客人站着,他习惯了现代的思维。

周世宗在对面数步远的龙椅上坐了下来,说道:“高平之战大周胜了,朕很高兴,尤其是出现了一批才能出众的将领,朕心甚慰。在这场大战中,有三个人立了最大功,一个是赵匡胤,一个老将军刘词,另一个却是出乎朕意料的你,郎兵,一个伙长带着潞州六百残兵,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候,冲击敌人的要害。你手下有个叫王大山,还击杀了张元徽。”

“陛下,击杀张元徽还有小人手下李勇的功劳,是李勇射杀了张元徽的战马,才让王大山有机会杀了张元徽。”

郎兵连忙道,他不可想抹杀了兄弟的功劳。

“哦。”周世宗笑道,“不要着急,凡是有功于我大周的,朕都不会亏待他,呵呵,是黄六说的不清楚,此战刚刚结束,甚至还没结束,战功还没统计完。听说你在长平关吓退了契丹五百守军,更在省冤谷全歼契丹二千多人,夺了万匹战马?”

“托陛下洪福,小人侥幸得手。”

“好!年年轻轻,有功而不骄。”周世宗很高兴,尤其是那些战马,是大周急需的,有钱买不到的优良战马,“你不要再自称称小人,称臣吧。说吧,你立了这么的功劳,要什么赏赐,只要你说出来朕无不应允。”

郎兵道:“臣谢过陛下。俗话说的话,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是大周的军人,是大周的兵,外敌**,臣当想方设法抵御外敌,死而后已,岂敢要什么赏赐?”

周世宗一愣,五代十国兵骄将悍,想法设法邀功请赏,立了功不要赏赐的更是少之又少了,能够说出“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话的更是凤毛麟角了。周世宗笑了起来,声音爽朗,把攀爱能、何徽背叛的闷气一扫而空,笑罢道:“说的好,说的好!若是人人都想你这般想,那我大周又何愁不能削平天下?”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大周的律法,也是朕做人的原则。这样吧,从潞州和你来的人还归你指挥,朕正式任命你为指挥使,黄六为副指挥使,王大山、李勇升为军使,至于其它赏赐等回京朕一并封赏,如何?”

郎兵急忙跪下道:“谢主隆恩!”

周世宗挥挥手,疲惫地闭上眼睛。窦思俨悄悄地走到了郎兵身后,把郎兵带了出去。

**********

大周军休息了一夜后,返回高平。昨天夜里得知周军战胜了汉军,躲避战乱的高平百姓连夜赶了回来,一夜之间,高平又恢复了生机,并且由于大量的士兵源源不断地到达,高平集市跟着热闹起来。

攀爱能、何徽两人在周军回高平的当天晚上就跑了回来,两人痛哭流涕,请求周世宗看在两人是先帝旧臣,为国立国汗马功劳的份上,绕过两人这一次。两人又诅咒发誓,绝对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周世宗厌恶地看着两人,让人把他们押了下去。

几日来的苦闷又涌上心头,原先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阵前大将叛变,现在他更想不到两个叛将居然还敢带着一群叛逃的手下回来了。刘词告诉过周世宗,他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二人,他们一路抢劫百姓,四处宣扬周军败于契丹军,他们告诉刘词,皇帝已经大败,前线的部队都投降了,让刘词和他一起逃命。更过分是周世宗先后派出了好几个近臣和亲兵将官来召集他们回去,结果都被他们一刀一个给干掉,表现了逃跑到底永不回头的决心。幸好刘词为人稳重忠心机警,他为尽快赶上周世宗,不动声色地摆脱了二人,成为胜负的决定力量。

周世宗眼睛的余光忽然看到了帐边担任守卫的表姐夫张永德,招了张永德问道:“攀爱能、何徽二人阵前叛变,带兵私逃,杀了朕的信使,还做出阻碍了救朕的后援部队的事儿,朕就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还敢回来?”

张永德道:“陛下,这其实很简单,兵家自古多胜负,打输打赢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没有追过敌人,谁没逃过跑?而且以后的仗还多着呢,不还得用他们这些人吗?所以樊爱能和何徽才敢回来。尤其是中唐以后,这数百年无不如此。”

周世宗听罢愤怒地一拍桌子,与其说之前樊爱能和何徽敢于叛变他,是对他的不忠和蔑视的话,那么这时候还敢再回来,就是对他加倍的侮辱!难道说他怯懦得连人都不敢杀了吗?

但是激动之后,他终究还是有些犹豫,因为无论如何张永德刚才说的都对,他还是得要打仗的,杀人容易,可是杀完之后呢?这样的事是不是真的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张永德说完之后偷偷看了一下周世宗的脸色,又道:“樊爱能等人临阵卖主,罪当论死。陛下雄才武备,征服天下不为难也。但行军无法,陛下就不能在军中树立绝对的权威。即使有精锐百万,又怎么能为陛下所用?”

一语惊醒梦中人,柴荣振臂而起,把床上的枕头狠狠地砸在地上。

第二天,樊爱能、何徽以及他们部下军使以上七十余人,全部就地斩首,虽然以往有功,但是概不赦免。而且就此通告全军,这就是临阵脱逃,不尊皇命的下场,再有所犯,一律处置!

所有的周军士兵悚然而惊,郎兵却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犯了军法就要按律处置,他不知道的是在五代十国时期阵前杀大将激起兵变的不在少数,郭威就是在杨邠、史弘肇等大将被杀后起兵的。

郎兵很快就把攀爱能的事情忘到了脑后,他正在逛高平街,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到集市上,对什么东西都充满了好奇,一件小玩意儿都能吸引他半天,虽然看的多买的少。

忽然郎兵一亮,快步走到了一个小摊上,那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泥人,五颜六色,煞是有趣,郎兵拿起来,左看右看爱不释手。郎兵自己捏过泥人,不过此刻他更感兴趣的是做泥人的橡皮泥。

正在巡城的赵匡胤看到在那里摆弄泥人的郎兵,他摇摇头走了过来道:“郎指挥使,皇上放你的假,你也不能像个没事人一样跑来玩泥人啊。”

手下东西班都虞侯王审琦不屑地小声嘀咕:“这么幼稚的一个人,也能当指挥使!”

赵匡胤摆手示意他不可乱说,不等郎兵回答,带着手下继续巡城去了。

郎兵神秘一笑,对李勇道:“把你们的钱都借点给我,我要买光它们。”

王大山吃了一惊,忽然放生大笑道:“以前你还嘲笑我,原来你和我一样也喜欢泥人儿啊,不过,不过也用不了这么多吧?”

“不——”郎兵摇摇头,“我要买光做泥人的橡皮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