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愤怒的尸兄

更新时间:2020-04-05 12:51:24

愤怒的尸兄 连载中

愤怒的尸兄

来源:落初 作者:墨海蓝冰 分类:灵异 主角:韩若雪清道夫 人气:

完结小说《愤怒的尸兄》是墨海蓝冰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若雪清道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感谢阅文书评团给予本书“紫金”评级】林世雄,外号林尸兄,一个世界底层的小人物,不幸真的感染成丧尸,神奇地拥有了基因进化能力,无限的异能和变种潜力被开启……变成超级丧尸的他,带领着几位可爱少女,驰骋于人类与丧尸两个世界,守护恋人,毁灭要塞,猎杀尸王,研发机甲,建筑城池,开启创世神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世雄站在学院食堂门口,精神有些恍惚,他不敢相信今天上午的辩论是自己所为,只是一晚的时间,他好像脱胎换骨了一般,大脑异常的清醒,以前的自己简直是活在梦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禁锢了,压制了这么多年。

原来丧尸也有聪明的时候,做个丧尸也不赖嘛。

他这样在心中自我调侃着,走进食堂,一些学生见到他,礼貌地招呼道:“师兄!”

林世雄听得出来,这问候里多了一份尊重,少了一份蔑视,他心中暖洋洋的。

这时,对面响起一个浮躁的声音:“尸兄!小心!小心!”,昨天撞他的那个学生竟然又冲过来了。

这明显是蓄意的冲撞,林世雄的眼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寒芒,他身躯微微后撤,同时肩膀微微一抖。

轰!

两人撞在了一起,那个冲过来的学生摔飞出去,手中的餐盘倒了,撒了他一身。

哎呀!

那个家伙惨呼着,挣扎着爬起来,满身的汤汤水水,样子极其狼狈,他刚迈出一小步,又被地上的菜油滑倒,惨呼着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抱歉!你动作太僵啦!”林世雄朗声道,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周围的学生们也跟着哄堂大笑。

……

下午时分,还是格斗课,那个中午在食堂被摔的男生站在楚天南身旁,愤愤地道:“南哥!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能被这种垃圾撞倒,我真是倒大霉了!!”

“哼!没出息!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脑子变灵光了,上午的辩论赛,险些让黄磊吐血!如果还像昨天那样,他未必会上当!”楚天南咬牙切齿地说道,上午韩若雪带头为林世雄鼓掌,更加让他妒火攻心。

“不如我们来个两拨人对决,到时让几个实力强的守在外围,挡住其他人,咱们几个一拥而上,把那个小子打个半死!!”那个男生出着坏主意。

“嗯!这注意不错!”楚天南眼睛一亮,昨天只是扭伤了林世雄的手脚,今天瞧他似乎没事了,看来下手还是太软了些,他决定这次直接打断林世雄的骨头。

在一些人的蓄意挑动下,导师选取了60名学生,一边各30名,进行混战训练。

韩若雪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加入了林世雄一队,对战一开始,她就一个跨步踏出去,挡在林世雄面前。

只是这一个细微的动作,林世雄看在眼里,感动得眼睛发酸,他心中默想着,这已是韩若雪给他的最完美答复。

在我的有生之年里,曾经有一位女孩,不计较我的蠢笨和脆弱,坚持守护在我身旁,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感动我呢!林世雄这样想着,竟然觉得死前不会再留下太多遗憾,他勇敢地踏上一步,走出了韩若雪的保护范围。

楚天南看在眼里,两眼发红,咆哮一声,朝着韩若雪扑来。韩若雪终究是个女孩子,在力量上不占光,想要战胜楚天南容易,想要保护林世雄却难,她娇喝一声,与楚天南斗在一起。

只是几个虚招,楚天南就纵身闪开,其他几个高手围了上来,与韩若雪缠斗,让她一时无法脱身。

楚天南看到机会,转身朝着林世雄扑去。

这时,林世雄已经被七八个男生围了起来,他们一队的学生,似乎惧怕楚天南的霸道,早已逃得不知去向。

眼光犀利的扫过全场,林世雄知道这次只能靠自己的实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闷吼一声,猛然后撤,迅速拉开与围攻者的距离。

林世雄的动作快如闪电,仿佛一头狂怒的猎豹,众人惊愕之余,早已被他冲开了包围圈,这些人不及思索,就怒吼着又追击上去。

好时机!

