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妻本神偷

更新时间:2020-01-13 20:07:05

妻本神偷 已完结

妻本神偷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花安夏 分类:都市 主角:泠宝贝云邪煜 人气:

主角叫泠宝贝云邪煜的小说是《妻本神偷》,它的作者是花安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一代神偷,才第二次相遇,她就莫名成了他的妻子,纵然再不愿,还是被迫留了下来,而当一切阴谋浮出水面。 她笑着离开:你利用的不过是我肮脏的身体,而我利用的却是你活生生的心,我赚了不是吗? 一纸婚姻,一场阴谋,一段缠绵,这场游戏,看似他们都赢了,却也是最大的输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雾月笼罩,淡淡月色透过窗户撒落进来,为那本就是银白色的地板更加增添了一份神秘。 凌晨三点,夜晚的寂静与白日的喧闹形成了反比。 橘黄色床铺,两具交缠的身子终于分开歇事陷入了睡眠,泠宝贝娇小的身躯缩在狭小的床底待了几个小时。 她想,若是床上的狗男女继续做事的话她一定会发疯的。 泠宝贝是近年来最有名的神偷,她来无影去无踪,年纪轻轻的她在道上名声远扬,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个被称为神偷的人到底是一个妙龄少女还是一位年老已衰的老太婆,她就仿佛一个神秘的符号。她今日的目的是调查了三日的YM集团的总裁云邪煜的脖子上的宝石项链。 她不就是来偷个东西玩玩嘛,恰巧碰见这对小情侣回来,你说干那事也就不说了,人都有七情六欲,这个她懂。 可是,有必要此般精力旺盛吗?有必要叫得此般吗? 整整两个多小时啊。 泠宝贝忍不住暗忖,那女人叫了一夜估计很累吧,看来,一定是专业的,那声音,啧啧,迷人啊。 回想起女文的酥声,泠宝贝忍不住悲哀。 哎,这叫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咋活呀。 小心虚脱死在床上。 从腰间紧身衣内快速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敏捷拆开,泠宝贝将自己的樱桃小嘴凑近轻轻抿嘴偷笑。 一股白烟从盒没开,散到四面八发方,泠宝贝灵巧从床底滚至出来。一身黑色劲装勾勒出她极致完美的身材,一头墨发高高扎起更显风韵。 在床底闷了整整两个小时,泠宝贝小脸薇红,因为房间温度太高,她穿的又是夜行紧身衣,额头渗透一层密汗,在昏暗的月光下灼灼发亮。 呼,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滋味真好! 该死的渣男。 等她成功取到东西后非阉了这对狗男女,老娘让你成太监。 能看不能吃! 泠宝贝唾弃地吐了吐口水,极其不愿意地用两个纤细的小指头掀开床被,借着淡淡的月光,女人皎好的身材淋漓尽致,那身段足以让一个男人为之疯狂,就连泠宝贝身为一个女人看了都有些动心。 因为中了雪烟,两人暂时昏迷过去,泠宝贝再次发出仰天长叹。 好一对天造地设,天生一对的狗男女。 女人白皙的皮肤,诱人的身材,男人背对着泠宝贝,她看不清他的脸,不过据知此男人生得一副好皮囊,多少女人为之癫狂。 泠宝贝转身再次瞥了一眼男人,瞬间一呆,好美的男人。 用美来形容他一点也不过分。 男人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 邪气的双眼,即使是闭着也让人退避三舍,英挺的鼻梁, 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 皙的皮肤…… 泠宝贝不经在想,这还是男人吗? 正当泠宝贝看得起劲时男人突然睁开好看的蓝色眸子,电花火石之间,她被男人用力一拽,扑倒在他结实的胸膛,形成一种暧昧女上男下的暧昧姿势。 “云邪煜,你……”你为什么还醒着?她的法宝怎么不灵了? 此时的她恨不得一掌辟昏他一走了之,可是,她的双手都被控制住,想逃也没有出路。 “怎么?来了就想走?” 男人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在月光下给他的英气逼人的俊脸中加入 了一丝放荡不羁。 