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妃带球拐进门

更新时间:2020-10-17 19:19:58

萌妃带球拐进门 已完结

萌妃带球拐进门

来源:落初 作者:绿珃 分类:都市 主角:柳氏老巫婆 人气:

《萌妃带球拐进门》作者:绿珃,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柳氏老巫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某年某月某日。正在沐浴的某男裸着身黑着脸问:“看得可还满意?”某女有些僵硬,很中肯地点了头。某男:“本王的身体是你说看就能看的?”某女立即改口:“也就这样了,没什么看头。”某男怒,“再不出去就挖了你的眼。”某女纠结了“那得让我把银子摸上来,先申明啊,一会儿摸到什么不该摸的……嘿嘿,不负责哟!”某男:……本文已完结,新书:《魅王诱欢:强娶小凰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公子万万不可呀!”

“您身体不好,千万不能逞能啊。万一出了事,可如何是好?我等担当不起呀……”

“请五公子快快下车吧。”

祁流云带出来的忠仆见他不顾身份,居然给人当起车夫来,一个个都吓得魂飞魄散。这事要是被上面的知道了,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啊。

马车瞬间被围住,忠仆们开始轮流劝阻。

宁染染噗一下忍没住,顿时笑喷了,“原来你身体不好呀。”

祁流云眼里的恼意一闪而逝,捏着僵绳默不作声,也不知在想什么。

“身体不好就别逞强呗,你这身娇肉贵的,出了事还真没人担得起呢。”

叫你装病,噎死了都活该!

“宁姑姑可是收了银子的,这样落井下石不太好吧。”祁流云挑了挑眉,一对狭长的双眸艳若Chun桃,他目光流转,似嗔似哂,竟有一股说不出的别样风情。

帅哥长得是不错啦,电力也十足,可她怎么说也是孩子他娘了,就这么赤luo裸的勾ying才叫不太好吧!

宁染染眨巴眨巴着眼,“貌似我收的是借用费,只提供地方休息,不包括帮你摆脱麻烦。”

“你的意思是我若请你帮忙,还得另出?”

“理论上是这样。”

“理论上?”祁流云不解地蹙起眉头。

“哦,就是按常理来讲,按正常情况之下的意思。”

“那若是不按常理,不按正常情况呢?”

宁染染立即摆出一副清高孤傲的姿态来,“自然是看本姑娘的心情了。”

“那……眼下宁姑娘的心情如何?”

“不太好。”

所以说,以上都是废话,要她出力可以,拿钱来!

祁流云心中怄得半死。心中有些后悔了,他不过是看这位宁大小姐挺有意思,存着挺逗她的心情上前搭讪的。

岂料,三两句话出口,他的随身之物就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再这么被她诓下去,吃亏的定然还是自己。

“宁……”

“五哥哥,你没出城呀!”昭阳郡主突然间不知打哪里冒了出来。

祁流云听到她清脆且熟悉的声音,心中一惊,急忙转过头,“昭阳?你怎么回来了?”

她何时回来的?他竟没有发现!

昭阳张扬靓丽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悦,她红唇微微嘟起,不满道:“五哥哥明知昭阳挂心于你,为何要故意诓骗昭阳出城?”

“我何时诓骗过你?”祁流云凤眼微闪。

见他矢口否认,昭阳小脸微垮,清亮的双目微微黯然。

“昭阳昨日约你游湖,你推脱说没有时间,今日一早又听你府上的人说你要出城。可为何五哥哥眼下却还在城里?”

她就听说他出城了,才快马加鞭的追去,可出了城两眼一抹黑,竟不知从何追起。这才不得不回城,岂料就看到了他竟当街与人在此打情骂俏。

“诚如你所闻,我确实没有时间。”祁流云微垂着脸,喃喃道。

昭阳脸色一变,怒气冲冲地甩开马鞭,发泄似的狠狠地挥开。离她最近了那名祁流云带出来的忠仆倒霉的遭了殃。

鞭子甩破了他的衣裳,留下一道深红的印子。那人腿下一软,连连求饶,“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啊!”

眼见她任Xing伤人,祁流云脸上一黑,已有愠怒,“昭阳!”

宁染染下意识把孩子往怀里拢了拢,这昭阳郡主恶名在外,不是没有道理的。

“五哥哥你说,车里的那个女人跟你是什么关系,那孩子,孩子是不是你的?”

