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最强狼兵

更新时间:2020-07-29 23:34:19

最强狼兵 连载中

最强狼兵

来源:落初 作者:善良的蜂子 分类:军事 主角:鲁子吴超文 人气:

完结小说《最强狼兵》是善良的蜂子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鲁子吴超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谁记得台儿庄血战谁记得数万广西子弟兵参加了淞泸会战谁记得血战昆仑关桂林保卫战中被日本人称为噩梦的最惨烈的战斗吗?广西好男儿,身穿简陋的军装,脚穿草鞋,从十万大山中走出,为国而战。我是广西人,我家三代为军,爷爷参加了抗战,尸骨已经无从找起只有一封封家书和一本尘封的战争日记让我们重回那一寸江山一寸血的抗战岁月广西狼兵我们的先辈当之无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能悍卫我国家,惟我广西军,谁能复兴我民族,惟我广西军,我们有强壮的身体,我们有热烈的肝胆,我们要保护民众四万万。。。。。。”歌声响亮,响彻了八桂大地,由李宗仁领导的第七军,第四十八集团军在一九三七年六月响应抗日的号召,终于向上海方向开拨。

一支六万人的队伍,身穿黄色军装,脚穿草鞋,布鞋,背着一个小米袋和一些简单的衣物包袱的士兵浩浩荡荡的从桂林出发,向江苏方向大步前进

在桂林集训了一个月,六万广西热血男儿终于踏上了援淞抗日之路。

“快,大家都快点,跟上。”一个满嘴胡子的老兵正叫着让身边的队伍走快一点,此次北上抗日,原本是一个少尉的杨大发,由于扩充兵力,从第七军扩充到第四十八军,因缺少军官,作为三年老兵的他,终于升至中尉,并担任了连长,此时正威风凛凛的叫着,让自己手下的兵快步前进。

吴甲彪成了大胡子杨大力的第四十八军一七六师一零一六团五连警卫班的战士,领到一支中正步枪,三十发子弹,十斤口粮,此时正挺着胸从杨大力身边走过。

“报告长官,我们正跑着步呢,现在到了什么地方了呀?”吴甲彪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侧目问杨大力。

“才走十多天呢,路长着哩。”杨大发也跟着并肩前进。看着长长的队伍,望不到尽头,日行夜宿,少说也要两个多月才能赶到上海,但这小子天天在问,到那了,到那了,问得让人心烦。

“告诉你吧,甲彪,白参谋长的计划是三个月内到达上海,所以要保持精力哦,五十天,希望的双脚能跑完这一万里路。”杨大力边走边说。

“哦,一万里,也太远了吧!”吴甲彪不禁咂咂舌,但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心里又平静了下来,少说也有几万人吧,别人能跑,我吴甲彪绝对能跑。

长长的队伍走得不紧不慢,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一致的步伐向前前进。

吴甲彪回头看了看走在身后的发小,吴甲成和吴详文及吴超文,吴甲常四人,头戴钢盔,肩扛步枪的他们,除了一脸汗水外,脸上还洋溢着一种凛然的表情。

此时,六万广西军也许都是憋足了劲,快步前进,希望早点赶到前线,统统把鬼子杀了才好呢。

每天都是按照计划行军的,走多少路,在那里停宿,都严格计算好了的,由长官指挥。走得有规律,所以不觉得太累。

晚上,队伍行到那,就就地休息。除非下雨天,否则都不会进村或进城骚扰老百姓的,六七月的时候,天气闷热,在大路边上睡觉,还挺凉快呢。

走了十多天,才出了广西,接着进入了江西的地界。

吴甲彪和同村的四个发小紧跟着大胡子杨大发,走在队伍中间,走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到了那儿,每天行军,都不免在问:“到那了,上海这么远呀。”

脚下的路崎岖不平,偶尔有一辆汽车从身边不紧不慢的驶过,士兵们只好尽量靠路边走,汽车不停的鸣笛,一边喷着黑烟从队伍边驶过。

看着这些不可一世的车子,吴甲彪就有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但每次都被杨连长那双锐利的眼睛瞪了回去。

经过一个多月的行军,原本军容整洁,威风凛凛的队伍已经松垮了不少,黄色的军装布满了烟尘和汗渍,头发胡子长得乱七八糟,又长又乱,脚下的草鞋已经换了五六双了,好多人把鞋子穿破了,干脆赤着脚走路。

一眼看上去,衣服肮脏,头发又长又乱,赤着脚,就像一群叫化子差不多。

以至路过村庄或城市,那些百姓看着这么一支大部队缓缓走过,议论纷纷,这些广西兵像乞丐一般,能打仗么?

