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觉醒的战神吕布

更新时间:2020-11-19 17:09:48

觉醒的战神吕布 已完结

觉醒的战神吕布

来源:落初 作者:峻侯 分类:历史 主角:吕布魏续 人气:

《觉醒的战神吕布》作者:峻侯,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吕布魏续,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下邳之战,一代战神吕布悍然觉醒,在乱世大回炉中突出重围,群魔乱舞,以暴制暴。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彭城官道

吕布在这里隐秘了两天,从刺探来的消息看,曹军的粮草今日便要从这里路过去下邳。

“君侯,大事不好。”

吕忠疾步禀报道:“刚刚有探子回报,曹军准备决沂泗之水。”

吕布眉头紧皱眉头,是回身救援还是继续等待,他开始动摇了,洪水猛兽之下,下邳难以自保。

如若粮草没劫到,反而丢了下邳,这可得不偿失,希望陈宫没有把他的提醒当耳旁风,水淹下邳是吕布死亡的宿命。

就在踌躇满志时,终于有了动静。

“报,启禀君侯,曹军来了,曹军来了。”

吕布对天长叹道:“天不亡我吕布。”

“传我将令,号令一响,各部按计行事,不可走脱了一人,违令者,杀。”

“诺”

冬日的天气,阴霾连连,官道上,曹军浩浩汤汤开来,粮草辎重有上百辆。

这就是曹操的命脉。

丛林一片鸟起,喊杀声破空而来。

“快,快迎敌。”

行军主帅高声吼道,令他万万没想到,徐州这个地方还有人敢劫持粮草,怕是真的不要命了。

一匹马从天而降,全身如炭火,马背上一人,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手持一把方天画戟。

“不好,是吕布,快逃…!”

行军主帅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内心郁闷死了,面对这个杀神,他除了逃,便是死。

“杀呀!”

曹军被四面八方冲出来的士兵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加上主帅的动乱无能,根本无从抵抗,半个时辰不到,死伤殆净。

行军主帅被押解至吕布面前,心惊胆战的看着吕布道:“我乃丞相族亲夏侯杰,君侯饶命!”

“什么,你便是夏侯杰,那个被张飞吓破了胆坠马摔死的夏侯杰!”

吕布一时失言,又道:“你竟然识得本侯,只消你给曹操传句话,便放了你的狗命。”

夏侯杰闻听能活命,忙磕头回道:“愿为君侯效劳。”

吕布顿了一下,正色道:“你可记住了,你告诉曹操,十败十胜也没有肚子饿来的麻烦,下邳虽好,不如许都来的痛快,他若不退兵,我便助袁本初出兵许都,让他无家可归。”

话毕,吕布一脚踢在夏侯杰身上,笑道:“滚吧!”

夏侯杰野狗打滚一般,没有半点怒色,千恩万谢之后才跑远去。

可面对那么多的粮食,吕布发愁了,苦思冥想,只好吩咐士卒将大部分粮草藏到附近的树林里,留下一小部分余大道上集中烧毁,掩人耳目。

至于回援河堤,阻拦曹操决堤已经来不及了,况且一个破败不堪的徐州,多少会让曹操安心一点,自己才能喘口气。

下邳城

张辽越发感觉吃力了,曹军连续几日攻城,战士们体力根本吃不消,如若不是有光荣护卫队充与其中,恐怕城已经破了。

“文远将军,曹军怎么退了?”

陈宫登上城楼观看了一番细道,心头思绪不宁。

张辽也摇头道:“末将也感觉奇怪,这两日都是佯攻,倒是山坡上又建了一座军营。”

陈宫极目远眺,果真有一座大营从山坡上兴起。

“不好,曹军要决堤!”

陈宫大惊失色,吕布临走前特意嘱咐过,竟差点忘记了,沂泗之水足以让下邳沦为一片沼泽,可如今就算知道曹军要决堤,他也不能主动出击,可急煞他了。

张辽道:“不若末将带兵出城阻挡。”

陈宫细道:“晚了,只怕将军才出门半步,曹军便要杀来,不若吩咐士卒,加紧修护城池,赶造木筏。”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

“也不知道君侯怎样了?都已经过去五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两人都暗自担忧,也不知道吕布是不是故放矢语,自己逃了。

