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腹黑王爷的毒宠妃

更新时间:2020-11-26 16:22:01

腹黑王爷的毒宠妃 已完结

腹黑王爷的毒宠妃

来源:落初 作者:狐妍 分类:都市 主角:蓝九幽苏苑 人气:

主角叫蓝九幽苏苑的小说是《腹黑王爷的毒宠妃》,它的作者是狐妍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王上与野女人生的冷宫公主,大婚日花轿被劫,当众被辱。  他是高高在上,狠辣冷血的北冥王。  阴差陌错,她对他情愫暗生,他却利用她毁了百里王朝,一份真心被利用的如此彻底,还要背负着亡国公主的骂名。  一份契约,三年暗无天日,再归来,她,要夺他的权,毁他的帝王路,将这天下倾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和风细细,柳枝微垂,随风而舞。

南陌皇城最繁华的街道上,一顶花轿缓缓行来。

凤冠压顶,流苏摇摆,轿中的人儿蒙了大红的盖头,纤白素手紧紧攥着一方鸳鸯戏水的喜帕,显出几分紧张来。

几乎将那手帕拧成一条麻绳。

每一朝每一代,百里都要出两名公主与北冥和南陌分别和亲,以保百年平安。

苏苑并不愿意去和亲,可是因着她是皇上和一个野女人生的孩子,在宫中也没有半点地位,这些年来亦是在冷宫长大,根本无法反抗。

突然前方一阵混乱,一支冷箭直直钉在了花轿上,发出嗡嗡的响声。

“啊啊……”惨叫声四起。

轿夫都大惊失色的丢了轿子,四处逃散。

因着突然落地而摔痛的苏苑忙扯了头顶的盖头,她不知道会是谁来打乱这一切,不过,她是乐见的。

只要这场婚礼无法继续下去就好。

据说南陌的老皇帝十分好色,每年都要选秀女入宫。

“公主,不要怕。”此次送亲的侍卫队长程杨对着轿子大喊一声,然后带着皇家卫队冲了上去,与敌人缠斗在一处。

这是在南陌的皇城,而且最繁华的街道上,想来这些刺客的胆子也是够大了。

掀开盘龙绣凤的轿帘,苏苑的小脑袋探了出来,她没有惧意,反倒是一脸的兴奋。

标准的瓜子脸上凤眼轻挑,薄唇也勾了勾,似乎在说,天助我也。

前方有百十名黑衣人,与皇家卫队厮杀着。

而苏苑却突然感觉好冷,迎头望上去,敌人队伍里一黑衣男子,蒙了面,只露出一双眼睛,冰冷,如寒冬腊月的风吹来一般。

苏苑看得出来,这人的眼里只有恨,而那恨,是对着自己的。

抿了抿唇,她十五年来未出百里皇宫半步,怎么会有仇人呢?百思不得其解,本来的兴奋也被沉重代替了。

事情远远没有她想像的那样简单。

正思虑间,那人已经缓步走来,看上去走得那般缓慢,却是眨眼间,已经到了花娇前面,甚至皇家卫队里没有人来及得去阻拦。

那股压顶的森寒直袭向自己,苏苑有些无措,却强自镇定,一边回头打量了一眼轿子后方的情况。

大街上的百姓已经散去了,整条大街都只有皇家卫队和刺客。

她在想要是逃走,会不会捡回一条小命。

在宫中十五年来,她都坚持着活下来,因为她不想让太多的仇人得意,她要让所有人都失望,无论多苦多难,她,会好好活下去。

这样想来,苏苑猛的一扯轿帘,腾身一跃,在轿子上轻点,已经跃出了十几步之遥,然后没有做半点停留,向街角窜去。

她不敢回头,因为那个人身上的杀气让她惧怕,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

还好,这些年来,与御膳房的烧火大叔学了一手好功夫,一直隐忍不发,只是不想被人发现,此时,却由不得她了。

不然,只能乖乖等死了。

看着大红的身影如燕雀一样窜上空中,黑衣人的眼底闪过几丝波动,似是有些意外,下一秒,眼底却已经森然一片。

让苏苑失望的是,她拼尽全力的飞奔,在前方,那个黑衣人已经稳稳立在自己面前,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随时准备饮血而刃。

而他的目标,是她苏苑。

“想逃,没那么容易。”黑衣人如老鹰一般上前一扑,已经将欲要后退的苏苑拎在了手里,然后拇指和食指放在口中,一声长啸,转身消失在街角。

一处环山依水的小院里,苏苑被绑了手和脚丢在柴房里,一夜过去,无人问津。

“有人吗?”苏苑试着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

想挣开手脚上的束缚,却发现越是挣扎,那绳子缠得越紧,白晰的腕上已经留下丝丝血痕,血正一滴滴落在柴草上。

仔细看了看,绑在手脚上的竟然是天蚕丝,看来,对方真是大手笔呢。

在心底闪过几个念头,是强盗?劫匪?还是父皇的仇家?