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 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 挺的鼻子,厚薄适中,泠宝贝一时入了神。 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他戏谑地挑起贴在她脸颊的亚麻碎发凑到鼻边嗅了嗅,剑眉微蹙,“真脏。” 脏?他竟然嫌弃她脏? 臭种马,她在床底呆了那么长时间,出了那么多汗能不脏吗? “我不仅头发脏,就连身上也很脏,怕脏了你干净的身体,所以可否先放我起来?” 都说云邪煜是魔鬼,以前泠宝贝不信,现在总算是亲眼目睹了,在发现她之后竟然没有立刻下手而是很有好心情地和她聊天? 这个男人未免也太自信了。 云邪煜,果然名不虚传! 泠宝贝挣扎,双腿用力一抬准备攻击,云邪煜诡异地轻笑一声,轻而易举就避开她的攻击,挂在嘴边的笑容仿佛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你……”她冷笑一声再次发起攻击,却被他一个转身压倒陷入柔软的被褥中,泠宝贝恼羞成怒,张口开骂,“你给老娘下来,信不信我阉了你。” 话毕,云邪煜赤裸的身子往前更加贴近她的挤压她,她瞪大双目死死地盯着男人的面孔,恨不得一把撕掉他伪装的笑容。 闻言,云邪煜不但没有生气,仍然维持着他邪气的弧度,修长的手指从发尖转移到耳根,再到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他的触摸让泠宝贝内心一阵恶心,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胆子不小,还想当我妈?你确定你可以当我妈?”男人笑着手已经转移阵地攀上她丰满的前胸,还不忘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手感还不错,小妞,开晕了?” 手感不错?开晕了? “真不好意思,我已经是三四个孩子的娘了。”双腿往上一顶,直踹上云邪煜的后脑。 若不是亲耳听见,泠宝贝死也不会想到在商场黑白两道叱诧风云的男人竟然说出登徒浪子流氓之话顿时气得小拳头招呼过去,云邪煜不经意左脸狠狠挨了一拳,泠宝贝从小在黑暗组织长大,老大更是把她当成一个男人往死里训练,练就了她一身猛力,这一拳头下去,云邪煜嘴角渗透一点血丝,在淡淡的月光衬托下变得格外的吸引人。 呵呵,就这么点能耐,一拳就受不住吗?泠宝贝在心里暗忖着。 “哼,泠宝贝,果然名不虚传,听其名不如见其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既然是她自己先送上门的,他岂有放过的道理? 泠宝贝再次发起攻击,情势告诉她,绝不能坐以待毙,这个男人绝不比她想象中简单,速战速决才是最好的计策。 “想跑?”似乎是早就料到她有这一招,随着云邪煜的一声冷笑,骤然俯身,双腿成剪刀形控制住她不安分乱蹬的长腿,腾出一手把她的两手合在一起高高举过头顶,猛地一拉,手臂像是要断了一般,撕心裂肺。 “是不是很疼?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呢?”云邪煜邪笑盯着她狰狞的双脸,得意的挑眉,仿佛在告诉泠宝贝,他才是那个最大的胜利者。 “呸。”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云邪煜已经被她千刀万剐,去皮抽骨。 能不疼吗?你要不要来试试?要不是你脖子上的东西我会来吗? “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吧,我看你觊觎我那么久,要不要留下来近距离观察个够?” “你知道我在调查你?”好聪明的男人。 “不然你以为呢?” 泠宝贝恍然大悟,难怪他刚才没有昏过去,原来是早有准备,等待着她落网。 这是泠宝贝第二次见他,第一次是来探查他的行踪,不料那个时候就被他发觉。 泠宝贝越是生气云邪煜越是高兴,俯身掠起她的一捋碎发再次闻了闻,泠宝贝浑身一个颤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要干嘛? 一想到他还身上什么都没穿,旁边还躺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紧绷着心弦,脑袋回放男人女人不纯洁的声音,轰地一声脑袋空白了。 淡定,一定要淡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