林世雄冷静判断,一记劈腿朝着最前面一个人砸了下去,这人正是中午恶意冲撞他的家伙,砰!一声爆响,那个家伙竟然不躲不闪,被他正面直接击中脸颊。

惨呼声中,那人翻滚着摔了出去,人在半空中鲜血和牙齿四处飞溅,其实他并非不躲不闪,只是林世雄的动作已经快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他只眼前一花就已中招飞起。

顺利击倒一人,林世雄信心倍增,他吆喝一声,错身前冲,拳、脚、膝、肘一组连环动作,闪电击出,随即一片爆裂声和惨呼声。

只是一次强横的冲锋,追击下来的七八个人全部被他击飞,听那声音,恐怕骨断筋折在所难免。

林世雄心中万分抱歉,他不是一个睚眦必报、极度凶残的人,但是刚刚拥有强大战力的他,还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量。

就在此时,楚天南冲了上来,他来时是咆哮着,冲到近前已经变成了嚎叫,因为林世雄刚才的恐怖杀戮着实把他吓坏。

两人直接对上,楚天南终究是个强横的高手,见到情敌,血腥爆发,疯狂地扑上来,一出手就是杀招,招招要致人死地的力度。

在远处的韩若雪没有看到林世雄出招,只是看到楚天南痛下杀手,万分焦急,却苦于周围几个对手纠缠不清,她又不能对同学痛下杀手,速战速决。

正当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林世雄和楚天南身上时,惊人的一幕爆发。

林世雄身体晃动,瞬间变成一道残像,直接无视楚天南的杀招,径直杀到他的身侧。

楚天南大惊失色,他的招数尽出,防御大开,却被人杀到了眼皮底下,高手对决非死即伤。

不等楚天南变招,林世雄轻松地抓住他的后脖颈子,直接把他硕大的躯体揪了起来,随手一挥,扔出去十几米远。

正好落点处有很多纸箱,楚天南直接摔了上去,噼里啪啦一通爆响,老半天,楚天南才爬了出来,被摔得七晕八素的他晃了两晃,又摔倒在地上。

林世雄出此怪招也是无奈,他刚才已经打断了好几个人的骨头,面对这个楚天南,他不想再下狠手。

这也是他不知道这家伙的狠毒用心,如果知道楚天南的恶毒想法,恐怕他会直接一拳打断对方一排肋骨。

本不想再失手伤人,可是楚天南攻得凶猛,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力量的他,干脆直接把对方抓起来,扔了出去。

整套动作看似简单,但是这份速度,这份力量,已经超出了人们想象的极限。

全场安静片刻,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再等片刻,看到楚天南喝醉了一般爬着行走,又响起一片爆笑声。

韩若雪呆呆地看着林世雄,心潮起伏,陷入了沉思,等到她回过神来,发现这家伙又消失了。

在格斗课上,受伤在所难免,林世雄被多人包围,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学院也没追责。

……

现在,林世雄正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感觉到四肢微微麻木,浑身燥热,身体又出现了尸变的反应,于是急忙躲回房间。

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灰暗,脸侧蛛网密布,红色的血丝四处蔓延,不过还能保持基本的模样和神志,他现在头脑异常地清醒,估算了一下自己尸变的速度,大概还有五天,五天足够自己兑现与韩若雪的诺言,这就足够了。

“做个丧尸也不赖!”已经对人生不抱丝毫希望的他,对着镜子苦笑着说,至少十多年来他头一次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敏锐的头脑,这种感觉让他很喜欢,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他却很享受这种时光。

香下一瓶天启公司的预防药,他也不知道这玩意是否有效,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五天之后,我会变成一具丧尸,行走在原野上,但是现在我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有点小小的兴奋,也许是我太渴望自由!

