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观山寻墓

更新时间:2020-12-01 16:08:54

观山寻墓 连载中

观山寻墓

来源:落初 作者:帽衫道士 分类:灵异 主角:王天风师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观山寻墓》的小说,是作者帽衫道士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鬼海鳞尸,养尸血池,飞天女尸……一份诡秘地图引得盗墓高手争相探秘,却无一人生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厕所第三个隔间,是蹲式的厕所,不过已经被拆掉露出下水管,人死在这里把厕所拆掉干什么,我怀疑他被塞进坑里面,就和妇女被塞进水渠一样,在正对面的白灰墙上写着四个大字:贪婪成性。

果然,和妇女一模一样,死亡地点会有四个字,这是个官儿,写上贪婪,那就是官场上手脚不干净贪污受贿,而妇女是嘴巴不干净而死。

同一个凶手或者是同一个势力,并且从现场留下的字来看,还自诩正义之辈,我摸了摸下巴,难道这位部长和长舌妇认识或是有联系?

“嗯,你的尸体呢?我得知道你怎么死的”

妇女的尸体我可不想去碰,那玩意死了就死了,我管她怎么死的,倒是这位部长,我收了钱就要办事啊,“还在殡仪馆”

不愧是官场上的人,不管是反应还是逻辑都很强,说起自己的尸体很淡然,一点惧怕都没有,并且还保持如此冷静,我都有点佩服它,殡仪馆和我有联系,毕竟我这一行当和殡仪馆有点打钩。

到了殡仪馆,守门大爷一见是我连忙把我让进去,这座殡仪馆也有十多年历史,乐至县唯一的火葬场,是仙鹤腾云之局,寓意很好,然并卵。

“我要看前些天死的教育部部长尸体”我直言。

门卫拿着钥匙“没问题,是不是那个小子闹问题了?那混账活这的时候就贪污受贿,欺上瞒下不是好东西。死了也不安生,唉”

死鬼脸变得很难看,铁青的嘴唇张开露出四颗犬牙,头顶漂浮出淡淡绿气,我眉头一皱瞪它一眼,这一眼我动用我的长存浩气,吓得它一激灵低下头,但很不爽的瞅了门卫一眼。

“不要妄议亡者。快带我去”

门卫四十多岁,喜欢喝点酒,我来的次数一多,加上殡仪馆老板对我客客气气,就猜到我的身份,所以每次都给我开门,就算我要看尸体都随便我。

殡仪馆的停尸间很大,足够两千多平方,左右两边是和墙一边高的冰柜,每一米一个柜子,一共放了二十多排,中央空出来的是尸床,没有冰柜的尸体就暂时放在床上,披上白色的尸单,殡仪馆也缺德,尸单很短,遮住头遮不住脚,遮住脚头又露了出来,不可能把头露出来吧,多吓人。

人死后,尸体和猪肉差不多,没什么可怕的,裸露出来的一双大脚冻得森白,白色的冷气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一共八台大功率制冷剂全天候运作,空气直逼零度。

门卫给了我一件军大衣给我披上。

这是位官,肯定不可能就放在床上露出一双脚,定然在冰柜,冰柜的拉手上是尸牌,标记亡者的姓名和死亡时间。

找到教育部部长,叫做曾庆云,死亡时间是2017年5月13日14:55.

死因是什么就不知道了,要等到四天后过完头七才会焚烧,我戴上白色的塑胶手套,把冰柜拉开。

刚要动手,曾庆云就拉住我的手,冰凉透骨,它眼神有点闪躲,好像怕我发现什么,我没管它径直把冰柜拉开,终于知道它为何眼神闪躲,这哪里是尸体简直就是一团烂肉,身体扭转成一颗球,头用夸张的姿势从怀抱的手臂下伸出来,两只眼球全都挤出眼眶,舌头长长吐出来。

就算我见惯尸体也恶心的很,我的猜测没有错,这家伙被塞进粪坑里面,转头深吸口气压下沸腾的胃酸,忍住恶心去检查尸体,奇怪尸体成了这样子,魂魄也该保持死亡的样子,可它和寿终正寝无疾而终的魂魄没有一点差别。

除非是,他本来无疾死掉,然后尸体被活生生折腾成这个模样。

我捏住它的头,突然觉得他腮帮子有点硬,手一使劲搬开,掉出一块黝黑的石头,上面刻画有一颗鬼头,“这个是什么”上面有一层淡淡的寒气,反过来一看是一串复杂的纹路,以我的经验来看是邪纹。

这是一个发现,回去查一查爷爷给我的古籍应该能发现是什么,然后我顺这脸往上捏,在头顶我又有了发现,他的天灵盖有东西,凉凉的,我取出来,居然是一根手指粗细的小铁棒,长有一尺,擦掉上面冻结的血液和脑浆看见上面刻画的无数邪纹。

我好奇的打量这玩意,从没见过啊,突然一股寒气从我背后飘来,这里本来就冷,我下意识打个寒蝉,身体都快被冻僵,就瞧见开始还很淡定的曾庆云突然张开獠牙,从脚下蔓延出森然恐怖的绿气,绿气渐渐过度成红色,这玩意居然要变作厉鬼。

双手捏起来,尺长的指甲纯绿色充满剧毒,眼神狂而乱,对我抓来。

我急忙跳开,把小铁棍收在裤兜里面,手指捏出三枚铜钱,温度太低符纸在这里被冻结无法使用,就算是法器效果都要减弱,温度低阳气就弱,大大助长鬼怪的力量。

我屈指一弹铜钱,三枚铜钱呈三角形包住曾庆云,这是个三才阵,天地人三才象征万物昭彰之道,我掐诀念咒之下,三才阵活络起来,每一枚铜钱流转强烈的阳气编制成一张透明的网。

“唔!”曾庆云捂这脸不敢触碰三才阵,被压制下它痛苦的低吼,眼中渐渐恢复清明,痛苦的吼着“是他..就是他..”

我..我们的英雄小哪吒?

握草,怎么唱出来了,他应该是想到是谁害死他。

“是谁”

“是..是…”它突然语塞,好像知道是谁,可就是说不出来,不对,他只是知道人,可是说不出名字,连长相身材都模糊,憋了半天终于说出话“他总是在笑,一直在笑”

这算什么线索,那家伙肯定是道行高强的人,在曾庆云魂魄中埋下了某种禁止,或者是扫除了关于他的记忆,所以曾庆云只能说出那个人小小的特征。

一直笑?这个范围就大了。

“多大岁数,长什么模样”

“我记不得了”曾庆云在三才阵中低喃,清明的眼神再次变得模糊混沌充满暴戾,与此同时我裤兜的小铁棒开始发热,烫的我皮肉都快熟了,我急忙取出来,烫的拿不稳扔在地上。

还有那块黑黝黝的石头同时发光发热,上面的阵纹好像活过来的蚯蚓,脱离载体穿过三才阵融入曾庆云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