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战国杂家吕不韦

更新时间:2020-11-15 21:45:09

战国杂家吕不韦 已完结

战国杂家吕不韦

来源:落初 作者:逆天妖孽 分类:历史 主角:李博威师傅 人气:

《战国杂家吕不韦》作者:逆天妖孽,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李博威师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战国,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时代!  诸子百家,各思想学说大爆炸的佐证!  神医扁鹊,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医派流传下的称号!  四大名将:  王翦忠义,廉颇阴险,李牧11,白起却是一豪侠之士!  被后世耻笑二千余年,纸上谈兵的赵括,也并不是眼高手低的自大狂、大白话儿,而是才智高绝的参赞谋士!  长平之战的两位主角,竟然还是惺惺相惜的莫逆之交,那么……  长平之战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所谓被坑杀的四十余万赵兵,到底去了何处?答案尽在此书中——  诸子皆修武,剑客更横行!  宗家学派兴,只因武强横。  道儒法墨名,阴阳纵横兵。  农说传说事,杂家天下鸣。  不韦论帝王,吕氏春秋功!  ++++++++++++++++++++++++++++++++++++++++  新人新书,  敬请支持!  完本保证,  放心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终于是来到了这曾经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始皇帝内陵,李博威为了仔细看看这里,拿出了裤子兜里的强力手电,手电一亮,四下里光华顿起,流光异彩四现。

只见内陵的王座和地板都是整块的玉石,天花顶上的装饰虽然已朽烂断裂了,更有些已是掉在地上,但上面镶嵌着的夜明珠和各色宝石却依然明亮照人。

地面上的宝物,除了一些玉石制品外,陶器、木器、铁器、铜器、丝织品等物都被空气侵蚀损坏得极其严重。

李博威没有继续注意满室的宝物,而是径直向那棺材而去,并不是他不知道这些宝物的价值,而是他更清楚,依靠自己的斤两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宝物出手变现的能力。

棺材最上方刻着一条黑色巨龙的图腾,座身通体镶金嵌银,镂刻着仙山云雾,花鸟鱼兽等物,整个棺材的质地是一大块如羊Nai般洁白的玉石,被棺下的地泉环绕,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李博威也没有去碰这千古一帝的棺木,而是蹲下身子,把手伸入冰冷的地泉之中,摸索起来。

半天,李博威的手才找到那六边型的突起,按照姜先生之前交代的,李博威手上用力,左旋三圈右玄半圈。

‘咯咯——’随着声音的响起,室顶上宛如星辰的宝石慢慢的变化起来,演变成一副副不同的星图。

李博威愕然的望着室顶不断变化着的星图,实在是看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但他还是好奇的观看着,对于这数千年前,不下于当今录像方式的记录方法,给予李博威内心的震动还是很巨大的。

过了半个来小时,不断变化的星图才渐渐的停止下来。

接着,室顶裂开一个直径近米的大洞,洞中一道寒光嗖的一声射下——

李博威望着面前插入地上,尤自颤动的古香古色宝剑,小心翼翼靠上前去。

这应该就是姜先生口中的那把帝王之剑——‘秉争帝剑’了吧!

此剑长七尺,剑身暗红中托出玄青,表色如同饱饮得鲜血凝结所致,暗红中像有丝丝血气在流动,顺着刻满剑身的上古铭文轻轻流转。一条栩栩如生的苍龙,张牙舞爪的盘在剑身之下,龙尾就是剑柄,龙头就是剑鄂,两颗长牙交错成了剑翼。

太好了!终于找到它了!

有了它,儿子应该就可以过上一辈子无忧的生活了吧!

李博威心里如此想着,兴奋的走上前去,怀着激动和坎坷的心情把剑拔起,手指轻轻抚过剑锋,一阵尖锐的嘶鸣随着剑身的颤动响起,不知何时压抑的空气中多了一丝杀戮之意。

随着尖锐的嘶鸣,室顶的星图再次变化起来,不像刚刚那样缓慢柔和,而是变得异常的迅速与猛烈,李博威愕然抬头望去,瞬间就被头上变化不断的星图吸了进去。

李博威只觉得自己向着星图飞去,不断的飞,没有一丝阻隔。

李博威感觉自己如同过了一天,一月,一年,十年,一生,但还是没有到达那星图的尽头,也许是太疲劳,也许是太绝望,李博威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

“年轻人,快醒醒!快醒醒!”

这是李博威在不知过了多久后听到的唯一声音,他也很想睁开眼来看看,但他却无力完成这一简单的动作。

虽然现在的李博威可以说是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但却只是单纯的思想存在,大脑对肢体还是根本没有一丝的控制能力。在这无聊的如同囚禁的状态下,李博威无聊的回想起了自己一生走过的路。

身边的人和事历历在目,如同皆在眼前,父母、纪师傅、妻子、儿子、朋友……

恍惚中,另一个人的记忆却如同流水般,清晰的出现在眼前,却完全不是梦境的感觉,因为它和自己人生的经历一样,清晰的没有一丝瑕疵。这个记忆很简单,也很短暂,无非就是一个少年生活在一个还算富足的家庭中,十几岁就开始四下求学,但却不得门阀学派的青睐,郁郁之下黯然归乡,却不幸在山中被歹人推下了山涧。

李博威很好笑,看着记忆中穿着破烂古装的清瘦少年那绝望的目光,和歹人手里那简陋的接近原始的武器,李博威还以为自己见到的是一部粗制滥造的低成本影视剧。

一股刺鼻的辛辣味道传来,直接刺激到李博威的神经,使他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接着神奇般的张开了双眼。

入目处是一张红润的娃娃脸,但配合上他那满头的银丝,李博威实在是看不出他年纪几何。

李博威好奇的望着眼前古装打扮的奇怪人士,好奇的问道:“您……”

那鹤发童颜的家伙见李博威醒来,并已是能开口说话,兴奋的一跃而起,却没有理会李博威,而是边向门外跑去,边嚷道:“师傅,师傅,那家伙醒了!我找的这绮卢草真的能医病呢!”

李博威茫然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片刻之后,才摇头思道:看来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这青稚的童音绝对不是成年人可以模仿出来的。

清醒过来的李博威想自嘲一笑,却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了。望了眼四下的陈设,自己躺的是一张粗糙的木床,木板上垫的是长长的干稻草。旁边一张还带着树皮的简陋桌子上面,放着个泥土色的裸胎陶碗,里面装着几根怪异的红绿交杂的小草。

四周的墙壁,是泥巴和草混合搭建而成的,草梗泥块清晰可见,屋顶上是几根原木做成的屋脊,上面盖着的是厚厚的稻草。在李博威的记忆中,改革开放前的东北偏远山区,这样纯正的草房也是不可多见的,实在是简陋得让人诧异。

李博威还在四下打量,却见那鹤发童颜者拉着一个高瘦的老者行了回来,老者长得是慈眉善目,很有一种出尘的老神仙般的感觉。

李博威望着老者笑道:“老人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