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独足鬼

更新时间:2020-11-20 15:57:28

独足鬼 连载中

独足鬼

来源:落初 作者:翊滋米 分类:灵异 主角:林槐马毅阳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独足鬼》是翊滋米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槐马毅阳,书中主要讲述了:古说天地鬼莫能逢,循环的宿命又将到来之际,老宗主死了,方知宿命的少宗主又当如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反对!”

就在台下还未来得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之时,魈居斩钉截铁给满胜胜投了个反对票。员工手掌尴尬地停在半空,林场主人公然反对大股东的决议,这掌是鼓还是不鼓啊……

满胜胜锅底一般黑的脸皮已经快黏住地板了,她恨不得林魈居立刻马上就此消失!他到底什么毛病,自己降低身份好话说尽,好不容易安抚了员工的心情,使之一致对外。他倒好,直接当着大家的面起内讧,投了个反对票!

“反对无效,一个月后,县庆必须完美无缺的在林场召开。我会在最近把整改措施和细节安排拟一个详细的框架。”她黑着脸无视他到。

“具体方案出来以前,林场工作照旧。张伯,西边的稻田三天内要收割完毕,把秸秆烧掉,我要把那块梯田布置成VIP观众席。”

“哦哦……好的。”张伯答。

“……好吧,各司其职去,具体方案出炉以后再次召开会议,我们要借此良机让农场绝处逢生,迎来第二春,散会!”

员工们意识到暴风雨即将来临,以闪电般的速度离开了会议室……

见员工远去,她卸下防备,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太阳穴,重重松了口气。

她累了,心力交瘁,站起来眼前一黑,稳不住脚下朝魈居迎头倒去。

魈居接住她,把她强行摁回椅子上。她抬头朝他挤出一个病怏怏的微笑,企图装可怜糊弄过去。

“事先没跟你商量是我的不对,但这么好的机会和项目,一般人都会同意的。”说罢再次站起来想趁机溜之大吉。她明白自己这次确实有些越权,过于独裁。但她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掌握着林场流转的大命脉。

其实,开不K县庆,在哪召开,魈居没有一丝兴趣。投反对票,是因为他意识到她很可能干了一件他明令禁止的事!

他随即站起来,足足高出她两个头,胸如一面黑色墙壁,将她逼到墙角阻止她离开。整个员工大会,作为林场主人他片语未言。现在轮到他发话了:

“那条小路大一点的车都很难进来,届时那么多大巴车根本错不开,你打算让来宾徒步二十多分钟的山路来参加县庆?”

“当……当然不可能。”

“那你是觉得自己能在一个月,修出一条大道直捣县城?”

她故意避开他犀利的目光,咬咬嘴皮,支支吾吾。

“还要隐瞒我吗?开不了口?我替你回答吧!政府对我们林场的条件了如指掌,他们会考虑把会场设在林场,除非你告诉他们了!”

他自上而下目不转睛看着她,眼神跟着她眼珠的轨迹移动,她扭开脸迅速逃离他的目光。

“……是,我告诉他们了,二号坡有一条隧道是可以直通林场的。”她斩钉截铁答到。

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这件事,早晚得摊牌。

他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她,从他发皱的双眉、颤动的太阳穴可知,他很生气。

她看出了他的气愤,两年来他没有如此生气过。她为破坏了两人的约定而充满负罪感,更为他无声的怒目不知所措。

但她了解他,知道他不会吵架,不会吐脏字,她总是利用他这一点欺负他、故意气他,两年来都是如此。她了解魈居不会计较太久,不一会儿就能烟消云散,但这次不一样!看得出他真的生气了。

“不守规矩的女人,我要你离开林场,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了!”

“终止合作离开林场?”

魈居冰冷的眼神中透着失望,言语决绝,她一时间语塞。不过惊讶一秒钟后,她却立马开始抱怨起来:

“你要我走?正合我意!林大场长,我早就想撤资了,只是深陷泥藻,一堆烂摊子把我埋了无法脱身而已。我走,你拿什么赔偿我?

既然被人扫地出门,那就开诚布公,把话一次性说清楚吧。

“林少爷你不管账,不招商,除了吃就是跑到山里去跟树林一起发呆。林场已经是负债累累,我为了林场,为了你、为了这一票员工所背负的债务换成其他男人已经去跳楼了,何况我还是一个女人!

员工已经多久没拿到工资了?你倒好,不管不问,反正有我顶着。我去借钱,去拜访客户,陪酒赔笑就差陪睡了!好不容易客户上门,你就摆出一副见谁都不爽的臭脸,这棵树不让砍,那棵树不让伐,不和你眼缘的客户直接拒之门外!因为你,我们损失了几乎所有的客户!

你去3号坡看看那些杨树吧,我上周出差前嘱咐你配合林业局的工作人员治理烂皮病,这倒好,不仅没采取任何防治措施,树木死得越来越快,把工作人员也给得罪了,您真能耐!

现在想赶我走了是吧?林少爷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满胜胜遇见你遇见魈溪林场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你不赶我我也决心要走,但不是现在,而是县庆召开后重新招商建立新客户群,优化林场及交通硬件,回本了才走人!”

她趁机发泄,无尽的积怨就如子弹从嘴里源源不绝的喷射而出,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脆弱,哭了出来。泪水顺着下巴,滴在魈居皮鞋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这个女人经常哭。被门板夹到手指的时候,喝醉酒大哭大闹的时候,撒娇耍赖做戏假哭的时候。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毫不做作真情流露的时候。

该怎么办?他在内心不断思索,但似乎找不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不知为何,这次看她哭,他会觉得难受,想说一句安慰的话,又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他觉得这次装得有些过了。他明白她的烦恼和难处,明白她内心有多强大,却随时会踩破冰点掉进海底。驱逐她,他不得已而为之,超越一切利益和金钱的诱惑,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欲言又止,不知道如何面对暴雨梨花的她。那,要对她说吗?那个听起来很可笑的秘密的实情……还是说了吧,迄今为止隐瞒她的一切。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实情的时候,门外适时传来一个声音,救兵到了。

“哈哈哈,你们又吵架了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