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扎小人的一万种方法

更新时间:2020-11-21 18:17:20

扎小人的一万种方法 连载中

扎小人的一万种方法

来源:落初 作者:千年小蘑菇 分类:灵异 主角:叶萌萌陆锦年 人气:

火爆新书《扎小人的一万种方法》是千年小蘑菇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叶萌萌陆锦年,书中主要讲述了:萌爷歪传第一部,快穿文,猪脚可男可女可攻可受。  只有脑洞没有逻辑,节操请自备。画风不定,更新飞速,你要,我就上!!!蘑菇书群:514589532敲门砖任意角色名,进群就送萝莉一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锦年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老家,母亲正坐在自己床前叹气,脸上说不出来是什么表情,有复杂,有难过,更多的是心疼。

见他醒了,母亲端了一碗水,将他扶了起来。这一动陆锦年才发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尤其是下体更是肿胀不堪,被白布包裹的严严实实。

“先喝吧,我锅里给你炖了鸡汤。”母亲说着放下了碗。摇摇晃晃的朝门外走去,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道:“娃啊,你太冲动了啊,太冲动了啊。”

陆锦年没明白母亲的意思,他记得自己被叶萌萌的哥哥叫人拉上了一个面包车,然后就被喂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就被扔到了一张床上,接下来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回到这里,他没有印象,模糊中貌似看到了李翠萍。

陆锦年披着衣服来到院子里,父亲正在砍柴,粗糙的手布满了厚厚的肉茧子。看到他出来,老父放下手里的木柴,拿了一个小凳。“来,锦年,过来我们唠唠。”

陆锦年坐了过去,见父亲在身上不断摸索,便掏出兜里的半盒中华。手伸了一半就被父亲推了回去,老父掏出了自己兜里有些干的红塔山,点上叼在了嘴里。“把你的收起来吧,今天就抽这个。”

老头吧嗒着吧嗒嘴,眼睛看着远方,良久道:“你爹我虽然老了,可是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你兜里的这烟是你这拿死工资能够抽的起的吗?”

陆锦年没想到父亲会突然这么说,脸上突然有些烧,不自在的捡起斧子劈起柴来,老父也不阻止他,只是徐徐道:“我送你去上学,是想让你走出这个村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要回来。也许这就是人家说的命吧。”

陆锦年不解的望着父亲“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老人盯着自己的儿子,猛的吸了口眼,将剩下的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你还是老师,怎么就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通?你既然不喜欢人家,为何要把人家好端端的姑娘给糟践了,你让我和你娘的脸往哪搁?”

“姑娘?哪来的姑娘啊,我这么老实。”

老人见他依旧没有醒悟之意,愤怒了。抄起地上的柴刀就朝着陆锦年挥去,嘴里还不住的叨念着:“我打死你个不孝子,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吗?”

眼见刀是真的要劈在自己身上,陆锦年慌忙从地上攒起来,嘴里大声嚷嚷着:“爹你发疯了,我是锦年啊!”

哪知老人追的更凶了,大有闹出人命的趋向。“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所以才得打死你,省得你出去给我们老陆家丢人。”

你追我赶,院子被两个人弄的一团糟,陆锦年的喊叫声吸引了外面的人,很快,院门被人推开,陆母和陆家的二小子陆白冲了进来抱住了陆父。

陆母扯着嗓子嘶哑道:“老头子你这是干什么啊,好歹是自己肉啊,你打死他了我可怎么活啊。”

“你别拦住我,我要打死这个不孝子,你看看这个不孝子都干了点什么。”老夫很激动,跑了半天他早已体力不知,这会停下来喘个不停。整张脸通红。

正在僵持不下时,门口的人群分开了一条道,一个有些富态的中年男人带着一群伙计走了过来,边走边道:“行了陆哥,你别打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听到声音陆家人回过头,陆锦年心头直跳,这不是李翠萍的父亲么?他怎么会来自己家。

