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黄河诡变

更新时间:2020-01-20 07:19:49

黄河诡变 连载中

黄河诡变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分类:灵异 主角:陈十三赵二娃 人气:

长耳朵的兔子新书《黄河诡变》由长耳朵的兔子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十三赵二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们家以前是干阴活儿的,所谓“阴活儿”就是给死人装殓、超度、哭丧等等,用现在时髦的词儿讲叫“入殓师”。这次我要讲述的故事,就跟我家之前干的生计有关。我家住在黄河边,自从那次干完一档阴活儿,接二连三的诡异事情就出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从小就听爷爷说,影子是人的魂,如果没有了影子,那就是没有了魂。

没有了魂的人,还算是人吗?

我在黄河边上浑浑噩噩坐了一整天,直到夕阳西沉的时候才想起回家。

傍晚的黄河渡口没有几个人,余晖倒映在水面上,凄惶而迷离。

我也没有心思看风景,靠在船舷的护栏上,呆呆地看着水面出神。

渡船正准备开动的时候,远处跑来一个小小的身影,一边跑一边喊:“哎,等等!”

那人影飞奔到渡口,此时渡船刚刚开动,可能驶离了两米多三米远的距离,我原本以为那道人影会停下来,等待下一班渡船,谁知道那道人影马不停蹄,纵身高高跃起,轻盈的落在渡船甲板上。

“好身手!”

我在心里暗暗喝了声彩,注意力放在来人身上。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乌黑的青丝扎了个马尾,显得很干练,瓜子型的脸蛋,眼睛水汪汪的,模样很是清秀。她身段姣好,穿着一身灰青色长裙,腰间还挎着一个小箱子。

少女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径直走进船舱,补了张船票坐下来。

我忍不住多看了少女几眼,岂料少女的目光正好跟我对接,盯了我一眼,我登时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过头,假装看黄河上的风景。

船行到河中央的时候,忽听砰的一声闷响,吓了我一跳。

回头看去,只见坐在我旁边不远处的一个老大娘,竟然莫名其妙栽倒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纸,浑身不停地抽搐着,像是突发急病。

当时船上有十几二十个乘客,但是看见这一幕,居然没有人第一时间赶过去看看,距离老大娘较近的两个乘客,甚至还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这世道太灰暗了,扶人怕被讹,都没有人愿意助人为乐,伸出援手。

我愣了两三秒,也没有多想,迅速赶了过去。

当我赶到老大娘身旁的时候,刚才那个青衫少女也正好拨开人群走上来。

少女问我:“你懂医吗?”

我摇摇头:“不懂!”

少女:“那你让开点,别挡着我!”

少女在跟我说话的同时,迅速打开腰间挎着的小箱子,小箱子里面装着奇奇怪怪的小瓷瓶,还有一些草药膏。

少女从箱子里摸出一个针袋,在老大娘身旁蹲下,打开针袋,里面整齐地码放着一排银光闪闪的银针。

见此情况,我已明白过来:“你是医生?”

少女没有理会我,扶正老大娘的脑袋,抽出一根银针,翻转手腕,以极快的速度将银针刺入老大娘的太阳穴。然后取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墨绿色的药丸,手指捏开老大娘的嘴巴,将药丸放入嘴里。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成剑,在老大娘的咽喉处轻轻一点,那颗药丸便滚入老大娘的喉咙,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我不由得看呆了。

少女轻柔地按压着老大娘的人中穴,缓缓拔出银针,老大娘也跟着缓缓睁开眼睛。

“行了大娘,你没事了!”青衫少女收起银针,搀扶着老大娘站起身来。

少女露出这手医术绝活,船舱里的乘客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被救的老大娘一个劲跟少女说谢谢。

我突然对少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在如今这个冷漠社会里面,太需要青衫少女这样的热心肠了。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对青衫少女表示由衷地赞叹。

青衫少女笑了笑:“你也不错,很善良!”

我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可惜我没有帮上什么忙!”

这个时候,渡船已经抵达对岸的石磨村,乘客们陆陆续续走下船,我和少女走在最后。

“你要去石磨村吗?”我问她。

青衫少女说:“去见一个病人!”

“我家就在石磨村,有空来坐坐!”我指了指不远处,向青衫少女发出诚挚的邀请。

少女点点头,跟我挥手道别。

走了没有几步,少女突然掉转回来,把我叫住:“哎!”

“怎么了?”我问。

少女直勾勾地看着我,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看得我有些发毛,忍不住问她:“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少女摇了摇头:“你活不久了!”

这句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我的心头猛地一颤,蓦然瞪大双眼:“你……你说什么?!”

少女又重复了一遍:“你活不久了!”

我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很难看。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令我惊讶不已,她说:“没有魂魄,一具皮囊能够坚持多久呢?”

没有魂魄?!

这句话如同一支利箭,一下子刺中了我的心窝。

“你说我……没有魂魄?!”我感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青衫少女叹了口气:“也不知你去招惹了什么脏东西!算了,看在你心地善良的份上,我可以帮你多活一个月!”

我木然地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你活不久了!你活不久了……”

突然,我的后颈窝传来一阵刺痛,我忍不住叫唤起来:“哎呀!”

少女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别动!我在跟你续命呢!”

我不敢妄动,后颈窝处的刺痛很快消失,紧接着麻麻痒痒的感觉沿着中枢神经传遍全身,我的身体变得有温度起来。

“好了,我现在已经给你续命一个月了!”少女拍拍手,绕到我面前。

“不能多续些时日吗?”我张嘴就想要个十年八年的续命时限。

“我又不是神仙!”少女翻了翻白眼:“这已经是极限了!”

“那……一个月以后呢?”我问。

少女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看你自己的造化喽!”

“好了,病人还等着我呢,我得走了!”少女跟我挥了挥手,转身疾行。

“哎!”我叫住少女:“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救救我的朋友,他也活不久了,你能帮他续命吗?”

我想起了身穿寿衣的赵二娃,赵二娃的状况看上去比我严重得多,他跟我情同手足,我也不忍心他这么年轻就死去啊!

谁知道青衫少女只是停顿了一下,头都没有回:“迟了!你的朋友已经落气了!”

青衫少女迅速远去,背影消失在晚霞中。

我叹了口气,慢吞吞往家里走,心里烦躁得要死。

忽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电话上显示是赵二娃。

“喂,二娃!”我接起手机。

但是手机那头却不是赵二娃的声音,而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声音,我一下就听出来是赵二娃的母亲,赵妈妈在电话那头呜呜咽咽的抽泣。

我的心登时一沉,一边安慰她不要哭,一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妈妈泣不成声,跟我说了一句话:“十三……你来送送他吧……他走了……”

吧嗒!

赵妈妈挂断电话,掌心里的手机也随之掉在地上,屏幕都摔烂了。

我当然明白赵二娃走了是什么意思,我怔怔地站在河滩边上,任由河风如鞭子般抽打我的身体。

我走的时候,赵二娃虽然神叨叨的,但人还是活着的,怎么这才半天的时间,他就……他就走了呢?

我想起刚刚青衫少女说的话,她说赵二娃已经落气了,救不活了,刚才我还有些不相信,觉得她是不肯帮忙才这样说的,没想到竟然被她一语成谶。

青衫少女究竟是什么来头?

我相信她绝不是一个背包行医这么简单。

她不仅能轻易治好重病老大娘,还能一眼看穿我没有魂魄,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我还能再见到她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