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神探警长撩宠失忆女友

更新时间:2021-04-05 20:39:57

神探警长撩宠失忆女友 已完结

神探警长撩宠失忆女友

来源:落初 作者:叶小浮 分类:灵异 主角:丁宝权赫如诗 人气:

《神探警长撩宠失忆女友》为叶小浮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这是一个刑侦画师和大神探的故事,赫小冷从小学画,一次机缘巧合,完成了一副杀人嫌犯肖像画,协助警局24小时破案,成为警界传奇,并受邀当上了刑侦画师,从此与警界另一传奇大神探肖毅然结成最佳拍档。  惩治犯罪,不再让死者蒙冤,掀开黑暗角落里的阴霾,让罪行暴露在阳光下。  随着案情进展,两人五年前无疾而终的青涩恋情再度升温,是背叛,还是为爱失魂,赫小冷失忆背后到底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神秘组织龙翼,会飞的平脸怪人,总在深夜里出现的黑袍帅哥,为什么这些奇怪的人都会找上赫小冷?树下的美人白骨、碎尸案、烹尸案,到底案件背后折射出什么样罪恶人生?  赫小冷狂窜七条街还是被堵在咖啡厅。  肖毅然:“你想跑到哪里去?”  赫小冷惊叹:“这也能被你找到。”  门外,多了台豪华警用指挥车,他竟然一路追踪手机信号。  赫小冷躲在地下室,刚打开电脑,画面却是肖毅然一张帅脸。  肖毅然:“你的电脑已被网络追踪。”  赫小冷躲在酒店蒙头睡觉。  一睁眼,肖毅然悠闲地靠在枕边看报。  赫小冷无奈:“怎么进来的?”  肖毅然一亮警徽:“扫黄……”  赫小冷怒道:“扫到床上来了?你能不能不滥用职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工作室的生意出奇地好,我和林桦忙了一整天,两个人随便找了家小店,一人一碗过桥米线,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我站在卧室的窗前,不自觉地摸出了手机,打开了安放在工作室门口的监控画面。

虽然一般的时候,下了班的工作室只是漆黑一片,但因为在门口的监控看到了已经死去的胡奎,我一直对这个摄像头有些好奇,总觉得还可以看到一些更神奇的事情。

门口有行人走过,或快或慢,没有人留意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工作室。

我把手机放在窗台上,去给电热壶加满了水,再次拿起手机想关闭画面,屏幕突然亮了一下,画面泛着惨白的光,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地瞪着我。

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连连后退,那只眼睛还是恶狠狠地盯着我,这东西突兀地出现,让我一时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把思绪调整到正常状态,视频倒回一分钟前,刚才画面放得有点儿大,我改用正常的尺寸,想弄明白那一瞬间,摄像头前到底出现了什么东西。

我坐在床上,把这段视频反复看了很多遍,那东西速度极快,只是一闪的瞬间,摄像头位置就只剩下一只大大的眼睛,接连按下暂停键,也没能捕捉到什么。

当初李长江帮我安装这个摄像头的时候,征求过我的意见,怕装得低了,被闲得无聊的人顺手摘了去。

于是那个摄像头位置在二楼窗户的上方,除非带着梯子爬上去,否则又怎么可以把眼睛贴到那么近的地方。

是飞鸟吗?能把摄像头镜头占满,这只鸟的眼睛够大的,城里不比野外,鸟的品种是有限的,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飞禽。

难道是猫爬上去了?那个摄像头离着墙体有点儿远,如果是猫,怎么也不可能以那样的角度贴在镜头上。

我觉得那只眼睛应该只属于人类,一双黑瞳似乎带着某种好奇,除了人类,我不觉得哪种动物会把自己的心情表现得那样生动。

难道……是工作室里有人,从二楼的窗口攀上窗台,头伸在那里盯着我的摄像头?

就连这种猜测,也让人觉得无比诡异,不过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最大的可能。

我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拨通了肖毅然的电话,如果仅仅是怀疑自己店里有人就打110,事情也许会演变成一场乌龙,此时我不知道除了肖毅然还有谁可以帮助我。

肖毅然显然刚从梦中被叫醒,声音里带着模糊的睡意,当听我说工作室好象有人,他好似一下子清醒了,我们约好十五分钟后工作室门口见。

我匆匆下楼,小区门口有个歌舞厅,虽然是深夜,仍然有不少出租车蹲守,十几分钟后,我顺利地来到了工作室门口。

我环视一下四周,已经是半夜了,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连路灯都已经熄灭,黑漆漆的街上偶尔闪出几盏灯光,也许是哪家店铺守夜的人还没有睡。

站在卷帘门前,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每一个窗口都象个黑洞,谁知道这里会不会藏着一双邪恶的眼睛?

