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放心,儿子不是你的

更新时间:2020-10-27 17:58:53

放心,儿子不是你的 连载中

放心,儿子不是你的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桐荣 分类:都市 主角:李宓应嵘 人气:

完结小说《放心,儿子不是你的》是桐荣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宓应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男主李宓在摄像机前,义正言辞:“我俩的恩爱都是假的,无证经婚,你们千万不要当真。”次日,应嵘默默地将结婚证,挂在摄像头前面。弹幕:如此画风清奇,粉了粉了!夫妻游戏“猜猜看”环节,李宓为了不让应嵘找出她,特地换了个人偶套服。结果让女主应嵘一眼认出,主持人问,二人为何这么有默契时。女主应嵘无奈:“这么热的天,傻到穿这个,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个。”弹幕:你俩真的是假夫妻吗?我男神一脸宠溺无奈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学毕业没多久,李宓一句话不说,一句分手没有,只留下一封信,就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五年过来,应嵘自以为内心早已经足够强大,但是空匮的感情世界里,因为李宓的再次出现变得不一样。

五年,以前事儿却历历在目。

他想要立刻见到李宓,看看那张巧言令色的嘴里,还能说出什么解释来。

应嵘的失神只是一瞬间的,他对着工作人员道:“把替身演员的信息发给我助理,随后我工作室会联系她。”

导演这才明白,原来应嵘是看上那个女替身了,但不是那种“看上”。

“行啊,待会儿整理一下,发到你助理那儿。”

应嵘没什么心情再看剧本,一方面因为重新遇到李宓而内心难以平静。另一方面,又为自己这种如同愣头青一样的急躁感到不满。

心是没办法控制的,越是急迫,应嵘却仿佛是自虐一样不允许自己去想。

因为等待的足够长久,李宓突然出现后,他除了一开始的急迫,现在反倒是慢慢冷静下来。

内心非常矛盾,李宓做的事儿太绝情,两人虽然没分手,但是五年过去,人走茶凉,不知道还能剩下什么。

一想到这个,应嵘的心里更是像被撩了火一样,一面多年冰封,一面热火撩原。

他非常想知道,李宓这么些年,到底去了哪里,当初又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导演见他拿上外套出门,立刻跟在后面叫了一句。

“你腰不好,别喝酒。”

应嵘没应声,取了车钥匙便离开,步子走的又快又大,带过去一阵风。

李宓到影视城的地下车库,这里面蹲守了不少记者,一辆辆银白色的面包车,几乎把地下车库占据了一半,车窗上都被盖住,外面看不见里面,但里面却能看到外面。

李宓不是什么名人,也不用带口罩。

拿了车钥匙就去开锁,车是二手车,同城网上淘来的,原来车主出国定居,于是价格实惠地过户给了李宓。

在国外积攒多年的家当,就买了辆车,和给小奶包找了一所好的学校。

手里只剩下几万块余钱了。

跟她以前的同学一对比,李宓混的莫名有点惨。

刚上车发动,手机响了起来。

又是小奶包,李宓笑着接了电话。

电话里小奶包瓮声瓮气道:“你回来了吗?”

李宓看了眼时间,快八点了:“我已经回去,在车上了。”

小奶包不信:“那你放车上的儿歌给我听。”

李宓哭笑不得,也因为她最近工作忙,跟小奶包约定好时间经常迟到。

所以,小奶包现在越来越不信任她了。

她把手机开扩音,扔在一边,然后打开车里的音乐。

挑了一首他最喜欢《葫芦娃》

小奶包这才真的相信李宓回来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刚才对李宓的怀疑。

柔声柔气地嘱咐李宓:“我要把电话挂掉了,你开车小心哦!”

李宓一边笑一边点头,小奶包一直跟着她,早年在国外一直四处颠簸,性格上非常没有安全感。

但是他性子又十分的要强,平时在一起时从来不缠着李宓,一旦分开来,每天都要跟她打好多个电话。

也不是这样的性格到底是随了谁。

想到这个,李宓嘴上的笑隐了隐,她歪着头看着外面出神,然后轻叹了一口气。

不管孩子父亲是谁,日子总是要过的。

小奶包跟李宓挂完电话后,耷拉着一晚上的小脸终于扬了一个笑。

他奶声奶气地对夏知好说:“夏阿姨,妈妈马上回来接我。”

意思就是,他们今晚不在这里睡了。

夏知好跟李牧结婚好几年,一直没小孩,看到小奶包第一眼就特别喜欢。

听这话,以为小奶包认生,于是摸着他软软的头发:“夏阿姨家里有房间,特意为你和妈妈准备的,你们可以随时过来住,不用客气的。”

小奶包听完,眯了眯眼,感觉眼前这个夏阿姨是个好说话的。

于是问了一句:“夏阿姨,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这个,夏知好真的不知道。而且她心里的好奇一点都不亚于小奶包。

见她摇头,小奶包似乎是习惯了。

他有点不甘心,“那夏阿姨觉得,谁会是我爸爸?”

