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黄泉典当行

更新时间:2021-01-11 22:00:20

黄泉典当行 连载中

黄泉典当行

来源:落初 作者:大漠烧烤 分类:灵异 主角:黄泉刘健 人气:

《黄泉典当行》由网络作家大漠烧烤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黄泉刘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场噩梦,激发血脉诅咒。一夜梦游,指引午夜掘坟。一纸契约,入主黄泉典当。夜半厉鬼嚎叫,三更敲门声阵阵。“黄泉典当行吗?我有心愿未了,请帮我……”读者QQ交流群:68384137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昆一下就急了,慌忙伸手把石头抱住,用尽了全力。

石头用力挣脱,却挣脱不得,眼中闪动起了泪光。

“没用的,昆子,这就是我的命,躲是躲不掉的,最近不知怎么了,我总感觉自己有些失控,再这样下去,我会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既然无法躲避,索性就去直面应对,我决定了,决定明天请假回村里一趟。”

林昆沉默了,久久不语,陷入了苦思。

“是啊,老是这么躲躲藏藏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与其坐而待毙,还不如放手一搏!”

林昆把心一横,拿定了主意。

“好,石头我答应你,让你回小山村,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和你一起去才行,别墨迹了,我们现在立刻出发。”

林昆做事极为干脆,他一把拉起一脸懵逼的石头,急匆匆出了宿舍楼,铁了心不给石头反对的机会。

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一辆轿车盘旋而上,随后又环绕直下,偶尔有石块从山路上掉落,许久以后才砰的一声落地。

看着山路旁几近垂直的峭壁,开车的林昆不由得直抽冷气,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直到傍晚时分,林昆和石头二人才来到了石头家所在的小山村,却不曾有片刻停歇,又再次上车赶路。

家中空无一人,石头询问过邻居才知道,爷爷病了,病得很重,此时正在乡卫生院住院。

生病的原因,是受到了惊吓。

据邻居说,最近爷爷老是坐卧不宁,扳着指头数起了日子。

“快到日子了啊,很快就到石头18岁生日了,这样下去怎么可以,不,绝不能让我孙子重蹈覆辙,那祖坟必须迁走。”

挣扎了许多天,爷爷一下发了狠。

前天晚上,他深更半夜扛着铁锹出了门,一去不回。

直到中午时分,才被村民们发现,他昏倒了在阴家祖坟的坟头。

送到医院以后,爷爷一直在昏迷。

偶尔会大声嚷嚷几句。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那是祖先留下的福泽,根本就不是诅咒,怪只怪我阴家人命不够硬,承担不起……”

石头忧心如焚,催着林昆开车赶往了乡卫生院。

乡卫生院的病房里,石头的爷爷阴昀一脸潮红。

护士摸了摸爷爷的额头,有些烫手。

“医生,这样下去不行啊,各种降温的办法都试过了,病人的体温还在不停升高,都超过40度了,再这样高烧不退,病人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我也知道啊,可是我根本查不出其中的原因,这也太古怪了吧,我根本没辙。”

医生眉头紧皱,一脸焦急。

急匆匆赶来的石头,此时已经冲到了病房门前,听到这些,突兀的停住了脚步。

“祖坟,肯定是那该死的祖坟闹的,拼了,只要把那该死的祖坟掘了,爷爷才能得救。昆子,我们走,赶紧把我送回村里。”

石头瞬间拿定了主意,扭头时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好兄弟林昆并没有跟在身后,此时踪迹全无。

“坏了,昆子你千万别做傻事啊,你要是有个好歹,我该怎么向林岳老爷子交代。”

稍一思索,石头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林昆一定是有了和自己的一样的判断,才会悄无声息的离开,一定是跑去掘坟了。

石头猜的一点没错,林昆将石头送到医院后,就陷入了挣扎之中。

“好兄弟一辈子,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石头出事,拼了,干脆去做个了结,刨了那该死的祖坟。”

心中有了主意,林昆连车都没下直接掉头就走。

轿车一路飞驰,很快就返回了小山村。

匆匆打听了一下阴家祖坟的位置,林昆借了把锄头,便摸黑上了路。

那一晚是个阴天,天空乌云密布,看不到一点星光。

小风呜呜呜的刮着,像是有人在黑暗中哭泣。

“欧呵呵呵”

猫头鹰魔性的怪笑突兀的响起,听的林昆头皮发麻,后背一阵阵发冷。

那一刻,林昆真的怕了,吓的他两腿发软,一个劲打颤。

他不能不怕。

他不止一次听石头说过,有关猫头鹰的忌讳。

不怕猫头鹰叫,就怕猫头鹰笑。

听到了猫头鹰的笑声,附近会死人的。

林昆张望四周,四周黑漆漆一片。

除了自己,再无他人。

“去特么的吧,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林昆咬了咬牙,哪怕是为了好兄弟石头,也必须死撑到底。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传来,听起来格外急促,由远及近,瞬息而至。

林昆还没来得及转身查看,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死死的抱住,勒的他喘不上气来。

“鬼啊!”