好像哪一个都不太好。

正不安的扭动身子的时候,柴房的门被推开了。

阳光刺痛了苏苑的眼,她忙狠狠闭上了,再睁开,面前站着一个黑衣男子,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

就这双眼睛,已经让苏苑认出了此人便是劫持自己的家伙。

仔细打量他,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这种气势让苏苑的紧张再次浮了上来。

此人,真的太过霸气,又太过阴冷。

“你是谁?”苏苑决定,主动出击。

“很快你就知道了。”男子眸底的暗黑未变,一边上前,拎起了苏苑:“你母亲会告诉你,我是谁。”

声音亦是冰冰冷冷,没有半点起伏。

自己的母亲?苏苑的心猛的沉了一下,她和母亲一直都在冷宫,怎么会有人……

难道此人,是自己母亲的仇人?

这怎么可能。

不容她多想,已经被拎到了一处山颠。

昨天她的花轿被劫,相信现在天下人都已经知道了,南陌王朝不应该就咽下这口恶气的,前来营救自已的人也应该快到了。

不过,能在皇城的大街上被劫了花轿,这南陌皇帝也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心头仍然不平静,苏苑没有大喊大叫而是十分淡定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她在找逃命的出口。

拎着苏苑的黑衣人冷冷扫了她一眼,嘴角扯起一个弧度,是冷笑。

“你说,你的母亲要是亲眼看到你被我推到涯底会如何?”突然黑衣人贴着苏苑的耳朵轻声说着。

那声音却让苏苑不寒而栗,生生打了个冷战。

冷静全无,睁大眼睛直直瞪着这个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我去死,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是你为什么要折磨我的母亲?”

这个人,真的与自己的母亲有深仇大恨呢。

“你真的是不受待见任人欺负的冷宫公主吗?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像呢。”男人邪魅勾唇,勾出几许清冷。

这话里的意思,苏苑一时不明白,就那样愤愤瞪着他。

“放心,你的母亲也会陪你一同去死的,只是你要先一步而已。”男人说得十分轻松,仿佛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

今天的天气果真不错。

苏苑从小就懂得委曲求全,看人脸色行事,此时,忙换了语气:“不管你与我母亲有什么深仇大恨,尽管冲我来吧,求你……放了她,她这一生,已经够凄惨了。”

打不过,就求情吧。

“好啊,或许,你一会儿当着众人的面前,将我侍奉舒服了,我就放了你母亲……你的味道也不错,相信还没有人碰过吧……”男子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刺痛了苏苑。

她只是狠狠咬着下唇,愤愤的瞪着他。

自己的委曲求全只换来如此的羞辱,她除了愤怒,什么也做不了。

心头却越来越沉重,看此人的样子,自己的母亲一定是赶来了,却是扯了扯嘴角,她会在意自己的生死吗?

有几分悲凉。

山顶的风很大,苏苑已经被男子搂在了怀里,远远的,她看到自己的母亲一身华服立在那里,让苏苑愣了一下,两人虽然都在冷宫生活,可是她很少见到自已的母亲的。

在人前,她这位母亲只当她不存在一般。

不过此时,自己的母亲风华依旧。

她,真的来了。

“陆以,多年不见,别来无恙。”男子对着远处淡淡一笑,却让人感觉周身的风更大了,更冷了。

陆以,苏苑的母亲,缓缓向前走了几步,虽然人过三十,却仍如少女一般,走着走着,她“噗通”跪了下去:“蓝九幽,当年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与我女儿无关,求你放了她。”

“娘……”十五年来,苏苑第一次喊了她一声娘,她没想到,陆以真的来了,而且会这样做。

“苑儿,不要怪娘,都是娘无能。”陆以深深看着苏苑,这些年来,她只能躲在冷宫里,苟延残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