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

更新时间:2020-01-20 07:26:32

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 连载中

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

来源:落初 作者:倔强小胡巴 分类:都市 主角:瑾林羽诺 人气:

主角叫瑾林羽诺的小说是《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它的作者是倔强小胡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曾是闪耀光环下的公主,父母宠爱,爱人呵护。一纸商业契约,代替姐姐嫁入恶魔家族,人生由天堂跌入地狱!他是掌控亚洲黑色势力的军火帝王,俊颜森寒,杀人如麻。一段交易,她闯入他的世界,他漫不经心,却步步入局……暧昧灯光下,他邪佞低笑,冰冷的枪口一寸寸撩开她的裙摆……“带刺的小野猫,这堂课,我亲自教你……”“臭流氓!你走开!”她小脸通红,东躲西藏,拒绝去看他引以为傲的躶体,却被他一句话噎得吐血“别忘了,你只是南宫家的一条狗,现在,做你该做的事,给它戴上!”戴戴……什么?安!全!套?他是不是有病?!忍辱负重完成重任,恶魔冷着俊脸挑三拣四——“手法生疏,有待加强。”她欲哭无泪,对天抓狂,谁来收走这个妖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管羽诺怎么反抗,始终都是徒劳无功,就像一只被人绑起来的羔羊,任由猎人对其开膛破肚也无计可施。

变态的妇唱夫随之后,羽诺被拽着头发拖到了一间房间。

一张精致的脸早已横竖交错着清晰的指印,肿胀得厉害,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世界仿佛已经和她隔绝。

嘴角渗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触目惊心。

突然眼前劈开一道刺目的闪光,只见黑豹嫂手中摆弄着一把尖锐的尖刀,嫣红的嘴唇勾起一抹诡异。

“今儿个老娘就花了你的脸,省的以后你个小贱人跑去祸国殃民。”

说着,她便逼过去,脸上挂着一丝狠绝,刀尖闪过一丝犀利的锋芒,让羽诺不得不去畏惧。

她要这张脸,更要这条命,不能死,因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已经退到无路可退,尖刀一点点向自己逼近,心弦紧绷,贝齿死死的咬住下嘴唇。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我变丑了,你还会爱我吗?]

[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将她按入自己的怀抱中,玩笑的说,你越丑,我就爱的越疯狂]

一幅温馨的画面跳入脑海,羽诺笑了,欣慰而满足。

亲爱的,如果我真的真的变丑了,你真的真的会爱我吗?

此刻,她反倒变得淡定,静静的阖上美丽的眸子,等待着上帝再一次的惩罚,如果这一切依旧因为那件事,那么请来吧。

当那抹锋利即将划在脆弱的脸蛋上时。

“夫人!”

此时一个大汉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再这一时刻起了关键作用。

“南宫瑾来了,人现在在大厅,豹哥要您即刻过去

黑豹嫂脸色一白,腿脚有些发软,无事不登三宝殿,难道为上次失手的军火?

看着房间的门被重重关上,羽诺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焦急不安,那家伙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是反悔要把自己重新抓回去?

不!她不可以再回到那个人间地狱,过着苟延残喘的生活。

现在不是死在黑豹夫妇的手里,就是死在南宫瑾的折磨下,所以,她决定要逃走。

四处搜寻了一下,唯一的逃生口只有窗户,向下探去,吓得她差点没有站稳脚跟。

足足有十几层那么高,如果就只有跳下去,非死即残,还有什么用?

她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在房间内横冲直撞着,却找不到一丝解决方法,时间来不及了,那个变态马上就会闯进来。

突然视线落在床单上,眸光闪过一丝兴奋,扯下窗帘,将床单,窗帘以及所有结实的布料连在一起,井井有条。

又将一头牢牢的系在床腿上,另一头抛出窗外,可是,长度却只能到达4。5楼的样子。

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羽诺爬上窗户,死死的抓住“布绳”,顺着一点点的缓缓的向下滑落,忍不住向下眺去,一身冷汗。

很快便滑到了绳尾,已经没有其他可以求生的工具了,不能半途而废,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

抓绳子的手一紧,她决定为自己的生命睹一把。

淡定的闭上双眸,不让自己害怕,就算是死,她也要有尊严。

咬牙,她坚定的松开了双手

医院的走廊,清冷幽静,带着令人窒息的冰凉。

这里是南宫家族的专属医院,只有南宫家的人才有资格在此治疗。

一间接待室里,准确的说是专门供南宫瑾休息的地方,几个黑衣保镖坚守着岗位。

南宫瑾斜靠在白色的艺术雕椅上,棕红色的短发碎碎的散在额头,倨傲的鼻子带给脸部完美的线条。

修长的双腿慵懒的交叠,手臂惬意的撑住下巴,眸色深深,如同千年的深潭,呼气间酝酿着一股冰冷的尊贵。

“回瑾少,林小姐腿部轻微的骨折,上了药,相信两天后就可以下床走路。”

一旁,主任医生毕恭毕敬的汇报着情况。

南宫瑾神色一凛,眸光更加逼人,就算她要死,也只能是死在自己的手中,任何人没有权利结束她的生命。

狡猾的女人,竟敢跟我玩消失?

病床上,羽诺昏沉。

睡梦中,她眉头淡淡的蹙着,仿佛依旧担心着什么,牵挂着什么,恐惧着什么。

暖色的阳光将她包裹,脸颊上的绒毛剔透晶莹,睫毛浓密卷翘,如美蝶的羽翼,泛着虚幻的光影。

美到心坎里的一张脸。

一只大手忍不住抚上去,只是蜻蜓点水,随即离开。

也就是这张脸,让他全身的血液暴躁沸腾,要她死,不知道有几万种方法,原先可以是为了仇恨,而现在?

而现在他要将她那份坚定不屈,倔强顽强的Xing格彻底攥在手心,最终让她变成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那岂不是更完美?

思及此,南宫瑾Xing感的唇线一翘,女人的妩媚,魔鬼的可怕。

猛然,一股刺眼的光芒将她的意识击破,羽诺掀起沉沉的眼帘,白色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灌进视野。

这里是

目光在慌乱中一扫,一个身影让她不由得在床上反弹一下,难道被他抓到了?

“这么快就醒了?命真贱。”

面前,南宫瑾陷在火红色的皮质沙发里,一脸惬意的盯着刚刚苏醒的羽诺。

羽诺深深一笑,应答的流畅而坚定,不再逃避和恐惧。

“托您的福,我会活得更好!”

她是没死,不过现在又落在他的手中,简直比死还要可怕,当在鬼门关胜利的徘徊回来之后,让她学会了做回自己。

面对他的无情和残忍,她不再沉默,如果连上帝都不懂得怜惜自己,那么就让自己去珍惜,去保护。

闻言,南宫瑾兴味的盯着她,咧嘴一笑。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不错,进步蛮大。”不怀好意的赞扬。

“谢谢!”

南宫瑾搭在沙发上的手掌一缩,嘴角的笑容更加幽深,无声中,凤眸里已经窜起一把火焰,一股森冷铺天盖地,气氛有些压抑。

她在一点点的挑起他内心的怒火,自寻死路吗?越是如此,他便越想驾驭这个女人,就如驾驭其他女人一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