那一刻,林昆被吓得亡魂大冒,差点被吓尿了。

“昆子,你走,这是我阴家的事,你不能插手。”

直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林昆才终于缓过劲了,感觉到自己的裤子一片潮湿,顿时羞红了脸。

“石头,你特么就是个混账王八蛋,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你想吓死小爷啊!”

“抱歉昆子,你回去吧,去医院帮我照顾好我爷爷,掘坟的事我自己来。”

石头一脸决绝,话音未落,便一掌砍中了林昆的颈动脉。

看着瘫倒在地的发小,石头一脸愧疚。

“别怪我,昆子,我欠你家的实在太多了,我家的祖坟太过邪性,我绝对不能让你以身犯险。”

将昏倒的林昆送回了小山村,石头一刻也不敢耽搁,再次扛着铁锹上了路。

到了,借着手电筒的强光,石头看到了祖坟的墓碑。

墓碑之上,几只猫头鹰歪着头看着自己,“哦呵呵”直笑,听的石头毛骨悚然。

可是既然来了,就没有临阵脱逃的道理。

石头把心一横,挥手赶走了猫头鹰,挥着铁锹开始了掘坟。

坟头被挖平了,随着一点点深入挖掘,砰的一声,铁锹碰到了硬物。

石头不由得打起了小心。

很快硬物的轮廓就彻底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口奇怪的棺材。

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判断不出它的材质。

从碰撞的声音判断,像是一口石棺。

可是眼中所见,却又像极了木头。

更为诡异的是,棺材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咒文。

石头顾不得多想,直接用力撬起了棺材盖。

棺材里很空,并未发现半点尸骨。

在棺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古怪的天平,天平底座上竖立着一个八卦圆盘。

在圆盘的正中央,一根黑漆漆的指针一阵阵发颤。

那一刻,石头突兀的看见棺材上的咒文开始了急速蠕动,如同一条条吸血蚂蟥,钻进了自己的身体。

就在那一刹那,石头猛然间产生了幻听。

“来了啊阴家人,终于等到你了,但愿你的命格够硬,能撑过这一关才好,否则的话,你只能去死。”

一个空灵的声音在石头耳边呢喃。

随着声音响起,那天平上黑漆漆的指针,开始了急速转动。

谁也不知道随后发生了什么,石头两眼一黑就晕倒了。

晕倒的不仅仅是他,还有醒来后心急火燎追来的林昆。

不知昏睡了多久,石头缓缓醒来,眼前漆黑一片。

他惊愕的发现,此时的自己正躺在一口黑漆漆的棺材之中,不由得心生恐惧,砰砰砰用力拍打起了棺材盖。

“吱呀呀”

棺材盖被人拉开了一道大缝,外面一片明亮。

石头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此时应该是正午时分。

一张苍老的面孔通过缝隙探了进来,出现在了石头眼前。

“爷爷,怎么是你,你的病好了?”

“好了,在你抛开祖坟的那一刻,我就全好了,就知道你这孩子不省心,一准会跑去掘坟,我这才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哎,还是回来晚了啊,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冒失。”

石头的爷爷阴昀阴沉着脸,看起来忧心忡忡。

石头挣扎着坐起,想要爬出棺材。

可是他的手刚一探出棺材,就感觉到了钻心的刺痛。

“吱吱吱”

探出棺材的手背,被光线一照如同被灼烧了一般,冒起了阵阵青烟。

“快缩收回去,现在的你是见不得光的,除非你想魂飞魄散,难道你就感觉不到一点异常?先看看你的身下再说。”

阴昀急的发了火,慌乱的抬手阻止,将石头的手塞回了棺材里。

石头迷茫了,他本能的遵从了爷爷的指令,艰难地翻了个身,随后便啊的一声发出了尖叫。

在翻身的刹那,他看到了一张脸。

这张脸看起来是那样的熟悉,简直熟的不能再熟。

那感觉,就好像是在照镜子一般。

在自己的身下,另一个石头两眼紧闭静静的躺着棺材底部,一动不动。

而此时的自己正趴在他的身上。

“这特么是什么鬼?难道我还有个双胞胎兄弟?”

石头眼中一片迷茫。

“扯淡,我阴家向来是一脉单传,你怎么可能会有双胞胎兄弟,小子你看清楚一点,那就是你,是你的身体!”

石头的爷爷阴昀,声音忧郁而低沉。

“不,这不可能,爷爷你就别逗我了,他如果是石头,那我呢,我又是什么玩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