我吸了口气,拿出钥匙开门,钥匙碰在一起叮当作响,竟然惊出了我一身的冷汗,直到后背已经被汗湿透,肖毅然还是没有来。

我把卷帘门拉起一半,白天听起来无所谓的声音到了晚上都成了声声巨响,惊得我心跳得厉害。

推开里面的玻璃门,我钻了进去,屋子里漆黑一片,凭着对房间的熟悉,我摸索着电灯开关。

我的手突然一动也不敢动,开关的地方明显有什么东西,那东西被我的指尖轻触一下,迅速地退走了。

既然可以退走,那就证明它是活的,摸上去的感觉就象一根冰凉的手指,很灵活,也很柔软。

我已经没有勇气在黑暗中探寻这个怪异的物体,我快速地开亮了灯,墙壁上除了一片水渍,什么也没有。

我站在那里发呆,那么清晰的触感,这东西就这么没了?

此时楼上传来答答的声音,听上去象是拖鞋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果然这里有人。

我慢慢踏上台阶,一步一步,这些爷爷在世时就存在的木楼梯不知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它们不堪重负地吱呀响着,我的视线慢慢和地板平齐……

楼上只有一个房间,是我和林桦的工作间兼休息室。

地上堆着一个没有做完的牌匾,还有喷绘得花花绿绿的布料。

环视一圈,什么也没看到,难道那些脚步声只是害怕后产生的一种幻听?

我呆站在那里,思想也僵下来,当感觉到身后的异样时,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臂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再也控制不住尖叫起来……

“小冷,快停下来,是我啊!”是肖毅然的声音。

我停下来捂住胸口大声喘气,“吓死我了,你怎么没出声音就跑到我身后啊。”此时我的眼里已经不由自主地闪着泪花。

“我来的时候看到门虚掩着,就进来了,看到楼梯上有个黑影,以为是闯进你店里的坏人,就摸过来想抓住啊。”

我狠狠给了肖毅然一拳,嘴里不满地冷哼着:“我让你拿我当坏人!”。

肖毅然捂着被打疼的地方,很无辜地看着我。

他的眼神一点点变得怪异起来,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映着窗外闪烁的霓虹,说不出的诡异,目光穿过我的身体,正盯着我身后的某个地方。

我很想知道他眼睛盯着什么东西,可是却不敢回过头去看,只觉得脊背有些发冷,就象有虫子在背上爬过。

“肖毅然,你可别吓我,你到底看到什么了?”我的声音低低的,不自觉地颤抖着。

“你养猫了吗?”肖毅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他的眼睛依然盯住了不远处的地面。

“我才没养什么猫。”

“可是那里有一只猫,一只挺奇怪的猫。”

“猫有什么奇怪的?”说完这句话,我终于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小小的黑影站在地板上,绿色的眼睛闪着幽幽的光,它似乎并不怕人,绿眼睛里带着挑衅。

这只猫静静地盯着我们,一动也不动,我从小就很怕猫,特别是在这样漆黑的地方,猫的眼睛放着一种奇异的光彩,神秘而怪异。

我和那只猫互视,它似乎长了一双人的眼睛,一双会交流的眼睛,那眼睛象是在告诉我,我们曾经相识过……

肖毅然慢慢地从我身边绕过去,快走几步想去抓住它,可是那只猫很狡猾,它轻轻一跳就逃开了,然后它就在我们俩的脚边溜了过去,象一只离弦的箭,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搜寻过后,我和肖毅然都很失望,这里别说是人了,就连那只猫也象只是个幻影,就那么一瞬间就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痕迹。

我楼上楼下检查了一遍,物品没有损失,通常每日下班前,我会把现金存到银行,所以除了抽屉里一百多块的找零备用金,要想在我这里找到值钱货,那真的是太难了。

我尴尬地站在那里,看着深夜里被折腾来折腾去的肖毅然。肖毅然却并没有责怪我小题大做,他让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详细讲给他听。

我一点儿也没有隐瞒地说出了事情的全过程,肖毅然笑了笑,安慰说:“别怕,我会把事情搞清楚的。”

我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说:“一切都是误会吧。”

肖毅然摇了摇头:“我相信有人来过这里,你看……”

我顺着肖毅然的手指看到二楼楼顶的天窗是开着的。

“今天是个大阴天,很有可能会下雨,地上又堆着这么多做牌匾的材料,你是不会忘记关上这个窗子的,对不对?”

我望着那扇开着的窗子,是啊,今天天气又不热,我和林桦根本没开这扇窗。

“难道……还真的有人进来了?”我迟疑着,心里突然一紧,“可他进来干什么?我这里什么也没丢啊。”

“进来的人根本不是为了钱,要是为了钱,至少可以拿走纸箱子里的零用钱,你那个箱子拿着很方便的。”

看着那纸箱子,我就想起当初肖毅然第一次来我这里那一幕,脸有点儿热起来。

肖毅然拉过我的手:“咱俩小心一点退出去,已经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明天我会找人来勘察一下现场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