昭阳郡主的声音本就清亮,又没有刻意压低,这话一问出来,四下顿时寂静无声。

宁染染整个人都惊呆了。虽然她之前确实有故意引导之嫌,可当初也只是为了气一气这个气焰嚣张的郡主罢了。

岂料,她竟然一直都将孩子的事情放在心中。原来,祁流云就是她挂在嘴边的情郎啊。

这下子误会大了。

“昭阳!”祁流云被她当街这么一问,气得一张俊俏的脸忽青忽白,青白交加,好不精彩。

“你太任Xing了,这种败人名声话,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竟是张口便来。快点向宁姑娘道歉!”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话的无论是真是假,必然会引起不良的影响。他是男子又是皇子自然无人敢胆敢妄议。

可宁家大小姐却不同,她已经失去了家族的庇护,若此事再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昭阳从来没有被人当众甩过脸,而且这个人还是她用情致深的祁流云,一时之间委屈,难堪,不甘扑天盖地朝她袭来,压得她都要喘不过气来。

她双眼微红,水雾渐涌,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红唇,倔强挺着腰杆,拼命忍着的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昭阳!”祁流云怒气不减,盯紧着她不放。

“五哥哥,昭阳哪里错了?这个女人未婚生子就是事实,既然做得出来,为何不敢承认?昭阳倾慕你许久一心想嫁你为妻这也事实,昭阳重来都不会藏着掖着。如今昭阳也不过当着你二人的面问个清楚,若这孩子真的是你的,昭阳那么喜欢你,自然不会讨厌你的孩子。昭阳没有错,不道歉!”

昭阳虽任Xing,Xing子却耿直,向来是说一不二,她说不道歉便是拿着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也不会妥协。

祁流云因她这情真意切的一段语而沉静不语,久久未开口。

气氛一下子就凝结了。

宁染染心知坏了事,毁人姻缘可是要遭雷劈的啊。她虽然不喜欢昭阳,可看她凄凄楚楚为情所伤不由心软。

“咳。那个,我能说句话吗?”

四周本就很安静,围观的人群有忌讳生怕惹祸上身,早已远远散开。

故而宁染染一开口,就显得特别突兀。

昭阳看她越发不顺眼,自然也不想跟她讲话,立即就动了怒,“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得,不是她不想解释,是别人不给她机会解释。就昭阳郡主这脾气,她只想说:呵呵呵!

宁染染心中冷冷一笑,“五公子,这事你们私下处理吧,我就不掺和,劳烦您下车,谢谢!”

祈流云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便是再不情愿也只得先下车。

“宁姑娘放心,此事我必会给你一个交待。”

“不必了,诚如郡主所言,我如今身份已经不同了,为了避嫌,日后若是不小心撞见,还请五公子装成不认识吧。”

说着,她便从车内钻出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拧着包裹,竟是准备弃了马车扬长而去。

谁没有个脾气啊。

眼下,她有令牌在手,也不怕出不了城。

“站住!你不能走!”昭阳郡主翻身下马,飞快拦在她面前。

宁染染双眼一眯,“笑话,本姑娘既没杀人又没放火,怎么就走不成了!”

“这孩子身世尚未说清楚,若真的是五哥哥的孩子,你没有资格抱走!”昭阳同样眯起眼,不甘示弱。

宁染染顿时被她气乐了。

转回身冲着祁流云挑了挑眉,“那么,请问五公子,你是孩子的父亲吗?”

祁流云面上一呆,错愕道:“这怎么可能。”

“昭阳郡主,相信你没有耳鸣症吧,我就不重复了。再见!”

“站住!一看就是你这个女人的态度太恶劣,才逼得五哥哥矢口否认,你们的话都做不得数,我要滴血认亲。”

“你特么的有完没完!”

宁染染这回是真火了,原本对她还存着一丝愧疚,这会儿已经被胸腔的怒火烧得干干净净。

她突然调头往回走,大摇大摆走到祁流云面前,将小贝比往他怀里一塞,然后勾着他臂膀结结实实抱紧。

祁流云:“……”

“郡主你猜对了,我儿子他爹正是你心心念念的五哥哥呢。”

昭阳脸色一变,“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你们……”

“我们一见如故二见倾心三见定终生。昭阳郡主,我与五哥哥的感情与你无关,我们孩子就是最好的见证。我劝你还是早点死心,随便找个人凑合着嫁了吧。”

“你,你……”昭阳面色苍白,气得浑身直哆嗦。

“我?我是五哥哥的手中宝,心头肉,我是他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

说完宁染染不由抖了抖,直接把自己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祁流云已经完全呆住,整个人都石化了。

“你,你不要脸!五哥哥才不会喜欢你。”昭阳已带哭腔。这些话一句一句深深击中她的心底,剜得她撕心裂肺的疼。

她期待的望向祁流云,她从小就喜欢他,喜欢得不能自己,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宁染染立即撒娇似的扯着祁流云半块衣角不停的摇晃,娇羞无限地问:“五哥哥,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很喜欢我?嗯?”

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本就生了倾城之姿。眼下又刻意对着他摆出这种嗔哂娇态,柔情绰态,媚於语言。

他知道自己不该回应,可鬼使神差的他竟勾着温润的笑容,轻轻“嗯”了一声。

得到他的回应,宁染染笑得花枝乱颤,“郡主这回可是都听清楚了?”

昭阳再怎么嚣张任Xing,刁蛮无礼,可她对祁流云是情也真意也切,如何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她气急败坏,怒极攻心,一口气没提上来,当街厥了过去。

宁染染可不会再对她滥用同情心,她冷冷一哼,立即放开祁流云,把孩子抢回怀里。

嘴里还忘记损上一损,“小样,也就这点道行,还敢出来横行,再回去修练它个千儿八百年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