夏知好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是她觉得谁是,谁就是。

“那我妈妈以前有男朋友吗?”

夏知好想了想:“好像没有。”李宓除了追应嵘,别的没听说跟谁走的近。

再说应嵘也不是她男朋友。

小奶包用叉子卷了卷碗里的面条,用一种十分无奈的语气道:“那可能,我真的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说完还摊了摊小手。

夏知好被他逗出声,她仔细看小奶包的五官,很精致,明显不像李宓。

李宓长得比较英气,五官虽不是精雕细琢,但是胜在气质出众。

小奶包是圆圆的杏仁眼,李宓是偏长有点的桃花眼。小奶包外双,李宓内双。小奶包眉毛颜色浅淡,眼窝微陷。李宓眉毛很厚,眼皮很薄。其余更是无一处像李宓。

但这么仔细瞧着,夏知好又觉得眼熟,好像真的像某个人似的。

第一眼看到李宓带着个孩子回来,夏知好是震惊的,或许李宓说小奶包是她捡的,也比说是她生的要让人信服。

小奶包也经常拿着镜子看自己五官,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像李宓,就会很生气。

李宓每次哄着他,会告诉他,妈妈是整容的,妈妈小的时候跟你一模一样。

反正她带儿子,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连蒙带骗。

快晚上九点,李宓才回来。

小奶包以为李宓要带他回家,所以一直不肯洗澡换睡衣,坐在沙发上打着瞌睡等她。

夏知好又是心疼又是感慨,李宓虽然不着调,但是这儿子养的确实好。

李宓一进来,就见小奶包睡在沙发上,校服还在身上,身子歪在靠枕上,手里还抓着手机。

估计是怕李宓打给他电话接不到。

夏知好不会带小孩,有点抱歉地说:“他一定要在沙发上等你,我就把他的小毯子和小枕头拿过来,让他睡得舒服一点。”

李宓点头,眼神充满感谢,“谢谢你,他脾气有点犟,有没有麻烦到你。”

夏知好捏着小奶包的手道:“谈什么麻烦,你不知道他有多乖,自己吃饭,自己写作业,自己玩玩具。”

李宓一把他抱起来,小奶包就醒了。

摸了摸李宓的脸蛋,蹭了蹭:“你终于回来了。”

他强撑着精神起来,要跟她玩。

李宓亲了亲他的额头:“你先睡觉好不好,明天休息天,妈妈可以陪你一整天。”

小奶包点头,他太困了,中午就在盼着李宓下午去接她,高兴的连午觉都没睡。

李宓给他脱了衣服,用热毛巾给他擦手和擦脚,心疼地在他脸颊亲了亲。

过了一会儿,夏知好把她叫出去。

“刚才群里说,晚上“宓涩”有个局,有几个知名导演,都是年轻人,不少演员过去碰运气,你去不去?”

夏知好这几年在演艺圈发展的很不错,这种局她很少参加。以她资历,已经不需要投简历广撒网了,参加了也是别人来搭话她。

这次为了给李宓介绍点人脉,夏知好打算带她过去。

李宓回国之后,一直有考虑自己到底要从事什么职业。

但是小奶包高昂的学费,还有各种生活开销,房贷。让她几乎没有选择地从事了老本行。

不得不说,这行虽然辛苦,但确实是挣钱多。

夏知好感觉到她的犹豫,轻声问:“你是不是在躲着谁?”

她的话,像是揭开李宓多年的伤口一样,虽然极不想承认,但确实是。

人都是有潜意识的,不知道为什么,她非常不想见到应嵘,这种潜意识很复杂,她自己甚至都说不出什么原因来。

这些年,李宓的脑子经常断片,有的时候内心的潜意识会告诉她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李宓又找不到什么依据。

她只能自我解释,不想见到应嵘大概是大学时追怕了。

当年在电影学院,应嵘是出了名的高冷男神,而李宓也从入学第一天开始追他,一直追到,李宓的记忆断层,然后就是现在。

李宓:“我没有躲着谁,我要是想躲,就不会回国了。”

夏知好露出一个笑来:“这才是你嘛。”

去卧室看了一眼小奶包,睡得很安稳。

夏知好:“你放心,待会儿让我妈过来,看着他些,我们应该十一点前能回来。”

李宓点头,又是很抱歉的笑:“谢谢你了。”

夏知好轻轻地拥抱她:“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

李宓承认自己有时候有点懦弱,但那是以前,现在有了小奶包,她一定不会了。

她俩的身高相仿,李宓要比夏知好瘦一点。

换衣间里,夏知好手里拎着几件裙子:“就不去你家绕了,在我这儿换身衣服去。”

“你选哪个?”

