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狂奔

更新时间:2020-11-21 17:59:39

末世狂奔 连载中

末世狂奔

来源:落初 作者:一汪 分类:科幻 主角:老公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汪的原创小说《末世狂奔》,主角老公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遭逢末世,生活天翻地覆  面对生死考验,情何以堪?    无意激活了胸口的玉如意,女主拥有了末世生存的保障。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    “求推荐,求收藏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楼顶上没有多少人,也就二十来个。一边围了一伙人,吵吵嚷嚷的在清点食物。另一边只有三个人,隐在角落里,看不清面目。

周末的一出现,立刻引起了那围着的一伙人的注意。周末将衣服的拉链拉到了头,包裹住了脖子,紧了紧衣服,扫了一眼楼顶的地上。只有寥寥的几具尸体,而且看样子还不是僵尸的手笔。

简约他们......难道,都死了?可是尸体呢?难道,都被扔下去了?周末忽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一伙人可能不是善茬,慌张的想退回去,可是晚了。

那一伙人也不废话,冲上来两个男人直接动手抢周末的背包。

“你们干什么?!”周末大怒,“放手!”

一个穿着土黄色皮衣的男人走了过来,很利索的甩了一巴掌,周末偏头让了一下,还是被一巴掌拍到了头上,立即被打的眼冒金星,彻底懵了。

她被打了?从小到大,爸妈都没舍得打她一下!从来只有她打别人,哪有人打她!可是此刻,钝痛的头提醒她,她的的确确被打了,而且还无力还手!

她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敌人不止是僵尸,还有自己的同类!僵尸是可怕,可身边贪婪的同类却是更可怕!

原来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末日来临的那一刻,在政.府无力抗拒的那一刻,就已经重置了!

没有法律的约束,一切隐于黑暗的丑恶全都浮现了出来……弱小的她,只能是被践踏的那一个!

她应该约束自己的Xing格的,不应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起码等自己有实力了再上来打探张煜他们吧!空有着玉如意这个宝贝,还没发挥,就可能要葬身了。

玉如意现在没有灵力,不能护主了,她一个弱女子如何应付眼前的强敌?

“拿过来!”甩了周末一巴掌的男人一把扯过了周末的背包,扔给了另一个男人,扯着周末拖着就走,“这小妞脾气太坏,我带到一边教训教训。”

周末拼命挣扎,“放开我!你放开我!”

男人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周末,嘴角噙着抹不耐烦,似乎教训周末是件很不爽的事。

周末被瞪得有些愣怔,心里不断的挣扎。是按着原来的脾气奋力反抗,或者一死以免侮辱,还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她抬头紧紧的盯着男人的侧脸。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被血月映照的有些妖异。一线天的眼睛,鹰钩鼻子,薄嘴唇。她要将男人的脸深深的刻在脑子里。她只要还能活着,这人如今加诸于她身体上的痛楚,她就要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对,找一百个……不,一千个大汉,那种胸口有着浓密胸毛的大汉,轮流的爆他菊花!

似乎,只有这种快意的意.Yin,才能压制住因为恐惧而不断打颤的牙齿。

“哥,那女的好像是吴瑕姐姐的朋友。”角落阴影的三个人里传来一个清脆的男声。

他这声音明明很小,可是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那伙人听到了,扯着周末手臂的这个鹰钩鼻男人也听到了,抓着周末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那角落里三人是谁?似乎,刚刚那个小男孩的声音有点熟悉。

“这位兄弟,我们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鹰钩鼻男人对着阴影说道。

所谓未战气先衰,就是鹰钩鼻男人的写照了。人家还没说话,他这一句冒了出来,明显的说明他对对方有忌惮。

“你们干坏事,别人还管不着了?”那个清脆的男孩声音又响了起来。这让周末一时感激涕零,终于见到英雄救美的了。

“这是末世!规则不同了。军队都自顾不暇了,这些弱小的普通人与其死在僵尸爪下,还不如便宜了咱们同类!这就叫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懂么?”鹰钩鼻男人说得头头是道,乍一听还真有那么一番道理。

“哥!”清脆的声音带着一抹愤怒,阴影里站起来一个瘦小的身影。

终于一个冰冷的男音响了起来,“放开这个女人。”

他这话一出,那边围在一起的人呼啦啦都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人更是嚷嚷,“虽然你是个厉害的掌控者,但我们老大也是!况且我们这么多人,你要战!也要掂量掂量吧!”

那个瘦小的身影走了出来,手指直点,“你们一个个的忘恩负义!我哥刚救了你们!”

鹰钩鼻这边的许多人都想要冲上去手论一番,却被鹰钩鼻男人挡了下来,“小兄弟说得对,我们知恩图报,竟然你哥看上了这个女人,我们也就投桃报李送给你大哥了。”说完将周末一把推向了那个瘦小的男孩。

周末气急,她什么时候成了物品,被这样送来送去的了?忍,忍,忍。他记住那个男人的样子了,将来,她一定要将周末十大酷刑一一的都用在那男人身上!

那个小男孩被周末撞得踉跄后退了几步,好在后面一个男人伸手扶了一把,冰冷的声音夹着说不出的关心,“小群,小心点。”

叫小群的男孩回头吐了吐舌头,对着鹰钩鼻男龇牙,“还有背包呢!”鹰钩鼻男从手下接过背包一把扔给了周末,周末慌忙接住。

小群拉着周末盘坐了下来,“你是吴瑕姐姐的朋友吧?我记得你好像……叫周末,你是周末姐姐吧?”

周末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她无法想象被一个陌生男人强要了身子的惨状。听到小群的问话,点了点头。脑子里想起来面前的这个叫小群的小男孩了。

她回头一望,果然看到了小群的母亲。只是她此刻病恹恹的靠在楼顶上隆起的一面窄墙上,双眼紧闭,似乎昏睡着。

小群的母亲住在吴瑕公婆的楼下,关系还不错。吴瑕婆婆回乡后还记得给吴瑕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把家里泡得药酒给小群的母亲送去。那天正好周末在,吴瑕就拉着周末一起送去了。

谁知道,吴瑕公婆的这一善缘却是辗转的落到了她的头上,救了她一命。周末忽然有些惶恐,简约救了她一命,简约的父母又间接的救了她一命,这到底......让她该如何回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