他这样想着,哼着歌曲,渐渐进入梦乡。

……

在他的门外,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彷徨地站在门口,她的脸色有一点点苍白,但是依然无法掩盖她的美丽,幽暗的灯光下,少女的清秀似乎点亮了所有阴暗的角落。

韩若雪从来不去男生宿舍,也没来过地下四层,这里很脏,很乱,阴暗而且潮湿。

美丽的眸子里蒙了一层雾气,原来他的生活这么苦,他却这么坚强地活着,想到他的孤苦和无助,心中就充满了浓浓的酸涩。

不知为什么,她也始终无法忘掉那个夏天的男孩。

刚刚来到学院的时候,第一个深深打动她的就是那个默默的背影,炎热的夏天,烈日当空,他独自一人在Cao场上奔跑,个子不高,身体瘦小,却在苦苦地坚持,汗水打湿他的衣衫,流满了肌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当她问路的时候,那个男孩遥指教室,脚下依然没有停止,那份执着让她深深震撼,从来不爱说话的她,竟然回眸微笑致谢。

那一眼,男孩的眼睛里闪烁的神彩让她震撼,那是狼一样的眼神。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男人,狼一样的男人和羊一样的男人,这不是指人的外表,而是指男人的内心。

羊一样的男人,外表不论如何强壮,他的内心是脆弱的,当遇到失败,遭遇挫折,会软弱地选择哭泣和逃避。

狼一样的男人,外表不论如何脆弱,他的内心是强大的,为了达成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为了求得胜利能够忍受一切伤痛,那份执着、那份狂野,即让人振奋,又让人战栗。

林世雄的眼神里散发出淡淡的狂野,虽然他如此弱小,但是他只是一只受伤的狼,而不是一只干瘦的羊,他在抚慰自己的伤口,只为明天更狂野的奔跑。

从那时开始,这个弱小却坚强的身影总是离不开她的视线,她知道林世雄喜欢看着自己,她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其实她也喜欢看着林世雄,却也不知道这感觉算不算喜欢。

虽然她也凝望着林世雄,但是少女本能的羞涩让她选择了隐藏,以她的灵敏和机智,每次都能让林世雄无法捕捉到自己的眼神,这让她有些小小的胜利感。

可正是这种凝望,让她发现了林世雄的很多秘密,他偷偷养了一只小狗,他偷偷在为自己画像。

一个又一个夏天,给她留下了很多温暖的回忆。

这也许只是同情和欣赏,但是在这样的情感下,任何东西都可以酝酿并滋长,现在她也不敢断定,内心深处是否只有单纯的友情。

她很害怕,害怕知道答案,但是她又想离答案更近一些,这种引火烧身的感觉,竟然带给她一丝兴奋。

现在,她竟然鬼使神差般站在了林世雄的门外,简直是疯了,一向不愿意触动感情的她,为什么要跑到男生的宿舍,站在这个尴尬的地方?

其实,昨天她也曾站在这个门外,只是没有人知道。

昨天,又是一个雨夜,她看到了林世雄在雨中奔跑、哀嚎,那动作像一头丧尸,那神情像一匹受伤的野狼。

就在那一幕映入眼帘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瞬间被什么击穿了,泪水奔涌而下,从抽泣到痛哭,从痛哭到哀嚎。这样悲惨的哭泣,哭得撕心裂肺,只在父母遇难那天才有过。

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凌晨时分,站在林世雄的门口,穿着一身白色的棉布睡衣,披散着头发,通红着眼睛,活像一个午夜女鬼。

站在这门口,她感觉很无力,很想冲进去,抱紧那个男人,安慰他,关心他,但是,他是一头狼,不是一只羊,受伤的狼不需要无意义的怜悯,只需要一同浴血的坚强伙伴,自己能做到吗?

我只是一个胆子很小,害怕丧尸的女孩!我能够成为一只狼的伙伴吗?韩若雪这样想着,感觉很是无力,她为自己的软弱感到悲哀,为自己的胆怯感到羞耻。

昨晚她没有敲门,现在她依然不敢敲门,只是慢慢地抚摸着那门的把手,似乎想通过这个,感受一丝对方的温暖。

今天的林世雄表现得非常优异,但是这很不正常,一方面她深深地欣赏林世雄的强大,另一方面她却更多担忧他的状况。

现在该怎么办呢?三更半夜,敲门进去,说我只是同情你,来看看你!你变强大了,所以我不放心!这简直是有点荒唐的逻辑。

良久,良久,韩若雪转身离去,嘴角升起甜甜的醉人微笑,沉默和凝望也许是两人之间最好的桥梁了吧,何必要改变呢,我们不是有一个约定吗?

就先兑现这个约定吧,一定要活着从要塞外回来!

也许那时答案自然揭晓,是同情,还是真爱,就让它自然地生长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