李钢一进门看到乱起八糟的院子和一副小白脸的样子的陆锦年就十分不爽,不过自己的女儿已经被糟蹋,现在人尽皆知,眼下最主要是解决问题。想到这,李钢压下了心头的不满,清理出一个凳子坐了上面。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都是一个村的,我也不含蓄直接说了。”

陆父叹了口气,看了眼大儿子,咬牙道:“是我们家对不起萍萍,有什么要求你们说吧,就算把这破院子赔给你们也行,只要我们有。”

李钢摇摇头,指挥伙计把门口看热闹的人都驱散开来,这才开口:“房子我们不要,也不用你们出聘礼,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了我还陪嫁给你们20W。”

“这,事不是这样说的,有什么要求你们提吧。”

李钢笑笑,没有说话,从兜里掏出一份婚前财产公证协议,让身后的伙计递给陆父及陆锦年,陆父没什么文化不识字一家人都盯着陆锦年。

陆锦年打开一看险些晕过去,这跟古代的卖身契有什么区别。协议并没有很长,只是两条内容,一是陆锦年入赘李家,做李家的上门女婿,以后生的孩子跟李家姓。二是陆锦年自动放弃财产继承权,以后李家的任何财产他都不能分一分钱。

将内容解释给陆父听,陆家人也直摇头,农村最重传承接代,这要是传出去陆老大成了别人家女婿,还不定村里会在背后怎么指指点点呢。“能商量吗?这是不是有点?”

“商量?”李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他**IAN我女儿的时候怎么不商量?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现在整个村都知道了,你让她怎么生活。还有,要不是我家司机发现不对去撞门,你儿子就要杀人了。”

听到这话陆父瞬间哑口无言,老脸上也浮现出一抹不自然的红色。陆母更是受不了刺激被陆老二搀着回屋抹泪了。

“还有,这是人家叶家让我转给你们的借条,你儿子借了人家30W加上利息45W。我告诉你们,别想着松阳县那套经济房就算卖了也还差10W。”李钢说着又重兜里摸出一张复印的欠条甩在地上,陆锦年捡起一看直接一屁股呆坐地上。

“这可是你儿子自己写的,上面还有手印,这个月要是还不还,人家可就要法庭上见了。到时候可就不是入赘的问题了,我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欠条是当初那张不错,可是后面什么时候加上了半年不还加还50的利息?他不敢相信,叶萌萌不是一直爱自己么?不对,他一定要找叶萌萌问个清楚,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老陆,你们家老二也25了吧,要是再背上这债,呵呵。”见陆父迟久不开口,李钢吸了口眼缓缓说道,一句话,打碎了陆父最后一点坚持,老人站起身,叹了口气,叫来小儿子。

“陆白,将你哥扶起来,给我关到屋里去,什么时候该出来了再出来。”

看到这,李钢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达到了,也不再拖拉,挥手示意身边的人抬来了箱子。“亲家公,我知道你心理不好受,可是我也父母。这里是60W松阳那套房子就当我们买了,你们还完钱还能留些给老幺娶个媳妇。而且你放心,我们家没儿子,锦年去了,也就是我们半个儿子,会过的好的。”

他的话多多少少给了老父一些安慰,其实李钢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差,只是这次事关自己的孩子,天下最苦父母心,他也只能这样。

陆锦年被关在柴房呆了一个星期,每天除了吃饭他基本没看到过阳光。他多次想逃,可都被把门的李家伙计按了回去,陆父也放了话,如果他再不知好歹就送他去上法庭,下半生就在监狱里度过。

半个月后,李家举行婚宴。因为是入赘,婚礼当天李家特意派了车来接他,婚车围着村里转了一大圈,几个小时没人给他一口水。然而到了李家他才发现苦难刚刚开始,原本应该女方做的跨火盆,敬茶,都变成了他来做,他们家的亲戚更是一个都没来,几百桌坐的不是村里的就是李家的亲戚,脸上都是看猴一般的嘲讽笑容,几个胆子大的孩子还在后面朝他扔果壳和瓜子皮。