吴甲彪当然不会理会那些指指点点,他只希望快点到达上海,快点结束那场战争。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的洗个澡,剪个头发,要不,这么热的天气,头发就会长骚子的。

又是一个黑夜的来临,队伍在一个县城的门口的路边停了下来,保持队形,就地生火做饭。

“晚上不许擅自离开队伍,就地睡觉。”各班各连各排又宣布了一遍纪律。

但吴甲彪和吴超文,吴甲常,吴鲁,吴详文五个发小早已经合计着,趁大家都睡着了,就溜进城里找个理发店理个发,顺便冲一冲身上的污渍。

五人借着去方便,回头扫了眼哨兵,看看哨兵昏昏欲睡,五人就就转身向城里的路走去。

城门已经关闭,吴甲彪却有他的办法,走到一处侧面,看着城墙的城墙上长着的乱草,吴甲彪便挽起袖子,倒退了几步,一个急冲,踏着墙砖,抓着乱草,蹬着墙砖,就向上爬,几下子就爬到了城头上。

做过猎人的他,再徒再高的地方一样能攀爬上去,何况才四五米高的城墙呢。

吴详文和吴超文,和吴甲常,鲁子四个也是练过家子,打过猎的人,几个跳跃,就爬上了城头。

五个衣衫褴褛的大兵,背着长枪,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城头上,在昏暗的夜色下样子还是挺吓人的。

吴甲彪整了整背上的东西,就带着兄弟们走下城来,但站在街头上,五人全傻了眼,四周一片漆黑,店铺全关上门,街上连行人也没一个,去那里找理发店呀。

“走,既然来了,就去看看,看见理发店就敲门,咱们有钱,理了发马上就回去。”

可是,五个大兵扛着枪,背着行李,在街上搜索了一番,从街头行到街尾,却愣是没看见一间理发店。

“这么一条街都没有理发店,应该在巷子里面吧?”吴超文自作主张的说着,然后指了指前面的巷子。

五人不约而同的向巷子走去,果然,里面还有灯光,而且还有店子开着门,门前还有人在走动。

吴甲彪大喜过望,也不看店子门上挂着的牌子,一脚就踏了入去。

一陈胭脂味扑面而来,四个大兵顿时呆住了,只见一群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堂中说着话,看见了吴甲彪他们,顿时呆着了,捂看嘴,惊讶的望向步入门口的五个不速之客。

“叫花子?”一个穿红衣裙的姑娘第一眼打量着吴甲彪,差点就叫了出来,当看到他们背上还扛看支长枪时,顿时吓得一跳,赶快退了两步,指着面前五人:“兵,兵,有枪。。。。。”

“对不起,我们走错地方了。”吴甲彪赶快用桂柳话说着,就拽起兄弟们就走。

“哎呦,兵哥哥呀。”此时,却被一个摇着扇子的胖女人拦住了去路。

一边扭着身子一边打量着面前四个大兵,脸上尽是笑容。“兵哥哥,来这里不乐乎一下,就走了么?”那胖女人说着就回头叫:“姐妹们,生意来了,怎么不上来招呼客人呢。”

七八个染着红嘴唇的姑娘便围了上来,伸手将吴甲彪他们往楼上拉。

吴甲彪他们几个那里见过这陈势,只好双手死死的抱着柱子或扶手,不让这些女人拽上去。

“你们拽我干什么?你们这儿是干啥的?”吴甲彪急急的问。

“这里是怡春院呀,是男人找快乐的地方呀,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及肩短发的姑娘止住拉扯,打量着吴甲彪,问。

吴甲彪摇摇头,急急的说:“我们是从广西来的,走了两个多月了,连一个澡都没洗过,头发长得像姑娘了,只是想找个地方,洗个澡,理个发而已,想不到误入你们的店里了,抱歉,打扰了。”

广西?走了一个多月?

