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地狱遣鬼师

更新时间:2020-09-12 10:39:12

地狱遣鬼师 连载中

地狱遣鬼师

来源:落初 作者:瓢日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姑娘辛耳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地狱遣鬼师》的小说,是作者瓢日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冥冥之事鬼神之说,只是听说而已,所以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只不过是在给你提个醒罢了。凡是人终究会撒手人寰,有的无奈,有的释怀,也有的恋恋不舍,然而却有一类是抱着幽怨与冤屈离开人世的,这种人死后的魂魄不愿再入轮回,对于这种魂魄即使无心加害于人但也会使人心神不宁,阴盛阳衰,百害而无一利,因此阴间诞生了一种职业-------遣鬼师。而我,就恰好被选中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几乎是靠着屁股的力量一寸一寸的向后挪,那树缝里的身影渐渐的清晰了起来,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闪进了我的视线,她这欢快的步伐缓解了我内心的一丝紧张,我原本急促颤抖的喘息声也变得厚重了起来,那小姑娘走到我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发现她除了面色偏白一些之外其余特征与常人无异。可能是我刚刚看错了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我怯生生的问道:“你……你是谁啊?我怎……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呢?”

小女孩天真无邪的眼神看向了我:“我每天都是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才出来玩的,你当然没有见过我啦。”

听到她能听懂我说话我便又放松了几分,接着她又问道:“我刚才看到你扔在地上的花了,怎么了。”

我回道:“这花本来是要送给一个小妹妹的,可是她没来,我打算明天再来,摘一些更漂亮的花送给她。”我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那小姑娘微微的笑着,但在我的眼里却觉得有些发毛,我努力让自己承认她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并没有恶意,但姥姥的话以及村子里的谣传让我更是汗毛直竖,小姑娘试图将手放到我的胸前,可是刚刚碰到我的衣领,手指就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弹了回去,并且露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我在一旁张望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看她的手,又看看我胸前妈妈为我求得的银锁,我很好奇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我正想着,那小姑娘又开了口:“小哥哥,你想不想见到你所说的那个小妹妹呢?”一听这话我心里的恐惧就消除了大半,但我还是怯生生的说道:“我当然想啦,但是明天早上我就可以见到她了。”小姑娘偏偏脑袋:“小哥哥,你如果不听我的话那么永远就见不到那个小妹妹了。”

我心中一惊:“为什么?你要对他干什么?”

小姑娘说道:“小哥哥你放心,只要你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来找我的话那么就一定会见到他啦,记住哦一定不要戴那个小银锁,否则小妹妹就不会出现了。”说完她还用小手指了指我胸前的银锁。

这时,我仿佛听到了姥姥喊我的声音,我连忙喊道:“姥姥,我在大槐树这里!”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布满鲜血头部碎裂的脸,与惨白的面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闭上了双眼失声尖叫了起来!姥姥好像听到了我的喊声她哭喊道:“小丛!不要怕姥姥这就来。”这声音仿佛响彻了天际,过了一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哭喊声旋入了我的耳蜗,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跑了过来,渐渐的越来越清晰,花白的头发,深深的皱纹,这不是我的姥姥还能有谁?随即那身影抱住了我,我再次看向大槐树,它依旧是那么的魁梧沧桑,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无比恐怖,树枝就像沾满鲜血的触手一般,在空中停滞不前。

我仿佛在树后看到了小妹妹的身影以及她手中的那束鲜花,就是我摘得那一束,我笑了,可是一双惨白的手却向她伸了过来,衣角上还是那惊悚人心的红色小碎花。

第二天夜里我就发起了高烧,嘴里吐着含糊不清的胡话,姥姥在一旁打水为我擦脸降温,看得出她老人家为我担心及了。

第二天上午一缕阳光透过多年的纱窗找到了我的脸上,映出一格一格的阴影,我摇了摇有些沉闷的脑袋,睡眼惺忪的看向趴在床边的姥姥,我想她一定昨晚折腾了一宿,这是她均匀的鼾声所告诉我的,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昨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我吓得浑身一哆嗦你,努力安慰自己这只是一个梦而已,突然我的脑海中回想起小妹妹手拿我扔在在地上的鲜花,以及那一双惨白的双手,我的全身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我偷偷看了看仍在睡梦中的姥姥,我松了一口气,我悄悄地爬下床,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外公的房间,我又松了一口气,前些日子外公去到了临村的集市上占得了一席摊位,这段时间将前院的薄地里的甜瓜拿去买了,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去,直到午饭饭点才回来.

我继续向着大门走去,这时的我只顾着看路却不小心碰掉了挂在墙上的一串大蒜,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我赶忙蹲下身子往屋里看去,看到姥姥只是抿了几下嘴唇又接着沉睡过去,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了地.我站起了身子,加快步伐向着大门口走去,仅仅几步之遥我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紧张,站在门外向着西面看去,我咽了一口唾沫:“大白天不会有事的。”我对自己鼓励道。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就向着大槐树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

当我赶到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下我更是不怕了,我连忙跑了过去想看个究竟,仗着个子矮身子小,我十分灵活的挤进了人群,跑到了最前面,我抬头一看,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两只小手捂住了能塞得下一个橘子的圆润小嘴,眼睛瞪得犹如两个小灯泡一般,我看到昨天傍晚大槐树上的裂缝扩大了整整一圈,槐树根部留下了一片暗红色的东西,而裂缝的中间赫然夹着一个人头,人头上是一张破碎的面孔,必满了暗红色的痕迹,而这张面孔的主人竟然是小妹妹!她的身体竟然死死的嵌在了大槐树的裂缝中,依稀能从裂缝中看到一束已经焉了的野花。

不知表舅什么时候也已经过来了,他看到这一幕也吓得浑身一震,又看到了已经吓傻的我,赶忙跑过来捂住了我的双眼,把我带回了家,事后我了解到警察已经与村民合力将大槐树砍到,并将小妹妹的尸体带走,据说她穿着一身红色的小碎花衣服,他的父母则在一旁泣不成声。最后经过了村长同意大家伙将这颗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槐树焚烧掉了,全村在场没有一个人觉得可惜,唯独除了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