直到这时候,他才感受到当初的叶萌萌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

洞房是被人绑着入的,原本还对自己充满爱意的李翠萍在经历过那场不正常的X爱之后也变得神经质起来。尤其是现在得知陆锦年已经签了协议,更是变本加厉起来,每天指挥着陆锦年干活,更是连内衣都不洗,穿脏了直接甩在陆锦年脸上。出去去舞厅玩完回来,还得让陆锦年给她按摩捏脚。

一天天的压迫下,陆锦年渐渐失去了反抗的意识,每天像个木偶般听从着她的指挥,再也看不到昔日那爽朗的笑容,原本不显老的娃娃脸也很快出了皱纹,肚子也臃肿起来,只是偶尔他会想起少女,想起那三年在松阳县教书的日子。

“陆锦年,今天我要吃鱼,记得把刺挑了再端过来。”李翠萍从市里做完指甲回来,在陆锦年的伺候下换了拖鞋,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起电视。

陆锦年乖乖的将她的包的挂到衣架上,又给她倒了水端了点心,系上围裙朝厨房走去,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他想。

A市,叶萌萌坐在湖边,长裙落在地上,看着画面陆锦年专心挑刺的画面,重重的叹了口气,刚才她已经听到了任务提示,任务完成达到百分之百,自己必须在3个小时后返回系统主空间。

“宿主,就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了?”某机很疑惑,明明有更简单更大快人心的方法,为何要用这么麻烦的方法,而且虽然陆锦年没有什么尊严,但是起码这辈子衣食无忧,陆家老二还因祸得福娶了个好媳妇。

“呵呵,这样挺好的啊,就算陆锦年是人渣,可是他的父母并没有错,为什么要牵连他们呢?而且我也得到我想要的了,只是。”叶萌萌没有在说,呆呆的望着远方,一人一机就这样安静的等着系统传送。

林旭阳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似乎要离自己而去了。烦躁的放下的工作朝着自己平时散步的公园走去,不经意的就看到自己心仪的少女在湖边坐着,脸上挂着宁静的笑容,美好的似是天上走失的精灵。

“哥,我要走了。”叶萌萌突然站了起来,回过头看向他。

“去哪?”林旭阳大叫着跑了过来。

可少女的身影似乎变得淡了,当他飞奔而去时,耳边独留下一声少女的轻叹:“旭阳,谢谢你,这一世我很开心,还有,我也喜欢你哦,不是对哥哥的喜欢。”

林旭阳站在河边一天一夜,回了家,陆父和叶母都在吃晚饭,可让他吃惊的事,似乎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记得叶萌萌,就连百度都搜不到曾经叶萌萌参加的比赛记录。他辞了工作,开始了长达3年的环游世界之旅,他走遍了各地,都找不到少女的影子。似乎少女真的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5年后,他将自己的公司开遍了全国,成为了众女星富家女心中的钻石王老五。10年后不安折磨的陆锦年得了癌症去世,他去看了这个唯一和少女有关联的男人。

男人死前看到他,突然笑了,手死死抓住了他的袖子,嘴巴闭闭合合。他看懂了,陆锦年在说:“叶萌萌,对不起。”林旭阳笑了,笑的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跑出病房在助手目瞪口呆下站在院子里对着天空哈哈大笑起来。

30年后,林旭阳满脸安详的在法国郊外的一个小院子里闭上了眼睛,这个书写了一代IT传奇的男人去世了。他一生未娶,所得的遗产全部捐了出去。他的遗嘱中没有长篇大论,只是在他的小小的墓碑上多了几个字。

亡妻,叶萌萌。没有出生日期,没有任何资料,人们无法得知这个少女是谁,但是敬仰林旭阳一生的贡献,按照他的遗嘱刻了上去。

萌萌,我会找到你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