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归义无声

更新时间:2020-11-18 17:13:08

归义无声 连载中

归义无声

来源:落初 作者:康蕊 分类:历史 主角:小兄弟魏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归义无声》的小说,是作者康蕊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安史之乱后,大唐帝国转盛为衰,吐蕃趁机侵占了“丝绸之路”的重要纽带河西陇右之地。大唐宣宗始起,吐蕃控制下的沙洲义士张议潮起兵反抗,召集了张淮深、仆固俊及拓跋怀光等青年才俊,面对着复杂多变的唐朝中央政局动荡及吐蕃及回鹘地方势力的摇摆,历经了残酷的浴血拼杀,联合各种地方势力最终收复河西陇右之地后复归大唐。一代民族英雄张议潮被唐宣宗封为“归义军节度使”,从此为大唐王朝镇守西北边塞。张淮深、仆固俊、拓跋怀光、饶安公主,和义公主、张念齐、张淮鼎等人也在战争中经受了爱情与家国的双重洗礼,最终成为了彪炳史册的英雄人物而留名青史。他们的热忱浇灌起了璀璨的浪漫之情,背后却也影射着血红色的付出与牺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尚塞飞回到官衙的时候,看到忽律正站在院子里欣赏着月色。尚塞飞连忙行礼,然后问道:“师傅都已经知道了?”

忽律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据下属的报告,你在驿馆与大唐使团搏杀的时候,周围并没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近。而你在驿馆里也并没有发现公主的身影,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公主已经提前离开了沙洲,另一种可能就是公主还躲在沙洲城里的某个地方。我已经派人去城门守备的将士那里打探了,希望能够发现蛛丝马迹。”

话音刚落,一名下属就冲进来禀报:“军师,我们刚盘问了四门的守城官兵,他们今天没有注意到两个年轻女子模样的人出城过。”

“那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群,比如说送葬人群或者其他人群曾经出去过?”

“据兵士们反应,今天下午倒是有一队服徭役的人群曾经出城,说是要去城外为尚将军修建营地。”

“为我?”尚塞飞立时说道,“我并未带大军前来,又何尝需要他们给我修营地?”

忽律捋了捋胡须,喃喃自语道:“这就对了,我猜两位大唐公主必是混在了这些人群中出城的。”

“那我马上派人去追!”尚塞飞急忙说道。

“不用!塞飞,如果动用士兵去追,声势太大反倒容易被他们发现。不如就让我的属下轻骑出城去追,我料想两个女孩子无论如何也是走不太远的。现在为师想的反倒是,究竟是谁协助她们逃离沙洲的。虽然今天那些人没有在驿馆出现,但我还是相信这个沙洲城里一定还有他们的人。所以塞飞就麻烦你再跑一趟,带着我的属下去城外追击公主。我倒要留在城里好好的找一下里面的内应。”

“徒儿遵命,我这就带人立即出城去追,一定要把两个公主抓回来!”

忽律点了点头,尚塞飞就立刻冲出了门外,带着一群沙狐的高手直奔城门方向而去。忽律则端起了一杯茶,品了两口之后问道身边的人:“夜血堂的人最近可曾露面?”

那人立刻答道:“属下最近一直在寻找,但未曾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

“沙洲城里可有什么豪门大户?”

“沙洲一直以来就有三大豪强家族,张氏、索氏和李氏。三家的年轻子弟众多,在沙洲也颇有影响力。”

“哦?”忽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把这三家的档案文书拿过来给我。”

听到忽律吩咐后,这名下属立刻便把有关这三家的档案文书拿了过来。忽律对于这名下属的效率非常满意,于是便轻描淡写的说道:“安景,你跟着我也快五年了吧?从今日起,就升你做中郎将吧。”

这个名叫安景的下属听后立即下跪道谢,忽律摆了摆手,他便又迅速的退到了偏僻处。忽律走到灯下,大致翻阅了一下这些文书,然后突然笑着说了句:“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又得出去拜访别人了。”

安景没有问忽律要去拜访谁,但却已经快速的帮他准备好了外套和马车,另有数十人沙狐高手躬身做好了准备。忽律走上马车之后才轻轻的说出了目的地:“李氏府宅。”

到达李府之后,沙狐高手们迅速选好了最有力的位置隐藏了起来,他们可以在这些位置监控整个李府,同时确保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到忽律身前保护他。忽律身边只留下了一个驾车的老人,老人帮他上前敲了敲门。门开了之后,府内的一个年轻人问道:“请问阁下深夜光临,不知有何事?”

忽律礼貌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鄙人吐蕃忽律,此次专门前来拜访你家族长张议潮先生,烦请通报。”

“忽律?”年轻人木讷的回应道,“我怎么没有听说我们族长有这么一个朋友?”

忽律又笑了笑说道:“小兄弟去通报一下即可,我想你们族长会请我进去的。”

年轻人将信将疑的关上了门,不一会儿果然重新打开了门,然后客气的请忽律走了进去。张议潮已经站在了院子中迎接,看到忽律连忙做出了“请进屋”的手势。

忽律冲着张议潮拱了拱手,微笑着说道:“看阁下的风采,想必就是张兄了吧?”

张议潮也拱了拱手回答道:“大人客气了,草民正是张议潮。不知忽律大人今日来访,怠慢了大人,却是议潮的不是了。”

“张兄认识我?”

“久闻尚大帅身边重臣忽律大人的大名,可惜今日方得相见。”

忽律笑了笑,然后欣赏了院子里的景致之后突然说道:“张兄,今夜月色正好,不如你我二人就在这庭院之中边赏月边畅谈如何?”

“一切全凭大人做主。”

“张兄客气了。张兄是世居沙洲吗?”

