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俘虏公主泪:亡国殇

更新时间:2019-08-04 02:16:22

俘虏公主泪:亡国殇 已完结

俘虏公主泪:亡国殇

来源:落初 作者:馨雪凝兰 分类:都市 主角:卓燕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俘虏公主泪:亡国殇》是馨雪凝兰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卓燕,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以为你还是身娇玉贵的公主吗?贱人!”“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军妓!是全天下最下贱的女人!”一句句凌辱的话如一把生锈的钝刀在宁玥心上反反复复的来回拉扯,血肉模糊。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男人用沾满她的子民的血剑,斩断了原本可以让她解脱的白绫。他走到她面前,开口对她说第一句话,他说:“想殉国?我偏不让你死。”慕容冶对她极尽蹂躏,从她苍白的绝望,崩溃的嘶叫中得到快感。他恨她从骨子里流露的高贵,她的美好,他都要亲手毁灭。金戈铁马,踏过昔日繁华,碾碎一园春花;凄凄红妆,歌舞倾倚斜阳,泪奏一曲国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谁又能担保明天我们是不是还有现在的荣耀呢?”一阵沉默后,董晟发出了感慨。

彦羽闻言也一时无语,他知道董晟所指何事,董晟总是能敏锐的最先洞悉事情的发展。

彦羽和董晟并不知道,此刻慕容冶正站在外面,两人的话一字不漏的钻进了慕容冶的耳中,心里涌起难以描述的复杂情绪。

举起的手在空中定格了一会儿,还是颓然的放了下来,慕容冶放弃了进去的打算,转身离开,一个人来到水塘边散心。

母亲死后没多久,慕容冶就开课业学习,从其它兄弟的嘲笑和谩骂声中,他渐渐找到了答案,少不更事的他尝试过反抗,可是这无异于以卵击石,因为受惩罚的永远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再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自卑的,无数个白天晚上,慕容冶一个人沉浸在书籍的阅读和钻研中,渐渐的,他的学识已经超越了所有的皇子,可是他依然是被嘲笑的那个,只因为慕容冶的母亲有一个不太光彩的出身,连带着他也变得下贱。

再然后,当所有皇子都开始结交权臣,为皇位积极准备的时候,慕容冶选择不断的外出打猎或者以打猎为名到处游走,因为实在不想看见尔虞我诈中那一张张虚伪的嘴脸。

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那些皇子并没有把慕容冶列入竞争对手当中,这倒成全慕容冶有了那段闲然的日子。也就是那时候他分别认识了乔钰、董晟和彦羽,机缘巧合下他们成了朋友,在得知慕容冶的身份后,三人商量,改叫了主子,至此就跟随者慕容冶一直到现在。

慕容冶捡起一块石头,用尽全身力气丢向水塘。记忆继续不断的翻滚,随着慕容冶在作战中屡建战功,越来越多的得到先帝的夸奖和赞许时,其他的皇子纷纷改变了态度,甚至于联合起来几次三番的陷害他,让他陷于尴尬的境地。

即使他低调的处事,卑微的做人,却依然逃不开那些皇子恶意的嘲弄,慕容冶不得不忍气香声,可是两年前的一天,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一天,他随先帝一路,出兵攻打公孙铮带领的军队,没想到,先帝竟然猝死在撤退途中。

“冶儿……你传口谕,皇位……由三皇……子袁儿继……承。”临死前慕容冶的父亲拉着慕容冶的袖口吃力的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冶儿!野——儿!当初的正室也就是那时的王妃觉得娶回一个青楼女子是对她最大的侮辱,于是执意要给她的儿子取名慕容野,后来考虑到各种原因,改了一个同音的字。

也就是在那时候,慕容冶向来谦和的眼睛里放出了锐利的寒光,心中形成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马上召集了董晟、乔钰和彦羽三人。

“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件事。”四人围坐在一起,慕容冶以从未有过的口吻对其他三人开口。

“什么事?”年长些的乔钰开口问到。

“你们知道,其他皇子早已对我有所不满,尤其是三皇子,自从我收复他多次未能收复的领地后更是对我恨之入骨,如果他继承帝位,我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慕容冶分析道。

“您是说?”聪明的彦羽猜到了慕容冶的想法,却没敢说出口。

“我同意。”乔钰率先打破沉默,发表意见,他一开始就知道慕容冶绝非一般人,平日表现出来的样子是为了自保,现在的他才是真实的他,有野心、有霸气!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董晟借这句话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我定然全力以赴的为主子效力。”彦羽也表态道。

于是四人滴血为盟,发动了一场不算大的兵变,慕容冶一改之前的温和谦逊,开始大刀阔斧、大展身手,三两下解决了所有问题,政治、军事才能展现无疑。慕容冶带着大军一鼓作气,侵占了麟国大片土地,甚至几日前夺取了首城,攻下了赤城,开创了戎国史上的又一个巅峰。

慕容冶回神,见天色已晚,站起来走回了军中。

“皇上。”奉命留守的士兵单膝跪地。

“起来吧。”慕容冶的眼神落在宁玥脸上,问:“她……还没醒?”

“回皇上,已经醒过了,奴才按您的吩咐喂她吃了点粥,又睡去了。”士兵回答。

“知道了,你下去吧。”慕容冶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宁玥总能让他的情绪产生强烈的波动。

女子的身体终究要比男子弱了许多,当彦羽能够下床舒展精骨的时候,宁玥还只能勉强的坐起来。

宁玥恢复意识到今天已经是第五日了,慕容冶除了每天看着她喝下药,吃下饭后就会离开,如此的平静,反而让宁玥更加的不安,每天都处在惊恐之中,尤其是慕容冶盯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研究什么,恨不得把她看穿。

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么好?这个问题一直盘旋在宁玥的脑中,可她却一直没敢问出口。

呵,这样的生活就算是好了呢,原来有床睡,能填饱肚子的生活就算好了呢!在这个问题之后,宁玥马上又会产生另一种情绪。

“彦羽。”慕容冶看见董晟和彦羽浸在冬日的阳光里,煞是惬意,于是走过去加入了他们。

“主子。”刚刚还松散的两人敛了敛神情,站起来正色的叫到。

“坐吧。”慕容冶撩起袍子先坐了下来,心里不是滋味,什么时候他们的距离开始疏远,若不是听到他们的谈话,可能自己还不自知吧,难道皇位真的会不知不觉的让人疏离?

董晟和彦羽相互对视了一眼,才跟着坐了下来。

“伤势怎么样了?”慕容冶扬了扬下巴问。

“托主子的福,已经没问题了。”彦羽在回话的同时稍稍低头,以示恭敬。

“是吗?”慕容冶的拳头不轻不重的落在了彦羽的伤口上。

“喂,谋财害命啊!”彦羽条件反射的拍掉慕容冶的大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