谁也不好开口说出来,就在两人沉默不语时,很远很远的地方,浓烟滚滚直穿云霄,就像一条黑龙,不断吞噬着天空。

不一会儿,浓烟便扩散到下邳的上空,两人同时大喜,这是吕布的信号,这些天所有的努力都值的了。

陈宫率先开口道:“君侯大事已成,只是这沂泗之水不得不防,在下先告辞了。”

……

当夜,曹军大营

夏侯杰浑身是伤的被带进了大营,胆怯的跪在曹操面前,哭诉道:“丞相,吕贼带兵劫了粮草,末将拼死抵抗,无奈敌军势大,这才……”

曹操暴怒而起,拔出身后的宝剑,一剑劈开身前的桌案,痛骂道:“你这无用之徒,丢了粮草还有何脸面前来,孤要杀了你。”

曹操跳跃而起,长剑直下,直取夏侯杰胸口。

夏侯杰神魂颠倒,大声喊道:“丞相,饶命呀!”

“丞相,且慢,郭嘉还有几句话想询问夏侯将军。”

曹操收住利剑,回视郭嘉不悦道:“奉孝可是想为他求情?”

郭嘉连忙回道:“丞相息怒,此事疑点重重,待问明白了再杀也不迟,还需夏侯将军回答我几个问题。”

曹操冷哼道:“夏侯杰,你若不想妻儿老小为你殉葬,便如实回答。”

夏侯杰三魂丢了两魂,如今活命是没有机会了,只能盼望曹操念及族亲,放过他妻儿。

“末将有罪,死罪,望丞相放过家小。”

夏侯杰苦苦哀求道。

曹操黑嘴垮脸道:“其余人等都到帐外候命!”

待人都退了下去,郭嘉才开口问道:“夏侯将军何以断定劫粮之人是吕布不是流寇,可见到吕布本人?”

“亲眼所见,吕布还让罪将给丞相带一句话。”

郭嘉急问道:“如实上报!”

夏侯杰回道:“吕布说:十败十胜也没有肚子饿来的麻烦,下邳虽好,不如许都来的痛快,他若不退兵,我便助袁本初出兵许都,让他无家可归。”

郭嘉身形一顿,差点摔倒,半许才回过神来,追问道:“吕布有多少兵马?”

“不下两千人”

话毕,曹操怒视道:“夏侯杰,不是孤容不得你,而是你罪大恶极,你死后,妻儿老小用度皆我从府中调拨。”

现今可不是粮草的问题,一旦消息传出去,整个许都可能都要地动山摇,十败十胜论更是绝密,吕布怎会知晓。

“谢丞相大恩”

夏侯杰跪谢之后,自杀而亡。

郭嘉谏言道:“丞相,事不宜迟,应当机立断。”

曹操神色突怪,大笑道:“孤的头风竟然好了,来人让许褚滚进来。”

“许褚,你可知罪?”

面对曹操的质疑,许褚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木讷的伏身跪地道:“臣有罪,请丞相责罚!”

看着许褚,曹操又好气又好笑,他怎么会是反贼内奸呢。

郭嘉开口解释道:“许褚将军可记得出兵伐徐州时,我与丞相定下的十败十胜。”

许褚极力搜寻,回道:“是有这回事,可是某家站在门外当值,根本听不清,也记不住。”

曹操没好气的道:“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喝酒使蛮力,罚你一月不许饮酒,另外府中出了奸细,孤和奉孝谈的机密竟被吕布知道了,限你半月之内给孤彻查清楚,不然你就去给孤喂马。”

许褚这才知道出了大事,握紧拳头道:“某家要将奸细千刀万剐。”

许褚告退而去,郭嘉才问道:“沂泗之水是否决堤?”

曹操冷色道:“决堤放水,命夏侯惇驻守大营,伺机而动,其余诸将,连夜开拔回许都。”

失了粮草,曹操不得不退,吕布潜逃在外,就算破了下邳也毫无意义了,更可怕的是,吕布是如何得知十败十胜论的,这就像一把利剑悬在曹操心头,如若真让他和袁绍联手,许都真危险了。

可是就算如此,他也要吕布顾此失彼,这沂泗之水一旦打开,下邳将变得一片汪洋,没有两三年休养生息,是起不来了。

郭嘉又道:“不如表车胄沛国相,留守小沛,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最近表现活跃的刘备,他是万不敢让曹操启用,这厮早晚要起事,还是带回许都,让曹操压住他好。

曹操允诺,军令所达,大军连夜开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