“张氏家族已居沙洲两百年之久,在下先祖是隋末从山西迁徙而来,侥幸来到此处并就此生活了下来。”

“是啊,自隋末以来战事频繁,百姓们难得安居乐业。直到今天,河西陇右仍然是危机重重,每每想到这里下官就寝食难安。”

“大人日夜为百姓操劳,实在是黎民的福气。”

忽律猛的回头盯着张议潮,冷冷的说道:“张兄果真这么认为?”

“自然是的。”

“张兄是如何看待当下河湟的局势的?”

“大人,在下乃一介草民,难以对局势有任何的看法。”

“但说无妨!”

张议潮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在下只想社会安定,百姓不必再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之苦。如能给在下一片净土,让张氏子孙能够繁衍下去,在下就万分满意了。”

“可惜啊张兄,恐怕目前连你这个简单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当下吐蕃内部四分五裂,仅河湟地区就有鄯州的尚婢婢、河州的尚延心割据一方,不听号令。纵然我家主公尚恐热将军费尽心力,也只能暂时维持当下的局面。说不定哪一天战端再开,百姓们就将重新坠入痛苦的深渊了。”

张议潮躬了下身子,冷静的答道:“相信有尚大帅的数十万雄兵,再加上忽律大人的鼎力辅佐,河湟百姓总也是有盼头的。”

“但是我听说河湟诸州的百姓现在仍然心系大唐,不知张兄是怎么认为的?”

“在下平日里深居简出,很少了解其他人的想法。就在下而言,谁能够给百姓他们想过的日子,百姓自然衷心拥护谁。”

“张兄所言极是!当下我家主公已经尽握吐蕃大权,正是建立一番功业、还黎民百姓安居乐业的时候。所以我特意来请张兄出山,准备请张兄担任沙洲长史,以为我家主公安抚百姓,不知张兄意下如何?”

张议潮听后略作思索后便坚辞道:“大人此事万万不可!”

“为何?”

“在下只是草民一个,不懂得如何管理百姓,只怕会误了尚大帅的一世英名。”

“哦?”忽律故意问道,“可是张兄的父亲不是大唐的工部尚书吗?张兄身为官宦之后,又兼张氏子弟在沙洲人数众多,管理起沙洲来岂不是易如反掌?”

“大人此言差矣,虽然家父曾任高官,但是在下自出生始起就在家务农。岁月蹉跎之下如今已是半百的老人,所以恳请大人谅解,容我这把老骨头在家乞活吧。”

“张兄言重了!如果张兄不愿出任长史,那沙州城内还有哪家可以担任呢?”

“沙州城内,索氏、李氏都是大家族,再往下曹氏家族也相当有影响力。”

“可是我查看了一下州里面的文案,索氏、李氏和曹氏子弟中多有作奸犯科者,唯有张氏子弟中从未有过不法之举,所以我才想到让张兄来担任长史。既然张兄身体不好,那我们就从长计议吧。”

张议潮连忙躬身行礼道:“多谢大人体谅,在下感激不尽。”

忽律这时候突然说道:“我常听闻一个人如果从不犯任何的过错,只不过是因为他刻意不让自己犯错。所以不知张兄是不是有意为之啊?”

张议潮听出了忽律话里面的意思,连忙说道:“大人明察,张氏子弟较少作奸犯科主要是因为家风甚严,绝无它意。”

忽律这时候朗声大笑道:“张兄言重了!今日我到访主要是请张兄出山的,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再去其他家族走访一下了!今日与张兄相谈甚欢,往后也少不了需要沙洲各大家族间相互监督,这样我们河湟才能安定祥和,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如若有人敢有贰心,还望张氏子弟勇于去官府禀报,我们定有重谢。过会儿我也会去其他家族中再叮嘱一遍,那就就此告辞了。”

张议潮连忙躬身行礼,然后亲自送忽律到了门外,等忽律的马车走远后他才回到房间里。刚一进房间,张议潭和吴安正就已经靠了过来。

吴安正急迫的说道:“我们都已经拿好武器了,一旦忽律对你不利就立即冲出去杀了这个老贼,然后趁势举起义兵。”

张议潮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安正且不要鲁莽,忍一时方能成就大事。”

张议潭这时候说道:“忽律今夜到访究竟有何企图?”

“大哥没有看出来吗?”张议潮笑着说道:“他这是想威慑一下我们。”

“威慑?”

“是的。忽律定是在驿馆没有找到两位公主,从而怀疑公主已经离开了沙洲。他必定会让人前往城门四处打探,也必定已经知道公主正是混在服徭役的人群中所以方能顺利出城。他之所以没有出城去追两位公主,恐怕就是已经怀疑沙州城内必有协助公主的人。但是他一时之下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所以就先来我们家里探访一下,一来是希望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证据,二来也是顺便让我们感受到他的判断能力,从而就能够吓唬到我们了。”

吴安正这时候接着说道:“不仅如此!忽律今晚突然来访,又起到了离间我们沙洲各大家族间关系的作用。想必很快索家和李家就会知道今晚忽律的来访了,恐怕到时候他们难免会对我们有一些意见,这正合了忽律的心思了。”

“安正言之有理,”张议潮继续说道,“所以我料定忽律一定不会再去拜访索家和李家,这样他的诡计方能生效。”

张议潭这时候问道:“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张议潮立刻接道:“安正,明日需要你去索家与李家走访一下,向两位族长及各位长辈面陈今日忽律来访的事情,我们沙洲几大家族间万不可因为这一点而心生嫌隙。”

“好的,我明日一早便去。”

“另外,张氏子弟以后要更加小心谨慎,不得在外与人发生争执,忍一时风平浪静。”

张议潭接道:“这件事我亲自去办。”

张议潮点了点头,然后喃喃的说道:“希望淮深他们能顺利的把公主送回大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