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女监狱里的男人

更新时间:2021-03-01 06:51:52

女监狱里的男人 连载中

女监狱里的男人

来源:天天云 作者:叫我忧蓝就好 分类:都市 主角:韩小月张梓琪楚天娇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叫我忧蓝就好的原创小说《女监狱里的男人》,主角韩小月张梓琪楚天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女监狱里的男人》小说简介:青春如梦,岁月如花。流水似年,稍纵即逝。青春,它一半明媚,一半忧伤。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省城女子监狱,做了里面唯一一个男狱警。这里,我遇到了前女友,大学的班花,小学的班主任。。,然而,现在,她们却一个个都成了监下囚。在这里,为了一丝优待,她们可以舍弃自己所有的尊严,甚至和我。。。当然,最主要的,这里还有一个大白腿女上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表姐在女子监狱里当管教,所以我经常听说一些女子监狱里的事情。

据说,她们生理方面的饥渴,亟待解决,长期的牢狱生涯使这些女犯人的生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容易产生躁动不安的情绪。

这让我感到很好奇,每次听表姐讲起来也觉得特别的兴奋。我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进入女子监狱上班,那一段时光简直令我记忆尤甚。

每天晚上你都可以看到所有的女犯人们都在牢房的床垫上辗转反侧。有些人通过自己来缓解欲.望,不少人因为声音太大而遭到其他人的抱怨。

在监狱中犯人可以用自己的钱来购买一些书籍,但是监狱阅览室里可以借到很多成.人书籍以供女囚们自娱自乐。

在这里,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会令女犯人产生莫大的性吸引力。她们在狱中很难见到男人,连看守一般都是女性,所以再丑的男人对她们来说都无所谓。女犯人会挑.逗任何能够接触到的男性,即便是50来岁的清洁工人。

而我到监狱工作的时候,表姐早已经被调走了。我是医科大学毕业,但是前几个月基本上在医务室给一个胖女人打杂。之所以来来这么个地方上班,家里也是想着让我混一两年资历,回头直接和表姐一样,调去市里医院当医生。

最开始一直都没有和女犯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每次她们来医护室的时候看我的眼神都让我觉得怪怪的,那是一种很渴望的眼神。没多久,医务室来了个又年轻又俊的男医师这个消息就在监区里传开了。

很多女犯人三天两头想着往医务室挤,而当时带我的那个胖女人又是个尖酸刻薄的主儿,管制了一番,这些女犯人倒是老实了很多。

我们政.委是个30岁左右的女人,因为还想着打拼事业所以一直没结婚。长得漂亮,是个很有气质的职场女性,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可惜的是在女子监狱这种地方没有男人欣赏。

算起来我家跟她家还是有点亲戚关系,这也是当初我能被弄到女监来的原因。只不过她平常比较严肃冷艳,我和她接触的机会也不多,刚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当时就警告我千万不要随意进入监区。

说实话,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实在无聊,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胖女人被调走,其他几个小护士啥都不懂,于是就让我来坐诊了。那天女看守送来一个女犯人之后,就下楼和值班室的护士们嗑瓜子聊天去了。

这女人第一眼给我的感觉就是个有钱的主儿,要不然,就是监狱里面有关系。众所周知,女监狱这地方,都是一律的短发,不过这都是给外面看的。

女人,天生就是爱美的,犯人,也不例外。就比如今天来看病的这位,头发已经到肩了,按规定,这早就该拉去剪头发了。

这女人面容姣好,皮肤细腻,柳叶眉下一道狭长的丹凤眼,衬的这个女人好有气质。身材轻盈,脱俗清雅。

来监狱也算有一段时间了,在我见这么多女囚里面,她算得上是最漂亮的一个了。

猛一看,总觉得这女人有些似曾相识。

屋里没别人,这女囚倒显得有些拘谨,小脸通红,小手不停地捏着衣服一角,站在门口那边一动不动。

我说:“行吧,过来坐,我给你看看。”说罢,就去拿听诊器什么的。

这女囚,似乎和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些不一样。她看我的眼神里没那种对性的渴望,相反的,和我对视一眼后,还不自觉的把头低下,咬咬嘴唇,显出一副害羞的样子。

来这么久了,道理都懂。

女子监狱这地方,放眼望去只有两种东西,第一是墙,第二就是女人。

记得以前有个出狱的女人曾经回忆过她在监狱的生涯,总结来说,就是如何让清纯少女们变成寡廉鲜耻的荡妇的经历。

现如今,看到面前这位漂亮的女囚这样,我心里倒是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我招招手让她过来,一切按程序来,拿个本子,记上点,姓名,编号,监区,年纪什么的。

“080917。楚天娇。二十五。”她说道。

我手里拿着笔,正准备记下来,笔刚一落,突然一愣,问道:“八监区的?”

最前面的两个数字,代表着监区。

她点点头。

我一笑,还真是有问题。

我是三监区的,她一个八监区的过来找我看病?这不是有事?

等等,我似乎只想着她是其它监区的犯人了,还有另外一件事。

楚天娇?

这名字,我好像从哪听过,再看看对面女犯人这样子,好像确实有点印象,就是想不起来了。

这里面绝对有事,开始我还以为她这真是单纯的过来找我看病。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顺手把笔一扔,身子向后一靠,笑盈盈的盯着她看,问道:“有事?看病?”这女人的瓜子脸,真是越看越耐看。

“韩。。。韩警官。”楚天娇好像鼓起好大勇气,这才叫了我一声。

“说吧,什么事。要不是看病,那我就帮不了你了。”我回应道。

“我胸口痛。”她指着自己胸口说道。

我问这是怎么个痛法,胀痛,肿痛,还是隐痛。这里面门门道道太多了。

她说:“我也不知道,你给我看看吧。”这说着话,动手就去脱自己的上衣。囚服这本来就宽松,没等我制止,外套的第一个扣子就被拧开了,里面大片雪白的肌.肤立刻呈现在我眼前。

没穿内衣?

一般的,这应该是外面一件外套,里面一件长袖的,谁想,这女人竟然真空着就过来了。

等我起身想要阻止她,她这已经把第二个扣子解开,顺着脖颈向下看,胸前两只雪白的大白兔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跳了出来。

这一刻,我脑海里突然又想起了我表姐曾经和我说过的那番话。

监狱里的女囚,生理方面的饥渴,亟待解决,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对女犯人产生莫大的性吸引力。

而现在,面前的这女人在我思考之余,已经解开了胸口所有的口子,无限春光,一览无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