李牧挑了一件,夏知好点头:“眼光不错,我也想让你穿这件来着。”

鹅黄色的雪纺长裙,非常衬肤色,显得李宓肤白高挑。剪裁看似简单,但细看很有风格,后面至半背处是带子交叉设计,露出若隐若现的蝴蝶骨,腰处剪裁十分精巧,半收紧贴着李宓的腰线往上,然后是到挺巧的胸,十分的显身材。

夏知好眼中难掩惊艳:“不愧是我们10级的班花!”

她递过来一双银色的细高跟:“你要是一毕业就拍戏,现在还有那周芷什么事儿。”

夏知好平时从不说人闲话,但提到周芷,话匣子也打开了。

“当时上学的时候,粘着应嵘,现在也是,三天两头就买个热搜把应嵘绑上。”

“上次有个热搜你知道有多搞笑吗?热搜说他俩穿情侣装,我一点开进去看,一个带着黑色的棒球帽,一个带着黑色的贝雷帽。”

“你说这女的能要点脸么?”

李宓在里面化妆,夏知还在外面喋喋不休。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变,但又好像变了。

她在仔细看,才明白,是对应嵘的那股迷恋没了。

要是以前,她知道应嵘和周芷三天两头传绯闻,估计会天天跟应嵘闹。

夏知好:“应嵘最近几年,也不知道在哪养老,也不管管这些破事儿,就忍着那女人天天带着他炒话题。”

李宓喷了一点点香水:“别人的事儿,谁知道呢。”

夏知好也就随口说了几句,到底还是不喜欢嚼舌根,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别的上面。

等夏母过来后,两人就动身,去车库取车。

夏知好把车开出来,李宓愣了几秒:“你怎么是这个车?”

见夏只好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凉,开出一辆悍马H2。

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夏只好有点不好意思:“家里用车是李牧选的,他在部队常年不回来,我就自己开。”

李宓在心底,暗叹了一句,帅气!

她也很喜欢这辆车型。

李宓读书时候见过夏知好的老公,是个年轻军官,做派严肃,身板笔直,因为她俩好几年没见面,所以也不知道最后他是怎么降住夏只好这个妖精的。

现在两人已经结婚了。

两人在车上轻松地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宓涩”

“宓涩”地段不难找,就是不太好停车,李宓转了一圈儿才找到一个停车位。

下了车,夏知好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起来的邪风,大家都喜欢往这儿跑,哪像我们上学时候,随便找个地方都行,现在就跟个认地标一样,不来这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李宓抬眼,就看到大大的两个字“宓涩”

这个“宓”真巧,也是李宓的宓。

夏知好:“我也是第一次来,李牧平时不让我过来,这次是沾你的光,才能来。”

李宓惊讶:“李牧还管你去哪?”

夏知好:“何止管我去哪,他什么都管。”

李宓搭着她的腰跟她开玩笑:“那他知道你今跟我睡吗?”

夏知好笑:“他谁的醋都吃,就是不吃你的。放心了吧。”

应嵘刚进去半个小时,李宓进来了。

进去后直接有人带他们去了地方,她进来才发现,原来这“宓涩”是分两个部分,她刚才路过一段隔音不太好的走廊,听到里面震耳的音乐,再往里走几步却听不到了。看来是分酒吧和清吧。

今晚“宓涩”很热闹,几波平时压根都不会聚在一块的人,全都聚在了一起。

心烦意乱来喝酒的应嵘,来这里寻找工作机会的李宓,还有传说中应嵘的女友周芷在这里开生日趴。

外界人都说,应嵘的“宓涩”是为周芷开的,因为里面都有一个“止”

前段时间同学聚会上,夏知好第一次听这个说法时,嗤笑一声道:“那里面还有宓呢。”

大家都想到另一个人,李宓。

当时坐在一旁的应嵘,灌了一杯酒道:“跟她没关系。”

这个“她”,在场的都以为是“李宓”,应嵘是说,跟李宓没关系。

只有夏知好觉得,这个她是“周芷”,应嵘是说,跟周芷没关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