众姑娘顿时把抓着大兵的手缩了回来,重新打量着面前四个大兵。

“你们要去那里?”那个姑娘又问。

“上海。”

“你们要去杀鬼子?”那姑娘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五个大兵看到姑娘震惊的表情,顿时挺了挺胸,庄重的点了点头。“咱们来了六多万人,就是准备到上海杀鬼子的。”吴甲彪认真的道。

“对,咱们正急着去杀鬼子呢,只是头发长,身体脏得发慌,否则我们才不半夜来城里找理发店呢。”

吴超文也跟着说。

“去上海,还要走十多天的路呢。”那姑娘语气充满了温柔。

“十天?”吴甲彪仔细算了算,已经快要到达上海了,不禁一喜,说:“路就快走完了,干鬼子的时候到了呢。”

吴甲彪说着,两眼发光。

“俺就是刚刚从上海逃难过来的,鬼子可凶呢。”那个短头发的姑娘轻轻的说。

可是,再回头时,那五个大兵已经齐步走出了院子。

“请留步,兵哥哥。”吴甲彪他们刚走到门口,却被八个花技招展的女人追上来,拦着不让走。

“各位大姐妹妹,我们不是说过了么?我们在找理发店,没有的话,只能回去了,长时间不回去,被长官发现了,可受到惩罚的呢。”吴甲彪急急的说。

那个短发姑娘却叫着:“别怕,一会儿就好,我们可以给你剪头发,再说了,我们这儿有热水,可以让你们洗个澡。”

“这?”吴甲彪和伙伴们互相对了一下眼。

“快进去吧,你也不看看自己,都脏成什么样子了。”短发女孩伸手就拉吴甲彪。

五个汉子被让姑娘们推着,拉着,又再次踏入怡春院。

洗了个热水澡,还用上香喷喷的洋皂,五个从广西边陲过来的汉子感动莫名,虽然军装破烂,但身体已经轻松了不少。

短发姑娘亲自给吴甲彪剪发,胡子也剃得光光净净,剪了个寸头。

在剪发中,吴甲彪才知道,这姑娘叫肖燕,从上海逃难过来的,还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呢。

“鬼子可凶哩,地上有坦克,天上有飞机,所到之处,片甲不留。彪哥哥,你可当心了。”肖燕关心的说。

“有啥可怕的,咱们有枪嘛,我们人多,就几个鬼子能蹦达几天,只要咱们的部队压上去,鬼子就逃不了。”吴甲彪剪完头发,抓起枪,冲肖燕拍了拍胸,笑。

“哦,多谢了,肖姑娘。”一枚银元递到了肖燕面前。

肖燕把吴甲彪的手推了回去,脸色一凛:“你们都是打鬼子的兵,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

肖燕坚决不要,吴甲彪也急了,说:“理了发,怎么能不给钱呢,这不是个理儿嘛。”

“算我服你了!”肖燕那粉红的小嘴努了努,把那枚银元接在手中把玩着,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铜制的观音挂牌,带着一条小绸绳,她将观音牌挂到吴甲彪的脖子上,不顾一脸惊讶的吴甲彪,认真的说:“彪哥,你听着,你必须给我好好的活着,多打鬼子,这个观音会保佑你的。”

“这?姑娘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但话未说完,就被肖燕推出了房门。

五个剪了头发,剃干净了胡子的大兵英武了不少,五人立了立正装,向姑娘们敬了个军礼,转身,走出了大门。

姑娘们也转身走入房中,但有几个已经开始抹泪,多俊的少年郎呀,千里迢迢的从广西远道而来,去杀鬼子,去赴死。

肖燕倚在二搂房中的窗边,目送着吴甲彪敬着军礼,踏着正步转身离去,早已泪流满面。

当一个小姑娘不舍的追出门口时,却见一群大兵把吴甲彪四人围住,缴了械,被绑了起来。

“丢你老母,当兵的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呢?”一个留着一嘴大胡子的兵重重的踢了脚吴甲彪,才押着他们五人远去。

“不好了。。。。。。兵哥哥被抓走了。”小姑娘边叫着,边哭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